評論(0

德國中央銀行

標籤:央行

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的中央銀行是德意志聯邦銀行(Deutsche Bundesbank)。德國於1957年6月26日頒布了《德意志聯邦銀行法》,廢除了兩級中央銀行體制,在合併、改組州中央銀行的基礎上,建立了統一的中央銀行-德意志聯邦銀行。儘管各州中央銀行仍然保留了自己的名稱,但實質上已失去了獨立性,成為德意志聯邦銀行的分支機構。該法詳細規定了聯邦銀行的法律形式、任務、組織機構、與聯邦政府的關係、貨幣政策許可權、業務範圍、年度決算、利潤分配、報表制度等內容。其最大的意義在於,為世界塑造了一個嶄新的和獨立性很大的中央銀行。

1簡介

德國中央銀行伴隨著德國統一而產生,
德國中央銀行
並在不斷改革中成為世界2大中央銀行模式之一。當今的德國中央銀行即德意志聯邦銀行,是歐洲中央銀行系統的一部分,總部位於法蘭克福。它是直屬聯邦的公共法人機構。

2銀行機構組織

銀行施行董事會負責制。6人董事會由德國總統直接任命,包括1名理事長、1名副理事長和4名董事。其中理事長、副理事長和1名董事由聯邦政府提名,其餘3名由聯邦參議院和政府連署提名。2011年現任理事長為Dr. Jens Weidmann。儘管董事由政府選派,但並不受政府指導。
中央銀行下轄9大總局,各個總局也採用相同的董事會制,接受董事會的直接領導。9大總局位於柏林、杜塞爾多夫、法蘭克福、漢堡、漢諾威、萊比錫、美因茨、慕尼黑和斯圖加特,管理著47家支行。

3德國中央銀行制度的演變

社會市場經濟理論是在德國首先被提出的,
德國中央銀行
並被實踐證明是有效的。該體製為德國整個國民經濟活動創造了良好的總體環境,並為戰後德國經濟的恢復及騰飛提供了制度保障。而在實現社會市場經濟諸手段中,貨幣政策工具是重要的一環,因為在宏觀經濟秩序中,穩定的幣值和良好的金融秩序對於國民經濟的健康發展關係極大。可以說,一個國家如果不能建立穩定的幣值和良好的金融秩序,不但其經濟不能良好發展,而且還可能誘發政治上的動亂。基於此,德國建立了獨具特色的獨立性極強的中央銀行並實行獨立的貨幣金融政策。但是,德國中央銀行的獨立性,並非任何人之理性憑空設計而成,而是對德國中央銀行百年發展所有經驗教訓總結后的選擇。本文筆者試圖通過對德國中央銀行法律制度之演變分析,得出上述結論,其為中國中央銀行法律制度的完善提供有助益之參考。

4德國境內銀行早期發展及央行體制的建立

德意志帝國銀行的建立
隨著德意志國家和貨幣的統一,建立一個中央銀行來管理貨幣的時機已經成熟。當時的國會議員路德維希。班貝爾是創設中央銀行的積極倡導者,他認為「分擔的責任不是責任」,國家應當集中金融權。但是,班貝爾這一主張遭到了時任普魯士財政大臣的坎普豪森的反對,他更想保留諸侯國的權力。經過一場包括德意志帝國首相盧道夫。馮德爾布呂克在內的三角鬥爭,雙方達成妥協,制定出台了《德意志帝國銀行法》,將普魯士國家銀行改成帝國銀行作為中央銀行,但繼續保留其它32家地方銀行發行貨幣的權利,但這些權利要受到限制,並且它們的經營範圍也嚴格被限制在本諸侯國領土之內。德國的中央銀行制度由此開始形成。
根據銀行法,德意志帝國銀行以「調節帝國境內貨幣流通量、為支付清算提供便利並且保證可獲得資本的充分利用」為職責。它是股份制私人銀行,但股東並沒有實質性的權力,其最高控制權屬於帝國首相及其領導下的帝國銀行董事會,以首相為首的5人託管委員會負責對銀行體系進行監督。這一體制確保了國家對帝國銀行的決定性影響。但是,在帝國銀行建立直至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的相當長時間內,德國貨幣政策並未顯現出這一決定性影響,帝國銀行在法律範圍內獨立的行使著自己的職責。另一方面,帝國銀行發行銀行券亦有發行準備的限制,該法規定:銀行發行的三分之一銀行券必須以由金銀鑄成的德國硬幣、帝國國庫券或黃金作為發行準備(即所謂的「現金準備」),其他銀行券的發行則需優等商業匯票作為發行準備(即所謂的「銀行準備」),超過限額發行銀行券時須向帝國政府繳納5%的貨幣發行稅。這一規定大大降低了發生通貨膨脹的可能性,因為政府受此規定限制,無法向銀行無限貸款從而逼迫央行濫發貨幣。
在崩潰與改造之間徘徊
如上所述,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政府為籌措戰爭經費而大舉向帝國銀行貸款,引發了通貨膨脹。而在戰爭結束后,德國政府面對高額的戰爭賠款、公債和戰爭受害者的補助金,惟有通過中央銀行增加貨幣發行量,才能擺脫困境。由此,德國國內的通貨如快馬賓士一樣的急劇膨脹。根據需爾特弗雷里希的研究,1923年6月德國流通中的貨幣達到17萬億馬克,比1914年的63億馬克增加了2750倍;而流動債券在1923年11月達到19萬萬億馬克,比1914年7月的30萬億馬克增加363億千倍。1923年6月的物價是1913年的19985倍。德國民眾生活在極度的恐慌之中。面對上述致命的惡果,1919年上台的魏瑪政府惟有一個策略可以運用,即對中央銀行法律制度進行重大改革,增強帝國銀行的獨立性,以重建戰後德國貨幣體制。另外,一戰後,國際上要求中央銀行保持獨立的呼聲日高,1920年布魯塞爾國際金融會議曾作出如下決議:「中央銀行必須不受政府的壓力,而應依循審慎的金融路線而行動。」1922年的熱那亞國際金融會議,對上述宗旨予以了同樣的強調。
貨幣體系重新確立
德國中央銀行獨立性體制及穩定的貨幣體系重新確立,消除了造成通貨膨脹的機制和心理根源后,伴隨而來的是德國經濟相對穩定的中間階段。但是,好景不長,1933年納粹上台後,開始了對這一體制的反動。納粹的全部對內對外政策和經濟政策都是為準備發動戰爭服務的,希特勒取得政權「……是由那些把德國推入第一次帝國主義世界大戰的災難,並且應對通貨膨脹以及1929—1932年經濟危機負責的帝國主義戰爭販子安排好的。這些老牌的叛賣德國民族利益的罪犯,這時又依靠希特勒黨來準備另一場世界大戰了」。按照上述目的,納粹政府把德意志帝國銀行轉變為自己籌措戰爭款的工具,帝國銀行則完全喪失了獨立性,按照政府甚至希特勒個人的額意志發行貨幣,而毋需說制定執行獨立的貨幣政策了。
戰敗后的德國情況
戰敗后的德國一片廢墟,滿目蒼荑,大部分城市化為烏有,遍地斷壁殘垣。更為嚴重的是,由於戰爭時期納粹政府大量發行貨幣,到戰爭結束時,德國發生了嚴重的通貨膨脹,德國經濟被徹底切斷了「血脈」。1935年—1945年間,德國的現金流通由63億帝國馬克激增到730億帝國馬克,銀行存款大約由300億增加到1500億以上。第三帝國的公共債務由150億帝國馬克上升到4150億帝國馬克。在這一空前規模的通貨膨脹壓力下,德國的銀行及貨幣體系已經名存實亡,美國的香煙甚至代替了帝國馬克而成為流通的手段。當時的經濟學家W.勒普克曾嘲笑般的說這是「一種髮油-煙灰缸-藥茶的經濟」。
德意志聯邦銀行的建立
如上所述,德意志諸州銀行領導下的兩級中央銀行體制,僅僅是盟國軍管當局為推行貨幣改革而成立的過渡性機構,它本身是依據軍管當局發布的命令組建的。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成立以後,由於軍管當局的法令無法被納入聯邦德國的法律體系之中,循此而建的德意志諸州銀行亦因此而喪失了繼續作為德國央行而存在的法律基礎。因此,1949年聯邦德國《基本法》以憲法的形式要求建立國家中央銀行以取而代之。該法第88條規:聯邦政府應當建立一個中央銀行並且以德國的法律取代在那之前所實施的佔領軍法令。

5德意志聯邦銀行的獨立性

中央銀行和政府的關係是各國宏觀經濟管理中不可忽視,也無法迴避的問題。一個經濟的發展情況及潛力如何,首先取決於宏觀經濟機制是否健全,運作是否有效。只有具有充分獨立性的中央銀行,才能帶來穩定一貫而又機動靈活的貨幣政策,這正是健全的宏觀體制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一個具有獨立法律地位的中央銀行,是確保貨幣政策法律機制健康運作的首要條件。而就獨立性而言,德國的中央銀行最具代表,其現已成為獨立體制的代名詞,成為當今眾多經濟學家和金融組織所有、推薦的模式,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亦不例外。

6德意志聯邦銀行獨立性之原因

在本文的第一、二部分中,對德國銀行體制(尤其是央行體制的發展)做了詳細的介紹,其目的毋寧在於揭示德國歷史上兩次大規模通貨膨脹所引發的民眾「通貨恐慌」所帶來的影響。正如上所述,德國人從兩次創傷中得出經驗,即貨幣政策的主管機關必須是獨立於政府,只有這樣才能完成其基本任務-保衛貨幣。在德國人意識中,中央銀行聽命於政府會使貨幣政策帶有通貨膨脹的傾向,因此,為了確保那些因通貨膨脹而受損失的人們的公正利益,就需要有一個盡量擺脫政治壓力的獨立的中央銀行。經過近50年的發展,德國對中央銀行獨立性之認識已基本擺脫了對以往痛苦經歷的「感情記憶」,而更多的給予理性化的思考,但兩者所得出的結論是一致的,即必須保持央行之獨立性。在社會市場經濟體系中,金融政策應當放在首要的位置貨幣應當維持並獨立於政治影響,這是不容改變的。

7德國中央銀行獨立性之體現

德意志聯邦銀行組織獨立性方面的考察
《聯邦銀行法》第3條明確規定:德意志聯邦銀行是公法意義上的聯邦直接法人。雖然該條接著規定了聯邦銀行的設立資本2.9億德國馬克歸聯邦政府所有,但是,法律賦予聯邦銀行完全的自主權,其組織上不受總理的領導,不受政府的監督,也不受銀行監督局的檢查。政府作為最大的股東對央行的業務不得進行干涉。該法第12條規定:在行使本法授予的權力與職權時,聯邦銀行不受聯邦政府指令的干涉。在管理組織機構上,聯邦銀行由中央銀行理事會、執行理事會和州中央銀行執行理事會共同完成,但最高管理機構是中央銀行理事會,它也是獨立於政府單獨行使最高管理權的。另外,德國中央銀行的人事任免制度亦保證了其組織上的獨立性。德意志聯邦銀行具有最高國家行政級別,直接向議會負責,其行長由總統任命,任期8年。這就使得聯邦銀行行長不受總統和政府更迭的影響,從人事組織上保證了聯邦銀行各項經濟政策的獨立性和延續性。
職能方面考察亦十分明顯
從職能方面考察,聯邦銀行的獨立性亦十分明顯。《聯邦銀行法》第3條規定:德意志聯邦銀行利用本法賦予的貨幣政策許可權,調節貨幣流通和經濟的資金融通,以達到保衛貨幣的目的,並從事國內外支付事務的銀行清算。並且,聯邦銀行在行使上述職權時不受政府指令的干涉。具體的說,德意志聯邦銀行的職能包括以下幾點,但應當指出的是,聯邦政府每項職權的行使,法律都賦予其排他性的專屬職權。首先,發揮中央銀行貨幣發行銀行的職能。按照《聯邦銀行法》,聯邦銀行有壟斷髮行貨幣的權力,並且應當確保有效控制貨幣流通量,維持貨幣穩定。其次,實施「銀行的銀行」職能,即發揮最後貸款人的作用。聯邦銀行通過法律規定實施對銀行信貸的控制,其手段有最低準備金政策、貼現、信貸和公開市場政策、存款政策。再次,實施「國家的銀行」的職能。《聯邦銀行法》規定:聯邦銀行可以對聯邦政府、州政府、聯邦鐵路和郵政等公共部門以及某些特色機構,按照市場利率發放貸款。在該職能實施時,央行獨立性的缺失是最容易導致災難性的通貨膨脹。因為,一旦央行喪失獨立性淪為政府籌款的工具而任意擴張政府信用,極有可能導致政府向銀行無限透支和任意擴大貨幣發行,從而引發通貨膨脹。因此,德國法律第20條規定了聯邦銀行向政府公共部門貸款的最高限額,這亦是為保證央行獨立性的一項措施。最後,貨幣儲備管理者的職能,亦即聯邦銀行作為德國官方貨幣儲備的唯一機構,有責任保證國家國際現金支付的能力,這也是聯邦銀行獨立行使職權的職能。

8德國央行海外黃金儲備

德國央行1月16日證實此前關於計劃運回在美聯儲黃金儲備的市場傳聞,根據世界黃金協會的數據顯示,德國擁有黃金儲備高達3396噸,僅次於美國居全球第二,分別存放在德意志聯邦銀行、美聯儲、英格蘭銀行和法蘭西銀行,存放量分別為1036噸、1536噸、450噸和374噸。根據德國央行的計劃,未來幾年將部分儲存在美國、英國等外國銀行的黃金儲備運回國內,計劃完成後其存放在美國的黃金儲備比例將由目前的45%下降至37%。

此次並非德國第一次將海外的黃金儲備運回國內,根據2012年10月的一份報告,德國央行早在10年前就曾將存放在英國央行的930噸黃金陸續運回國內,起因是不滿英國央行收取的高額黃金管理費。而此次德國央行的黃金回運計劃顯然更多的是對存放在美聯儲的黃金安全產生了顧慮,在歐債危機不斷深化,美國財政懸崖和債務上限談判等問題不斷的情況下,德國國內開始擔憂存放在海外的黃金儲備的安全性,市場上甚至出現美聯儲金庫中各國黃金儲備被挪用的傳聞。德國央行的舉動不禁讓人聯想起20世紀70年代法國戴高樂政府將美元全部兌換成黃金的行動,市場預計這顯示出西方發達國家之間的信任程度進一步降低,對美聯儲的質疑可能直接令美元的國際地位受損。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