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愛彌爾·左拉19世紀後半期法國重要的批判現實主義作家,自然主義文學理論的主要倡導者,一生寫成數十部長篇小說,代表作為《萌芽》。左拉的創作和世界觀充滿矛盾:一方面對現存的制度進行毀滅性的批判,一方面又對資本主義社會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他的創作從理論到實踐都有其特色。早期作品短篇小說集《妮儂的故事》(1864)、長篇小說《克洛德的懺悔》(1865),脫不開對浪漫主義作家的模仿。後來,他對現實主義和自然主義逐漸產生濃厚興趣。在泰納的環境決定論和克羅德·貝爾納的遺傳學說的影響下,形成其自然主義理論:主張以科學實驗方法寫作,對人物進行生理學和解剖學的分析;作家在寫作時應無動於衷地記錄現實生活中的事實,不必攙雜主觀感情。但在左拉身上,自然主義、現實主義兩種傾向兼而有之。

1 愛彌爾·左拉 -簡介

愛彌爾·左拉愛彌爾·左拉
左拉法國作家。自然主義文學流派的領袖。1840 年4月12日生於巴黎,1902年9月28日卒於同地。「左拉中等身材,微微發胖,有一副樸實但很固執的面龐,他的頭像古代義大利版畫中人物的頭顱一樣雖然不漂亮,卻表現出他聰慧和堅強的性格。在他那很發達的腦門上豎立著很短的頭髮,直挺挺的鼻子像是被人很突然地在那長滿濃密的鬍子的嘴上一刀切斷了。這張肥胖但很堅毅的臉的下半部覆蓋著修得很短的鬍鬚,黑色的眼睛雖然近視,但透著十分尖銳的探求的目光。」在莫泊桑的文章中是這樣描寫左拉的。其父是移居法國的義大利工程師,在左拉7歲時病死。其母是希臘人。1859年,左拉參加中學畢業會考失敗,其後兩年,備嘗失業辛酸,也因此體驗了勞苦大眾的生活,為日後的文學創作準備了條件。1862年進阿歇特出版社工作。

1864年他的第一部短篇小說集《給妮儂的故事》出版,次年寫了一部自傳體小說《克洛德的懺悔》,因內容淫穢,引起警方注意,翌年被迫辭職。隨著工業革命出現的19世紀社會變革促使現實主義作家描寫社會生活的各

愛彌爾·左拉愛彌爾·左拉

個方面。左拉把這種現實主義手法提高到更新的階段。他強調資料考證和客觀描寫,從科學的哲學觀點去全面解釋人生,從純物質的角度去看待人的行為與表現。1867年,左拉首次把他這種科學理論付諸實踐,發表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小說《黛萊絲-拉甘》,翌年又寫了另一部科學實證小說《瑪德萊納-菲拉》。

1871年開始發表長篇連續性小說《盧貢—馬卡爾家族--第二帝國時代一個家族的自然史和社會史》的第一部《盧貢—馬卡爾家族的命運》。隨後,每年出版一部。 1877年,第七部研究酗酒後果的《小酒店》問世,左拉一舉成名,從此踏上成功之路。接著,他又用16年時間寫完餘下的13部,其中重要的有《娜娜》、《萌芽》、《金錢》、《崩潰》、《巴斯卡醫師》等。從某種意義上看,《盧貢—馬卡爾家族》是拿破崙三世上台到1870年普法戰爭法國在色當失敗這段時期法國生活各個方面的寫照。繼《魯貢瑪卡家族》之後,左拉又寫了兩部短篇系列小說《三城市》和《四福音書》。

愛彌爾·左拉愛彌爾·左拉
左拉篤信科學,是科學決定論者,認為自然主義是法國生活中固有的因素。他自稱他的方法來源於19世紀生理學家貝爾納的論著《實驗醫學研究導言》,左拉在他的論文《實驗小說論》中說,作家可以在虛構的人物身上證明在實驗室新獲得的結論。他相信,人性完全決定於遺傳,缺點和惡痹是家族中某一成員在宮能上患有疾病的結果,這種疾病代代相傳。一旦弄清楚了原因,便可以用醫療與教育相結合的辦法予以克服,從而使人性臻於完善。這就是貫穿於《盧貢—馬卡爾家族》中的主要觀點。

左拉從1860年代中期開始提出自然主義創作理論,主張以科學實驗方法從事文學創作,按生物學定律描寫人,無動於衷地記錄現實生活的一切方面。他強調深入體察社會,大量掌握生活素材,所遵循的基本上還是現實主義的創作方法。

在轟動一時的猶太血統的法國軍官德雷福斯被誣向德國出賣軍事機密的案件中,左拉於1898年1月挺身而出,在《震旦報》發表公開信,開頭一句是「我控訴」,他揭露法國總參謀部陷害德雪福斯的陰謀,結果以誹謗罪被判徒刑,只好逃往英國,次年6月才回到法國,對奉行民族沙文主義的資產階級政府進行了長期鬥爭。在流亡期間開始寫《四福音書》:《繁殖》(1899)、《勞動》、(1901)、《真理調》(1903)、《正義》(未完成)。在藝術上,左拉的作品以場景壯闊,氣魄宏大,文體粗獷遒勁,喜作誇張描寫和大量的細節描寫著稱。

《萌芽》(1885)是左拉的代表作。小說以煤礦工人罷工為背景,描寫了礦工的悲慘生活。

左拉在巴黎死於煤氣中毒(有說他為政敵所害,但終因無根據而作罷)。死後舉行公祭,遺體移置先賢祠。左拉生前是一個有爭議的人物,他的作品被具有保守思想的公眾視為淫書,尤其是1887年他的作品《土地》出版時,更遭到輿論的非難,終其一生,未能進入法蘭西學院。  

1908年,法蘭西共和國政府以左拉生前對法國文學的卓越貢獻,為他補行國葬,並使之進入偉人祠。

1898年,法蘭西發生了軍政府迫害猶太軍官德雷福斯事件,由於軍國主義蓄意誤導加上民眾民族主義情緒的高漲,德雷福斯身陷冤獄。著名作家左拉發表了《我控訴》,痛斥軍方和司法不公,以自己晚年的安寧作代價,為一個素昧平生的小人物伸張正義。為此他曾被迫流亡英國,但他的聲音通過傳媒終於喚醒了民眾的良知,要求平反冤案的呼聲此伏彼起,使德雷福斯在蒙冤22載后被宣告無罪,使正義之光昭示天下

左拉生前與文學界的許多名人為友,在初中的課文《福樓拜家的星期天》中他就於福樓拜、伊萬·屠格涅夫、都德、為摯友。

2 愛彌爾·左拉 -創作

愛彌爾·左拉愛彌爾·左拉
法國作家。自然主義文學流派的領袖。1840年4月12日生於巴黎,1902年9月28日卒於同地。他在法國南部埃克斯城度過童年,7歲喪父後生活貧困,18歲時隨外祖父來到巴黎,由於中學會考失敗而不得不獨自謀生,備受冷遇。1862年,到阿歇特出版社當打包工人,因寫的詩受到老闆賞識而提升為廣告部主任,從此開始為報刊撰文,並發表了《給妮儂的故事》等富有浪漫主義色彩的小說。1865年因第一部長篇小說《克洛德的懺悔》被警方認為「有傷風化」而遭解僱,此後成為職業作家。

左拉深受泰納關於運用自然科學研究文藝問題的理論的影響,在19世紀下半葉科學技術迅速發展的條件下,決心利用生物學、生理學、遺傳學等的科學實驗方法來指導寫作。1868年發表了體現其文學主張的小說《黛萊絲·拉甘》和《瑪德萊納·菲拉》,並於同年開始構思系列小說《魯貢瑪卡一家人的自然史和社會史》,為這個家族制訂了世系分支圖表即譜系樹,在每部小說中出現的這個家族的人物都有親緣關係和遺傳因素的影響。從第一部《魯貢家族的命運》到最後一部《帕斯卡醫生》,左拉共花25年時間完成了20部小說,其中最有名的有《小酒店》、《娜娜》、《萌芽》、《土地》和《金錢》等。它們是「第二帝國時代一個家族的自然史和社會史」,從政治、軍事、金融、宗教、商業、工人、農民、科學藝術和日常生活等各個角度構成了一幅反映第二帝國時期社會現實的大型歷史畫卷。左拉的文學成就以及他在《實驗小說論》和《自然主義小說家》等文集中闡述的文學理論,使他成為自然主義文學流派公認的領袖。莫泊桑、於斯曼等追隨他的文學青年常在他的梅塘別墅里聚會,他們以普法戰爭為題材聯合寫作出版的中短篇小說集《梅塘之夜》,使這個文學流派以梅塘集團聞名於世。

繼《魯貢瑪卡一家人的自然史和社會史》之後,左拉寫作了三部曲《三名城》,即《盧爾德》、《羅馬》和《巴黎》。1894年後,猶太籍法國軍官德雷福斯被誣陷為叛徒的冤案引起轟動,法國為此分成了兩派。左拉為了伸張正義,全力投入了為德雷福斯鳴冤的鬥爭,並於1898年1月發表了致共和國總統的公開信《我控訴》,結果被法庭處以罰款和一年徒刑。他於宣判當天逃亡英國。在流亡期間寫作《四福音書》。次年7月,德雷福斯案件真相大白,他回到法國,兩個月後,因煤氣中毒去世,《四福音書》只完成了前三部《繁殖》、《勞動》和《真理》。
左拉是公認的法國自然主義文學流派的領袖。作家的文學觀點及大量的小說作品表明,他的自然主義實際上是現實主義在新的歷史和社會條件下的一個發展階段,它強調運用自然科學的手段和細節詳實的資料客觀地描繪社會現象,發展和豐富了傳統的現實主義創作方法,只是有時過分誇大了遺傳因素和情慾的作用。尤其是他的許多作品,並不完全符合他的理論,而是遠遠超出了自然主義小說的規範,是繼承和發展了現實主義的傳統。左拉的作品從20世紀20~30年代起陸續被翻譯成中文出版,擁有廣泛的讀者。中國有些作家的創作曾受其影響。

3 愛彌爾·左拉 -《左拉傳》

愛彌爾·左拉愛彌爾·左拉
劇情梗概 

第十屆(37年)奧斯卡最佳影片——左拉傳(TheLifeOfEmilaZola)

美國華納兄弟電影公司(WarnerBros.)一九三七年攝製出品

編劇:諾曼.雷恩等

導演:威廉.狄特爾

主要演員:保羅.茂尼(飾左拉)
     約瑟夫.希爾德克勞特(飾德雷弗)

《左拉傳》奪得
最佳影片、最佳劇本、最佳男配角三項大獎

劇情簡介:

十九世紀末。在巴黎的僻靜街區,有一幢簡陋的房屋,頂樓里住著作家左拉和印象派畫家賽尚。兩人生活清貧,但志同道合,奮發創作。左拉的一本描寫妓女悲慘命運的小說《娜娜》問世后大獲成功,為自己嘔心瀝血的巨著《盧貢.馬加爾家族》增添新的篇章,這時在法國發生了轟動的德雷弗案件,德雷弗是猶太裔炮兵大尉,因涉嫌間諜罪,被捕入獄。他自己叫冤上訴,他的老婆慕名來向左拉求援。左拉了解案情后,深為德雷弗感到不平,於是呼籲輿論,發起了廣泛的聲援行動。左拉本人則遭到軍方右翼勢力的非難。不久,德雷弗被宣判無罪獲釋。左拉維護正義的行為博得公眾讚許。一九○二年,左拉因煤氣中毒而身亡。法國人民懷著悲痛的心情悼念左拉,作家法朗士發表了悲壯的悼詞。左拉的遺體安放在旁代翁宮。

4 愛彌爾·左拉 -作品簡介

愛彌爾·左拉愛彌爾·左拉
《娜娜》內容簡介:
古今中外寫妓女的文學作品可謂多矣,但像《娜娜》寫得如此詳盡而又深刻的作品並不多見。小說的主人公娜娜是一個窮苦人的女兒,天生豐滿美麗,15歲時被人誘騙,成為街頭妓女,後來因為在一個劇院里裸體演出而一舉成名,成為巴黎上流社會的達官貴人和風流公子你爭我奪的對象,他們紛紛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在她身邊演出了種種醜劇,直到凄涼地病死在一家旅館里。

《萌芽》內容簡介

艾堅·郎傑是個二十一歲的機器工人,有著褐色的頭髮,強壯的身體,而且是個漂亮的男子。他因在里爾的鐵路工場,打了工頭的耳光而被開除,來到服婁礦場找工作。他向礦場的車夫汶森·馬安打聽礦上的情況。汶森·馬安是個矮小的老人。他家祖祖輩輩都在礦井當挖煤工人,他的父親和兩個叔叔及三個兄弟都死在井下。他自己在礦井工作了五十年,雖然長期井下的勞動損壞了他的腿腳,不能再下礦井了,但總算幸運地活下來了。為此工人們給他起了個稱號叫「善終」。

老「善終」的兒子都森·馬安是個倔強而熟練的採煤工人。他的採掘小組,剛好死了個女推車工,這樣艾堅便頂替了女工的位置,參加了馬安的採掘小組。服婁礦井的設備條件極壞,礦工必須跪著、爬著、仰面躺著幹活,「活象夾在兩頁中間的一個蟲子,受著活生生被壓成一片的威脅」。由於煤層散發的熱氣,工人們悶得透不過氣來。推煤車的多半是些未成年的女孩子,肌肉鼓得緊緊的,肩膀和腰不停地使勁,累得汗流浹背,喘息不止。地下潮濕不堪,礦工四肢被水泡腫了;碎煤、石塊又把他們的腳都戳青了;矽土侵蝕著肺,把人們的肺都燒壞了;有的得了貧血症,有的關節癱瘓了。

艾堅和馬安的十五歲的女兒嘉黛琳一同推煤車。這個女孩子有一對象「泉水一樣的淡綠與潔凈」的大眼睛。艾堅由於乾的是女孩子的活,加上技術不熟練,人們都瞧不起他。善良的嘉黛琳則處處照顧著他。艾堅沒有下榻的地方,她便請求父親給他幫忙解決。馬安把艾堅介紹給「有利」小酒店的老闆賴賽納。賴賽納認識艾堅的朋友普魯沙,便答應讓艾堅住在他的店中。

愛彌爾·左拉愛彌爾·左拉
賴賽納是個三十八歲的胖子,「圓圓的面孔上,剃得精光,露著和善的微笑」。他原是個挖掘工,在三年前一次罷工風潮中,被公司開除了。後來,他便在服婁礦區開起酒店來,並成為礦區不滿工人的首領,但他只強調合法鬥爭,反對暴力行為。

馬安的兩個兒子柴沙里、襄倫都在礦井工作,但工資低,不夠維持一家的生活,常常面臨著斷炊的危險。艾堅來到礦井時,他們一家又揭不起鍋蓋了。馬安嫂便去向商人梅格拉借貸。梅格拉是個外表彬彬有禮,內心齷齪冷酷的胖子,而且是個大淫棍。他經常以借貸來姦淫礦工的妻女。他的店鋪開在礦場總經理海納波公館的隔壁,由於他得到工頭們的庇護,生意十分興隆。他看馬安嫂沒有什麼油水可揩,便拒絕了她的借貸要求。

馬安嫂又到礦業公司股東格雷歌亞先生家借貸。格雷歌亞夫婦裝出一副假慈悲的嘴臉,讓其女兒珊茜爾把一些他們用不著的衣料施捨給馬安嫂,而拒絕借給馬安嫂急需的五法郎錢。馬安嫂想到井下的丈夫和兒女回來將要挨餓,只得又回到梅格拉的店中來。梅格拉想起馬安嫂有個十五歲的女兒嘉黛琳,便同意把食物和錢賒借給她。

嘉黛琳吃過晚飯後到蒙楚鎮上去買帽帶,路上,她遇見了同在礦井工作的大個子薩瓦爾。薩瓦爾用暴力強姦了她。這事剛好被正在散步的艾堅撞見了。艾堅感到既難過又嫉妒,因為他自己正喜歡嘉黛琳呢。

艾堅在「有利」酒店認識了另一位房客蘇瓦林。他是服婁的機器工人,年紀三十左右,身材瘦長,面孔細嫩,頭上的金髮很濃密,兩邊的頰鬚卻很稀疏。他是俄國貴族的兒子,因企圖謀殺沙皇未成,逃到法國。他信奉無政府主義,主張「殺掉頑固的人們,剷除一切陳舊的事物,當這腐爛的世界不再留下半點東西時,一個更好的社會或者會茁長起來」。他不同意艾堅提倡工人集會結社的主張。

愛彌爾·左拉愛彌爾·左拉
三星期後,艾堅成了礦井裡最好的推車工,人們改變了對他的看法,尤其是一向尊重出色工人的馬安,對他產生的親切的友情。他認為這位年青人不僅勞動好,閱讀、書寫、繪圖樣樣都能幹。他邀艾堅搬到他家裡住宿,並讓他轉為採掘工。

艾堅與「國際」勞工組織有聯繫。他的朋友普魯沙經常寄些小冊子來給他閱讀。他在馬安支持下,在礦區發起了一個互助會社--「準備金庫」。參加的會員每月得繳納二十個銅子,以便工人在急難時互相救助。這樣一來,艾堅在工人中贏得了信任,並在他周圍團結了一批群眾。這時,礦業公司借口工人在礦井裝塞木頭馬虎,用罰金來懲處工人,並實行所謂新的工資制,使工人每月收入大大降低,引起了工人的普遍不滿。再加上一次礦井崩塌,壓死了礦工樹根,壓斷了馬安小兒子襄倫的腿,礦工的憤怒情緒達到了頂點。艾堅和馬安便領導工人起來罷工。馬安是服婁礦場最受尊敬的工人,被人們推舉為向總經理交涉的代表。

總經理海納波先生在家裡大擺筵席,因為他要促進他的外甥保羅·內格萊爾和格雷歌亞的女兒珊茜爾的婚事。內格萊爾是服婁的工程師,對待工人十分苛刻。同時,他靈魂卑鄙,背著舅舅,暗中與舅母海納波太太私通。席間除格雷歌亞夫婦外,還有格斯東·瑪麗礦場的經理,格雷歌亞的外甥德內林,他們正在談論服婁工人罷工的事,擔心這次罷工會影響到別的礦場。海納波則認為工人罷工不會堅持太久,等到他們肚子餓了就會回到礦井去;何況,工人一罷工,他們剛成立起來的「準備金庫」就要塌台了。

馬安等工人代表來見總經理。他們向海納波嚴正指出,公司苛扣工人的工資是不合理的;提出每車煤要增加五個生丁的要求。總經理態度十分蠻橫,斷然拒絕,還罵工人想加入「'國際』這個強盜的隊伍,夢想破壞整個社會」。談判破裂了。

愛彌爾·左拉愛彌爾·左拉
工人連續進行了三星期的罷工。艾堅在工人中做宣傳鼓動工作,他成了群眾一致擁戴的首領。與此同時,他的虛榮心也滋長起來,幻想將來能有一天當上議員。工人們在戴西爾寡婦家舉行秘密集會。關於是否加入「國際勞動者協會」的問題,引起了激烈的爭執。艾堅主張工人加入國際團體,賴賽納和蘇瓦林都持反對的意見。賴賽納認為工人一加入國際組織,他們的生活不僅不能得到合理的改善,公司將用更嚴厲的辦法懲罰工人。蘇瓦林認為加入國際組織是一件蠢事。他主張「破壞一切……不再有不同的民族,不再有政府,不再有財產,不再有上帝和崇拜」。幾種意見正在相持不下時,艾堅的朋友普魯沙從里爾城趕到會場。這是一個有著細長身材和小白臉的工運活動家。他因為歷次講演的成功,流露出一種洋洋自得的神氣。他的聲音已經嘶啞了,但他以有力的倒證說明了工人加入「國際」組織的好處。這樣一來,艾堅一派的主張獲得完全的勝利。會後,蒙楚一萬礦工便成了「國際勞動者協會」的會員。

罷工進行了一個月。礦工們早已斷炊了。從倫敦「國際」工人組織寄來四千法郎的聲援款,但不足工人們購買三天的麵包。馬安嫂把家裡一切能賣的東西都賣光、當光了。她的兩個最小的兒女在路邊向人乞討,襄倫進行偷盜活動。不久,馬安嫂的小女兒婀茜爾餓死了。大女兒嘉黛琳已和薩瓦爾同居,她送了些糖和咖啡來給母親,但被她男人發現了,被說成是倒貼給她心愛的男子艾堅的。嘉黛琳受到薩瓦爾的踢打。礦場中一些工人迫於飢餓,開始復工了。薩瓦爾所在的礦場約翰·巴爾的工人復工得最早。於是三千名堅持罷工的礦工在森林裡舉行了集會,討論下一步的策略。艾堅主持了會議。在他的啟發下,礦工們決心把鬥爭進行到底。他們罵那些復工的工人是奸賊,要到各個礦場去懲罰他們。薩瓦爾也參加了大會,大夥鄙視他。但他在會上保證:明天他將和他礦場的工人,不再下井了。

愛彌爾·左拉愛彌爾·左拉
薩瓦爾加到約翰·巴爾後,並沒有履行他的保證。他被經理德內林收買了。第二天,服婁的罷工工人開到約翰·巴爾。他們把下井的工人全部轟了上來。工人們對薩瓦爾最為惱恨,對他進行了嘲罵和踢打,然後又把他挾持在遊行隊列中,從一個礦區遊行到另一個礦區,把他當作奸賊,去教訓那些出賣自己同夥的人。罷工工人不斷補充到遊行隊伍中來,最後隊伍擴展到兩千五百多人,組成一股浩浩蕩蕩的人流。他們一面行進,一面高喊:「麵包,麵包,麵包!」

在總經理公館門前,遊行工人攔截了野遊歸來的太太和小姐們,砸碎了梅格拉開的店鋪。梅格拉逃到房頂,但他從那裡滑跌下來。女工們想起這個淫棍一貫對她們的侮辱,便對他施行報復。如焚嬤嬤跑上前去,拔下了梅格拉的陽物,把它戳在木棒尖上,高高地舉起,象一面旗幟似地在空中搖晃著。

薩瓦爾乘人們不注意時逃跑了,他引來了大批憲兵。罷工工人開始潰散了。接著整個礦區都被軍隊包圍起來。公司對罷工工人實行了殘酷的鎮壓,開除了馬安等三十四個工人。艾堅在軍隊開來時躲藏到一個已報廢的礦井裡。突然的事變,把他的頭腦也搞亂了。這時,他感到改變工人現狀十分渺茫。白天他不敢露面,晚上他去看馬安一家。當人們問他該怎麼辦時?他認為目前只有和公司和解。為此,他遭到馬安嫂的嘲罵。當艾堅出現在賴賽納的酒店裡時,又受到賴賽納的挖苦。蘇瓦林則說:「全體都是懦夫。」這時,薩瓦爾帶了嘉黛琳到酒店中喝酒。由於罷工的事件和愛情的怨恨,薩瓦爾見到艾堅格外眼紅,便撲上去要殺死艾堅,於是在他們之間進行了一場激烈的搏鬥。在搏鬥中,嘉黛琳偏袒艾堅一方。斗敗的薩瓦爾便把她臭罵了一通,不准她回家了。

資本家一面利用反罷工分子下井勞動,另一面準備僱用比利時人來代替罷工的工人。再次引起礦工的憤怒。人們擁向礦場與軍隊發生了衝突。開始工人用石塊投擲他們,後來軍隊開槍了,打死了馬安等十四個工人和小孩,二十二人受傷,釀成嚴重的流血事件。

愛彌爾·左拉愛彌爾·左拉
艾堅參加了馬安的葬禮。他的軟弱與無能,遭到工人的唾棄,在他背後不斷發出了噓聲。馬安嫂公開對他說:「我若站在你的位置,給夥伴們惹起那麼多的損害,我早已憂悶死了。」他在工人住宅區經過,有人向他伸著拳頭,有人向他拋擲石塊。這時,艾堅反埋怨工人野蠻和畜牲一樣愚蠢。賴賽納見到工人圍攻艾堅的場面很高興,他對工人宣傳說:「暴力從來不會成功,人們不能於一天之內改造世界。答應你們一下子改變一切的人們,只是不負責任的荒唐鬼或有意欺騙的卑劣小人。」於是,他在工人中重新獲得了失去的威望。

嘉黛琳被薩瓦爾拋棄后,回到娘家和馬安嫂住在一起。眼看一家大小挨餓,她決定下礦井去工作。艾堅也表示要和她同去。這時,艾堅想起了達爾文的進化論學說,認為人類在進行一種生存鬥爭,瘦的吃掉胖的,強的吃掉弱的。

蘇瓦林不滿人們的懦弱,他暗中在進行一項冒險的破壞活動。他偷偷地下到礦井,鋸開了護井壁的木板,破壞了礦井的排水設施,使大水淹沒了礦井。恰好,這天艾堅和嘉黛琳一道下井去,由於礦井充水,出口處已被崩坍堵塞了。工人上不來。礦外工人組織了搶救隊。柴沙里知道妹妹嘉黛琳被埋在礦井,參加了挖隧道的工作。他幹得特別賣勁,但他疏忽了安全設施,引起煤氣爆炸,結果他被炸死了。總經理海納波先生和股東格雷歌亞一家也來到現場。格雷歌亞為了討好工人,對馬安一家遭難表示同情。他和他的女兒珊賽爾到馬安嫂家慰問。家裡只有「善終」老人一人在家。他被一連串不幸的事變,弄得麻木和痴獃了。格雷歌亞夫婦送了一雙老人無法穿的大皮鞋給他。當他們走開后,珊賽爾想單獨留下來和老人談談話。「善終」出於一種瘋狂的舉動,把珊賽爾掐死了。然後,他自己也跌倒在珊賽爾的屍體旁邊。

愛彌爾·左拉愛彌爾·左拉
被埋在井下的工人,由於坍方、飢餓、缺氧,大部分人都死去了。最後,只剩下三個人:艾堅、嘉黛琳和薩瓦爾。薩瓦爾和艾堅因爭奪嘉黛琳,又展開了一場激烈的搏鬥。艾堅用石塊擊碎了薩瓦爾的腦殼,薩瓦爾死了。礦井中的水位越漲越高。艾堅和嘉黛琳半身都浸泡在水裡,接連幾天沒有東西吃,他們餓得發昏。最初,他們吃一小段朽木頭,木頭吃光了,便只好挨餓了。嘉黛琳無法再支撐自己的身體了,她倒在艾堅的懷裡死了。當人們挖通隧道后,艾堅也昏死過去,但他被人們救上來了。

艾堅是這場災難的唯一倖存者,他在蒙楚醫院躺了六星期。公司給了他一百法郎救助費,但把他開除了。艾堅拒絕接受一百法郎。當他傷好出院后,看到工人們迫於飢餓都下井工作了。馬安嫂為了養活一家,也只好重新當起推車工來。她和艾堅分別時,對他說:「經過這一切屠殺之後,我曾有一會兒,很想打死你。但是人們必須反省,不是嗎?人們發覺這到底不是任何人的過失……不,不,這並不是你的過失,而是大家的過失。」她原諒了艾堅。艾堅一面離開礦區;一面放慢了腳步,看著周圍的一切。他感到自己在礦井底下的艱苦經歷,已使他鍛煉成熟。他的教育已結束,「他武裝著知識離開,他已變成革命的,有理性的戰士,將對他所看見的和所判決的社會宣戰。」他準備去找普魯沙,做一個象普魯沙那樣使人們「言聽計從的首領」。同時,他相信在礦井底下「無數的人,暗暗茁長起來,一個復仇與黑色隊伍的胚種已在犁痕底下慢慢萌芽與長大,為了未來世紀的收穫,不久就要裂開壓蓋著的土地」。於是,他動身到巴黎去了。 

5 愛彌爾·左拉 -名言

愛彌爾·左拉愛彌爾·左拉
生活的全部意義在於無窮地探索尚未知道的東西,在於不斷地增加更多的知識。

愚昧從來沒有給人帶來幸福,幸福的根源在於知識。
 
人生在這裡只有兩分半鐘的時間:一分鐘微笑,一分鐘嘆息,半分鐘愛,因為在愛的這分鐘中間他死去了。

生活的道路一但選定,就要勇敢的走到底,決不回頭。

真理在前進,什麼也不能阻擋!

6 愛彌爾·左拉 -參考鏈接

1  http://www.oklink.net/zjzj/foreign/french/06.htm

2  http://tv.people.com.cn/GB/47936/47951/68316/4612469.html

3  http://www.ruiwen.com/news/23311.htm

上一篇[仿生學]    下一篇 [大清嗣天子寶]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