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念奴嬌·宜雨亭詠千葉海棠

標籤: 暫無標籤

南宋的詠物詞講究工巧尖新,富於文人化的情趣,集中反映了那個時代的士大夫階層的審美趣向和生活情調。這在張鎡的《念奴嬌》詞中體現地尤為鮮明。張鎡這首詞,作於南湖別墅的宜雨亭上。在宋人海棠詞中雖非冠冕之作,卻也寫得清麗秀逸,婉轉有致,富有文人化的情趣。詩人都愛欲開未開的海棠花,是因為那深紅的蓓蕾,在青枝綠葉的映襯中顯得格外嬌美。含苞未放的花朵蘊藉含蓄,生機無限,有一種蓬蓬勃勃的青春活力,最易引發人們美好的情思。這兩句機杼自出,翻出新意,技巧亦高,深刻而細膩地揭示了一位詞人不能辜負韶光的心理活動。讀來真摯懇切,直語感人。

1 念奴嬌·宜雨亭詠千葉海棠 -【年代】:

 

2 念奴嬌·宜雨亭詠千葉海棠 -【作者】:

張鎡——《念奴嬌·宜雨亭詠千葉海棠 》

3 念奴嬌·宜雨亭詠千葉海棠 -【內容】



    綠雲影里,把明霞織就,千重文綉。
 
  紫膩紅嬌扶不起,好是未開時候。
 
  半怯春寒,半宜晴色,養得胭脂透。
 
  小亭人靜,嫩鶯啼破清晝。
 
  猶記攜手芳陰,一枝斜戴,嬌艷雙波秀。
 
  小語輕憐花總見,爭得似花長久。
 
  醉淺休歸,夜深同睡,明月還相守。
 
  免教春去,斷腸空嘆詩瘦。
 

4 念奴嬌·宜雨亭詠千葉海棠 -【鑒賞】:


 
  南宋的詠物詞講究工巧尖新,富於文人化的情趣,集中反映了那個時代的士大夫階層的審美趣向和生活情調。這在張鎡的《念奴嬌》詞中體現地尤為鮮明。
 
  張鎡這首詞,作於南湖別墅的宜雨亭上。在宋人海棠詞中雖非冠冕之作,卻也寫得清麗秀逸,婉轉有致,富有文人化的情趣。
 
  上片,首起三句「綠雲影里,把明霞織就,千重文綉」,總寫海棠花葉之美。在這三句中,詞人連用三個比喻,渲染出紅花綠葉交相輝映的秀美景色。「綠雲」喻寫其枝葉之密,綠陰之濃,點出千葉海棠枝葉茂盛的特徵。「明霞」二字,極喻海棠花紅艷亮麗之色。「文綉」則形容花葉色彩組合之美。前面加上「千重」二字,又描繪出綠葉紅花重重疊疊,色彩斑斕的畫面。同時,綠雲與明霞,又是明暗亮度的對比,還是冷暖色調的對比,實寫與虛想結合,構思立意,顯出詞人的匠心獨運。接下去的兩句,「紫膩紅嬌扶不起,好是未開時候」,寫海棠花嬌嫩慵懶之態。因花開有遲早之分,故色澤有深淺之別。深者紫而含光,淺者紅而嬌艷。後面以「扶不起」三字承接,以擬人化的手法生動地描繪出海棠花嬌而無力的情態,使人聯想到睡美人和醉美人的韻致。「好是未開時候」,是由鄭谷《海棠》詩的「嬌嬈全在欲開時」變化而來。
 
  詩人都愛欲開未開的海棠花,是因為那深紅的蓓蕾,在青枝綠葉的映襯中顯得格外嬌美。含苞未放的花朵蘊藉含蓄,生機無限,有一種蓬蓬勃勃的青春活力,最易引發人們美好的情思。「半怯春寒,半宜晴色,養得胭脂透」三句,解釋了海棠含苞未放的原因,具體而細膩地形容出海棠花欲開未開時的特殊美感。那點點蓓蕾,一半因春寒而不肯芳心輕吐,一半因映晴色而展露秀容,羞怯嬌嫩,直養得蕾尖紅透,艷麗動人。當此際,詞人完全沉浸在美的追索中,為花的幽姿秀色而陶醉。「小亭人靜,嫩鶯啼破清晝」兩句,筆波一折,而且一轉即收,轉得好也收得好,恰到好處。這歇拍處的一轉一收,使整片詞靈氣活泛,不僅很好地兜住了上片,而且為下片另闢詞境作好了過渡。
 
  下片由寫花轉而寫人。在詠物詞中,人就是龍的眼睛,缺少了人的點綴,就會缺乏生氣和靈動感。換頭以「猶記」逆入,連寫五句,記昔日與情人賞花情景開拓出一片新的境界。前三句「猶記攜手芳陰,一枝斜戴,嬌艷雙波秀」,回憶芳陰下攜手同游,她鬢邊斜插著一枝嬌艷欲滴的海棠花,雙眸明秀,秋波含情。后兩句「小語輕憐花總見,爭得似花長久」,寫兩人在花前小語,輕憐密愛,此情當日,海棠花正是我們海誓山盟的見證人。如今花開依舊,而伊人何處?深覺情緣之事,「爭(怎)得似花長久」!這是詞人的感傷,一句又轉回現在。「醉淺休歸,夜深同睡,明日還相守」三句,詞人又愛屋及烏,把對情人的眷戀移情到海棠花上。蘇軾《海棠》詩:「只恐夜深花睡去,高燒銀燭照紅妝。」「夜深」句,字面用蘇詩,而又另創新意。「同睡」,連下句言相伴守而睡。這幾句寫得纏綿悱惻,婉曲細膩,詞人眷戀的是花?是人?還是兼而有之?估計詞人此刻也迷離難辨了吧?末兩句,「免教春去,斷腸空嘆詩瘦」,緊承上三句寫出解釋詞人與花「同睡」、「相守」的原因。乃在於深恐韶光倏逝,花與春同去。這樣就在愛花情中又加上惜春之情,感情份量更重,詞意也隨之打進了一層。意謂若教春去,就要為之斷腸,就要作詩遣懷,就要因詩而瘦。「詩瘦」本於李白戲贈杜甫詩:「借問何來太瘦生,總為從前作詩若。」(見唐孟棨《本事詩·高逸》)
 
  這兩句機杼自出,翻出新意,技巧亦高,深刻而細膩地揭示了一位詞人不能辜負韶光的心理活動。讀來真摯懇切,直語感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