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德國黨衛軍骷髏師

標籤: 暫無標籤

波蘭戰役之後,德軍組建了一些新的黨衛軍作戰師,其中就有黨衛軍部隊中臭名昭著的第3「骷髏」師,黨衛隊中的反人類罪大多數是這類部隊犯下的,隨著盟軍的不斷推進,這些部隊都作鳥獸散或向盟軍投降,其中大部分人員在二戰之後的審判中被處決。

1 德國黨衛軍骷髏師 -簡介

德國黨衛軍骷髏師德國黨衛軍骷髏師

骷髏師(也稱死亡總隊,SS-Totenkopfverbände,其中的Totenkopf是骷髏的意思,而verbände是verband的複數,解釋為組織或協會),這是專門從事滅絕活動的組織。 事實上,骷髏師只是一個泛稱,是指二戰時期管理納粹集中營的黨衛隊,包括輔警、武裝SS、普通SS與專門的「特別隊員」。

在東線戰場上,無論是從41年的巴巴羅莎計劃再到颱風計劃,從庫爾斯克會戰再到最後的哈爾科夫戰役,從柏林戰役在到春醒行動,武裝黨衛軍的表現無疑都是最出色的,在黨衛軍骷髏師所經歷的惡戰中,無疑最令該師官兵難忘的惡戰就是從1941年9月到1942年4月的德米揚斯克戰役,這場歷時將近半年的惡戰令骷髏師的減員數量為全師作戰人員數量的1/2,同時也是這次戰鬥令骷髏師贏得了前所未有的榮譽,所有的骷髏師成員因為此次戰役的出色表現被授予「德米揚斯克戰役紀念臂章」並且榮獲「starkemote」的榮譽稱號,使骷髏師從此成為所有蘇軍最頭痛的幾隻黨衛軍部隊之一。

存在時期  1933年
 國家 德國
 效忠 希特勒
 部門 黨衛隊
 種類 准軍事部隊
 功能 集中營警衛、滅絕行刑隊
 規模 數千人
 直屬 黨衛隊總部
 駐軍/總部 德國柏林
 綽號 SS
贊助者希姆萊
訓言我的榮譽是忠誠
專用顏色黑色
標誌骷髏頭
戰役二戰
指揮官特奧多爾·艾凱

2 德國黨衛軍骷髏師 -組建

德國黨衛軍骷髏師新兵訓練

波蘭戰役之後,德軍組建了一些新的黨衛軍作戰師,其中就有黨衛軍部隊中臭名昭著的第3」骷髏」師。SS第3「骷髏」師的組成很複雜,有一些是SS的「骷髏」隊組織,還有一些營級規模的SS組織(如SS-Heimwehr-Danzig),這些部隊在波蘭戰役中劃歸陸軍指揮。「骷髏」師組建於黨衛隊的訓練地-Dachau。其訓練先後更換過好幾個地方。

「骷髏」師訓練結束后的第一任指揮是原來骷髏隊的頭目Theodor-Eicke。「骷髏」師1940年招收的新兵並不象其他SS組織(德國武裝SS一般要求純亞利安人種,這也是納粹的荒謬種族論的體現)對人種以及身體和無犯罪前科很嚴格。一開始,「骷髏」師嚴重缺乏自動武器和反坦克炮,由於希特勒的親自介入,這種情況很快便有所改觀,在骷髏師中還有使用捷克產的武器。到了德軍入侵西歐的時候,「骷髏」師已經是一支裝備精良,訓練有素(也很血腥殘忍)的黨衛軍戰鬥部隊了。法國戰役最初「骷髏」師是作為陸軍預備隊的一部分。1940年5月16日,被投入戰鬥。5月19日,該師受命在勒卡特和康布雷作戰。這期間其2團1營4連在一個名為拉帕拉迪斯的村莊曾屠殺過一批聯軍戰俘。

這個連的指揮官弗里茲.科諾切雷戰後被處以絞刑。很快,「骷髏」師便和黨衛軍第1「希特勒警衛旗隊」師會合直抵敦克爾克以南法國海岸,在途中附俘虜聯軍士兵6000多人。法國戰役第二階段,該師的任務是掩護側翼前進並肅清抵抗以及抓俘虜。法國戰役結束后,「骷髏」師被調到西班牙邊界待命。

德國黨衛軍骷髏師教官示範射擊

1941年初,「骷髏」師從20000人擴大到40000人,其中有13000人是超齡服役者,這些士兵僅僅作為法國和挪威的常駐警備部隊。1941年4月,「骷髏」師被編入勒布指揮的德軍北方集團軍群準備入侵蘇聯。蘇德戰爭爆發后,「骷髏」師越過立陶宛,拉托維亞,7月便突破了「斯大林防線」,7月31日至8月25日在德米揚斯克,列寧格勒附近作戰。8月初的時候,「骷髏」師成功佔領位於列寧格勒至莫斯科的主要鐵路線上的楚多夫市。儘管蘇軍的抵抗很頑強,不過8月底德軍還是在北面的芬蘭軍隊協同下推進到了列寧格勒,並於9月8日完成了對列寧格勒的包圍。這期間,又有一些小部隊被劃歸「骷髏」師(如FreikorpsDanemark)。

1941年秋,冬季,蘇軍連續對德軍北部戰線實施一系列的進攻,這些進攻導致「骷髏」師在德米揚斯克包圍圈內被圍困了數月,被圍中的「骷髏」師遭受了嚴重的打擊,人員裝備損失慘重。1942年4月,「骷髏」師衝出了包圍圈抵達洛瓦特河附近。一部分「骷髏」師部隊依然留在德米揚斯克地區參與防禦作戰,直到1942年10月底,整個「骷髏」師被撤到法國休整補充。

駐紮在法國的「骷髏」師部隊任務是管理法國維希偽政府,並被重新命名為黨衛軍「骷髏」裝甲擲彈兵師,得到補充的一個裝甲營。「骷髏」師在法國一直休整到1943年2月。

3 德國黨衛軍骷髏師 -血腥戰爭

蘇聯反擊

德國黨衛軍骷髏師宣誓入伍

1941年秋季,蘇軍在北方列寧格勒方向上對德軍防禦陣地發動大規模反擊,指揮蘇軍列寧格勒方面軍的葉廖緬科上將統帥的白俄羅斯方面軍和北方方面軍135個師共計150餘萬紅軍士兵,集合了約3000輛坦克2500架各型作戰飛機對德軍發動了代號為「午後天王星」(天王星計劃的後續)的計劃,旨在消滅列寧格勒以北方向的德軍三個集團軍,在此之前德軍的頓河集團軍群和b集團軍群遭遇了毀滅性的打擊,蘇德戰場的態勢已經轉化為德軍進入戰略防禦階段,在加上庫爾斯克會戰,當中希特勒錯誤的判斷形勢葬送大好的戰略局勢。

使得德軍列寧格勒方向上的北集團軍群被蘇軍合圍在幾個口袋型陣地中。其中第25裝甲集團軍和14摩托化步兵師,第9集團軍,以及黨衛軍骷髏師都被合圍在了一個口袋陣形中,一時間難以逃脫,這就是著名的德米揚斯克口袋。

蘇軍在此之前的行動中由近衛軍第19師,第22步兵師,第15,11,9步兵師從側面列寧格勒-哈克磨德斯爾地區對德軍部隊完成了包圍,並在10月11日與德軍國防軍第28摩步師的先遣分隊「蘭德諾」戰鬥團發生交火,並在三天之後擊潰了該團,使該團後撤15公里,徹底完成了德米揚斯克口袋的包圍,至此,德米揚斯克口袋內已經被包圍了2個集團軍的德軍部隊共計25萬三千德軍士兵。不足500輛的3型坦克,244輛豹式坦克,200輛虎式坦克,以及358門自行反坦克炮,給他們提供空中支援的德國空軍不足300架的Me-109作戰飛機和斯圖卡轟炸機。這根本無法與蘇軍的鋼鐵洪流抗衡。而包圍圈外的蘇軍包括有130多個步兵師,以及直接從南線戰場調來的11個裝甲師,裝備有近3000輛t34坦克以及2000架伊爾-2戰鬥機。

在這之前希特勒在臘司登堡招開的會議上指出德軍要在列寧格勒方向上發動一次攻擊,徹底擊潰蘇軍的列寧格勒方面軍,並要求曼斯坦因元帥指揮的頓河集團軍群,和盧克元帥指揮的b集團軍群從頓河-伏爾加格勒方向上再發動一次攻擊徹底擊潰蘇軍從哈爾科夫到擠爾哈朗的反擊,折無異於異想天開,會議上古德里安已經指出了這一計劃的不可行性,無奈希特勒根本不理會陸軍參謀本部的建議。用古德里安的話來說:我計劃了兩個星期的東西,因為那個人的幾個小時滔滔不絕的異想天開的講話全都被打亂了。前線的問題仍在膠著不堪當中,而後方的古德里安正在拼勁老命地問手下的人贏得時間和裝備;古德里安對希特勒談到的補給問題大為惱火,他認為希特勒為了組建新的裝甲部隊,控制了裝備的分配,特別是新裝備的分配,這樣一來古德里安所需要的新裝備就又沒了蹤影,它只能向希特勒討價還價,最後的達成結果是希特勒同意位古德里安調撥300台新的坦克引擎,但是這根本就是杯水車薪,無法彌補部隊的損失。

戰術意圖

德國黨衛軍骷髏師骷髏師官兵

德米揚斯克的蘇軍的戰術意圖十分的明確,德米揚斯克是列寧格勒以南重要的工業區的樞紐,幾乎所有通往列寧格勒的鐵路,公路,橋樑都要經過德米揚斯克弧形口袋,而且一旦擊潰德米揚斯克口袋內的德軍陣地,德軍的整個戰線都有崩潰的危險。而最近的德軍援軍曼斯坦因元帥指揮的代號「冬季暴風雪」的援救行動還遠在443公里之外的羅斯拉爾夫。

從這段時間再到包圍圈內的德軍突破包圍圈,簡直遙遙不可及。而這時希特勒還幻想對莫斯科進行一擊,但是時間已經不允許德軍在做過多地打算,在古德里安的痛苦陳述下希特勒免強同意包圍圈內的德軍突圍,並答應由曼斯坦因元帥指揮德軍第7裝甲集團軍對包圍圈內的德軍實行支援,支前曼斯坦因元帥的兵力正布置在哈爾科夫一線,無力回頭再去營救包圍圈內的德軍,遂改由黨衛軍第二裝甲軍前去營救。黨衛軍第二裝甲軍由前黨衛軍帝國師師長保羅。豪賽爾出任軍長,下轄大德意志團,帝國裝甲師(此時還不是裝甲擲彈兵師)、唯京師、霍亨施道芬師、由巴爾幹半島調來的一部分歐根親王山地師、還有北歐師的一部分組成的「諾德蘭」戰鬥群,保羅豪賽爾把黨衛軍的若干部分編成「斯坦納」突擊集群(類似於營一級的部隊,但實際戰鬥力要相當於一個普通的團),並下令之前損失過重的阿道夫希特勒師擔任戰役預備隊,該師的全部坦克和裝甲裝備全都調往帝國師與北歐師,全力組織營救包圍圈內的德軍。

此時包圍圈內的德軍仍然保持了良好的戰鬥力和戰鬥氣勢,包圍圈內的骷髏師並非是純黨衛軍的編製,其中還有一部分匈牙利和羅馬尼亞軍隊,並混編入一部分的黨衛軍山地師狙擊手和反坦克炮兵部隊。國防軍方面經歷連續4次頂住蘇軍進攻的陸軍16裝甲師幾乎損失了2/3的裝甲兵力,其餘的德軍部隊內部悲觀情緒蔓延,認為突圍無望。9月20日,第二黨衛軍裝甲軍的先遣部隊冒死突入包圍圈內,向包圍圈內的德軍官兵傳達了黨衛軍即將前來援助的消息,一時間德軍內部歡欣鼓舞,另外在德米揚斯克東南方向的德軍第42裝甲集團軍,11裝甲集團軍從另一個方向對包圍圈外的蘇軍陣地進攻,迫使蘇軍整整18個師的兵力調離防線,這正是突圍的大好機會。

強行突圍

德國黨衛軍骷髏師狙擊手

1941年9月25日德軍以包圍圈內一部分的黨衛軍唯京師「斯坦納戰鬥群」和骷髏師的一部分先頭部隊強行突圍,傍晚時分由身著蘇軍軍服的德軍士兵開始滲透到蘇軍防線,凌晨2時德軍開始正式突圍,先遣的德軍分隊一路衝殺到距離包圍圈僅1公里的地域時遭遇了蘇軍的抵抗。蘇軍的輕重武器一齊射向德軍,黑暗中的德米揚斯克臘得夫地區被射擊發出的火焰照射的發出藍色詭異的光芒,德軍士兵不顧巨大的傷亡堅持突圍。骷髏師的一部分成員已經成功的突入到了蘇軍陣地的後方,他們甚至發現了蘇軍的火箭炮集群,指揮當時骷髏師203反坦克殲擊營的ss二級突擊中隊長(中尉)哈德。

弗蘭命令骷髏師先遣隊的成員向這一對蘇軍火箭炮集群發動襲擊,絕對不能讓他們開火,如果他們支援了前線的蘇軍,德軍的突圍行對會遭遇重大傷亡,這一對火箭炮就位於蘇軍防線的正後方2公里的縱深,經過一通激戰,德軍士兵成功地摧毀了2/3的蘇軍火炮,包圍圈臘得夫地區被免強的打開了一個很淺很淺的通道,骷髏師擔任後衛掩護陸軍的部隊撤退,但是戰鬥進行到凌晨6時的時候,蘇軍的支援部隊很快的趕來並頂住了德軍的瘋狂反撲,雙方戰鬥的異常慘烈,蘇軍決心不會使德軍逃脫,而德軍又覺不讓斯大林格勒重演。

雙方在臘得夫以北2公里的一塊狹窄地域內爆發了激戰,黨衛軍骷髏師帕伊蘭戰鬥群的11輛虎式坦克與蘇軍趕來支援200輛t34坦克遭遇。德軍的虎式坦克瘋狂的橫在草地上,沉穩的向蘇軍坦克射擊,雙方在打光炮彈的情況下甚至駕駛坦克對著衝撞。在這次戰鬥中爆發了德米揚斯克戰役中最慘烈的一次坦克戰,儘管參戰的德軍坦克僅有11輛,並且已經被擊毀了4輛,但是隸屬於帕伊蘭戰鬥群的德軍坦克不愧是經歷過哈爾科夫血戰的老車組,他們的經驗不是狂熱的蘇軍年輕坦克成員祖能比的。他們非常清楚在這種情況下根本無法展開運動戰,於是他們開足馬力後撤到1公里遠的地方,配合德軍的反坦克部隊阻擊著蘇軍的坦克。而此時配合他們的還有19門4號自行反坦克炮。車號是33隸屬於帕伊怕戰鬥團(此團之後參加了幾乎西線的所有戰役)的虎式坦克隱蔽在一個山包後面,一輛蘇軍T34冒冒失失的闖入了他的開火範圍,虎視隨即開火命中,車後面發動機蓋上坐滿了蘇軍的步兵他們被炸得血肉模糊。

大概是後面的蘇軍坦克被嚇到了,他們盲目的尋找德軍坦克,他們很清楚一定要開足馬力衝過去,要衝到火炮射程之內。這就是t34的無奈之處,他的火炮射程僅有800米,而虎式坦克可以在2.5公里的距離上輕易的擊穿任何一種盟軍坦克。這就造成了東線戰場的一個奇觀:蘇軍不顧傷亡冒死衝擊,就是為了衝到己方的火炮射程之內,靠數量去抵消虎式的質量優勢。

此時德軍的4號反坦克火炮和虎式坦克幾乎是在2公里的距離上射擊蘇軍坦克,而蘇軍像老鼠一樣的數量令德軍根本應接不暇,很快的蘇軍衝到了德軍坦克的前面,雙方几乎是貼身的用坦克炮去射擊對方,火炮的殘片甚至會綳到己方坦克的前面。雙方的坦克成員甚至棄下坦克用輕武器對射,互相的肉搏。經過慘烈的戰鬥德軍勉強頂住了蘇軍的反撲,蘇軍損失了75輛坦克,而德軍僅剩下6輛虎式坦克和4門4號反坦克火炮。包圍圈正面的蘇軍還在與德軍持續的爭奪,德軍的步兵幾乎是在表演打靶,一個接一個地用98k在蘇軍的士兵身上穿洞。無奈蘇軍的數量實在太多,第一批突圍的德軍帕伊蘭戰鬥群幾乎全部耗損也未能打開最後僅僅幾百米的蘇軍防線。

德國黨衛軍骷髏師MG42槍手
而負責打前鋒的骷髏師官兵幾乎已經傷亡殆盡,一開始參加突圍的骷髏師成員僅剩下49人。包圍圈還是未能打開,無奈之下,包圍圈內的德軍指揮骷髏師師長艾克命令突圍行動停止。之後的幾天時間裡雙方在這一地域內展開了將近20次的反覆爭奪;一旦蘇軍撤出臘得夫,德軍的突圍行動會有極大的成功希望,而德軍一旦失去這裡,蘇軍的反擊會隨即展開,包圍圈內的德軍會被馬上擊潰,斯大林格勒就會重演。這可是德軍最不願意看到的場景,一旦如此危機遠不止;德軍的整個北線會被擊潰,整個蘇德戰場上德軍會被迫戰略撤退,這是災難性的後果。

災難遠不止如此,空軍出動的空頭部隊平均每天被擊落20架容克87運輸機和10架德國Me109戰鬥機。包圍圈內的德軍在11月10日免強得到了一部分突圍進包圍圈的黨衛軍「阿爾蒂諾」戰鬥群的支援,包圍圈的口袋被免強打開了3天左右時間,德軍僅僅運出了1萬5千多名傷員,並得到了可憐的35輛虎式坦克和20門自行火炮。11月20日頑強的黨衛軍裝甲師又在一次的打開了包圍圈,突圍部隊之後緊跟著補給部隊。這次他們送來了大量的補給。包括充足的食物彈藥和坦克炮彈、冬衣、甚至包括30輛的虎式坦克和一部分備用的零件。這足以使德米揚斯克口袋裡的德軍堅持2個月的時間。

2個月之後,德軍在一次試圖突圍包圍圈,這一次德軍選擇了3個突破口,企圖一舉突破蘇軍防線,但是由於天氣原因這次行動暴露了,被蘇軍察覺了,不得不又作罷。但是這次行動不是沒有取得戰果,蘇軍近衛200坦克旅和15坦克團被德軍合圍並全殲。這期間發生了一次不大不小的事情。11名黨衛軍士兵被蘇軍抓住並槍決,德軍為了報復甦軍的行為在前線陣地當著蘇軍的面燒死了2名蘇軍俘虜。

1月的德軍已經成了困獸之鬥,蘇軍的包圍圈再一次的縮小。德軍又損失了27坦克殲擊營,106步兵團,以及11步兵師的幾乎全部人馬。德軍又一次面臨被全殲的危機,儘管幾個月來他們頂住了蘇軍的一波波的進攻。

帕伊帕戰鬥團隸屬於黨衛軍帝國師,也曾經在東線出現在骷髏師的編製中參加過阿登反擊戰,萊茵蘭反擊戰,哈爾科夫戰役,明斯克戰役,基輔戰役,莫斯科會戰,第聶伯河戰役,和華沙戰役。裝備虎2型坦克,黑豹坦克,4號坦克,以及4號自行火炮(斐迪南自行火炮)是黨衛軍中典型的「斯坦納」是訓練出來的精英部隊,戰鬥力極強。

突擊衝鋒

1942年的冬天格外的寒冷,位於德米揚斯克包圍圈內的德軍部隊預計組織一次大規模的突擊衝鋒行動,而包圍圈外的德軍援兵部隊黨衛軍第二裝甲軍計劃組織一次代號為「德諾蘭德斯女神」的解救行動,該計劃在旨在寄希望於黨衛軍裝甲部隊可以突破蘇軍白俄羅斯南方方面軍和列寧格勒方面軍第91軍的防線。蘇軍的情報工作顯然做得十分的出色,他們很順利的預計到了這支德軍部隊的行蹤,他們曾試圖對這支德軍部隊發動一次阻擊戰,但是效果不大,隸屬於黨衛軍第二裝甲軍的霍亨施道芬裝甲師(9thSSPanzerDivisionHohenstaufen)和剛剛從哈爾科夫撤回的帝國師(2thSSPanzerDivisionDasReich)還有奧斯滕多夫戰鬥群計劃在1月中旬對包圍圈正面的蘇軍防禦部隊白俄羅斯第55軍和近衛軍第28師發動進攻,以解救包圍圈內倖存的18萬德軍士兵3萬餘名重傷員。好在在這之前德軍包圍圈內外的部隊還保持著有效的聯繫,這要歸功於黨衛軍部隊與眾不同的密碼聯繫方式(與國防軍略有不同)和冒死出動的德國空軍空投支援部隊,才使包圍圈內的德軍免於被蘇軍殲滅。

德國黨衛軍骷髏師行軍中

在這之前,包圍圈內的黨衛軍骷髏師師長艾克給包圍圈外負責營救行動的黨衛軍第二裝甲軍軍長保羅豪賽爾發去電報,電報中只有簡短的幾句話:我們期待著你們,不要讓我們失望。而保羅豪賽爾的回電更有戲劇化:我們也正在等著你們,也不要讓我的小夥子們失望。2月3日,黨衛軍裝甲軍的先頭部隊到達了距離包圍圈正面蘇軍防禦地帶僅僅40公里的地域,蘇軍緊急調動了4個裝甲師以阻止德軍的行動,蘇軍的羅科索夫斯基大將命令近衛軍督戰,要求蘇軍部隊一定要頂住德軍的反撲,而在此之前,蘇軍已經進行了幾次突擊行動以求全殲德軍被圍部隊,但是德軍頑強的戰鬥意志頂住了蘇軍瘋狂的進攻,戰鬥進行得相當慘烈,黨衛軍骷髏師401裝甲營的一名黨衛軍中尉奧斯。

漢尼曼在日記中這樣寫道:我們已經沒有什麼裝備了,像樣的裝備都被大雪凍住了,我們的槍也開不齣子彈來了,幸好空軍的空頭投下了一批比較可靠的武器,但是在投下武器之後,空軍的容克87運輸機就陷入了蘇軍的防空火力之中,就像掉入了蜘蛛網的蝴蝶一樣,在蘇軍的炮火之下被打斷了一條機翼,象陀螺一樣栽到地面上,變得像一團焰火一樣的漂亮,而蘇軍的坦克就倒霉的多,我們的反坦克炮就像瘋子一樣的開炮,蘇軍的坦克被豪不費力的撕成一團鋼鐵火焰,我們曾經私下討論過坦克裡面蘇軍的士兵到底會被燒成什麼樣子。誰也不知道,因為沒有人去關心他們,大家關心的都是自己能否成功的出去。

裡應外合

1月底的行動很快的演變成了與時間賽跑搶奪時間的一場戰鬥,寒冬已經快過去,蘇軍漫漫的縮小包圍圈,而德軍部隊的裝備因為熬過了可怕的俄國寒冬,已經恢復了很大一部分的戰鬥力。包圍圈內的德軍部隊士氣重新的高漲,包圍圈內德軍最高指揮黨衛軍骷髏師師長艾克上將設計了一個「魯德1號」方案,旨在計劃突圍出蘇軍的包圍圈,然後打通與外界援軍的通道,撤出全部部隊,並計劃最終頭黨衛軍骷髏師擔任後衛。這個計劃具有很大的冒險性,蘇軍部隊在德米揚斯克方向上並沒有太多的薄弱環節,而在不良斯克-納維耶夫方向上蘇軍的兵力看似薄弱,但是從這裡突圍與前來解救的黨衛軍部隊會有很大的脫節現象。蘇軍預備隊有充足的時間去阻截這支德軍。經過最終的討論與權衡,決定執行艾克與德哈爾中將的「A方案」,也就是要求黨衛軍部隊去強行打開一條通道,另外計劃由黨衛軍部隊從另外一條蘇軍防線上實施佯攻,由黨衛軍帝國師、維京師、北歐師最終組成戰役突擊部隊,與骷髏師裡應外合,從臘得夫地區撕開蘇軍的防線,然後留下骷髏師擔任後衛阻擊蘇軍部隊,並最終後撤到德米揚斯克以西50公里的地方,在那裡防止蘇軍的反撲。

德國黨衛軍骷髏師觀察敵情

這個計劃的成功要依靠包圍圈內部德軍突圍時間的把握,包圍圈內的德軍必須集中火力向臘得夫的蘇軍陣地發起衝擊,1月28日,德軍由骷髏師作為先導,開始了突圍行動,和上幾次的突圍行動不一樣。這次德軍部隊選擇了在白天就發動大規模的衝鋒行動,由虎式坦克,豹式坦克和追獵者坦克殲擊車作為先導,浩浩蕩蕩的朝蘇軍陣地撲去,德軍集中了全部116門火炮和自行反坦克炮向蘇軍陣地猛轟,所有蘇軍陣地附近的泥土幾乎都被翻了一遍,蘇軍一時間沒有回過神來,德軍最擅長的快速突擊發揮了作用,先導的骷髏師艾克戰鬥群(Eiker)以狂熱的戰鬥態度突入蘇軍防線,蘇軍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新裝備德軍的一部分Stg44突擊步槍發揮了做用,在300米左右的距離上瘋狂的壓制住蘇軍,骷髏師的士兵幾乎是在每一寸土地上,每一寸陣地上與蘇軍展開激戰,德軍是越打越瘋,有的德軍士兵甚至掄起步槍朝蘇軍頭頂砸去,陣地上爆發了短暫的肉搏戰,蘇軍防線的豆腐渣工程很快被德軍擊潰,第一道蘇軍防線已經打開。

潮水般的德軍湧出德米揚斯克包圍圈的第一層蘇軍防線,而蘇軍此時也開始用火力覆蓋突圍的德軍部隊集結地域。蘇軍第6裝甲集團軍和第12裝甲集團軍的將近500輛坦克的支援下向德軍突圍方向頑強的頂住,德軍坦克和自行火炮也拼了老命一般的射擊蘇軍的坦克,蘇軍和德軍在德米揚斯克陣地上爆發了激戰,一方面是想由西面逃竄的德軍部隊,另一方面是想死死頂住包圍圈的蘇軍部隊,而另一方面則是心急如焚的黨衛軍第二裝甲軍軍長保羅豪賽爾,包圍圈裡的德軍兄弟部隊已經被圍困了整整5個月的時間。如果在幾個小時之內還是未能頂住蘇軍的攻勢,德米揚斯克口袋就有被重新合上的危險。

戰鬥仍在繼續,骷髏師艾克戰鬥群和帕伊蘭戰鬥群都發揮出了最大的實力;艾克戰鬥群在臘得夫以南4公里的地方遭遇了蘇軍的一支裝甲營。艾克戰鬥群的士兵等待著蘇軍的坦克通過,然後用燃燒瓶,panzer火箭筒瘋狂的射擊蘇軍坦克的發動機和炮塔,殺紅了眼的骷髏師士兵用mp40衝鋒槍,Stg44朝蘇軍一梭一縮得潑射子彈,成片的蘇軍士兵被撂倒,又有成片的蘇軍士兵補充了上來。戰鬥在血腥的進行當中,德軍士兵依託著被擊毀的蘇軍坦克向蘇軍射擊,蘇軍士兵動用了火焰噴射器攻克頑強的德軍據點;一個德軍的Mg34機槍陣地被蘇軍用火焰噴射器消滅,身上人在燃燒的德軍士兵依然操作著機槍射擊,不一會又一隊德軍士兵沖了上來架上了機槍朝蘇軍繼續射擊。

戰鬥中德軍艾克戰鬥群的博德斯德因中尉指揮的一個突擊中隊向位於側翼的蘇軍發動了進攻,德軍士兵隱蔽的接近了蘇軍的陣地,突然朝蘇軍開火,被打得措手不及的蘇軍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有的蘇軍士兵從沒有經歷過如此的慘烈的大戰,以至於德軍的m35木柄手雷掉在腳下時不知道撿起來扔掉或是躲起來而是靜靜的包頭趴在地上哭著直至被炸死。戰鬥的慘烈程度超出了預想,雙方都不顧一切的戰鬥,博得思德因中尉的分隊此時還剩下14個人,他冷靜的指揮手下士兵放棄一切不必要的裝備,僅可能多的帶上備用彈夾和手榴彈,準備對防線前方几百米處的蘇軍陣地方動攻擊,那裡還有17輛蘇軍坦克,他們此時手裡的重武器僅剩下2個潘澤爾火箭筒備彈6發,4各反坦克地雷,1個反步兵地雷和1梃Mg34機槍,1梃Mg42機槍不足1000發子彈,還有一名和帕伊蘭戰鬥群走散的狙擊手,他還剩下40發子彈。中尉謹慎的觀察了一下,決定把蘇軍坦克引入包圍圈中實施攻擊,還是有希望的。他命令手下士兵用著名的3-3陣型埋好反坦克地雷(所謂的3-3是德國人一戰時期發明的對付裝甲車輛的戰術,地雷按照一個正三角一個反三角的方法布置好,是對付裝甲車輛的絕招)把僅剩的一枚反步兵雷埋設在反坦克地雷的後面。攜帶火箭筒的人和狙擊手一組,其餘的人有4個人負責去引來蘇軍坦克。

德國黨衛軍骷髏師狙擊手

行動開始。幾百米之外有幾名蘇軍的觀察哨,黨衛軍士兵輕鬆的幹掉了他並故意弄出了一陣聲響,蘇軍上鉤了!所有的蘇軍坦克都朝這個方向開過來,他們緩慢的進入埋伏圈,蘇軍分成兩路朝這裡過來,轟!兩輛蘇軍坦克中了地雷的埋伏!同一時間隱藏在最後面的德軍Mg42機槍再一次地發出可怕的撕裂油布的聲音把蘇軍士兵撂倒。

兩輛正前方被擊毀的蘇軍坦克阻礙了後面的蘇軍坦克,德軍的反坦克火箭筒手在一個地方擊毀了一輛蘇軍坦克后迅速轉移,又擊毀了一輛!當要擊毀第三輛時炮手被子彈擊中陣亡,旁邊的一名德軍士兵毫不猶豫的接替了他,又是一輛蘇軍坦克,一瞬間8輛蘇軍坦克被擊毀,蘇軍步兵也被Mg42成片的撂倒

另一側的一組Mg34機槍手仍然在射擊著。他們是來自黨衛軍帕伊蘭戰鬥群下屬的派普突擊分隊的兩名黨衛軍代理下士蘭德爾和哈伊寧。子彈在飛快的消耗著,蘇軍士兵被子彈擊倒,有的人被7.92毫米子彈打飛了腦殼,紅得發紫的腦漿從頭顱了一下子流了出來,倒在地上發出了咕嚕咕嚕的聲音,有的士兵就像被子彈打中的麻袋一樣發出聲音,還有的士兵被子彈連續擊中四肢,有的是大腿,有的是被子彈和手雷削去了肢體,有的人甚至還沒有來得及感受到痛苦就倒在了地上,無助的望著身邊的同伴。這組機槍手和另一側的德軍狙擊手組成了交叉火力,蘇軍士兵企圖快速通過這一地域,但是狙擊手無情精準的子彈在他們的鋼盔上,喉嚨上鑽洞,來自歐根親王山地師的狙擊手躲在200米之外,射擊著從坦克中爬出的蘇軍成員。

這名狙擊手倖存到戰後,他叫蘭德諾。帕伊維爾。是來自瑞士的一名外籍黨衛軍士兵,他在回憶中寫道:「當時的那場慘烈的戰鬥令人心驚肉跳,不斷的有被擊毀的蘇軍坦克,不斷的有蘇軍成員從底部逃生口爬出,有的人剛爬出一個頭,我就會準確的擊中他,事實上,我就是做這種工作的,無情的打擊他們,不用去憐憫,的確。有的俄國人歇斯底里的望向這望向那企圖找到我。我可以看到他們企圖拉回被打死的同伴,然後誰出來,我就會擊斃誰,事實上就是這麼簡單。大地在顫抖,戰鬥在繼續,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身邊的同伴只剩下我和另外的三個人,活到了最後。」這組德軍士兵不知道抵抗了多久,蘇軍開始順利的還擊,幾個德軍士兵被打死,有的人沖入蘇軍陣地用刺刀一陣猛挑,不一會兒他自己也被挑成了肉泥,中尉在操作反坦克火箭筒的過程中被幾枚子彈擊中,德軍一看蘇軍繞到了後面,急忙調轉機槍槍口,但是沒有來得及,那組Mg42機槍手被打死,大部分的士兵都是在這次被打死,幾名德軍士兵用手榴彈幹掉了繞道後面不知死活的蘇軍,然後衝過去用Mp40拚命的掃射,搶回了中尉的屍體,僅剩的四名德軍士兵不顧死活的朝蘇軍射擊,子彈打光了他們撿起了附近的蘇軍pps40衝鋒槍繼續打,他們從一輛坦克繞道另一輛的後面。就這樣依靠被擊毀的坦克和蘇軍近戰,肉搏戰,地面上鋪滿了彼此的屍體,蘇軍士兵的屍體堆滿了坦克周圍,到了傍晚時分,所有的蘇軍都被消滅了,幾能的四名德軍士兵打光了幾乎全部子彈,狙擊手也僅剩下4發子彈可用。這僅僅是德米揚斯克突破口在2月份司空見慣的戰鬥。在這支中德軍部隊幾乎是以死戰的精神支撐著,抵抗蘇軍的反撲,至2月1日幾乎全部德軍部隊以及各出了包圍圈外,留下的就只有擔任後衛的骷髏師。

突圍成功

德國黨衛軍骷髏師德國黨衛軍骷髏師
此時的骷髏師經過慘烈的戰鬥幾乎已經被打成了團以及的規模,減員人數在4000以上,其餘幾隻黨衛軍部隊也損失了相當的慘重;霍亨施道芬師一個「蘭德」戰鬥團的兵力被消滅,帝國師的減員也相當嚴重,在蘇軍空中優勢的情況下帝國師減員人數為列幾隻支援部隊之最。維京師和北歐師也各有近千人戰死,但是無論如何,德軍的大部隊已經成功地被解救了出來。

德米揚斯克戰役遠沒有結束,德軍還有很多的收尾工作,希特勒嚴令德米揚斯克突圍德軍僅可以停留在50公里之外,不許後撤一步,他對莫斯科還抱有一絲幻想。但是古德里安極力反對這次沒有意義的部署,他要求旬與部隊後撤,因為部隊的損失已經不允許德軍在犯任何錯誤了.

進入1942年的1月,德米揚斯克口袋內的德軍部隊已經基本突圍成功,將近17萬德軍部隊成功突圍,德軍在此之前長達近4個月的包圍之中陣亡11萬3000餘人,被浮和失蹤5270人。但是終歸是不負眾望,最終成功地在包圍圈西南側靠近臘夫德的方向打開了一個蘇軍防禦薄弱的缺口,成功地和前來接應的保羅豪賽爾的黨衛軍第二裝甲軍會合。德軍此次的突圍行動一共損失了包括四個重坦克營在內的幾乎全部裝甲裝備2/3的實力,超過80輛豹式坦克,35輛虎式坦克被擊毀,而空軍方面里斯特霍芬元帥指揮的空軍部隊也以每天超過1500架次的實力拚了老命地為包圍圈內部的德軍送去給養,彈藥。平均每天要損失超過35架運輸機和戰鬥機。幾乎所有的斯圖卡都在戰鬥中被擊毀。而蘇軍方面也損失慘重,超過450輛坦克被擊毀,空軍方面蘇軍的損失約有80架左右的飛機被擊落,蘇軍兩個近衛軍步兵師被完全的消滅,有諾乾的坦克團和坦克旅被德軍重創。

紅色懲罰

包括蘇軍第13裝甲軍軍長馬格費德路夫中將在內的蘇軍15萬人戰死。斯大林得知德軍部隊從德米揚斯克口袋內突圍震怒不已,狠狠的訓斥了一頓北方方面軍的指揮崔可夫元帥。蘇軍統帥部重新制定了作戰計劃,立即以北方方面軍為主力白俄羅斯第三方面軍配合對德米揚斯克以西50公里的德軍支援部隊實施合圍,並嚴令包圍圈外的蘇軍部隊不許後撤頂住德軍並縮小包圍圈,準備實施代號為「紅色懲罰」的作戰計劃。而德國方面,古德里安得知包圍圈內的德軍部隊成功突圍之後命令黨衛軍裝甲軍支援部隊立即拖住蘇軍,他本人則命令第48裝甲軍以最快速度增援德米揚斯克以南方向的德軍部隊,以緩解他們的壓力。他本人則在3天之後就是1月11日在臘司登堡的「狼穴」會見了希特勒,會上希特勒根本不滿足於現狀,他命令德米揚斯克口袋內的德軍部隊不許後撤,只是勉強同意在防線后50-80公里的位置穩住,他還想幻想一下莫斯科,但是德軍早已失去進攻莫斯科的有利時機烏克蘭已經被德軍拿下,但是德軍為此付出了一次戰略大調動的代價,德軍的北線主力都集中在哈爾科夫-葉爾尼亞突出部一帶。而南方集團軍群,頓和集團軍群的主力都集中在北高加索的產油區和明斯克一帶與蘇軍交火。他們無力再做一次戰略大調度,這使得希特勒極為惱火,而古德里安關於德米揚斯克-列寧格勒局勢的分析,給他潑的冷水使他勉強的清醒了下來,他命令盡最大的可能營救德米揚斯克包圍圈內的德軍部隊,暫時對莫斯科不做打算。在德米揚斯克正面戰線上,德軍統帥部臨時制定了代號為「黎明攻勢」的行動計劃,該計劃由黨衛軍裝甲軍和包圍圈內的國防軍第11裝甲師和骷髏師負責,骷髏師擔任主攻於15日凌晨發動進攻,滲透到蘇軍防線上然後從蘇軍防線最薄弱的那夫維耶地域突破,與前來支援的解救部隊會合。

德國黨衛軍骷髏師德國黨衛軍骷髏師
這次戰鬥進行之前,德軍內部得到了難得的喘息機會,全新的坦克引擎運來,骷髏師的前線戰鬥分隊裝備了35輛全新的豹式坦克(最新的E型)和50輛虎式坦克,大約110輛3型坦克,空中方面里斯特霍芬元帥一再保證提供300架作戰飛機支援,其中包括80架mE109戰鬥機和200餘架斯圖卡俯衝轟炸機。而艾克把骷髏師編成了幾個戰鬥群,其中包括裝備有最新型的虎式坦克的502重坦克營組成的帕伊蘭戰鬥群,擁有骷髏師最精銳的反坦克殲擊營的艾克戰鬥群,計劃於15日凌晨實施,15日凌晨,所有的骷髏師成員扔掉一切不必要的裝備,水壺,飯盒,甚至醫療包,只攜帶更多的彈藥,為了安靜所有坦克位跟隨行動。她們悄悄的摸到蘇軍的陣地上,疲憊的蘇軍坦克兵就在坦克旁邊進入了夢鄉,德軍士兵悄悄的解決掉崗哨之後,悄悄得上去捂住蘇軍士兵的口鼻,迅速而平穩的用軍刀割開他們的脖子。不一會兒蘇軍似乎發現了什麼,警覺起來,德軍士兵迅速架起機槍開火,蘇軍士兵沒有反應過來就都被擊斃了,德軍士兵跳入蘇軍的陣地與蘇軍展開殘酷的肉搏戰,近戰。德軍士兵用MP40瘋狂的掃射蘇軍士兵,蘇軍士兵開動坦克去碾壓,不分彼此敵我的碾壓。有的蘇軍士兵抱起德軍士兵把頭磕向坦克裝甲,德軍士兵的頭顱就像西瓜一樣被磕碎。黨衛軍士兵也表現得比平時更瘋狂,因為他們清楚怎麼也是死,他們身捆炸藥抱住蘇軍同歸於盡,甚至用身體去擋住坦克的履帶!雙方一時之間殺得天昏地暗。

一名黨衛軍骷髏師的二級代理下士在後來的日記中寫道:「我已記不清這是第幾次與蘇聯人的殘酷戰鬥了,我們都抱著必死的決心,我們悄悄的摸到蘇聯人的陣地上,然後我們交火了,我們打光了子彈之後,就和蘇聯人抱在一起,我會用牙去咬他。蘇聯人的飛機也是不分敵我的一通狂炸,幾個蘇軍士兵企圖去發動坦克,但是我很快的打死了他,我清楚地記得他從坦克上被擊中滾下坦克的樣子,就像我小時候射擊過的松鼠一樣。我們很快的佔據了上風,蘇聯人似乎害怕我們了,他們沒有見過我們這麼瘋狂的樣子,我身旁的戰友連我自己都感覺陌生。這是自令人恐懼的,有的蘇軍坦克被擊中之後,車裡的人在沒有爬出來,我們沒有人去關心裏面是否有人會出來,一為沒人會為了他們的死去分神,蘇軍太多了,我們只能去想自己能否活下來

另外一名黨衛軍的少校在戰後的日記中依然提到此次戰鬥,他說那是令他一輩子都難忘的:「我們當時經過那4個月的煎熬之後,我們全團僅剩下了四名軍官,我是其中之一,我們必須都去開上前線,因為我們的人需要我們,在那個夜晚我表現得太瘋狂了,事後想起來都后怕!我爬上一輛被擊毀的坦克,用一隻K43步槍拚命的射擊蘇軍,我感覺我就像是在槍決犯人一樣,一槍一個,而且居然沒人注意到我,我一個接一個得打,有的人被我打中了頭,就像一攤爛肉一樣的倒下去,旁邊的黨衛軍士兵依然在用刺刀猛戳他,我想提醒他,可卻發現沒用,因為太可怕太亂了,我不得不又繼續射擊剩下的人,這時一個蘇軍用刺刀砍中了我的大腿,我沒有感覺到疼,因為我當時太興奮了!我回申抱住了他,我旁邊的一個士兵用槍托狠狠地鑿了他的鼻子。直到戰鬥結束后,我才發現,我全身都變成了黑色,不是迷彩服的顏色,是血!黑色的血液!不知是我的還是蘇軍的。這就是那個瘋狂的夜晚。

德國黨衛軍骷髏師德國黨衛軍骷髏師

總算是從包圍圈沖了出來,骷髏師的官兵的確可以用「骷髏」來形容:有的人被炸斷了手腕渾然不知,有的人打光了所有的武器用牙齒對咬,一嘴牙被帶得沒剩下幾顆。有的人變得毫無生氣,無精打採的眼睛,如同死灰一樣。僕從國的羅馬尼亞和匈牙利軍隊也損失慘重,匈牙利軍隊的一個坦克師被摧毀,羅馬尼亞軍隊則是一觸即潰。德軍方面損失了超過40輛坦克,他們擊毀了超過160輛的蘇軍坦克。不管怎麼樣,德米揚斯克包圍圈已經解圍了,德軍地解救行動成功了。

一部分骷髏師成員留下被縮編成艾克戰鬥群繼續留下防守。

授予榮譽

總的來說這次德米揚斯克包圍戰體現了骷髏師頑強的戰鬥力,事後希特勒特意命令參謀本部涉及「德米揚斯克紀念臂章」每名骷髏師成員街獲得。參予行動的全部士兵也都獲得了該榮譽臂章。這一戰之後,骷髏師真正的打出了威風和名聲,成為了蘇軍最恐懼的幾隻德軍部隊。

「骷髏」師的第一任指揮官西奧多·艾克(TheodorEicke,他曾兩度擔任該師的師長)在擔任了師長后表現得很能夠適應軍人的精神狀態。他這個早先的集中營看守人員彷彿變了樣,整天待在他的司令部里,剪取形勢圖的戰術標記,用這些標記在地上擺弄,模擬一個師如何行軍——他是偷偷地乾的,以免他的總參謀部里首席參謀部軍官對他突然愛上軍事有所覺察。當1942年2月8日蘇聯部隊在德米揚斯克包圍了「骷髏」師和另外5個陸軍師時,蘇軍發現,在德國的師一級將領中,艾克是一個考慮周密而又十分頑強的對手。陸軍元帥布施曾這樣說過:特別要歸功於「副總指揮艾克的有力指揮」,使得在德米揚斯克被包圍的部隊能堅持幾個月之久。隨後,其他黨衛軍部隊配合陸軍強行打開包圍圈,解救了蘇聯軍隊重圍的德米揚斯克要塞防守部隊。德軍統帥部專門為這次戰役設計了「德米揚斯克戰役紀念臂章」,「骷髏」師每名士兵都獲得了該紀念臂章。但是艾克在1943年2月26日的哈爾科夫戰役中陣亡,對該師的士氣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骷髏」師的末任師長、騎士十字勳章獲得者HellmuthBecker,1945年他被移交給蘇聯后被叛服勞役25年,當他在監獄里服刑時,有傳言說他準備了一枚手榴彈要炸開圍牆逃跑,因此1952年5月28日他被蘇聯人絞死。

總體評價

他們參加了幾乎所有德軍在東線的軍事行動,除了因為41年重大損失后後撤至法國進行休整躲過了斯大林格勒。其他包括著名的哈爾科夫,庫爾斯克等等無一例外。在東線最危險的地段永遠可以看到他們和「維京師」的身影,作戰的頑強程度在所有11個黨衛軍裝甲師中名列前茅。

4 德國黨衛軍骷髏師 -名稱變更

德國黨衛軍骷髏師德國黨衛軍骷髏師
第1,2,3武裝黨衛隊「骷髏」團

武裝黨衛隊「骷髏」師

武裝黨衛隊「骷髏」師戰鬥群

武裝黨衛隊「骷髏」裝甲擲彈兵師

第3武裝黨衛隊「骷髏」裝甲師

5 德國黨衛軍骷髏師 -主要編製

德國黨衛軍骷髏師德國黨衛軍骷髏師
師部

武裝黨衛隊第5「Thule」裝甲擲彈兵團

武裝黨衛隊第6「TheoderEicke」裝甲擲彈兵團

武裝黨衛隊第2骷髏步兵團(1942年秋天解散)

武裝黨衛隊第3裝甲團

武裝黨衛隊第3反坦克營

武裝黨衛隊第3坦克殲擊跑營

武裝黨衛隊第3裝甲炮兵團

武裝黨衛隊第3高炮營

武裝黨衛隊第3火箭炮營

德國黨衛軍骷髏師德國黨衛軍骷髏師
武裝黨衛隊第3裝甲通信營

武裝黨衛隊第3裝甲偵察營

武裝黨衛隊第3裝甲工兵營

武裝黨衛隊第3師後勤部隊

武裝黨衛隊第3戰地救護隊等

武裝黨衛隊第3戰地記者排

武裝黨衛隊第3憲兵隊

武裝黨衛隊第3炊事營

武裝黨衛隊Heimwehr-Danzig(??)

「丹麥」外籍部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