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快魚吃慢魚」是思科CEO錢伯斯的名言,他認為「在Internet經濟下,大公司不一定打敗小公司,但是快的一定會打敗慢的。Internet與工業革命的不同點之一是,你不必佔有大量資金,哪裡有機會,資本就很快會在哪裡重新組合。速度會轉換為市場份額、利潤率和經驗」。「快魚吃慢魚」強調了對市場機會和客戶需求的快速反應,但決不是追求盲目擴張和倉促出擊,正相反,真正的快魚追求的不僅是快,更是「准」,因為只有準確的把握住市場的脈搏,了解未來技術或服務的方向後,快速出擊進行收購才是必要而有效的。

1理論簡介

實例
加拿大將楓葉旗定為國旗的決議在議會通過的第三天,日本生產的楓葉小國旗和玩具就出現在加拿大市場,銷售異常火爆,而加拿大的廠商卻坐失良機。

重要性

其實,快魚法則不只體現在市場競爭中,在企業內部管理中仍然表現出重要性,即提高工作效率。同樣一件事,第一個人用一小時做好,第二個人用半小時做好,那後者就是「快魚」,他就能在有效工作時間裡做更多的事情,他就是優勝者。從整體來講,如果我們企業的每一個員工,都有一種「快魚」的緊迫感,摒棄絲毫的懈怠和推託態度與行為,多一些責任,少一些借口,最終都能取得驕人的成績,我們的企業也就會實現飛速的發展,獲得更大的成功。

2啟示

海底世界之大魚吃小魚,在看似風平浪靜的大海里,卻隱藏著與人類世界相同的境遇。海底生物在弱肉強食的競爭下,用以大吃小的方式而獲得生存的法則,以往,可是在信息社會的市場競爭中,有時不論大小,「快魚吃慢魚」的事時有發生。要實現快魚吃慢魚首先是要學會快,其次就是要學會吃。

3學會快

如今市場競爭異常激烈,市場風雲瞬息萬變,市場信息流的傳播速度大大加快。誰能搶先一步獲得信息、搶先一步做出應對,誰就能捷足先登,獨佔商機。因此,在這「快者為王」的時代,速度已成為企業的基本生存法則。企業必須突出一個「快」字,追求以快制慢,努力迅速應對市場變化。市場反應速度決定著企業的命運,只有能夠迅速應對市場者,才能成為市場逐鹿的佼佼者。Modell體育用品公司的CEO默德在一次圓桌會議上重複了錢伯斯的這句話,他對與會的CEO們說:想要在以變制勝的競賽中脫穎而出,速度是關鍵。正如非洲大草原上的動物們一樣,當他們一開始迎著太陽奔跑的時候,獅子知道如果它跑不過速度比它慢的羚羊,它就會餓死。而羚羊也知道,如果自己跑不過速度最快的獅子,它就必然會被吃掉。加拿大將楓葉旗定為國旗的決議通過的第三天,日本廠商趕製的楓葉小國旗及帶有楓葉標誌的玩具就出現在加拿大市場,銷售火爆。作為「近水樓台」的加拿大廠商則坐失良機。有人曾形容說,美國人第一天宣布某項新發明,第二天投入生產,第三天日本人就把該項發明的產品投入了市場。
眾所周知,作為市場戰略,時間對於資金、生產效率、產品質量、創新觀念等,更具有緊迫性和實效性。因此,「快魚吃慢魚」意即「搶先戰略」,是贏得市場競爭最後勝利的首要條件。實踐早已證明,在其它因素相同或基本相同的情況下,誰先搶佔商機,誰就會取得最後的勝利,搶先的速度已成為競爭取勝的關鍵。閃電般的行動必然會戰勝動作遲緩的對手,使「慢魚」在沒有硝煙的戰場上敗下陣來。實施「搶先戰略」,意在「先」,貴在「搶」,因為「商機」是短暫的、有限的,是轉瞬即逝的。正所謂「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4學會吃

在市場上,人們往往將企業間的兼并收購比喻為「 吃魚」。有時是「大魚吃小魚」,這是指大企業兼并小企業,有時是「小魚吃大魚」,通過資本動作等方法實現小企業吞併大企業。
青島海爾集團的老總張瑞敏認為,在市場經濟發達的國家,企業的兼并經過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大魚吃小魚,亦即弱肉強食;第二個階段是「快魚吃慢魚」,技術先進的企業吃掉落後的企業;第三個階段是鯊魚吃鯊魚,亦即強強聯合。而國企之間的兼并卻不會出現這三種情況,因為是國有的,企業只要有一口氣,就不會被吃,且「小魚不覺其小,慢魚不覺其慢,各得其所」。「死魚」就根本不能吃。這是中國的國情決定的。張瑞敏認為,既不能吃活魚,又不能吃死魚,唯有吃「休克魚」,也就是處於休克狀態的魚。企業的表面死了,但是肌體還沒有壞,企業的管理有嚴重問題,停滯不前,只是處於休克狀態。張瑞敏所說的「休克魚」,事實上也就是對帶有中國國情的「慢魚」的更傳神稱呼。中國市場經濟中的「快魚」海爾,迄今已經進行了近20起兼并案,被收購的這些企業的虧損總額超過5億元人民幣,但是重組之後盤活的資本總額超過15億元人民幣,可以說是吃得其所,吃得其法!
上一篇[江湖客]    下一篇 [緱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