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預言者

恩培多克勒是哲學家,但他在青年時代曾毫不猶豫地投身於政治。他故鄉阿克拉噶斯推翻暴君的鬥爭的策動者,感激他的公民願把暴君的王位留給他以示報答,便恩培多克勒以當時希臘人中罕有的自我剋制加以拒絕了。他寧可把時間花在哲學研究上。恩培多克勒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畢達哥拉斯*教導的影響。這體現在他教義中強烈的神秘主義。他並不反對被人視為預言家和創造奇迹的人,有人甚至認為使人起死回生。

1人物簡介

恩培多克勒(約前483----約前435),生於義大利以南西西里島上的西西里阿克拉噶斯(今阿格里琴托城),他出生的家庭是當地的望族。據說在考察埃特納火山時罹難。
他的性格頗像畢達哥拉斯,走到哪裡都有成千上萬的追隨者,他在傳授知識的時候,當做是神的啟示,受他衣缽的人要存純潔的念頭,要嚴守秘密。他把生平學問寫成《論自然》與《洗心篇》兩篇詩。
根據一個傳說,他曾宣布有朝一日他會升天成神。就在這一天,他神秘地失蹤了,人們認為,他為了可以使人相信他的預言已經實現而跳入了埃特納火山口。(還有可能是他相信自己編造的這一預言,可是天國的馬車終未能出現,於是他就絕望地跳入了火山口。更為可能的倒是整個故事是虛假的,說他晚年曾到希臘旅行,並死在那裡。)

2人物觀點

恩培多克勒的一些觀點很合乎道理。他認為心臟是血管的系統的中心(事實正是如此),所以也是生命的中樞(這猜想並非不合理)。這觀點傳給了亞里士多德*,再從他傳到我們今天。當我們要說沒有某種意願時就用「無心去作」來表達;當我們要表示勇敢大膽時,就用「雄心」來表達;當我們表示失望時,就用「心碎」等詞。
他還持有進化過程的模糊概念,他認為凡不適應生存一些動物早在過去就消亡了。恩培多克勒還兼有某些小亞細亞派有的觀點,因此產生了另一種有影響的見解。泰勒斯曾認為宇宙的基本成分是水,阿那克西米尼認為是空氣,赫拉克利特認為是火,齊諾弗尼斯認為是土,而恩培多克勒想出將這一切揉合在一起的看法。他認為一切事物都由這些物質的不同組合和排列構成。當元素在力的作用下分裂並以新的排列重新組合(就好人類「悲歡離合」)時,物質就發生了質的變化。亞里士多德繼續研究和改進了這一觀點,並成為兩千多年化學理論的基礎。甚至持續到今天還是我們的慣用語言,因為當在暴風中,空氣和水受到衝擊而咆哮時,我們就說「元素在發怒」。(空氣和水看成是元素)

3成就貢獻

科學貢獻
他對科學最重要的貢獻就是,他發現空氣是一種獨立的實體。他證明這一點是由於觀察到一個瓶子或者任何類似的器皿倒著放進水裡的時候,水就不會進入瓶子裡面去。他說:「當一個女孩子玩弄發亮的銅製計時器,用她美麗的手壓住管頸的開口,把這個計時期浸入水的銀白色易變形的物質中時,水並不會進入這個器皿,因為內部空氣的重量壓著底下的小孔,把銀水往回堵住了;一直要等到她把手拿開放出壓縮的氣流時,空氣才會逸出,同量的水才會流進去。」
這段話是他解釋呼吸作用時說的。
他至少也發現過一個離心力的例子:如果把一杯水系在一根繩子的一端而旋轉,水就不會流出來。
他知道植物界里也有性別,而且他也有一種演化論與適者生存的理論(當然必須承認多少是幻想的)。他認為「活機體是以片段形式從土地里發生的;個別的肢體、頭、身體四處遊盪,於是憑機遇結合為一些古怪的綜合物…」最初「四方散布著無數種族的生物,具有各種各樣的形式,蔚為奇觀」。有的有頭而無頸,有的有背而無肩,有的有眼而無額,又有孤零零的肢體在追求著結合。這些東西以各種機緣結合起來;有長著無數只手的蹣跚生物,有生著許多面孔和胸部朝向各個方向觀看的生物,有牛身人面的生物,又有牛面人身的生物。有結合著男性與女性但不能生育的陰陽人。但最後,只有幾種是保存下來了。
至於天文學方面:他知道月亮是由反射而發光的,他認為太陽也是如此。他說光線進行也需要時間,但是時間非常之短促以致我們不能查覺到;他知道日蝕是由於月亮的位置居間所引起的,這件事實似乎是他從阿那克薩哥拉那裡學來的。
他是義大利醫學學派的創始者,這一片源於他的醫學學派曾影響了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據伯奈特(第234頁)說,它影響了科學思潮和哲學思潮的整個傾向。
所有這些都表明了他那時代科學上的生氣蓬勃,這是希臘晚期所不能比擬的。
宗教貢獻
恩培多克勒關於宗教的見解,大體上是畢達哥拉斯式的。在一段極有可能是談到畢達哥拉斯的殘篇里,他說「他們之中有一個人有了不起的知識,精於各式各樣的巧思,他獲得了智慧的最大的財富;只要他肯用心思考,他就很容易看出一切事物在十代、甚至二十代期間的各種情況」。我們已經提到過,在黃金時代人們只崇拜愛神,「而且神壇上也並不冒著純粹公牛犧牲的血腥氣,把牛犧牲之後又吃掉它那肥大的肢體,這被人視為是最可憎惡的事。」
有一次,他很鋪張揚厲地把自己說成是個神:
朋友們,你們住在這座俯瞰著阿克拉加斯黃色的岩石、背臨城堡的大城裡,為各種善事忙碌著;你們是外邦人的光榮的避難所,從來也不會幹卑鄙的事情,我向你們致敬。我在你們中間漫遊,我是一位不朽的神明而非凡人,我在你們大家中間受到了恰當的尊敬,人們給我戴上了絲帶和花環。只要當我戴著這些參加男女的行列進入繁盛的城市,人們便立刻向我致敬;無數的人群追隨著我,問我什麼是求福之道;有些人想求神諭,又有些人在許多漫長而愁苦的日子裡遭受各種疾病的痛苦的摧折,祈求能從我這裡聽到醫病的話。......但是我為什麼要把超過必死的、必朽的凡人當作好像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而喋喋不休呢?另外有時候,他感覺自己是一個大罪人,正為著自己的不虔敬而在贖罪:
有一個必然之神的神諭,那是一條古老的神誡,是得到明確的誓言保證的而又永恆的神誡;它說,只要有一個魔鬼——漫長的歲月就是他的命運——曾經罪惡地用血玷污了自己的手,或追隨過鬥爭而背棄了自己的誓言,他就必定要遠離幸福者之家而在外遊盪三萬年,在這段時期中他將托生為種種不同的有生形式,從一條勞苦的生活道路上轉到另一條上。因為強而有力的氣把他趕到海里,海又把他衝到乾燥的地上來;地又把他拋到烈日的照灼之下,而烈日又把它投回到氣的漩渦里。每一種都從另一種那裡把他接受過來,但是每種全都把它拋開。我現在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是一個見拒於神的亡命者和流浪兒,因此我就把我的指望寄託於無情的鬥爭中。
他的罪惡是什麼,我們並不知道;也許並不是什麼我們會認為很嚴重的事。因為他說:
「啊!我是有禍的了,在我張嘴大嚼而犯下罪行之前,無情的死亡的日子竟不曾毀滅掉我!......
「要完全禁絕桂葉......
「不幸的人,最不幸的人,你的手可千萬不要去碰豆子!」
所以也許他所做的壞事不過是大嚼桂葉或者大吃豆子罷了。
柏拉圖有一段最有名的文章,他把這個世界比做是一個 洞穴,我們在洞穴裡面只能看到外面明朗世界的各種現實的暗影,而這是恩培多克勒所預示過的;它起源於奧爾弗斯派的教義。
也有些人——大抵是那些通過許多次的投生而得免於罪惡的人——最後終於達到了與諸神同在的永恆幸福:
但是最後他們①在人間出現,作為先知、歌者、醫生和君主;從此他們榮耀無比地上升為神,與其他諸神同享香火、同享供奉,免於人間的災難,不受運命的擺布,也再不可能受到傷害。
這一切裡面,似乎很少有什麼是奧爾弗斯教義和畢達哥拉斯主義所不曾包括的東西。
恩培多克勒的創造性,除了科學以外,就在於四原素的學說以及用愛和鬥爭兩個原則來解釋變化。 他拋棄了一元論,並把自然過程看做是被偶然與必然所規定的,而不是被目的所規定的。在這些方面,他的哲學要比巴門尼德、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諸人的哲學更富於科學性。的確,在另外一些方面他曾接受了當時流行的迷信;但是就在這一方面,他也不見得比起許多近代的科學家來更為不如。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