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排血量(CO)是臨床上了解循環功能最重要的基本指標之一,CO指心臟每分鐘將血液泵至周圍循環的血量,可反映整個循環系統的功能狀況,包括心臟機械做功和血流動力學,了解前、后負荷、心率及心肌收縮力。在麻醉和ICU中,CO常常用於危重病人和血流動力學不穩定者的監測以指導病人的治療和觀察病情進展。
一、無創性心排血量測定
(一)胸部生物阻抗法(Thoracic electrical bioimpedance,TEB)
1、原理及方法 TEB利用心動周期中胸部電阻抗的變化來測定左心室收縮時間和計算心搏量。其基本原理是歐姆定律(電阻=電壓/電流)。1966年Kubicek採用直接式阻抗儀測定心阻抗變化,推導出著名的Kubicek公式。但應用Kubicek 公式測搏出量(SV)卻明顯升高,這顯然與臨床表現不符,故1981年Sramek提出對Kubicek 公式加以修正。修正後的公式為:SV= (Vept.T.△Z/sec)/Zo式中Vept是高頻低安培通過胸部組織的容積,T為心室射血時間。Sramek將該數學模式儲存於計算機內,研製成NCCOM1~3型(BOMed)。NCCOM操作簡單:8枚電極分別置於頸部和胸部兩側,即可同步連續顯示HR、CO等參數的變化。它不僅能反映每次心跳時上述各參數的變化,也能計算4、10秒的均值。但易受病人呼吸、手術操作及心律失常等的干擾。近幾年誕生了更先進的阻抗監測儀, 利用修正的Kubicek公式及微機聯機的Rheo心排血量儀(Rheo Cardio Monitor),其主要改進之處在於通過對生理阻抗和心電信號的同時分析使左心室有效射血時間(ELVET)測定的準確性提高。它共配備6個電極, 其中兩個電極粘於頸部兩側, 兩個電極粘於劍突水平胸兩側腋中線, 另兩個電極分別粘於前額和左下肢膝下。測量周期為10s, 測量準確性和重複性都較佳。上海第二醫科大學附屬仁濟醫院麻醉科對16名冠脈搭橋病人進行CO監測,並與有創CO及呼出、部分重吸氣體中CO2測量CO(RBCO)進行比較,相關係數分別為0.85(n=180)和0.87(n=118)。
2、臨床應用及評價 TEB操作簡單、費用低並能動態觀察CO的變化趨勢。但由於其抗干擾能力差,尤其是不能鑒別異常結果是由於病人的病情變化引起,還是由於機器本身的因素所致,其絕對值有時變化較大,故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其在臨床上的廣泛使用。然而TEB法測定的CO,是無創連續的,便於前后對比,在研究麻醉和藥物對循環功能的影響有其獨特優點。
(二)超聲多普勒法
超聲多普勒測CO主要有兩種方式即經食管超聲多普勒(EDM)和經氣管超聲多普勒(TTD)。目前主要用EDM。經食管超聲多普勒由Arrow公司生產的HemoSonicTM100 EDM監測儀已在國外得到廣泛的應用,研究結果表明:其操作簡單、準確性高。
1、原理和方法 HemoSonicTM100的超聲多普勒探頭通過測定紅細胞移動的速度來推算降主動脈的血流量,其配有的M型超聲探頭,還可直接測量降主動脈直徑的大小,而不需要根據年齡、身高等參數來間接推算主動脈直徑,這樣就提高了測量結果的準確性。由於降主動脈的血流量是CO的70%(降主動脈血流與CO的相關係數是0.92), 故其計算公式為:CO=降主動脈血流量×降主動脈的橫截面積÷70%。
具體操作方法為將一帶有多普勒探頭及M型超聲探頭的經食道導管經口插入食道(相當於第三肋間水平,此點的食管與降主動脈相平衡。),根據顯示屏上的主動脈壁,血流波形及多普勒聲音上下旋轉調整探頭位置直至獲得滿意的信號質量,然後使監測儀進入測定狀態后即能顯示降主動脈血流、主動脈直徑、CO、左室收縮性、MAP、外周血管阻力等血流動力學參數。結合CO2圖譜分析還能及時提示組織的灌流狀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