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翻拍自台灣電視劇《春天後母心》,由王碩導演。講述了曹冬生是曹家長子,承包了當地最大的茶園,家底殷實。與妻子翠娥結婚多年,育有一子家望,一女家欣。美中不足的是翠娥患有間歇性精神病,發病的頻率越來越高,不但不能照顧家務,還經常鬧得家裡雞飛狗跳!在曹母的逼迫下,冬生與翠娥離了婚,曹母決定再娶一門親事,給對方的條件是讓翠娥繼續呆在家裡,講仁義的曹家要養著這個瘋子媳婦。

1 悠悠寸草心 -題記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
  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誰說后媽都是蛇蠍心腸?
  誰說前妻的孩子養也白養?
  母愛之偉大,可以超越一切障礙!

2 悠悠寸草心 -劇情簡介

  八十年代初,南方小鎮梅鎮第一個萬元戶——曹家又要娶媳婦了!
  曹冬生(岳躍利)是曹家長子,承包了當地最大的茶園,家底殷實。與妻子翠娥(劉丹)結婚多年,育有一子家望,一女家欣。美中不足的是翠娥患有間歇性精神病,發病的頻率越來越高,不但不能照顧家務,還經常鬧得家裡雞飛狗跳!在曹母的逼迫下,冬生與翠娥離了婚,曹母決定再娶一門親事,給對方的條件是讓翠娥繼續呆在家裡,講仁義的曹家要養著這個瘋子媳婦。
  善良美麗的寡婦金鳳(白珊)孤身帶著兩個孩子——長子玉輝和小女玉蓮,儘管努力勞作,還是無法還清丈夫留下的巨債,為了讓孩子能夠過上好日子,能夠讀書,金鳳決定嫁進家底殷實的曹家。
  結婚當天,曹家前院張燈結綵,歡天喜地,後庭里瘋媳婦翠娥哭鬧不休。曹家望痛恨父親拋棄母親,拿剛進門的玉輝出氣,大打出手,正在拜天地的金鳳看到兒子受傷,不顧一切的追了出去……新娘跑了,兩家的恩怨這才剛剛開始。
  金鳳在眾人的勸說下回到曹家,曹家的兩個孩子處處刁難;在外遊盪的賭鬼弟弟金泉回來后屢屢惹是生非,曹母漸漸開始懷疑金鳳,翠娥的哥哥武雄也常為妹妹出頭。忍辱負重的金鳳想以自己的實際行動獲得曹家人的信任,卻在一次又一次的突發事件中,接連失去了女兒和丈夫……
  一個善良的母親,如何面對敗落的家庭、卧病在床的婆婆、瘋了的前妻、惡毒的小姑、和心懷怨恨的孩子?
  這是一個母親和子女怎樣相互付出的故事,世上最無私的愛,世上最動人的愛,世上最深刻的愛,盡在《悠悠寸草心》。

3 悠悠寸草心 -分集劇情

   
分集查詢 收起查詢
  • 1集
  • 2集
  • 3集
  • 4集
  • 5集
  • 6集
  • 7集
  • 8集
  • 9集
  • 10集
  • 11集
  • 12集
  • 13集
  • 14集
  • 15集
  • 16集
  • 17集
  • 18集
  • 19集
  • 20集
  • 21集
  • 22集
  • 23集
  • 24集
  • 25集
  • 26集
  • 27集
  • 28集
  • 29集
  • 30集
  • 第1集
        梅鎮首富曹冬生離婚再娶,美麗、善良的寡婦金鳳為還清丈夫留下的債務,並讓孩子過上更好的生活,帶著兩個孩子玉輝、玉蓮改嫁進曹家。曹家前院歡喜迎親,後院里,患的間歇性精神病的前妻翠娥大吵大鬧。冬生與翠娥的孩子家望、家欣都不滿父親再娶,家望更在拜堂之時,找碴打了玉輝,玉輝哭求母親不要再嫁,並跑出曹家,心疼孩子的金鳳帶著玉
      蓮追了出去…
      金鳳答應玉輝不嫁,金鳳遊手好閒的弟弟金泉聽說姐姐嫁了有錢人,特地跑回來喝喜酒,為了自己能沾光,拚命勸姐姐再進曹家,被金鳳拒絕。金鳳帶著玉輝到曹家還聘禮,生氣的曹母要求金鳳一個月內還清所有欠款。翠娥再次發病,曹家一團糟,曹母還不小心扭傷,動了側隱之心的金鳳留下來為曹家做飯。另一邊,冬生趕到金鳳家看望玉輝,發現家中只有玉蓮,也留下來為玉蓮做飯。金泉回來見到冬生,苦勸冬生帶金鳳回曹家。
      家望故意刁難金鳳,曹母一方面看出金鳳是好女人,另一方面也對家望的敵意無可奈何。金鳳回家后,得知債主明天來收房子,一家人陷入了無家可歸的境地。第二天,金鳳帶著一家人離開家,不知往何處去。冬生來接金鳳和孩子,玉輝見到母親的境地,又被金泉以理勸說,主動坐上了車,金鳳再進曹家。
      家望回家后看到金鳳,摔掉書包跑了…
  • 第2集
        家望把玉輝和玉蓮趕出卧室,玉輝和玉蓮只好在門外睡覺,冬生責備家望,家望出言不遜挨打,翠娥大罵冬生沒良心,為了新妻的孩子打自己的孩子。
      曹母見金鳳勤快,把茶園的帳本交給金鳳打理,翠娥聽見非常傷心,拿剪刀剪頭髮,金鳳奪剪受傷,冬生為防翠娥傷人將之鎖住。
      金鳳見翠娥鎖在屋裡哭得可憐,將她放出,為討曹母歡心,翠娥拚命幹活,但每干一件事都弄巧成拙,反更讓曹母生氣。
      成績好的玉輝在學校深得老師的歡心,嫉妒的家望故意害玉輝摔跤,被老師責備,家望因此帶家欣逃學。翠娥跑出門找家望,翠娥為逃避金鳳,被車撞倒…
  • 第3集
        醫院拒絕讓有精神病的翠娥住院,冬生金鳳只好把翠娥帶回家 。冬生責打逃學的家望。金鳳悉心照顧翠娥,清醒過來的翠娥哭求金鳳好好照顧家望和家欣,金鳳承諾會像對親生孩子那樣對他們。冬生得知家望在學校被嘲笑,又一直與金鳳不和,勸金鳳如果回頭還來得及,金鳳決定留下來。金鳳告訴玉輝要多忍讓家望。
      家望再次在學校挑起事端,打傷玉輝,金鳳不知原因,玉輝又因忍讓不肯說出家望,被金鳳責打,幸虧冬生從玉蓮口中得知真相,金鳳非常心疼。冬生打家望,翠娥看見當即發病,將兩個孩子關在自己房間讀書,並教育他們不能輸給玉輝玉蓮,否則將被趕出家門,金鳳聽到后,為了不讓翠娥多心,居然制止玉輝用功讀書。
      玉輝考試得了第一名,冬生又給兩個孩子準備了新房間,買了新傢具,翠娥大受刺激,怒打家望,金鳳和冬生去制止,分別被翠娥所傷。曹母見翠娥近來經常傷人,決定將翠娥送進精神病院,家望和家欣為救母親,跑出了家門…
  • 第4集
        曹母執意要送走翠娥,冬生和金鳳都不情願,家望和家欣找來舅舅武雄幫忙,武雄大鬧曹家指責曹家人望恩負義。在金鳳的勸說下,曹母同意把翠娥留在家中。
      金鳳阻攔兩個孩子好好學習,希望他們成績下降,能略微安撫翠娥,家望則拚命學習,希望超過玉輝。
      冬生因家中事情心煩大醉,金鳳照顧一夜,翠娥看到兩人親密同居,更是傷心。為讓翠娥散心,冬生和金鳳帶翠娥去茶園,興高采烈的翠娥受到茶女的挑撥發病,疑心金鳳要毒死兩個孩子,霸佔曹家財產。
      玉輝成績下降,非常難過。翠娥不許家望和家欣吃金鳳做的飯,說裡面有毒。
      好賭的金泉欠了一屁股賭債,逃到曹家找金鳳要錢,金鳳不給,金泉搶過了茶園的貨款。為了鎮上的貨款,金鳳只好去找鎮長借錢,用曹母給買的金飾做抵押,曹母看到金泉拿錢走,以為金鳳偷漢子敗家,急忙找冬生回家…
  • 第5集
        翠娥在房間里燒火煮飯給兩個孩子吃,金鳳去勸阻,被翠娥推倒撞倒火爐,家欣被滾水燙傷,慌忙中金鳳把翠娥鎖在房裡,帶著家欣去醫院。翠娥認為金鳳要害家欣,為了能出去,放火燒房子。
      冬生與曹母回來,趕快滅火救翠娥。家望跟曹母說是金鳳故意害翠娥,曹母大怒,鎮長來還金飾,更使曹母認為金鳳既貪財又歹毒。玉輝替媽媽說話被曹母打了。金鳳回來后千般解釋,盛怒中的曹母還是責打了金鳳。金鳳母子三人委屈不已。
      武雄得知翠娥和家欣受傷,到曹家怒打金鳳,帶走了翠娥、家望和家欣,曹母誤認為是金鳳把他們趕走,大罵金鳳。金鳳連夜趕到武雄家找翠娥,武雄拒不開門,直到冬生趕來求情,武雄表示,想要翠娥母子回家,金鳳就必須離開曹家,金鳳答應了,冬生大吃一驚…
  • 第6集
        為了不讓金泉繼續遊手好閒,冬生讓金泉到自己的茶園工作。金泉不打招呼就立即搬進曹家,曹母與之發生口角,更懷疑金鳳要與弟弟一起謀奪財產。
      金鳳帶回了家望和家欣,武雄要等金鳳走後才送翠娥。雖然冬生苦勸,金鳳還是帶著
      孩子和金泉離開了曹家。冬生對母親的做法非常生氣。
      金鳳四人走投無路,決定回鄉下老家。金鳳把所有的積蓄都拿出來,與金泉一起,跟人學著擺小攤賣百貨,靠著微薄的利潤糊口。玉輝和玉蓮也幫著母親和舅舅賣東西,雖然生活貧寒,一家人倒也開心。
      曹母年邁,一人在家操持家務扭傷了腰,武雄又在這裡送回了翠娥,翠娥回家后越幫越亂,讓曹母的病情雪上加霜。
  • 第7集
        金泉不甘心做小生意,偷了貨款賭博,輸光了錢,還跟流氓衝突,被毒打,金鳳找鎮長幫忙報案,與民警一起來抓賭,流氓和金泉都跑了。
      金鳳從鎮長那裡得知曹母生病,派遣玉輝和玉蓮去看望曹母,翠娥在家中到處亂折騰,還差點把玉輝扔下井,曹母急得病情更重,金鳳急忙親自去看望。
      冬生來到金鳳家,想請金鳳回家,金泉逃了回來,流氓尾隨而至毒打冬生金泉。
      家望和家欣回家后看到金鳳,將金鳳趕走,曹母見金鳳一個女人家辛苦做生意,心中過意不去,拿錢給金鳳,金鳳不要。
      冬生受傷回家,又收到妹妹淑霞外地寄回的信,說因為離婚要回家,曹母受不了連番刺激暈倒入院。
      流氓問金鳳和金泉要錢,兩人不給,被流氓砸了賴發生存的雜貨攤子。
      金鳳去看曹母,冬生再次請求金鳳回家…
  • 第8集
        為了照顧曹家一家老小,金鳳決定搬回去,玉輝和玉蓮極不情願。
      家望和家欣見金鳳幾人又回來,帶著翠娥離家出走,金鳳和玉蓮追了出去,玉蓮先找到翠娥等人,攔著翠娥不許走,翠娥不慎把家欣推下河,趕過來的金鳳急忙下水救人,在金鳳救家欣時,玉蓮和家望攔著要下河的翠娥,發狂的翠娥又把玉蓮推下了河,金鳳救回家欣上岸,卻發現玉蓮不見,起來幫忙的鄉親搜索許久,才撈出玉蓮的屍體,金鳳傷心欲絕…
      曹母聽說玉蓮身亡,昏死過去…
  • 第9集
        玉蓮死了,傷心的金鳳想離開曹家,曹母跪求金鳳不要走,金鳳心軟,一心想離開曹家的玉輝無法原諒媽媽,跑了出去,已經失去了玉蓮的金鳳找不到玉輝,瀕臨崩潰。冬生在玉蓮的墳前找到了玉輝,玉輝轉身就跑,追逐中兩個滾下山坡…
      金泉受閑人攛掇,想買下一個茶廠經營。為了補償金鳳一家人,冬生未做深入考察,就同意出錢,為了買廠的巨款到處借貸。心急的冬生和金泉交了錢,卻受騙買到了一個倒閉的破廠,錢打了水漂。為了不讓家人擔心,冬生和金泉決定瞞著金鳳…
  • 第10集
        冬生急於賺錢補虧空,鎮長介紹一筆販茶葉的大生意給他,冬生到處買茶葉,憑藉多年的好信譽,欠了很多貸款。金泉去打騙子的幫手,被抓進派出所。冬生帶回金泉,金鳳責備金泉不斷惹事,金泉告訴金鳳,他擔心玉輝不是曹家的兒子,沒有資格繼承家產,所以想多為玉輝掙錢,冬生聽到,向金鳳承諾,家望有的玉輝就有。玉輝想念玉蓮,每天抱著照片哭,冬生把玉輝帶到茶園,告訴玉輝會讓他的家望一起繼承茶園,並勸慰、鼓勵玉輝,玉輝非常感動。
      冬生的貨船超載,在暴風雨的襲擊下沉了,幾萬斤茶葉全毀,冬生情急中得知母親病危,火急火撩的趕到醫院,恍惚中被車撞下了河…
      冬生活不見人,死不見屍,一家人慘遭厄運,靈堂上,大批的債主前來討債…
  • 第11集
        為還債金鳳賣掉曹家大院,家望難捨,並無意中聽說家庭的敗落、父親的死與金泉有關,心中頓生仇恨。
      曹家一家人無房可居,武雄把自己鄉下的房子借給曹家,金鳳帶著一大家人搬離大宅
      ,住進武雄的房子。
      冬生的妹妹淑霞回來,迎接她的是敗落的家、死去的哥哥的癱瘓的母親,家望告訴淑霞這一切都是金鳳和金泉造成的,淑霞發誓要讓金鳳這一輩子都不好過…
      十年後,孩子們都長大了。玉輝沒有考上大學。和金泉在街上擺攤賣衣服,金泉為了賺快錢詐賭,被流氓追打,玉輝幫金泉打走流氓。流氓找上門要醫藥費,金鳳得知玉輝幫金泉幹壞事,又傷心又失望,金泉見金鳳不斷責備玉輝,失口說玉輝是故意沒有考上大學,為了不讓母親多負擔一個人學費,金鳳傷心不已。
  • 第12集
        翠娥和曹母聽到玉輝為了讓家望和家欣順利讀書,故意考不上大學,深感對不起金鳳。
      淑霞問武雄借錢,武雄深惡其游好手閑,家欣回來得知玉輝之事,勸玉輝到省城去闖闖,玉輝不放心母親,拒絕了家欣的提議。
      為了給家望籌集學費,金鳳和翠娥在家辛苦加工衣服,到處借錢,離開學沒幾天了,還差不少,翠娥只好去找武雄,十年來,武雄對曹家幫助很大,金鳳很過意不去。
      金鳳和翠娥來省城給上醫學院的家望送學費。家望貪圖富貴,交了一個家庭背景顯赫的女朋友田文慧,並向文慧父母隱瞞了家庭情況。田父田母給了家望一批錢交學費,在送家望回學校時,正好撞上了來送學費的翠娥、金鳳,田母非常鄙夷,好面子的家望不承認翠娥是自己的母親,翠娥受刺激當場發病…
  • 第13集
        翠娥大病回家,傷心之極,懸樑自盡,嚇壞一家人。玉輝痛恨家望所作所為,找到省城要求家望回家探望翠娥,家望不肯,兩個打了一架。
      曹母見翠娥傷心到如此地步,追問家望到底做了什麼,金鳳如實說出,曹母擔心家望失去女朋友。
      為了替家望挽回女友,金鳳再上省城,找到了田父工作的醫院,貧寒出身的田父非常理解家望,但表示要徵求田母的同意。田母覺得家望不孝不義,而且家境情況複雜,堅決不同意讓家望跟文慧再來往。為了讓田母改口,金鳳在田家門口苦站了一天,田母終於同意考慮,但要知道翠娥的精神病是不是先天的,是先天的將會決絕兩人來往。
      淑霞借家望失去女朋友之事大罵金鳳,金泉與之又吵開了。曹母責備淑霞,並表示家中沒有淑霞可以,沒有金鳳不行,淑霞深恨。
      站了一天的金鳳到家就暈倒了…
  • 第14集
        家望回家,看到翠娥沒事,以為家欣和金鳳串通好騙他,轉身就走,翠娥急得摔倒,家望才留了下來。田父派人來傳話,要金鳳、翠娥和家望到他家去一趟,幾人忐忑不安。
      田母被金鳳感動,同意讓文慧的家望繼續交往,金鳳感激不己,翠娥更是開心,家望毫不感激金鳳,還指責說一切都是金鳳害的,翠娥氣得發病,曹母斥責家望,家望表示一心希望再重振曹家,但是絕不會給金鳳好臉色看。
      家望和家欣上學去了,翠娥又開始擔心家望有女朋友了,將來要結婚,家中卻沒有一分錢,金鳳向她保證會掙錢幫家望娶妻。
      玉輝拚命幫金鳳幹活,金泉卻又招來流氓砸攤子,幸虧被武雄解救。武雄認為金泉會把玉輝帶壞,勸金鳳讓玉輝出去打工。淑霞出言羞辱玉輝和金泉,曹母責備淑霞挑事,淑霞憤怒地離家出走。
  • 第15集
        玉輝收拾行李去省城闖世界,金鳳、翠娥、曹母淚別玉輝,臨走時翠娥交代玉輝要去看家欣和家望。金泉也想跟玉輝去,被金鳳攔住。
      淑霞無處可去。在鎮長的飯店喝酒,武雄把爛醉的淑霞拖回家。
      玉輝去看家欣,家欣要玉輝暫住在自己租住的房子里。玉輝到處找工作,無奈學歷不高,只能找到送煤氣的體力活。玉輝代翠娥去看家望,兩人又起爭執。
      玉輝去送煤氣,被霸道的富家女黎婷婷開車撞倒,婷婷不但不道歉,還趾高氣昂地丟錢,若怒了玉輝,擋在車前不讓她走。婷婷的表哥明峰假扮交警騙玉輝,反被玉輝打,被玉輝罵了的婷婷非常憤怒。玉輝車摔壞了,又丟了送貨記錄本,被炒了魷魚。
      淑霞向流氓有財借了不少錢,沒有錢還,有財建議她把兩個嫂子嫁掉換嫁妝。淑霞心動,要有財先幫忙整金鳳。金鳳看到有財和淑霞在飯店喝酒拉扯扯,不堪入目,要帶淑霞回家,反被有財拉住灌酒,並動手動腳,金鳳反抗,有財動手打金鳳…
  • 第16集
        金泉聽說姐姐正在飯店被有財糾纏,趕來痛打有財。
      婷婷想要報復玉輝,明峰按照送貨本上的名字,打聽到玉輝的住址,婷婷在門外聽到玉輝唱自己幼年時喜歡的兒歌,心中一動。氣勢洶洶的婷婷又被玉輝罵了回去,驕橫的婷婷
      遇到了不肯順從自己玉輝,反而生出好感。
      有財要告金泉打人,淑霞也幫腔,金泉一氣之下跑出了派出所。有財決定要報復金鳳姐弟,與淑霞設計好圈套,讓淑霞勸說金鳳到有財家道歉,否則就不會放過金泉。為了金泉,金鳳只好上門道歉,有財試圖對金鳳施暴,即時趕來的金泉打暈了有財。有財重傷,金泉被拘留。
      家望帶著文慧回家看奶奶和媽媽,淑霞一邊向文慧挑撥,說金鳳害得曹家家破人亡,一邊又向家望污衊金鳳與有財有染,金泉是發現兩個偷情才動手打人,家望大怒,在門口攔住了金鳳…
  • 第17集
        文慧聽到家望與金鳳、翠娥的對話,誤認為金鳳品行不端,無法容忍家望複雜的家庭狀況,跑出曹家,家望追出,文慧質疑家望家人品行有問題,母親又可能是會遺傳的先天性精神病,為挽迴文慧,家望不惜污衊金鳳,說是金鳳逼瘋了翠娥。
      淑霞造謠金鳳偷漢子,被曹母責打,金鳳極為傷心,想離開曹家,曹母慌忙挽留。淑霞不滿母親總是向著金鳳,搬出曹家。
      玉輝在建築工地找到了活,婷婷陪父親到工地去檢查,玉輝的工友失誤,卻誣賴是玉輝乾的,工頭要開除玉輝,。婷婷發現玉輝在自己父親的地上幹活,極為得意,要玉輝跟自己道歉, 否則就會失去工作。玉輝寧願失去工作也不道歉,黎父覺得玉輝骨氣,是可造之材,叫明峰找回玉輝。
      金鳳想離開曹家,被翠娥攔住。
      淑霞在飯店喝酒,與兩個採茶女嚼舌頭,說金鳳偷漢子,翠娥聽到發病,拿刀逼淑霞道歉,砍傷採茶女。被他們送到派出所,金鳳才從派出所看金泉,出來就遇到翠娥,金鳳求民警放了精神有問題的翠娥,民警表示要原告同意和解才可以。金鳳去求淑霞和採茶女,淑霞要求她當著眾人跪下,並說自己偷漢子…
  • 第18集
        金鳳受辱換回翠娥。
      在醫院養傷的有財讓淑霞趕快跟他合力,把金鳳翠娥嫁走。淑霞把翠娥、金鳳騙到醫院,有財的打手用麻醉藥將兩人迷暈,淑霞和打手將兩人拖上車,被石頭看到。石頭髮現情況不對,去向武雄報信,武雄趕到有財病房,遇到警察逮捕有財,才知道有財是人販子集團首領。
      淑霞和人販子要送走金鳳淑霞,人販子連淑霞一併賣掉,金鳳醒后拚命反抗,跟蹤而至的警察救下三人。
      有財招認販賣計劃,金泉被無罪釋放,金鳳非常開心,淑霞在知情的情況下做幫凶,金鳳原諒了她,金泉卻不罷休,兩人又吵了起來…
      鎮長讓金泉去自己的飯店上班,金泉收到了玉輝的信,看玉輝在省城很不順,只幹了半天的金泉立即藉機跑去省城找玉輝。
  • 第19集
        田母過生日,黎父是田家老友,帶著婷婷、明峰去道賀。田家想借些機會把家望介紹給親朋好友,並宣布家望和文慧訂婚。文慧擔心母親知道金鳳品行不端后不同意兩人在一起,家望勸慰,被田母聽到,田母果然大怒,要取消訂婚,家望為了挽回田母心意,承諾會與金鳳斷絕關係。
      玉輝聽金泉講了家望和淑霞冤枉金鳳的事,來找家望算賬,家望表示為了跟文慧結婚,一定要讓金鳳、玉輝、金鳳離開曹家,金泉打了家望,這一切都被婷婷和明峰看到,婷婷想不到玉輝有情有義,更想不到家望如此卑鄙。在熱鬧的訂婚宴上,家望意氣風發,婷婷冷眼相對。黎父得知玉輝所作所為,想要好好培養玉輝。
      金泉回家說了家望的所作所為,翠娥又氣發病了,武雄非常生氣。
      玉輝受黎父之邀來到黎家,黎父表示要給玉輝官做,玉輝卻要從最基層的工人做起,黎父非常讚賞。
  • 第20集
        武雄寫信要家望回來,家望回家,武雄責備他要與金鳳斷絕關係,家望卻否認說過,並污衊說金泉跑到省城去問他借錢,借不到才故意說他壞話,武雄信以為真,帶著家望去找金鳳。金鳳不相信金泉做這樣的事,武雄責備她護短。武雄去找金泉質問,金泉大怒,與之翻臉。
      家望要金鳳成全他與文慧的婚事,離開曹家,金鳳堅決不肯,金泉聽到出手打家望,淑霞添油加醋的講給武雄聽,武雄受挑撥要去找金鳳算帳,翠娥聽到武雄指責金鳳,以為金泉和金鳳故意打家望,也要去找金泉,金鳳百口莫辯,武雄開口叫金鳳離開曹家。金鳳非常傷心。金泉不滿金鳳為曹家付出的一切,要金鳳跟他一起去省城找玉輝,金鳳不肯,金泉獨自走了。
      金鳳向翠娥說了事實,武雄卻以為金鳳故意刺激翠娥,誤會越來越深…
  • 第21集
        傷心的金鳳見武雄和翠娥都誤會自己,再次動了離開的念頭,曹母苦求,不許金鳳離開 。
      武雄找不到金泉,回家聽到淑霞和家望商量如何撒謊算計金鳳,大怒,責備家望害死
      玉蓮還不知悔改,家望情急之中,說出是翠娥把玉蓮推下河,武雄受不了刺激,心臟病發暈倒。淑霞讓家望不要再向人透露玉蓮之死真相,趁武雄昏迷之際,把責任推到金鳳姐弟身上,徹底將兩人趕出曹家。
      玉輝在工地辛苦幹活,婷婷每天帶著明峰在工地上陪他。金泉來到省城,要求玉輝一起在工地上工作。
      在淑霞和家望的煽風點火下,翠娥以為金鳳和金泉蓄意害武雄,對金鳳發火,淑霞得意地要求金鳳離開。金鳳決定離開時,卻聽到淑霞與家望談及玉蓮之死,追問家望和翠娥,家望心一橫,說出真相…
  • 第22集
        金鳳沒有想到害死自己女兒的居然是自己最親的姐姐,傷心之下跑出曹家來到河邊玉蓮死的地方,恍惚中看到玉蓮叫她,金鳳撲向河中…
      愧疚的家望到處尋找金鳳。
      金泉順利進入工地與玉輝一起工作,看出婷婷對玉輝有意。
      家望報警尋找金鳳,但始終一無所獲,警察更在河邊發現了金鳳的鞋,認為金鳳可能已經遇難,淑霞只好通知玉輝和金泉回家。玉輝和金泉沿河尋找,傷心不己,翠娥想起自己在河邊把玉蓮推下河,玉輝和金泉得知一切都是家望所說,才明白家望存心刺激金鳳,立刻回家找家望算帳…
  • 第23集
        玉輝指責家望,淑霞強詞奪理,傷心過度的金泉拿起剪刀要殺淑霞,與之同歸於盡,曹母拚命阻攔,家中一團混亂時,金鳳卻突然出現了。原來金鳳墜河后,不想讓玉輝和金泉再失去親人,掙扎著爬了上來。金鳳表示不想再引起曹家的紛爭,決定離開曹家,曹母含淚答應后暈倒。
      曹母病危,文慧與田父田母趕來看望,表示家望一畢業就讓兩個結婚,並包攬所有結婚費用,淑霞大喜過望,以姑姑的身份收下了錢。
      曹母突然清醒,要去茶園看看,眾人陪同她去了茶園。
  • 第24集
        玉輝背著曹母看茶園,曹母死在玉輝背上。玉輝和金泉叫金鳳一起去省城,金鳳表示要幫家望操辦完婚事再走。
      田家忙著籌備婚事,田母認為翠娥精神不穩定,萬一在婚宴上發作會很很丟人,要求家望不要讓翠娥來參加婚禮,家望只好回家跟翠娥商量。家望回家后看到翠娥為他的婚事開心,不忍說出,翠娥準備了寒酸的禮物要給新娘,家望大驚,說不讓翠娥去參加婚禮,翠娥極為傷心。
      金鳳和家欣責備家望,家望不顧而去,翠娥病發。
      婷婷整天跟著玉輝,金泉製造機會給兩人相處,兩人感情漸深。
  • 第25集
        田家請黎父做家望的主婚人,被黎父拒絕,田父責怪田母不該不讓翠娥來參加婚禮,田母非常生氣。金鳳見翠娥傷心,決定帶翠娥悄悄參加婚禮。玉輝從家欣口中得知家望所作所為,決定到家望的婚禮上去。
      金鳳帶著翠娥躲躲藏藏地看家望結婚,翠娥連喜宴大廳都不能進去,極其痛苦,玉輝在婚宴上痛打家望,田家顏面失盡,田母誓要將玉輝送進牢。
      金鳳田家求情,被趕出門,不死心的金鳳又悄悄進去,家望推金鳳出門,褯被趕來的翠娥看到。
  • 第26集
        翠娥指責家望,蠻橫的文慧表示翠娥一味幫著金鳳的話,就連她一起斷絕關係,翠娥大驚,。文慧娥等人趕出家門,賥娥在田家門口撞柱,血流不止。金泉口快,說了很多家望的惡行,翠娥聽后吐血。
      黎父向田家求情,被田母拒絕。婷婷把翠娥帶回家休養,翠娥情緒不穩定,且一心求死,玉輝見狀,和婷婷一起去找家望。家望和文慧準備出門旅行度密月,為了讓家望去看翠娥,玉輝不惜跪求家望,家望終於放棄蜜月旅行,趕到黎家。在家望的道歉和勸解下,翠娥略為寬心。金鳳得知玉輝去求家望,也為玉輝的懂事感到安慰,婷婷更加敬愛這兩母子。
  • 第27集
        家欣畢業,想在鎮里找工作好好照顧母親。家望進入田父做院長的醫院工作,由於靠關係進入醫院,家望受到其他醫生的排擠,工作非常不順心。家望想接翠娥到省城來,文慧不情願。
      鎮醫院尋找合適人選做副院長 ,田父知道家望的苦衷,利用關係推薦了家望。田家為家望在鎮上買了房子,淑霞、翠娥家欣都搬去與家望、文慧同住。家望給了金鳳五萬塊錢,要買斷她與曹家的情份,讓她徹底斷絕與曹家的關係,金鳳拒絕。
      家望熱鬧搬新家,家欣不滿家望不接金鳳同住,當天即與文慧口角,離開了新家。
      金鳳與金泉照顧武雄,金泉口無遮攔,大講家望不是,武雄大怒。
  • 第28集
        武雄怒罵家望和文慧,文慧認定金鳳挑撥是非,家望氣憤,家欣回到曹家與金鳳同住。
      家望風光上任,又不許翠娥去參加他的上任典禮,翠娥病發,淑霞慌忙到醫院報信,找到金鳳幫忙。金鳳安撫翠娥,翠娥跑了出來。
      翠娥到醫院大鬧,參加典禮的人紛紛議論,家望顏面無存,非常生氣,叫金鳳以後不要再出現在翠娥面前。文慧要求家望把翠娥送進精神病院,家望不同意。
      清醒的翠娥跑到醫院找家望道歉,主動幫醫院工人幹活,弄得到處一團糟,還嚇跑了病人。文慧大怒,淑霞不願意照顧瘋嫂,借故去醫院工作,將翠娥獨自留在家中。
  • 第29集
        不會用電器的翠娥開了煤氣和冰箱不關,文慧、家望、淑霞回家后嚇了一跳,文慧堅決要送走翠娥,併發家中的關係威脅家望,家望不忍送走翠娥,為了不讓翠娥在家中惹事,家望把翠娥送到公園,叫翠娥每天在公園遊盪,只準點回家吃飯即可。家欣得知此事,讓翠娥回家 ,翠娥不敢,家欣去責備家望,反被文慧氣走。家欣讓翠娥回曹家跟金鳳一起住,翠娥怕鄉下人說家望不孝,不肯。
      玉輝帶婷婷回家,金鳳非常開心。
      家欣告訴金鳳翠娥的事,金鳳想帶翠娥回家,卻怎麼也找不到翠娥,翠娥沒有回家吃飯,家望也急了。眾人到處尋找翠娥。
  • 第30集
        眾人找到病重的翠娥,迷糊中,翠娥還不肯走,怕連累家望。玉輝將翠娥背回曹家。
      家欣讓家望接翠娥,文慧不許,並威脅家望,如果不為前途著想,就不要再做院長了,家望只好不去,家欣非常失望。
      翠娥昏迷不醒,文慧不但不許家望去看她,還帶著精神病院的醫生去曹家帶人,被金泉玉輝等人趕走。翠娥一直昏迷,有變植物人的危險,眾人輪流呼喚,毫無作用。
      金鳳求家望去看翠娥,期待他能夠喚醒翠娥,文慧不許,在金鳳苦求下,家望終於下定決心,要去看母親。文慧收拾行李回了娘家…
      在曹家,家望苦苦呼喚著翠娥,昏迷中的翠娥流下淚來…
1-10集 11-20集 21-30集 查看全部劇情

4 悠悠寸草心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默認顯示|全部顯示
職員表

  
  •  出品人: 呂煥斌
  •  製作人: 肖光輝
  •  導演: 王 碩
  •  副導演(助理): 李洪洋;黎岳林
  •  編劇: 彭鐵森;王 童
  •  攝影: 李志強

5 悠悠寸草心 -音樂原聲

  片尾曲:《寸草心》
  歌詞:
  童聲:小板凳 好好擺
  童聲:讓我媽媽坐下來
  童聲:我幫媽媽捶捶背
  童聲:媽媽說我好乖乖
  童聲:小板凳 好好擺
  童聲:讓我媽媽坐下來
  童聲:我幫媽媽捶捶背
  童聲:媽媽說我好乖乖
  和聲;雪花飄飄落下來
  和聲:不怕風吹雨曬也開懷
  獨唱:寸草何來 蒼山如海
  獨唱:三伏的衣好裁 初春的樹難栽
  獨唱:緣和情緣和債 誰也不能改
  獨唱:春懷滿載 溫暖了我的血脈
  獨唱:是你給我未來 為我撫平傷害 卻換來一生等待
  童聲:布娃娃 布娃娃
  童聲:大大的眼睛黑頭髮
  童聲:流著眼淚找媽媽 媽媽不見了
上一篇[易開罐男孩]    下一篇 [方便波羅蜜]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