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情歸》:二十集電視劇及同名小說。電視劇由姜武,陸玲主演,講述了杜惠、大光、巧兒、紀堯、宋濱這幾個青年男女之間的情感糾葛。同名小說作者劉大為,寫的是兩對男女在網路時代的網路時代的和情感歷程和愛情歸宿。

1演職員表

職員表
  •  出品人:李建
  •  監製:高建民
  •  導演:劉小寧
  •  編劇:田有剛;潘宇凡
  •  攝影:朱伸
  •  配樂:孟軍
  •  美術設計:曹安駿
  •  錄音:黃家馳
編審:張來畇
製片主任:顧瑋
製片人:庄立奇;孫紹博

2劇情簡介

情歸
杜惠和大光青梅竹馬,杜惠下崗后不甘於打工度日,打算買車干出租,而大光媽卻極力反對,並希望兩人早日買房成婚。為此兩家人產生了種種矛盾。老街坊巧兒從南方回來,經營服裝生意。惠向巧兒傾訴心中苦悶,並執意學起了開車……國營廠技術員紀堯下崗后欲自行辦廠,向同學尹繼新宋濱夫婦求助,並拜託在市政府工作的宋濱查找文革時照顧過自己的保姆,豈料幾經周折在巧兒店裡找到了當年的保姆惠母。為報恩的紀堯主動借錢給杜惠買車。惠也由衷地感激這位未謀面的大哥紀堯。大光也面臨著下崗的困惑,但又不甘於小惠的照顧之下,倔強的大光貿然進入股市不想被套牢,不得已向巧兒求助。好心的巧兒為化解大光小惠的矛盾苦苦勸解不想與大光日久生情。紀堯也為了產品銷路與巧兒接觸,並為了照顧惠將房子借給她……宋濱尹繼新夫婦也由於第三者的出現而產生了矛盾,痛苦的宋濱只能找紀堯尋求解脫……杜惠、大光、巧兒、紀堯、宋濱這幾個青年男女之間的情感糾葛,彷彿都陷入了僵局。是自找麻煩,還是誤會,是默默隱退,還是良心發現,個中的苦悶酸楚難以言喻。不知最終究竟誰和誰才真正般配?誰和誰才真正有情有緣?

情歸演員劇中造型圖片

情歸演員劇中造型圖片

情歸電視劇照

情歸電視劇照

3分集劇情

分集查詢收起查詢
  • 1集
  • 2集
  • 3集
  • 4集
  • 5集
  • 6集
  • 7集
  • 8集
  • 9集
  • 10集
  • 11集
  • 12集
  • 13集
  • 14集
  • 15集
  • 16集
  • 17集
  • 18集
  • 19集
  • 20集
  • 第1集
       某國營鞋廠技術科科長紀堯由於不滿領導周主任在優化組合過程中的不合理方式毅然辭職。在車站又莫名其妙的被下崗后的私營公共汽車的杜惠拉上了車,途中惠與同時下崗的好友肖華關於下崗後生活的對話,給了紀堯啟示。紀堯決定找在市政府工作的同學宋濱和私營企業總經理幫助其辦廠。
      同時,宋濱也受紀堯之託查找到了文革時期照顧過紀堯的保姆杜阿姨的線索。於是紀堯與宋濱一起一邊尋找杜阿姨,一邊與尹繼新商談關於投資辦廠之事。
      杜惠不甘心在小公共汽車上賣票的工作,一直希望能開上自己的計程車,於是纏著在國營廠開車的男朋友大光學開車,然而大光的父母只希望小惠能找一個平穩的工作並早日買房與大光結婚。而小惠卻想買車的主張,與大光的母親產生了分歧;小惠與大光之間也由於小惠的任性十分緊張。
      為了家計,惠的母親瞞著惠來到由外地回來開服裝店的巧兒(惠、光一起長大的朋友)店門口擺攤賣汗衫;紀堯也在此找到了杜阿姨(惠母)並且也知道原來小公共汽車上賣票的惠就是杜阿姨的女兒……然而,惠也發現了母親擺攤之事,氣惱之餘遷怒於光不願借錢買車才使年邁的母親這樣辛苦,在一旁的紀堯也十分同情關注惠母女兩人。
      此時,宋濱尹繼新與秘書菲菲關係曖昧使得兩人的感情也產生了危機。
      
  • 第2集
       杜惠不聽母親的勸說,依舊賭氣不理大光,結果大光的母親也非常不滿杜惠的做法;此時紀堯為報答惠母的養育之恩借錢給惠買車;惠開心的拉著大光如願以償的買回新車,但不知內情的大光去誤解紀。開著新車的惠陪著肖去找年輕時的追求者借錢入股小公共,事成之後又相約一起去商場選結婚戒指時說了些玩笑話不料被趕來的大光聽到,使得原來就惱火的大光更是火上澆油。
      巧在服裝店與鄰店店主麗娟的妹妹小芸閑聊中知道麗娟正與酗酒丈夫鬧離婚;而巧也同樣經歷了痛苦的婚變。巧開店的日子也並不平靜,服裝街的地痞臭嘴王垂涎美貌,幾次三番前來騷擾,幸而每次都被前來幫忙的大光撞見,臭嘴王對大光懷恨在心。
      由於將自己積蓄全借給惠買車,使得想開廠的紀堯壓力倍增,但在聰慧的宋濱的幫助下最終說服了尹繼新投資給紀辦鞋廠。
      
  • 第3集
       紀堯下鄉收購了表弟的私營鞋廠,然而鞋廠由於管理混亂,經營不善。工人們擔心失業,同時由於產品質量的低劣,紀堯決定銷毀庫存的劣質產品的決定使工人們擔心,圍攻起紀堯來,幸虧女主管小蛾安撫了工人們,尹繼新與秘書菲菲帶著投資款來到廠里,恰巧目擊了一切,菲菲也建議紀堯提拔小蛾為助手。在小蛾的幫助下,廠里生產管理有了改善,產品質量也有了提高。
      開著小惠帶著母親來到了巧的店裡后忙生意,惠母將惠光鬧彆扭的事告訴巧,巧也想說服惠主動去找大光,然而任性的惠根本沒耐心與光溝通……
      地痞臭嘴王不甘心大光攪了其的「好事」,幾次三番糾纏巧,並想從巧兒的嘴裡套出大光的背景。
      肖華夫婦為了肖華向老情人借錢的事鬧得不可開交,肖華無奈只得向小惠求助,豈料小惠趕到時肖夫婦兩人也「激戰正酣」……
      大光父母也擔心大光與惠的婚事,在眾人的努力下,惠母女、大光、巧,一起去嶗山旅遊,小惠與大光總算心領神會,終於和好如初。
      
  • 第4集
       為謀銷路,紀堯決定回市裡,惠母欲請紀堯來家裡,大光、小惠也從新想自己的婚事,一起去買結婚戒指。大光也是欣喜萬分,不想買戒指反而與紀堯錯過見面的機會。惠為此十分懊惱,而大光父母卻擔心兒子大光在小惠面前抬不起頭,想讓大光的表姐幫忙謀個好工作。
      紀堯為產品銷路在各大商場奔波,苦於資金不足只得向尹求助,尹繼新建議找些小店家試銷。紀堯只能拖惠母找巧代銷。
      大光也為出路犯愁,自尊心使得大光不甘心只幫著小惠開出租,為了工作只得陪著表姐春玲來到了巧的時裝店,看到紀的產品積壓滯銷,使得原本迷茫的大光更是悲觀。
      
  • 第5集
       由於鞋子的款式太陳舊,銷路一直不好,巧建議紀堯生產有針對性的鞋,紀堯在助手小蛾的幫助下開始著手設計新款女鞋。同時,為了能儘快生產新鞋,紀堯不得不再向尹繼新借錢……然而尹繼新卻擔心再投資得不到好處而猶豫時女秘書菲菲的一番話卻使尹繼新打消顧慮,兩人在去銀行提款給宋濱買項鏈的路上親密的情景卻被恰巧經過的宋目睹,宋悲傷之餘來到鄉下紀堯的廠里散心。
      小惠從巧處得知紀堯的工作並不順利十分擔憂,同時也擔心大光的前途;此時肖華夫婦開起的小店日子過得很平穩使得小惠更擔心心高氣傲的大光來。大光不願意替惠開出租,幻想著跟表姐春玲在股市裡闖一番天下,結果偷了家裡結婚的錢去了證交所……不想一番沉浮之後光就被套牢了,情急之下只得向巧求助,巧為了避免小惠知道再和大光爭吵,借錢給大光並陪大光去解了套。
      紀堯的新鞋很受歡迎,巧也苦於地痞臭嘴王三天兩頭的騷擾,所幸每次有大光在店裡幫忙才解圍。隔壁店裡的麗娟的丈夫宋子明也是三番兩次來找麗娟,卻被潑辣的小芸罵得個狗血淋頭。
      
  • 第6集
       大光擅自去炒股的事還是被小惠知道了,一方面小惠對大光不和自己商量一意孤行的拿著結婚的錢去炒股而氣惱,另一方面大光有心事卻總是對小蛾傾訴而使得小惠更擔憂兩人之間的感情……光、惠兩人的婚事也讓雙方父母傷透腦筋,大光的母親原本就擔心內向的大光壓不住外向的小惠,於是更擔心兩人的婚事。於是兩家為了婚事展開了多次家庭會議,惠的看法卻始終和家中長輩大相徑庭,恰巧巧為了擺脫臭嘴王的糾纏打電話給大光求助,大光也正好找到避開家長逼迫的理由,不想趕到飯店的大光差點與臭嘴王的手下衝突起來。
      擔心大光的惠趕到時恰好目睹了一切,原本就心有疑惑的惠更誤會了大光和巧。好心的巧與惠母為了消除誤會苦心勸解小惠,總算穩住了惠與大光,豈料惠光兩人對工作還是家庭的選擇分歧越來越大。
      紀堯的工廠初有成效也令一直擔心投資得不到回報的尹繼新總算放心下來。而地痞臭嘴王卻對巧、大光懷恨在心,暗地裡計劃對他們報復。
      
  • 第7集
       由於新款女鞋的熱銷,巧來到紀堯的廠里,精明的巧建議紀堯開專賣店打自己的品牌。
      光、惠的婚事並沒有如雙方父母想得那樣順利,大光媽只得又和惠母找光和惠商議;豈料大光和小惠卻都不當一回事。
      臭嘴王帶著手下在工廠門口堵截、暗算大光時被大光的工友們發現,眾人一擁而上把原來就是狐假虎威的臭嘴王狼狽逃竄,不甘心的臭嘴王卻又借酒鬧事趁機來到巧的店裡欲圖不軌,恰巧被路過的大光遇上,一番打鬥后大光終於制服了地痞臭嘴王,可是大光也因此進了派出所。
      消息傳來,小惠和大光父母趕忙趕到派出所,小惠為此更是覺得與大光不合適將結婚戒指還給了大光,光也一時語塞……
      巧深感事出有因,忙向惠解釋未果,反而此事使得眾人將惠光分手歸咎於巧,巧有口難辯,頓生離去之意。
      
  • 第8集
       大光深知眾人誤解了巧,但巧為了避免矛盾激化始終不理大光。大光父母仍想挽回光和惠的婚事,一方面勸服大光,另一方面不斷向惠母打探,無奈小惠與大光感情裂痕已無法彌補,眾人的努力也無濟於事。
      心懷惆悵的大光也自知心中原來喜歡的人是巧,並勇敢的前去挽留巧,不想無心留下的巧始終不願接受大光,兩人心中各有百般滋味……
      紀堯得知小惠與大光分手的事也大吃一驚。
      
  • 第9集
       紀堯回到市裡籌辦專賣店,順便看望惠的母親時得知小惠與大光分手的消息也十分失望,紀堯十分明白惠母的苦衷,將自己在市裡的老房借給惠母……安頓好惠家之後,紀找尹繼新商談開專賣店之事費了一番口舌,尹終於答應幫助開店。紀堯又馬不停蹄地找到了巧,巧已經心灰意冷欲將店面賣了,紀堯苦苦懇求,巧無奈只好答應合作開專賣店。
      巧決定撮合大光與小惠重歸於好,以過生日為由約兩人見面。然而小惠心意已決,反而不領情搶白了巧一通;巧把責任歸咎於自己也異常傷心。同時大光也不理父母的勸告,無奈的大光父母又想到了能說會道的表侄女春玲,想讓春玲出面設法讓巧離開大光。結果春玲貪圖巧店裡面的時裝,心裡也另有打算。在一旁的小芸一句插嘴的話,卻讓春玲有一舉兩得的想法……
      
  • 第10集
       在春玲的介紹下,外企商務代表金先生包租下小惠的計程車,金先生給惠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春玲也在一旁巧舌如簧地鼓動小惠與金先生交往,另一方面自以為是的春玲又將此事告訴了大光的父母,令光母大驚失色……
      金先生的成熟、殷情使得小惠越發對金先生有好感,甚至請金先生回家吃飯。金先生的表現同樣給惠母好感,但惠母還提醒小惠慎重對待。不久金先生就以母親病重為由離開一段時間,不知真假的小惠信以為真,連車錢也未結的小惠反而準備了禮品送走了金先生。
      大光父母在得知小惠認識了新男友后更是擔心大光,不堪母親嘮叨的大光反而更加深愛巧。真誠的大光最終打動了要離開的巧,兩人深情相擁。事既如此,大光父母也無法只得把老宅讓給兩人結婚。
      天有不測風雲,檢察院的人突然找到小惠調查金先生的事,小惠這才知道金先生原來是詐騙犯。被欺騙的小惠怒不可遏來證交所找春玲質問,能說會道的春玲此時也啞口無言,反倒把責任推給了巧。失去理智的惠遷怒於巧趕去質問正籌辦婚事的大光和巧,大光得知后也是氣憤之極,誤以為此事與巧與關;巧也有口難辯,原本的幸福快樂一轉眼又變得陰雲密布。
      多方的打擊使得杜惠母女心灰意冷,決定搬家。
      
  • 第11集
       惠母離開市裡回老家去了,小惠也搬到紀堯家的空房子里。小惠並沒有認出隔壁紀堯就是一直幫助她的紀大哥,反而誤以為紀不懷好意。紀堯也沒有表露自己的真實身份,反而化名姚達……兩人同住一個屋檐下鬧出許多笑話來。而孤獨的小惠此時不知自己想念的紀大哥就在身邊,紀堯此時也要百般掩飾,一邊又要不露聲色的照顧小惠。恰巧紀堯又在家附近遇上了失業的老上司周主任,此刻周主任沒有領導的架子擺著地攤買襪子,交談時又被回家的小惠撞見,惠誤以為紀堯就是一個下崗的待業青年。
      大光也明白自己錯怪了巧,前去請求巧原諒自己的魯莽,巧表面生氣,但心裡早就原諒了深愛的大光,大光冒雨在店外等了一夜,使得溫柔的巧更是心痛,兩人經過一場風雨更恩愛。
      大光閑在家裡,一邊給妻子送飯,一邊在店裡幫忙,不想干慣了粗活的大光根本干不好細活反倒越幫越忙,不得已巧只能讓大光去紀堯廠里進貨,大光垂頭喪氣的路上又坐上了惠的車……
  • 第12集
       由於大光對紀堯的誤解,大光自作主張進了一批劣質鞋回來,無可奈何的巧只能親自下鄉去進貨。可是不懂生意有十分倔強的大光不聽麗娟的好言相勸在專賣店門口擺攤賣起了處理皮鞋,被及時趕回的巧阻止后百無聊賴的大光在回家路上又遇到了被流氓騷擾的小惠,大光心裡念著舊情,又同情小惠一個人生活,又不甘閑在家裡,決定瞞著巧幫小惠開車。
      紀堯為了產品廣告的策劃,與巧一同回到市裡。紀堯找尹繼新忙著搞廣告的事情,然而被夫妻關係緊張的尹繼新反倒先求紀堯幫忙,尹繼新此時也百般掩飾與菲菲的曖昧關係。
      宋濱來到紀堯家裡討論廣告方案的事情,與小惠初次打了個照面,心思縝密的宋濱此刻也彷彿覺察到了一些微妙的事。
      倔強的大光決定幫小惠開車卻找了個借口搪塞妻子巧,聰慧的巧不放心丈夫,而大光卻不以為然。
  • 第13集
       為了警告「不懷好意」的「姚達」(紀堯),小惠讓大光假扮「黑道」人物演戲。宋濱與尹繼新的關係緊張也使得紀堯十分關注,宋濱與紀堯早年的激情也因為紀堯對宋濱的關懷而有所萌動……
      初次單身生活的小惠一刻也安靜不下來,活潑的惠使得沉穩的紀堯吃盡苦頭。忙著開車的大光也忽視了照顧妻子巧,擔心之餘又問不出倪端的巧只得跟蹤大光終於發現了大光瞞著自己替小惠開車的事。
      尹繼新與宋濱的感情也是危機重重,宋濱與紀堯也都發現了尹繼新與菲菲的不正常關係,為了隱瞞這段感情,尹想趁機忙著搞廣告的機會將菲菲派到鄉下以避免矛盾。
      惠在紀堯家中生活的十分自在,為了養好花,惠想到了和紀堯換房,出於對小惠的照顧,紀堯也同意了惠的要求……
  • 第14集
       巧還是寬容的原諒了瞞自己幫小惠開車的大光,大光也為此感到內疚;兩人的感情也並未受此事影響。紀堯如期與小惠換了房間,欣喜的惠為了感謝紀堯,想到請紀堯幫忙押車掙點外快,忙碌許久的紀十分希望有個放鬆的機會,於是欣然答應。結果在路上紀堯好心請小惠吃一頓豐盛午餐反而讓小惠誤解。但當紀堯想表明真實身份時,小惠卻拉著客人先走了…。
      為了等小惠交班,大光冒雨等著,小惠自己房間的鑰匙留給大光。豈料卻被懷孕的巧發現,原本就擔心大光和小惠藕斷絲連的巧更加懷疑兩人會舊情復燃。
      尹繼新為使宋濱不再懷疑自己,急切的安排菲菲隨紀堯下鄉…,安排好諸多事情的尹自以為能撫平與宋的過隙,卻不知醞釀著更大的風波。
      久違的騙子金先生又出現了,憤怒的小惠與小芸寶勝等人在馬路上展開了一場熱鬧的追逐賽,最終把狼狽逃竄的金先生送進了派出所。
  • 第15集
       巧並沒有點明大光拿了小惠鑰匙的事,巧平靜的告訴大光自己懷孕的事,另一面悄悄找到惠,將鑰匙還給小惠並說明自己的心事,惠也答應了巧,不再讓大光替自己開車……。果然,大光雖不太理解惠為什麼不讓自己替她開車,但還回到巧店裡幫助照顧懷孕的巧,但大光的心裡並不平靜……。
      尹繼新與宋濱夫婦的感情也隨著菲菲的離開而平靜了下來,紀堯與尹宋兩人的聚會也十分溫馨。
      忙碌的紀堯沒有能陪惠一起吃飯,大光也忙著陪懷孕的妻子使得小惠倍感孤單。一天由於獨自開車過於疲勞在郊外發生了交通意外,萬般無奈的小惠只得向大光求助,索性有大光的幫助,小惠與車都無大礙。感激之餘小惠把不讓大光替自己開車的原由告訴了大光。
      時裝街內,麗娟丈夫戒掉酒癮,與妻子重歸於好,正當眾人為此而高興的時候,大光開著小惠的車氣勢洶洶的趕來向巧示威……
  • 第16集
       大光與巧夫妻的爭執越來越激烈,大光又犯起了牛脾氣,使得懷孕的巧兒心力交瘁,大光也不聽小惠的勸解依舊賭氣開著車。巧沒辦法只得再去找小惠,然而小惠覺得自己很無趣反倒搶白了巧一頓。巧只得賣了店面買車給大光,大光卻並不領情,反而又和巧大吵一架。傷心的巧失魂落魄的回到店裡,不小心煤氣中毒……。
      所幸紀堯先前得知巧與大光的事後不放心趕到時裝店,將昏倒的巧送進了醫院。聞訊而來的大光與小惠趕到醫院,這才明白原來紀堯紀大哥一直就在他們的身邊,紀堯責怪小惠不該捲入巧、大光夫婦的糾紛,惠在與紀大哥相見后的驚喜之餘又覺得自己的無辜,而傷心的巧卻不能原諒大光……。
  • 第17集
       深感委屈的小惠不管紀堯如何勸慰,躲到肖華家找肖華訴苦。心直口快的肖華好言相勸並點明小惠對紀堯的好感……。另一方面,為了早日還清借紀堯的錢,小惠不得不將老房子賣掉。
      巧出院后不願再見大光,為避開大光,巧與小芸寶勝等人玩了散心……。大光此刻後悔不已,深感失望。小惠也深感此時的大光即窩囊又無助,耐心勸其振作求得巧的原諒。
      紀堯也深深同情巧和大光,一邊想法向尹繼新借款開辦專賣店,一邊安慰著傷心的巧。小惠得悉后又是欣慰又是擔心。此刻的小惠又想幫助大光贖回巧的店面,又想儘早還錢給紀堯……,終於小惠有了自己打算。
  • 第18集
       小惠擔心巧與紀堯過分接近對大光不利,急忙鼓勵萎靡不振的大光努力開車掙錢求得巧的原諒;巧卻不能原諒大光的過失,大光又擔心自己能力有限比不過紀堯更是消沉。惠得知后一邊鼓勵著大光,一邊有阻撓著紀堯與巧……
      紀堯用小惠還來的錢贖回了服裝店的門面。尹、紀、巧開始著手設計專賣店,宋濱也趁巧店裝修前來探視並告訴紀堯自己的決定……。原本以為萬事大吉的尹繼新卻突然接到菲菲的電話。菲菲決定回市裡。尹心中不安但在宋、紀面前裝作若無其事。
      服裝街上,小芸的男友寶勝卻由於交友不慎,服用違禁藥品被抓進派出所……。擔心紀堯與巧惠日久生情的惠焦慮不已,好在好友肖華明白事理,主動勸解小惠搬回紀堯家。
  • 第19集
       肖華明白小惠心裡喜歡著紀堯,所以小華不斷鼓勵著小惠回到紀堯家。小惠也終於下定決心回去面對紀堯。
      時裝街上紀堯和巧一起計劃著專賣店的裝潢,然而巧的心裡確實對紀堯有著好感……但是兩人都克制著彼此內心的感受。
      小惠回到家中,發現自己留下的花在紀堯的養護茁壯成長,小惠心中更加堅定對紀堯的感覺,惠勇敢的向前來找紀堯的巧大聲表白對紀堯的感情,並踢開了兩間屋子的隔門……。另一面小惠依舊催促著大光去獲取巧的諒解。
      在時裝街上,小芸也有了感情的麻煩,為了躲開來找自己的寶勝,小芸求紀堯幫助……,但寶勝明白小芸這麼做也是為了自己能改過,寶勝也決定從此改過自新后再來找小芸。
      尹繼新為了避免宋濱懷疑,拉著紀堯一起去接菲菲,憤怒的菲菲當著紀堯的面說出了尹繼新不負責任的行為,紀堯憤怒了。尹繼新也陷入了無盡的苦痛,尹也無法選擇,被激怒的紀堯與尹繼新理論結果發生了衝突……,宋濱平靜的接受了事實,宋濱心中早已對尹繼新失去了信心……。
      小惠與紀堯兩人也終於走到了一起,心中的那道隔門已一樣被打開了。
      大光也努力的忙碌著,等待著巧的原諒。
  • 第20集
       紀堯在宋濱家外徘徊,但紀堯還是抑制了內心對宋濱的感情,宋濱看望了懷著尹繼新孩子的菲菲,宋濱也向紀堯道出了心聲以及自己離開的決心,宋濱平靜的離開了。
      小惠與紀堯在經歷了許多事之後終於走到了一起,惠用心關懷著紀堯兩人又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巧依然是惠心中的結,為了專賣店巧還是和紀一起努力工作著,為了工作紀堯甚至忽視小惠精心準備的晚餐,這令小惠煩惱不已。一天小惠繼續鼓勵著大光去找回巧,惠也精心安排紀堯一起去郊外旅遊放鬆一下被工作壓得過久的身體,兩人幸福的渡過一天,回途中車子卻壞了,兩人此刻也放開了隔閡終於靠在了一起,一切也盡在不言中了。
      大光決心努力工作掙錢替巧還債,過度疲勞的他不慎出了車禍,小惠急忙找到了巧並一起來到大光父母的新家。巧看著受傷的大光心中也是百般滋味,大光的父母也真心的接納了巧,巧盡心照顧著大光,兩人彼此撫平著內心的傷痛……。
      小惠仍不願看著巧與紀堯在一起工作,即使紀堯耐心的告訴他自己與巧只是工作關係,惠仍然想出了拉電閘的主意來阻撓來兩人工作,結果當然是搞的一塌糊塗。為了彌補惠只能找巧幫忙紀堯重新完成設計工作……。惠覺得委屈又想搬走,紀堯沒法只得發電報請惠母回來……,並找到肖華家裡邀請肖華小惠一起參加專賣店開張慶典……
      服裝街上熱鬧非凡,大光巧夫婦又走到一起,小娥孟可也走到了一起,小芸和改過自新的寶勝走到一起,小惠驚喜的發現母親也來到的專賣店……紀堯當著眾人的面向惠表白了心中的愛意,小惠驚喜萬分……歡笑中專賣店終於開張了!
      紀堯,惠母女一家人終於團聚了,望著窗口紀堯新買的花,一家人幸福的笑著。
1-10集11-20集查看全部劇情

4音樂原聲

片頭曲:因為有愛
演唱:滿文軍
其實我知道你很想哭
其實我知道這條路很苦
說好了我為你來幸福
痛我來背負
其實我心裡都很清楚
其實你的傷我都在乎
因為這是兩個人的征途
兩個人的國度
因為有愛生命被眷顧
因為時間生命埋進土
就算我們不清楚
不在乎
不追逐
誰知道苦難
用什麼(去)領悟
因為有你我才懂幸福
因為時間真愛才清楚
就算明天碎了身
折了骨
入了土
我仍會笑著說其實我
已很幸福
多少次
我們曾在旅途
多少次
誰傷心刻骨
我和你
都困在原地
不能自已
多少次
愛恨擦肩而過
多少次
誰不知所措
我該怎麼要
怎麼會
怎麼能
怎麼給你
我的全部
片尾曲:門
演唱:滿文軍
有一盞燈
有一扇門
我們都走進了門彈了彈灰塵
有一些人
懂了愛恨
可我們一直還在離離分分
當黑夜的鐘聲敲醒了路燈
總有些人在那裡黯然傷神
如果時光不是那樣的飛奔
或許有天我們還在追問
愛有那麼深
恨有那麼真
愛恨之間究竟相隔多少門
人生那麼沉
寂人哪得吻
一場雲煙過後依然兄弟相稱
愛有那麼深
恨有那麼真
愛恨之間究竟相隔多少門
冬天那麼冷
可白雪讓人醉
那間木屋的門
有愛你的人
當黑夜的鐘聲敲醒了路燈
總有些人在那裡黯然傷神
如果時光不是那樣的飛奔
或許有天我們還在追問
愛有那麼深
恨有那麼真
愛恨之間究竟相隔多少門
人生那麼沉
寂人哪得吻
一場雲煙過後依然兄弟相稱
愛有那麼深
恨有那麼真
愛恨之間究竟相隔多少門
冬天那麼冷
可白雪讓人醉
那間木屋的門
有愛你的人
有一盞燈
有一扇門
我們都走進了門
等愛你的人
插曲:情錯
演唱:陸玲
整個季節我都在想你
海風吹來讓我看不見你
丘比特的箭射中誰的心
誰就會不能自拔不能忍受平靜
真情背後是誰在懷疑
孤獨的走以後才知道愛要珍惜
為什麼那麼輕易的決定要放棄
曾經說過的話做過的決定
我祈禱的愛會不會來
我在這裡等待
愛情是對是錯我們要真心去對待
我祈禱的愛
不知道未來命運有沒有安排
也許會有一個人帶著愛情
悄悄跑過來——

5精彩劇照

情歸
情歸
情歸
情歸
情歸
[2-5]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