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情鎖》是由林彬導演,楊素卿、林麗雪、楊素芳主演的一部港台45集電視連續劇。

 

1 情鎖 -【電視劇《情鎖》】

導  演:林彬

情鎖情鎖

集  數:42集
地  區:港台
演  員:
楊素卿——王美雪 飾
林麗雪——李佳璘 飾
楊素芳——馨 子 飾
王柏東——陳冠霖 飾
吳書懷——李沁霖 飾
丁俊宇——張 亮 飾
沈 秋——夏台鳳 飾
郭 威——王偉華 飾
江 明——岳躍利 飾
江 婷——高榕 飾
吳天成——黃達亮 飾
洪 斌——馬幼興 飾
楊素雲——謝欣琳飾
楊珊珊——王仕穎

觀看地址:http://ctc.kedooo.net/LieBiao.asp?id=986

 

2 情鎖 -【劇情介紹】

夜都會酒店周年慶,楊素卿(王美雪飾)的艷麗及高貴氣質讓所有賓客、尤其是天成企業的小開吳書懷(李沁霖飾)眼睛為之一亮,不禁對素卿產生愛慕!
素卿下班時,酒廊同事洪斌(馬幼興飾)送素卿回家,素卿卻在擔心二妹素雲(謝欣琳飾)失蹤一個多月的事情。
同時在郊外的山上,一輛跑車極速而上,車中是素雲及其交往多年的男朋友王柏東(陳冠霖飾),素雲怒責柏東已經變心,柏東斷然否認。雙方在爭執的時候,柏東一不小心將素雲推落懸崖。柏東怕被人發現,隨即駕車而去。
書懷每晚必到酒廊,此事終於被書懷的父親吳天成(黃達亮飾)發覺而發生爭執,而繼母沈秋(夏台鳳飾)問及方知書懷迷戀酒廊的女孩,沈秋叫天成去找素卿談判;事後素卿反而主動邀約書懷,書懷受寵若驚,和素卿情感進展迅速,此舉引來愛慕素卿的洪斌默默擔心。
素卿對素雲的行蹤多方查詢后,猜測柏東有所隱瞞,因此找來警察調查柏東,卻未能查出任何蛛絲馬跡,只得作罷,但素卿和三妹素芳(馨子飾)決心繼續追查。
此時一個才貌雙全的女子林麗雪(李佳璘飾)進入江氏國際貿易公司工作,麗雪手腕高明,表現優異,甚得老總的信賴和愛慕。麗雪更為了掌控江氏國際貿易公司使盡手段,決心要讓自己成為商業界的女霸主。
素卿在親情與事業的雙重打擊下幾乎瀕臨崩潰,幸得洪斌一旁適時的安慰,才讓素卿激動的情緒稍稍減緩下來,洪斌的一片痴情,讓素卿深受感動,終於答應洪斌的求婚!
另一方面,麗雪得知素卿的處境之後,多次幫忙素卿度過難關,使得素卿對麗雪產生莫名的親切感。柏東此時發現,麗雪就是素雲(李佳璘飾),柏東既悔當初害素雲,亦恨素雲對他的報復,柏東乃決定聯合被逼坐冷板凳的丁俊宇(張亮飾)反撲,要讓素雲一切名利都成空。而素卿在得知麗雪就是素雲后情難自抑,兩人相擁而泣,姐妹終於相認團聚,素卿在知道妹妹過往遭遇后亦決心幫助妹妹討回公道。
此時沈秋查出素卿是她當年拋棄的女兒,遂想和素卿相認,讓素卿遭受更大的親情衝擊。素雲得知后更不能原諒沈秋,並且怨恨當初拐走母親的吳天成,決心利用江氏企業來并吞天成企業作為報復。
素芳亦得知沈秋是自己的生母,她卻是持與素雲完全不同的態度,和沈秋母女相認,藉以得到吳天成的協助。沈秋一心想要求得素卿的諒解,乃答應撮合素芳得到天成的幫助。沈秋沒想到自己幫助三女素芳,卻打擊到化名為麗雪的二女素雲,使得素雲的地位遭到危機。夾在母親沈秋、素雲、素芳等三方戰爭中的素卿,她要如何排解這個可怕的親情難題?在這場情感糾葛的浩劫中三姊妹之間的感情將面臨巨大的考驗……

3 情鎖 -【分集介紹】


  第一集
  夜總會六周年慶,副總楊素卿艷光四射、高貴出場,殷勤地招待著每一位到場的賓客,氣氛熱鬧融洽。素卿的好友洪斌亦盛裝出席,更親自吹奏薩克斯風以表祝賀。海歸回國的天成企業繼承人吳書懷在好友黃世豪的介紹下來到夜總會與素卿相識,初次見面即留下深刻印象。素卿的三妹楊素芳到夜總會向素卿交代打聽二姐楊素雲下落的進展,門口停放的高級轎車令其艷羨不已,素卿勸其腳踏實地,但素芳一心想靠空姐的工作之便釣得金龜婿。素卿熱情招待書懷,但當她聽到書懷姓「吳」后,頓時面露複雜神情。此時有客人鬧事,素卿以微笑、機智及出色舞藝成功化解尷尬,鬧事者欲動手教訓素卿,洪斌出手制止,慶典順利進行。
  深夜洪斌送素卿回家,看出其擔心二妹素雲,素卿坦言素雲雖然一直不喜歡她在夜總會工作,但始終時有聯絡,可近期卻音訊全無,素卿更忍不住回憶起傷心過往,洪斌表示妹妹們總有一天會理解素卿這個大姐為她們所付出的一切。在洪斌的安慰下,素卿心緒逐漸平復,並對洪斌的解圍及長期以來的照顧表示感激,苦追素卿多年未果的洪斌趁機再次向素卿求婚,,但素卿始終心存顧慮而拒絕。素卿的女兒楊珊珊和阿姨李香蘭勸素卿接受洪斌,但素卿一心記掛素雲的下落。
  同一時刻,楊素雲與男友王柏東發生爭執,素雲直指柏東變心,柏東否認,素雲拿出柏東與其老闆女兒的親密照片為證,兩人爆發激烈爭吵。當素雲告之自己已經懷孕時,柏東竟要她把孩子拿掉,素雲情緒失控,一時失足竟摔落懸崖,柏東雖極力施救,但素雲最終還是滾下山崖,柏東慌張之下竟駕車不顧而去。
  素卿被噩夢驚醒,不禁回想起往事。20年前,素卿母親沈秋拋下丈夫、女兒離家出走,與舊情人吳天成私奔,楊父因此去世,也令素卿在心裡埋下仇恨的種子。蘭姨勸素卿要善待自己,此時素卿接到素芳電話,得知素雲出國並已有男友的消息。與素芳青梅竹馬的丁俊宇到機場為素芳送行,素芳拜託他進一步確認素雲出國的情況。書懷再次來到夜總會卻被客戶灌酒,素卿出面為其擋駕,豪爽作風令眾人欽佩,更令書懷內心暗喜。書懷深夜回家,吳父天成提及書懷最近經常出入同一家夜總會,書懷言辭搪塞,但天成始終心有疑慮。素卿醉酒回家,竟路遇之前鬧事的客人及其同夥欲向素卿尋仇。
  第二集
  洪斌及時出現化解了素卿的危機。俊宇到機場接素芳至素卿家,將素雲去了韓國的消息告訴兩姐妹,素卿與素芳到素雲的住處查看,發現了素雲與柏東的親密合影。洪斌的助手阿倫跟蹤柏東,查得柏東與江氏企業千金江婷正在交往。柏東向江婷求婚,江婷應允,這一切都被收到阿倫通知、跟蹤而至的素卿看在眼裡。
  書懷再次來到夜總會,直言不諱地向素卿表達好感,但被素卿巧妙迴避。素卿尋至柏東家,要柏東對素雲的失蹤作出解釋,柏東矢口否認與素雲的關係,但素卿舉出種種證據,這讓原本就一直無法擺脫內心陰影的柏東更為惶恐不安。素卿來到江氏企業,原來她與江婷的父親、江氏企業董事長江明是老相識,素卿向江明打聽柏東的情況並言明柏東與素雲、江婷同時交往的事實,江明答應會詳細調查並趁機向素卿表達內心多年來的愛意,素卿婉言謝絕。書懷頻繁出入夜總會,天成提醒他別受他人欺騙,書懷卻持反對意見。天成派書懷出國工作,趁此機會到夜總會欲用金錢收買素卿制止書懷與其見面,被素卿嚴詞拒絕。交談中素卿發現眼前的吳天成竟然就是當年帶走母親沈秋的那個人,頓時勾起她深埋內心多年的仇恨。
  素卿與蘭姨談及吳家父子,表現出對母親的怨恨,決定要找機會算清這筆帳。柏東向江明提出與江婷結婚一事,江明質問柏東對江婷的感情以及與素雲的關係,柏東極力解釋,兩人的對話被江婷聽到,盛怒之下江婷駕車離去。柏東追上解釋,爭執間江婷竟失足從橋上摔下,柏東在施救過程中不禁想起當日素雲摔落懸崖的情景,內心受到強烈震撼,江婷終被救起,驚慌下的江婷情不自禁與柏東相擁而泣。
  第三集
  素卿衣著光鮮地準備出門,正巧與洪斌在門口相遇,洪斌問及平日樸素的素卿為何刻意打扮,素卿的閃爍言辭令洪斌心生疑慮。素芳與出差回國的書懷在機場相遇,書懷化解了素芳險些摔倒的尷尬,書懷的急智讓素芳心生好感。素卿的出現令書懷喜出望外,此時一神秘女子與素卿擦肩而過,其激動的情緒令素卿不解。原來該女子就是在韓國大難不死、改頭換面后化名林麗雪的楊素雲,與之同行的就是將她救起的整形醫生郭威。郭威要麗雪隱瞞身份,兩人之間似乎達成了某種約定。
  素卿欲從書懷處打聽吳家現狀,不明就裡的書懷卻藉機再次向素卿表達好感,書懷的單純令素卿頓感愧疚,遂答應與書懷做朋友。素芳與俊宇約會時獨自沉浸在與書懷相遇的情景中,冷落了一旁侃侃而談的俊宇,素芳問起素雲的下落,俊宇表示找到一個素雲的朋友不僅可以證明素雲與柏東的關係,而且素雲已懷有柏東骨肉的事實。素芳與俊宇到江氏企業質問柏東素雲的下落,柏東依舊否認與素雲的關係,三人不歡而散。江明要柏東與江婷斷絕來往,柏東正欲解釋,麗雪與郭威來到江氏,與柏東的重遇令麗雪的情緒激動,而麗雪的異樣眼神也令柏東疑惑。郭威向江明推薦麗雪到江氏工作,江明欣然應允,麗雪順利進入江氏。
  書懷因與素卿約會而耽誤了回公司彙報工作的時間,遭到天成的訓斥,但書懷出國洽談業務的出色成果又令天成深感欣慰。洪斌希望素卿把自己的心事坦白告之,素卿表示等到事情明朗之後定會言明一切。柏東在抽屜中發現沾著鮮血的黃玫瑰,不禁大驚失色。書懷遲遲未歸,令在家苦等的天成很是氣憤,沈秋在一旁勸解,天成認定書懷是因認識了素卿而改變。書懷與素卿共進晚餐,坦誠地表明想與素卿交往的心意,而此時目睹書懷接走素卿的洪斌也帶著助手阿倫尾隨而至,決心要弄清兩人的關係。
  第四集
  神秘出現的黃玫瑰讓柏東心神不寧,江婷誤以為柏東是為江明反對兩人交往一事而擔心,保證會想辦法說服父親。書懷的深夜未歸令天成氣憤難當,沈秋適時的勸慰又令他釋然,交談中沈秋想起當年不得已而拋棄的三個女兒,不禁陷入深深自責。書懷歸來,父子倆再次為素卿發生爭執,沈秋從中調解,並了解到書懷對素卿的真實心意,遂答應會幫助書懷妥善處理。書懷的真情表白始終縈繞素卿心頭,而書懷的單純善良也讓原本想利用書懷報復天成的素卿心生不忍。珊珊被噩夢驚醒,讓素卿想起當年母親出走時自己的痛苦,內心頓時再次燃起仇恨之火。
  與國外客戶的合作被天成企業捷足先登,柏東因此被江明重責,素芳的再次出現亦令柏東大為光火,兩人再起爭執,素芳更是尾隨柏東來到與書懷相約地,書懷的出現令素芳頗感驚喜,柏東就搶走客戶一事向書懷興師問罪,書懷據理力爭,不卑不亢的態度令素芳對其好感更增。洪斌向素卿問及與書懷約會一事,素卿警告洪斌不要傷害書懷。江明與江婷為柏東發生爭執,江婷態度堅決,江明只得答應讓他們先訂婚。當江婷告訴柏東這個消息時,被一旁剛被委任為柏東助理的麗雪聽見,雖滿心不是滋味但只能強忍。
  柏東的抽屜中再次出現黃玫瑰,還收到神秘信件,頓時令柏東再次惶恐不安。洪斌在土地競標現場偶遇書懷,一時意氣竟以虧本的高價從書懷手中標得土地。柏東從江婷處得知素卿與江明的關係,不由得懷疑之前的神秘事件均出自素卿之手。
  第五集
  沈秋到夜總會找素卿,令素卿一時不知所措,讓克莉絲找借口欲使沈秋離開,但沈秋堅持等素卿出來。素卿躲在一旁看到20年未見的母親,不禁悲從中來,但當回憶起往事時又恨意頓生。柏東在上班途中發生交通意外,耽誤了公司會議時間,其實這一切都是郭威的刻意安排。柏東的缺席令江明大發脾氣,麗雪趁機向江明呈上新的提案,江明大為讚賞,受到責備的柏東遷怒麗雪,麗雪假意向柏東示好,信以為真的柏東向麗雪道歉。柏東與江婷選購結婚用品,兩人的親密舉動均被跟蹤而至的郭威看在眼中。
  素卿再次來到江氏企業欲找柏東打聽素雲下落未果,卻對麗雪產生似曾相識的感覺,麗雪的內心亦因素卿的出現受到極大震撼,卻依然苦苦壓抑相認的衝動。素芳特意選購禮物贈予書懷,正巧素卿推辭了書懷的約會,素芳趁機邀請書懷共進晚餐,兩人的交談被一旁的天成看在眼中。江明向克莉絲打聽素卿的近況,得知書懷與素卿時常約會,決定要採取行動。素卿決定與書懷斷絕來往,書懷對於素卿態度的大轉變疑惑不解。麗雪摸耳朵的動作讓柏東想起素雲,麗雪借口掩飾,而柏東的訂婚請柬讓麗雪心痛,郭威決定在這場訂婚宴上安排一場好戲。
  第六集
  訂婚宴熱鬧進行,郭威故意製造騷擾電話,給麗雪創造機會拿得柏東的手機。交換戒指時,柏東竟發現戒指不翼而飛,忙回公司尋找,卻被郭威使計反鎖在公司大樓內,更因沒有手機而與眾人失去聯絡,成功拖延時間。當柏東設法趕到后,訂婚儀式得以繼續進行,沒想到當揭開訂婚照時,赫然出現的是素雲與柏東的親密合影,江婷當場拂袖而去,江明更是一怒之下把柏東趕出江氏企業。
  郭威與麗雪慶祝成功,但麗雪內心已開始因自己變得不擇手段而掙扎猶豫,郭威為了讓麗雪繼續協助他完成計劃,提醒她不要忘記他們的約定。江明有意提升麗雪為業務科長,麗雪婉言推辭,表示要等新提案成功后才能服眾。阿倫、阿德跟蹤書懷,並刻意製造事端,藉機把書懷打成重傷。柏東自被趕出江氏后意志消沉,不甘心失敗的他把責任歸咎於素卿,竟跑去夜總會鬧事,正欲動手之時被及時出現的洪斌制止。阿倫、阿德一時口快說出毆打書懷一事,素卿憤然離去,洪斌大為惱火,為彌補過失,吩咐阿倫、阿德查出書懷所住醫院的地址,想以此向素卿道歉。麗雪本想到夜總會看望素卿,卻正巧遇到喝醉后被人趕出夜總會的柏東,遂送他回家,朦朧中柏東把麗雪錯認為素雲,情不自禁地向麗雪說出了內心深處的真實想法。
  第七集
  柏東醉酒頭痛,麗雪為其按摩,熟練的手法再次讓柏東產生熟悉的感覺。洪斌帶阿倫、阿德到醫院向書懷道歉,正巧遇上素卿,書懷也因此明白自己挨打的原因,素卿因書懷受傷而深感內疚。此時沈秋的到來讓素卿茫然無措,急忙借故離開,眼見沈秋對書懷的關心,素卿傷心不已。書懷向素卿提及沈秋從小對自己的照顧,這更加勾起素卿對母親的怨恨。
  麗雪向江明證實婚宴當日的照片有假,力保柏東的清白,更以一番大方得體的解釋讓江明對她的好印象更為深刻。江明不忍心看到女兒終日鬱鬱寡歡,遂把真相告訴江婷,父女倆懷疑婚宴上發生的一系列意外都是有人在背後搞鬼,江婷希望江明讓柏東重回江氏,江明也暗自決定要詳細調查麗雪的背景。柏東為能重回江氏向麗雪致謝,但麗雪內心實則複雜萬分。俊宇考上律師執照,並會代表公司與江氏企業洽談合作,他向素芳頻頻示好,但素芳一心只想著書懷。
  書懷的寬容令洪斌欽佩,不禁心生好感,天成、沈秋與洪斌在醫院相遇,彼此留下深刻印象。書懷因數天未與素卿聯繫上而焦急萬分,此時素卿的到來讓書懷的喜悅之情溢於言表,但素卿聲稱只是為了代洪斌表達歉意而來探視,並欲以種種理由讓書懷知難而退,書懷希望素卿誠實面對自己的內心。交談中沈秋出現,再次勾起素卿內心的悲痛情緒而離開,看出素卿在迴避自己的沈秋追上前想與素卿好好聊聊,沈秋的溫言細語讓素卿想起小時侯的快樂時光,再也抑制不住激動的素卿忍不住擁住沈秋,但轉瞬又突然匆匆離去,使得不明就裡的沈秋一頭霧水。
  第八集
  柏東與麗雪到天成企業洽談雙方共同發展國外客戶的合作案,談判過程中柏東言辭激烈,與天成發生爭執,三人不歡而散,柏東向麗雪說起與素雲的往事,麗雪若有所思。郭威因柏東重回江氏而大發雷霆,質問麗雪理由,麗雪聲稱要以玩弄柏東的感情來拆散他與江婷,同時麗雪希望能與素卿相認,郭威堅決反對,為繼續幫麗雪隱瞞身份,郭威答應會替麗雪寫信回家報平安。洪斌希望素卿坦白她與書懷的關係,素卿否認愛上書懷,洪斌因自己還有機會而興奮不已。
  江明欲從郭威處了解麗雪的背景,郭威找借口幫麗雪掩飾,兩人各懷心事。俊宇代表公司到江氏洽談合作,被柏東一口拒絕,離開時與麗雪相遇。認出俊宇的麗雪決定幫助他,並為此與堅持己見的柏東發生爭執,其間被江明與郭威目睹,江明答應給俊宇公司一個機會,麗雪不自覺的摸耳朵動作令柏東越來越疑惑。書懷出院,沈秋答應會再找素卿。俊宇將在江氏的經過告訴素芳,素芳懷疑麗雪的動機,談話間麗雪來電約俊宇見面,俊宇帶素芳欣然赴約。當麗雪看著眼前許久未見的三妹時異常激動,但不明真相的素芳卻對麗雪態度冷淡。江氏決定與俊宇公司合作,麗雪提出要俊宇長駐江氏,素芳對此冷嘲熱諷,麗雪巧妙話界尷尬氣氛,三言兩語更讓素芳對她心生好感。素芳到天成企業約書懷,書懷推辭,經過的天成邀請素芳到家做客,素芳竟向天成虛構身世。
  沈秋約素卿逛街,並送了很多禮物給素卿,讓失去母愛多年的素卿心生溫暖,但當沈秋問及家中情況時,素卿抑制不住內心的悲痛,激動地說出過往的坎坷生活,讓沈秋內心受到極大震撼,誤以為眼前人就是自己的女兒,但素卿刻意隱瞞一部分真實情況,令沈秋暫時打消了疑慮,但依然憶起往事,內心激蕩。
  第九集
  沈秋、素卿各自沉浸在悲傷的情緒中,而素卿對母親的強烈怨恨令沈秋更為心痛,沈秋希望素卿離開夜總會,讓書懷不用再因此事與父親爭執,素卿卻表示會與書懷劃清界限,而素卿對天成的強烈反感亦令沈秋不解。蘭姨道破素卿對書懷的真實感情,素卿卻依然否認,蘭姨希望素卿能釋放內心真實的想法。素芳到吳家做客,對天成、沈秋態度殷勤,天成一心要撮合書懷與素芳,書懷向素芳表明已有心上人,素芳傷心離去,轉而找俊宇訴苦,俊宇卻完全搞不清狀況,但一旁的麗雪卻瞭然於胸,麗雪對素芳的熱情和關心令俊宇費解。
  江婷在柏東家發現麗雪遺留的外套,柏東說出上次醉酒事件,但江婷依然以為柏東花心而大發脾氣,柏東在公司急於向江婷解釋,但江婷為教訓柏東而刻意裝作態度冷漠。俊宇正式到江氏出任法律顧問,與江婷共同負責江氏與天成企業的糾紛案,兩人熱烈討論的情景令柏東醋意大發,與江婷再次不歡而散。柏東在公司門口苦等江婷時遇到麗雪,其舉止及背影再次讓柏東想起素雲。
  素卿因與母親的重遇、素雲的下落不明等一系列事件而憂心忡忡,亦因不知該如何面對書懷而內心痛苦掙扎。沈秋回憶往事,再想起素卿所說,不禁懷疑素卿與自己的關係,天成得知妻子的疑慮后,為求沈秋放心,答應讓書懷去了解素卿的身世。書懷因久久未聯繫上素卿而擔憂,此時的素卿卻因病住院,昏迷間竟喊著書懷的名字,令一旁的洪斌滿心不是滋味。書懷徹夜未歸,天成到公司找書懷懇談,原本想轉達沈秋的要求,書懷卻誤會天成是想再次讓他與素卿絕交,父子倆爭執再起。
  第十集
  素卿醒來,洪斌覺得素卿對自己的態度有所改變,素卿欲言又止。書懷向洪斌詢問素卿近況,素卿表示不想見書懷,洪斌與書懷約見時轉達素卿的意思,但經不住書懷苦苦請求的洪斌還是帶書懷與素卿相見。面對書懷,素卿一再逃避,但書懷的執著令洪斌亦為之動容。書懷的單純善良令素卿心動,但一想到對天成的仇恨,素卿的內心又陷入矛盾。
  素卿收到「素雲」的來信,對「素雲」留在韓國信以為真,但又擔心她在韓國的情況。麗雪拿著柏東送回的外套陷入沉思,看穿其心事的郭威決定採取行動破壞。蘭姨接起沈秋打給素卿的電話,通話中一時失言叫出了沈秋的名字,沈秋頓感奇怪,加上電話中熟悉的聲音,令沈秋加重對素卿身份的懷疑。俊宇工作出色,卻始終擔心與素芳的交往,麗雪勸他不要胡思亂想,兩人熱烈攀談的情景被來找俊宇談工作的江婷撞見,再次與麗雪針鋒相對,柏東的出現令江婷更為惱火,一怒之下把麗雪、柏東趕出辦公室。柏東對麗雪與素雲的相似之處直言不諱,令麗雪不安。
  江婷與俊宇相約吃飯,俊宇以自己感情上的問題勸解江婷要珍惜身邊人,正巧柏東與麗雪到同一家餐廳吃飯,這讓剛剛才稍有釋懷的江婷對柏東的誤會加深。沈秋把自己對素卿身份的假設告訴天成,並試探性地詢問在這種情況下天成對書懷與素卿交往的態度,天成為提防素卿會利用書懷報復而暗自決定要堅決反對兩人繼續交往。

  第十一集
  沈秋向書懷詢問素卿的身世。柏東被噩夢驚醒,開始懷疑麗雪的身份。洪斌與吳氏父子達成合作項目,書懷藉機打聽素卿下落,洪斌言語搪塞,雙方發生摩擦。柏東詢問整形醫生后,確定麗雪就是整形后的素雲。沈秋約見洪斌打聽素卿下落,洪斌拒絕但告知素卿家的電話。沈秋來電,珊珊無意間把地址泄露,沈秋的突然來訪使蘭姨、素卿大為吃驚。雖然沈秋不斷懺悔自己過去行徑,但終未得到素卿原諒,沈秋黯然離去,素卿聯想自己答應女兒以後要做得更好。沈秋失望回到吳家,向天成哭訴在素卿家經歷,更為自己過往行徑自責,天成為安撫沈秋答應幫助彌補母女感情併到訪素卿家。
  第十二集
  天成來訪並為沈秋開脫,素卿拒絕道歉並表明立場。書懷體恤沈秋,沈秋告知詳情並表明支持書懷與素卿的戀情。珊珊突然在學校暈倒,檢查結果竟是珊珊罹患白血病,素卿傷心欲絕。素卿向洪斌哭訴心中苦悶,洪斌大驚並答應保密。天成向沈秋交代拜訪素卿家的經過,希望愛人坦然面對並以家庭利益為重。沈秋又找洪斌幫忙併表露自己的身份和想法,得知珊珊病情后傷心欲絕。素芳拜訪吳家並藉機親近書懷,書懷借故離去,沈秋向素芳坦言書懷已心有所屬。珊珊病發,洪斌趕來安撫母女並奉勸素卿以母愛角度體諒沈秋。天成無意泄露沈秋與素卿的關係並反對書懷戀情,素芳為一己私慾隱瞞自己的真實身份。柏東約俊宇健身拉攏人心,「巧遇」麗雪。
  第十三集
  柏東宴請二人藉機試探麗雪,席間俊宇無意透露出素雲的下落,素芳出現並生氣離開。素芳去素卿家質問,卻知曉珊珊病情,珊珊聽到母親與阿姨對話後知道自己病情。沈秋因珊珊的病痛向天成哭訴,天成安撫但雙方言語過激發生摩擦。郭威到訪公司,柏東藉機試探,郭威巧妙迴避,與江明相談甚歡並領悟江明「心思」。江婷請俊宇喝咖啡閑聊,偶遇柏東、麗雪,江婷上前窺探。柏東與麗雪「回憶」從前點滴,直指麗雪就是素雲,麗雪否認離去,江婷上前質問柏東並哭泣離開。素芳向麗雪訴說心中苦悶,無意間表明沈秋身份,麗雪為姐妹情訓斥素芳罷手卻又知曉珊珊病重。沈秋特意在珊珊放學途中等候並上前安撫,麗雪出現解圍,使蘭姨、珊珊離去並不斷言語中傷沈秋。
  第十四集
  蘭姨向素卿告知沈秋到學校探訪珊珊一事,珊珊病情加重,為讓家人放心,懂事的珊珊「假裝」一切照舊。麗雪向沈秋敘述素雲的死因經過,沈秋自責不已。麗雪回郭威家傷心哭泣,郭威提醒麗雪要繼續復仇計劃。素卿為了為珊珊治病向夜總會的王總借款。柏東繼續尋求麗雪的線索並回憶與素雲點滴,江明來電訓斥並要其尋江婷下落。王總到訪江家,原來江明才是夜總會真正的幕後老闆,江明決定利用借款一事拉近與素卿的感情。深夜,書懷見天成鬱鬱寡歡,獲悉天成與沈秋不和,奉勸沈秋與父親和好卻得知素卿已有女兒珊珊一事。素卿一身酒味歸家,女兒開始懷疑母親的工作。新大樓奠基儀式舉行,突然有人出現向書懷動手尋仇,洪斌幫忙解圍,打鬥間天成為保護兒子而受傷。江婷在酒吧喝酒發泄,俊宇擔心在一旁守侯,江婷醉酒吐其一身。
  第十五集
  江婷酒醒後來到公司,欲阻止其父提拔麗雪並訓斥其勾引柏東,江明見女兒失態忍不住動手,使江婷哭泣離去,柏東追出安撫江婷,江婷藉機暗示結婚,俊宇力勸麗雪與江婷解釋。洪斌開始調查奠基當日的傷人元兇,沈秋告知書懷素卿家的地址,書懷在門口徘徊時遇見素卿歸來,書懷再次表明愛意,素卿無奈只能搬出與洪斌婚訊搪塞使其離去。素芳偶遇書懷,得知其父受傷並藉機探望,散步時天成表露與沈秋不和,素芳繼續隱瞞身世並說謊休假,答應暫住吳家照顧天成。珊珊尋至夜總會知曉母親的職業,看見素卿后哭泣回家,素卿大驚,洪斌及時趕到安慰素卿並訓斥珊珊打開房門。
  第十六集
  素卿與珊珊母女重歸於好,素卿為了家庭決定辭職。素芳搬進吳家,沈秋見天成有意拉攏書懷、素芳二人並接受天成對素卿的疑問,回憶兩人恩愛后與天成重歸於好。素芳拉書懷散心,書懷誤接俊宇來電,俊宇趕到,素芳為討好書懷對俊宇狠心說出分手。天成訓斥書懷對素芳的態度,沈秋安撫書懷時得知緣由。麗雪安慰俊宇使其重新振作。
  素卿的請辭被王總以借款回絕。江明勸江婷冷靜對待柏東的感情,獲悉女兒有結婚的想法,知道江婷對柏東決心已定。郭威依約來健身房與柏東見面,柏東拿出自己收集的證據,郭威否認並列舉點滴暗示其放棄調查。洪斌親自到夜總會調查。
  第十七集
  柏東推開麗雪,自己卻被落下的花盆砸傷。洪斌向天成表明自己的觀點,天成一方面督促洪斌加緊調查元兇,另一方面為了書懷的安危,決定安排書懷出國工作。珊珊開始對照資料研究自己的病情。書懷離開前拜託洪斌照顧好素卿並祝福二人「婚姻」幸福。麗雪在病榻前照顧柏東,被趕來的江婷、俊宇撞見,江婷怒斥麗雪,江明及時出現,安排俊宇配合麗雪工作替其解圍。俊宇通過點滴感覺麗雪身上有素雲影子。天成安排素芳與書懷出國同行,書懷深感不快,竟臨時取消行程離家出走。書懷深夜來訪素卿家,素卿趕其離去;書懷徘徊不願離開,窗外大雨,素卿不忍其感冒,留書懷在其卧室借宿。珊珊為使母親不知曉晚上發作的病情,拒絕素卿一同睡覺。蘭姨早起發覺客廳沙發上的素卿,勸其處理好自己的感情,書懷道出來訪原因並再次表露真心。
  第十八集
  素卿為顧全大局,再次要求書懷離開,真情流露之後又忍不住追出家門與書懷相擁。沈秋與素芳談心,再次勸其放開對書懷的感情,素芳表明其真實身份令沈秋大為驚訝,素芳以此為要挾,希望沈秋成全。素卿正式介紹書懷給珊珊認識,獲悉與自己母親的認識過程,對書懷產生排斥。江婷一直在病榻邊悉心照顧柏東,柏東蘇醒后詢問麗雪安危,麗雪與俊宇探訪,柏東藉機以韓國瑣事試探麗雪,江婷聽取俊宇勸解,放下猜忌耐心對待柏東。蘭姨試探后認可書懷對素卿的感情。素芳聽取天成意見辭職正式入住吳家,沈秋為彌補過失陪素芳逛街大肆採購,卻發現女兒崇尚物質的虛榮性格。麗雪成功拉攏天成企業的客戶受到俊宇欽佩,二人巧遇購物回來的沈秋母女,麗雪為母女相認問題與素芳發生爭執,期間素芳透露與書懷的訂婚計劃,俊宇受到冷落及打擊黯然離去。麗雪的強烈反對受到素芳質疑。
  第十九集
  俊宇受到麗雪安撫心情恢復平靜,俊宇把心中疑問和盤托出,麗雪以素雲好朋友的身份搪塞,期間流露出以前對素卿的誤解及對素芳貪慕虛榮的不滿並堅定對天成夫婦的強烈怨恨。素芳接到珊珊電話,趕去學校知曉最近發生的一切。洪斌以書懷被襲事件及夜總會質問郭威,郭威矢口否認,二人劍拔弩張,洪斌借麗雪、俊宇到來離去。素卿為書懷的離家出走而自責,書懷為早日溶入素卿家去接珊珊放學,書懷的出現令珊珊不快,珊珊直言不諱對書懷的反感,洪斌的出現又頓時令珊珊雀躍不已。素芳上門質問大姐並表明嫁入吳家的決心,希望素卿成全自己。洪斌答應與書懷的君子競爭,並答應幫忙拉近珊珊與書懷的感情,同時囑咐書懷小心自身安危。珊珊昏迷送進醫院,素卿焦慮萬分,麗雪上門欲與素卿交談素芳一事,得知珊珊住院,麗雪歸途中偶遇素芳告知其珊珊病情,希望素芳好好珍惜親情。柏東為彌補自己對江婷的虧欠,買了貴重的生日禮物並答應陪伴江婷度過生日。珊珊蘇醒,素卿才稍稍放心。
  第二十集
  俊宇好心規勸柏東別玩危險的感情遊戲,要對江婷及麗雪有交代。素芳、洪斌相繼來醫院探訪珊珊,素芳、珊珊一起撮合洪斌與素卿,素芳單獨和姐姐溝通,希望素卿三思。麗雪與俊宇通電話時被人打暈,醒來后發現被困於廢棄倉庫,急忙打電話向柏東求救。柏東來到江家出席江婷的生日宴會,剛想與江婷攤牌,麗雪來電,江婷關掉柏東手機拉其跳舞。麗雪見柏東關機,忙用信息告知自己的下落,柏東巧妙支開江婷后看到麗雪的求救信息,不顧江婷的阻攔離去,江婷乞求父親幫忙追查柏東離開的緣由。柏東趕到倉庫救出麗雪,二人相擁,被隨後感到江氏父女撞見,江婷說出與柏東的結婚計劃並要求柏東選擇,麗雪離去,柏東追隨而去,柏東陪伴麗雪到天亮並表達對麗雪的感覺,麗雪拒絕而去。素卿整理珊珊物品時發現孩子早就病發且已經知道詳情,醫生告誡素卿治療珊珊的方法就是骨髓移植,洪斌安慰素卿要堅強並陪伴母女左右。原來江明為試探柏東對江婷的感情並使江婷對柏東死心,勾結郭威設計了麗雪的「綁票」事件,麗雪回到郭威住處,郭威假意關心詢問麗雪徹夜未歸的原因,為自己設置的劇情完美收場。

上一篇[amu]    下一篇 [性癮]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