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恩里科·奧馬爾·西沃里

標籤: 暫無標籤

恩里科·奧馬爾·西沃里,1954年在河床開始職業足球生涯,當時年僅19歲。由於表現出色,隨隊奪得1955年和1956年阿甲聯賽冠軍。西沃里1957年加盟尤文圖斯,轉會費為1.6億里拉(一說1億里拉)。他與前鋒安傑利洛和馬斯基奧一同被阿根廷稱為「臟臉天使」。在尤文圖斯8年中,他贏得3次聯賽冠軍,3次義大利杯,1961年當選歐洲足球先生。1962年他代表義大利隊參加智利世界盃。2005年2月17日,阿根廷足球名宿恩里科·奧馬爾·西沃里在距布宜諾斯艾利斯250公里的家鄉聖尼古拉斯因胰腺癌去世,享年69歲。

1人物簡介

代表國家隊出場次數: 18
代表國家隊進球數: 4
曾效力俱樂部:
俱樂部名稱 國 家 加盟時間 離開時間 球衣號碼 出場數 進球數
那不勒斯 義大利 1966-7-1 1968-6-30 - 63 11
尤文圖斯 義大利 1957-7-1 1966-6-30 10 253 166
河床

  河床

河床 阿根廷 1955-7-1 1957-6-30 - 0
恩里科·奧馬爾·西沃里
21

2職業生涯數據

賽季
俱樂部
號碼
出場
進球
國家
聯賽等級
排名
1968/69
那不勒斯

3
1
義大利
1
7
1967/68
那不勒斯

7
2
義大利
1
2
1966/67
那不勒斯

20
2
義大利
1
4
1965/66
那不勒斯

33
7
義大利
1
3
1964/65
尤文圖斯

15
3
義大利
1
5
1963/64
尤文圖斯

28
13
義大利
1
5
1962/63
尤文圖斯

33
16
義大利
1
2
1961/62
尤文圖斯

25
13
義大利
1
12
1960/61
尤文圖斯

27
25
義大利
1
1
1959/60
尤文圖斯

31
27
義大利
1
1
1958/59
尤文圖斯

24
15
義大利
1
4
1957/58
尤文圖斯

32
22
義大利
1
1
1957
河床

1
0
阿根廷


1956
河床

23
10
阿根廷


1955
河床

23
11
阿根廷


1954
河床

16
8
阿根廷


3榮譽記錄

1955,1956年阿甲聯賽冠軍;1957-58,1958-59,1959-60意甲聯賽冠軍,1958-1959,`959-60,1964-65義大利杯冠軍,1955年,1957年美洲杯冠軍,1961年歐洲足球先生

4其它資料

加盟尤文圖斯后,西沃里穿上博尼佩爾蒂的10號球衣。由於當時南美洲大多數國家禁止出國踢球的球員代表國家隊比賽,因此他也就更加深得阿涅利家族和球迷們的喜愛。他與威爾士人查爾斯組成的鋒線令人生畏。查爾斯掛靴后,西沃里希望購買法國球員杜伊,但球會購買的是貝利在桑托斯隊的替補內內。尤文圖斯成績不佳,西沃里公開指控球會上層特別是博尼佩爾蒂管理不力,為此被罰巨款,並被解除隊長一職。
但西沃里與尤文圖斯關係破裂,還是因為教練埃里貝托·埃雷拉(與國際米蘭輝煌的締造者同名)。足球變了,技術之外需要良好的體能準備,所有球員包括球星都要奔跑,不能停下來等球,這是埃雷拉的哲學,對於西沃里則是個災難,是對天才的冒犯。他在一次採訪中反問說:「我們有其他球員為我跑,為什麼非得我跑?」他隨後發表了一個措辭更加嚴厲的採訪,逼得老阿涅利忍痛割愛,將他賣到那不勒斯。
從1965年開始,西沃里在那不勒斯效力4年。他在那不勒斯最大的快意似乎是對尤文圖斯特別是對埃雷拉的報復。一次那不勒斯在都靈作客尤文圖斯,西沃里讓球從門將安佐林屁股下面進門;還有一次在那不勒斯迎戰尤文圖斯,隊友阿爾塔菲尼進球,西沃里興奮地跑到埃雷拉的教練席前面慶祝。西沃里因頭大和頑固而得到El cabezon ?岩魚 的綽號,因為西班牙語cabezon意為「大頭的、頑固的」。他幾乎與所有人爭吵,當然也與裁判爭吵。在意甲12年,他先後停賽33場,也算是個紀錄。
恩里科·奧馬爾·西沃里
西沃里曾18次代表阿根廷出戰,4個進球,並捧得1955年和1957年美洲杯。此後,他加入義大利國家隊,參加了1962年的智利世界盃,一共代表義大利出場9次,共9個進球。
1968年12月1日,由於膝傷難愈,西沃里在那不勒斯俱樂部退役。效力意甲期間他共計出場278次,進146球。
退役后他開始執教生涯,先後擔任過羅薩里奧中央和河床主教練,並率領阿根廷國家隊參加了1974年西德世界盃。但他自己後來承認並不是做教練的料。掛靴之後,西沃里與著名影星索爾迪一同拍過一部足球電影《Borgorosso球會主席》,後來自己也真的擔任過維貝爾特塞俱樂部主席,不甚成功。他在阿根廷家鄉San Nicolas的私人農莊命名為「尤文圖斯」
去年,貝利評選國際足聯百年最佳球員時,西沃里名列其中。
西沃里以左腳神奇著稱,60年代供職《都靈體育報》的格蘭迪尼一次故意挑釁西沃里說:「我問過你許多問題,今天問一個特別的。我想知道你是否覺得自己是三分之一的球員。人有兩隻腳和一個頭,都是用來踢球的,但你只有左腳。」
這個問題難不倒西沃里,他回答說:「你看,我比其他人訓練得較少,我只做對我有用的事情。周六比賽前夜,我去夜總會,而其他球員在集訓地早早睡覺;次日我進兩球,其他人為防守疲於奔命。我記得有個小提琴手,叫帕格尼尼吧,他善於在一根琴弦上演奏上帝的聲音。你能說他是三分之一的小提琴手嗎?我還想說的是,如果在這個世界上不是有個以P開頭的那個巴西黑人,球王就是我了。那個P讓我有點煩。」
西沃里指的是貝利(Pele),他認為自己當時的地位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說出這樣的話后,聰明的西沃里害怕見報,立即擁抱這位記者說:「這是私下談話。如果你寫出我剛才說的一句話,明天我就說根本不認識你,是你們記者胡編亂造。」
義大利球星里瓦也擅長左腳踢球,與西沃里並稱60年代最偉大的兩個左腳。雖然他們從未同場踢球,但在西沃里逝世后,里瓦也說出當年發生在兩人之間的一個秘密:「西沃里教我成為一個職業球員,這可不是一件小事。當時我還是個小夥子,已經入選國家隊,但在卡利亞里掙錢很少。西沃里將我拉到一邊說:『你應該讓自己掙這個數字,你配這麼多錢。你回去就這麼要求。』我按照他的建議做了,向球會要求加薪,就是西沃里說的那個數字,不多不少。球會答應了,這是個適當的數額,我受之無愧。」
1961年6月10日尤文圖斯對國際米蘭是一場特別的比賽。當年4月義大利德比在都靈舉行,第31分鐘尤文圖斯球迷衝進球場,比賽被迫中斷,尤文圖斯開始被判以0比2輸球,但後來改判6月10日重賽,國際米蘭為抗議派遣青年隊上場。國際米蘭名宿桑德羅·馬佐拉憶起了一個與西沃里有關的插曲,「莫羅西是我的好朋友,他要防守西沃里,一周沒睡好。比賽開始了,西沃里似乎無心踢球,莫羅西很得意地說,『你們看,我凍結了西沃里』。但半個小時后音樂變了,比賽以9比1結束,西沃里射進6球,莫羅西垂頭喪氣,『我完了。這樣我怎麼有臉回家?』」
馬西耶羅是60年代有名的後衛,先後在國際米蘭和桑普多利亞效力。他回憶說:「每次與西沃里對陣前我都不能入睡,因為他防不勝防。他的左腳太厲害,經常在同一次行動中重複過人和穿襠,這讓你發瘋。唯一的希望是隊友幫助你,而且他腳下得不到球。我與他多次對陣,唯一比他出色的一次,是在一場桑普多利亞對那不勒斯的比賽中,但那時我們年齡都大了。」
前米蘭隊長老馬爾蒂尼對西沃里也印象深刻:「我是自由人,不直接看守西沃里。那些盯他的人,從特拉帕托尼開始,都遇到很大的困難。球在他腳下,誰都對他無可奈何,唯一辦法是搶先得球,不讓球到西沃里腳下。穿襠是他的特長,他左腳非凡,隨心所欲。球場上他從不放棄個人決鬥的感覺,雖然後來我們成為好友,經常通話。」
「鋼門」佐夫曾讓西沃里斷了兩根肋骨,但西沃里抱怨的卻是另外的問題。佐夫回憶說:「當時我在曼托瓦守門,他在尤文圖斯踢球。一次比賽我快速出擊,與他相撞,他斷了兩根肋骨,倒地不起,後來在埃雷拉教練攙扶下退場,其實他倆的關係已經很壞了。後來我們變成了朋友,每次見到我,他總是要提到這件往事:『我從未對兩根肋骨發火,這是球場常見的事情。但我不能原諒的是,你讓我在埃雷拉的攙扶下退場?』西沃里就是這個性格!」
在2月19日尤文圖斯與墨西拿比賽前的新聞發布會上,卡佩羅談到這位前巨星與他的阿根廷後輩馬拉多納的比較問題時說:「他們難以相提並論。足球在演化,比較可不容易。我能說的是,奧馬爾具有不可思議的天才,在當時的歐洲無人能及。」
西沃里和馬拉多納確實有許多共同之處,他們都是阿根廷籍的世界級球星,都曾在意甲創造過輝煌,而且先後在那不勒斯效力。作為尤文圖斯的球探,西沃里還差點將在紐維爾斯老夥計隊效力的馬拉多納引進到尤文圖斯,因此對兩人進行比較是自然的事情。前國際米蘭球星馬佐拉認為西沃里強於馬拉多納,西沃里的前那不勒斯隊友安東尼奧·尤利亞諾則稱西沃里是「60年代的馬拉多納」。
阿根廷人比安奇曾是西沃里在那不勒斯的隊友,後來他成為馬拉多納在那不勒斯的教練,最有資格對兩人進行比較。他認為西沃里和馬拉多納都是罕見的天才,是足球的精髓。比安奇說,當年那不勒斯從未贏得聯賽冠軍,主要原因之一是球隊重視樂趣。而他後來擔任教練后,就故意對球員板臉,球隊與馬拉多納終於一同獲得勝利。
在比安奇看來,西沃里討厭訓練,也沒有馬拉多納那樣的過人體力,但他強烈的好勝心讓他在球場大顯威風。比安奇透露,因為好勝,西沃里常緊張得在賽前乾嘔。一次,西沃里因此遭到隊友的取笑,他正色答道:「你們要知道,當我從過道出現在球場時,我必須是西沃里,永遠是西沃里!」馬拉多納則是徹底毀在毒品手裡。比安奇透露,他曾更衣室規勸馬拉多納改邪歸正:「四目相對,我勸他不要在沒有出口的路上高速行駛。馬拉多納的回答是:『您說的對,但我要用腳把油門踩到最大。』我明白他性格固執,沒有什麼辦法。但這種倔強也曾是足球的精髓。」
西沃里本人曾把自己與馬拉多納進行了一個比較。那是80年代,他在《晚郵報》開設了一個「一己之見」的專欄,一次他在文章中寫道:「足球對前鋒有兩個決定性的要求。第一,施展魔法讓球到該去的地方;第二,使用聰明的小動作擺脫盯人後衛的防守,不讓裁判看見;如果後衛對你使壞,你要比他更壞。迭戈(馬拉多納)在紐維爾老夥計踢球時我就認識他了,他有一些問題,我不知道他是否能克服,他的懶散難以改變。但首先,他在球場不會做我對後衛所做的事情,因為他太善良了;其次,我覺得這個小夥子命中注定受制於人。我不願意有一天,因為這個原因,他成為義大利人所說的狼糧:狼吃掉他,然後還要他付賬。」
上一篇[威廉松]    下一篇 [博涅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