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地名學

意譯free translation;paraphrase;liberal translation,是指根據原文的大意來翻譯,不作逐字逐句的翻譯(區別於「直譯」)。通常在翻譯句子或片語(或更大的意群)時使用較多,意譯主要在原語與譯語體現巨大文化差異的情況下得以應用。從跨文化語言交際和文化交流的角度來看,意譯強調的是譯語文化體系和原語文化體系的相對獨立性。大量的實例說明,意譯的使用體現出不同語言民族在生態文化、語言文化、宗教文化、物質文化和社會文化等諸多方面的差異性。意譯更能夠體現出本民族的語言特徵。

1拼音

yì yì

2出現原因

意譯主要在原語與譯語體現巨大文化差異的情況下得以應用.從跨文化語言交際和文化交流的角度來看,意譯強調的是譯語文化體系和原語文化體系的相對獨立性.

3解釋

例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如果直譯的話,是這樣的:
When the old man on the frontier lost his mare, who could have guessed it was a blessing in disguise?
很明顯直譯是在講個故事,但是卻無法體現成語要表達的因禍得福的意思。所以我們需要意譯:
A loss may turn out to be gain.
在翻譯一些外來事物的辭彙時,或因為譯者對所譯的內容未能完全把握,或因為讀者對這些新事物甚感陌生,或因為漢語中無對等的辭彙,人們往往採取音譯法將其譯出。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對所譯事物逐漸熟悉起來。這時,人們就會發現有的音譯同顯得冗長費解,有的則會導致錯誤的聯想,引起歧義或誤解。因此,不少外來語常常經歷一個從最初的音譯形式到意譯形式的變化過程。久而久之,音譯形式反而被人們淡忘了。

4優越性

簡潔明快
有些詞語的舊譯(音譯)用詞冗長,讀起來拗口,記起來又費勁,而其意譯用字卻簡單多了,如:penicillin音譯「盤尼西林」,意譯「青霉素」。ambassador音譯「奄巴薩托」,意譯「大使」。在清朝,
president音譯「伯里璽天地」,而今卻意譯為「總統」。把上述音譯和意譯稍加比較便會發現意譯形式言簡意賅,讀音也上口多了。

歧義少

有的音譯字本身不含意義,只是讀音而已。但有時卻引起必然的聯想,極易導致讀者誤解。如:telephone舊譯(音譯)「德律風」,乍一看,像是氣象術語,極像是一種風的名字。其實則不然。意譯卻很清楚:電話。又如:massage舊譯「馬殺雞」,馬是如何殺雞的呢?其字面意義確是不倫不類,無法理解,而其意譯「按摩」就一點也不費解了,再如:parliament舊譯「巴力門」,它首先使人想到了該東西是一扇門,而其意譯「國會」、「議會」,卻不易產生誤解。
一些外來語彙的音譯被後來的意譯所取代,這是語言發展的一種趨勢。但這並不能否定音譯的優越性。音譯詞的外來味很濃,不懂外語的人在涉外場合偶爾一用效果頗佳。有的音譯詞由來已久,幾乎無人不曉,如:sofa(沙發),humor(幽默),
ballet(芭蕾舞),就更不必再創造一個譯詞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