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定義

愛情傳奇小說是傳奇小說的分支,傳奇小說中成就最大、代表性最強的就是愛情傳奇小說,愛情傳奇小說基本上可看作是傳奇小說的代名詞,就好比瓊瑤是台灣言情界的代表人物一樣。
同時,愛情傳奇小說也是當今言情小說的老祖宗,當代言情小說起源於民國初年的鴛鴦蝴蝶派,而鴛鴦蝴蝶派的血液與愛情傳奇小說是一脈相承的,只是很大程度上受到了海派文化的影響。
說得再大一些,以愛情傳奇小說為代表的傳奇小說,標誌著中國古代小說的成熟,它成為後代文言短篇小說的主要樣式,還是後代白話小說、戲曲及講唱文學汲取題材、人物、藝術方法再創作的寶庫,如果誰要寫中國小說史或言情史,愛情傳奇是躲不掉的。

2發展

愛情傳奇小說起始於唐代,興盛於唐代,也衰落於唐代,兩宋之後幾近絕跡,清代蒲松齡《聊齋志異》中有很多愛情傳奇小說影子,但更偏向於志怪,嚴格意義上說不屬於愛情傳奇小說,其後,古典的愛情傳奇小說正式宣告壽終正寢。
網路文學興起之後,木然千山開創了新派愛情傳奇小說的先河,自從其推出《塔里木河》之後,網路讀者掀起了強烈的反響,可見愛情傳奇小說有其根深蒂固的魔力,例如《浮生縈雲》,這就不難理解為何唐代三大愛情傳奇如此深入人心了。幸運的是後來唐七公子著的《華胥引》勉強到達傳奇小說的境界。
由此可以看出,愛情傳奇小說可分為兩個歷史階段,一個是以唐代為代表的古代愛情傳奇小說,一個是以時下為代表當代愛情傳奇小說,時間跨度之大,是任何小說類型都無法比及的。如此,愛情傳奇小說自然就分為兩個歷史派別,一個是古典派,一個是新秀派,兩派相別千餘載,這本身就是一個傳奇。

3特點

愛情傳奇小說為何在民間長盛不衰,時隔千年,依然令人念念不忘呢?它的魔力何在?
首先,這是由傳奇小說本身性質決定的。傳奇小說內容多傳述奇聞異事,大量記載人間世態,生活氣息濃厚,情節離奇曲折,想象豐富奇特。因是「有意為小說」,而歸趣則在「文采與意想」,所以傳奇作家對各種傳說聞見除藝術加工外,還在其基礎上進行杜撰,亦即有聞加工,無聞虛構,從而使小說所傳之「奇」,成為有意為之之奇、大加渲染髮揮后之奇。
其次,愛情傳奇小說有著與其他小說不同之處:主題上,雖然講述的是愛情故事,但把愛情傳奇小說把愛情賦予了強烈的傳奇色彩,讓人讀後感到新奇獨特;人物上,愛情傳奇小說大都是普通平凡的人物,這些人物沒有脫離實際,沒有高高在上,讀者從人物身上會看到自己的影子;情節上,愛情傳奇小說離奇曲折,想象豐富,而這些情節又是讀者可以期望的,不是虛無縹緲的。
第三,愛情傳奇小說處在言情小說歷史發展的童年期,童年的故事往往令人終生難忘,其講述的故事具有成人愛情童話化。同時,愛情傳奇小說有著自己獨特的素材土壤,這些土壤或根據史實,或根據軼事,或根據傳說……都可在民間追溯到樸素的源頭。

4作品

古典派:沈既濟《任氏傳》;陳玄佑《離魂記》;李朝威《柳毅傳》;白行簡《李娃傳》;蔣防《霍小玉傳》;元稹《鶯鶯傳》。
新秀派:木然千山《塔里木河》;《西湖畔》;《孤島》;唐七公子部分作品。
《任氏傳》
作者沈既濟,德清(今屬浙江)人,唐德宗時做過史館修撰,《舊唐書》本傳稱他「博通群籍,史筆尤工」。這篇小說可能作於建中二年(781),寫貧士鄭六與狐精幻化的美女任氏相愛,鄭六妻族的富家公子韋崟知此事後,白日登門,強施暴力,任氏堅拒不從,並責以大義,表現了對愛情忠貞。后鄭六攜任氏赴外地就職,任氏在途中為獵犬所害。小說情節曲折豐富,對任氏形象的刻劃尤為出色,生動地表現了她多情、開朗、機敏、剛烈的個性特徵,與六朝那些簡單粗陋的狐女故事相比,《任氏傳》在使異類人性化、人情化方面取得了開創性的成就。
《李娃傳》
三大愛情傳奇之一,作者白行簡(776~826),白居易之弟,字知退,元和二年(807)進士及第,后歷任左拾遺、司門員外郎、主客郎中等職。
《李娃傳》約作於貞元十一年(795),寫滎陽生赴京應試,與名妓李娃相戀,資財耗盡后,被鴇母設計逐出,流浪街頭,做了喪葬店唱輓歌的歌手。一次他與其父滎陽公相遇,痛遭鞭笞,幾至於死;后淪為乞丐,風雪之時為李娃所救,二人同居。在李娃的護理和勉勵下,滎陽生身體恢復,發憤讀書,終於登第為官,李娃也被封為汧國夫人。
這是一篇以大團圓方式結局的作品,因為產生的時代較早,自不可與後來明清戲劇、小說中陳陳相因的大團圓收尾一概而論;但由於作者對這種以滎陽生浪子回頭、其婚姻重新得到封建家庭認可的團圓方式抱著肯定和欣賞的態度,實際上便在一定程度上否定了小說前半部那段背離傳統、感人至深的男女戀情,消弱了作品的思想性和藝術效果。 小說的精華在前半部,尤其表現在對李娃形象的塑造上。李娃年僅二十,是一個被人侮辱、身份低賤的妓女,一出場就以妖艷的姿色吸引了滎陽生,並大膽讓滎陽生留宿,「詼諧調笑,無所不至」,表現得溫柔多情。但她深知自己的地位與貴介公子的滎陽生是難以匹配的,所以當滎陽生在妓院盪盡錢財時,她又主動參預了鴇母騙逐滎陽生的行動,儘管她內心深處仍對滎陽生情意綿綿。此後,滎陽生流落街頭、乞討為生,李娃對這位已「枯瘠疥癘,殆非人狀」的昔日情人不禁生出強烈的憐惜之情和愧悔之心,「前抱其頸」,「失聲長慟」,並毅然與鴇母決絕,傾全力照顧、支持滎陽生,使他得以功成名遂。但直到此時,她也沒對滎陽生抱不切實際的幻想,而是十分理智地提出分手,給對方以重新選擇婚姻的充分自由。這種過人的清醒、明智、堅強和練達,構成李娃性格中最有特色的閃光點。
《霍小玉傳》
三大愛情傳奇之一,《霍小玉傳》是繼《鶯鶯傳》之後的又一部愛情悲劇,也是中唐傳奇的壓卷之作。作者蔣防,字子微,義興(今江蘇宜興)人,長慶年間歷任右補闕、司封員外郎,加知制誥,后被貶遷汀州、連州、袁州等地,約卒於大和年間。蔣防善詩文,但他之所以留名於文學史,卻主要緣於《霍小玉傳》這篇傑作。
小說中的霍小玉是作者描寫最生動、最有光彩的人物形象,她原為霍王之女,只因其母是霍王侍婢,地位低下,小玉終被眾兄弟趕出王府,淪為妓女。她與出身名門望族的隴西才子李益歡會之初,即已從以往的遭遇預感到自己「一旦色衰,恩移情替」的命運,因此「極歡之際,不覺悲至」,只求與李益共度八年幸福生活,而後任他「妙選高門,以諧秦晉」,自己則甘願出家為尼。然而,殘酷的現實很快粉碎了她的幻想,使她連這樣一點微小的希望也難以實現。曾發誓要與小玉「死生以之」的李益一回到家就背信棄約,選聘甲族盧氏為妻。小玉相思成疾,百般設法以求一見,李益總是避不見面。最後一黃衫豪士「怒生之薄行」,將李益強拉到小玉處,小玉悲憤交集,怒斥李益:我為女子,薄命如斯;君是丈夫,負心若此!韶顏稚齒,飲恨而終;慈母在堂,不能供養;綺羅弦管,從此永休。征痛黃泉,皆君所致。李君李君,今當永訣!我死之後,必為厲鬼,使君妻妾,終日不安! 這段義正詞嚴的血淚控訴和強烈的復仇意緒,表現了一個備受欺凌的弱女子臨終前最大程度的憤怒和反抗。至此,小玉性格中的溫柔多情、清醒冷靜已為堅韌剛烈所取代,但這堅韌剛烈中卻滲透了無比的凄怨。小說寫她說完這段話后,「乃引左手握生臂,擲杯於地,長慟號哭數聲而絕」。這是悲劇的終點,也是悲劇的高潮,它展示給人們的,不只是一個多情女子的香銷玉殞,不只是李益之流的卑鄙無恥,而且是整個封建等級制度的醜惡和封建禮教的殘酷。
這是一篇妙於敘述和描寫的優秀作品,作者善於選擇能反映人物性格和心態的典型場景,用飽含感情色彩的語言加以精細的描寫和刻劃,從李益與霍小玉的初會、兩次立誓到李的背約、二人的最後相見,無不婉曲深細,妙筆傳神。即使對李益這一負心人物,作者也沒作簡單化處理,而是通過對具體情事的敘述描寫,著力於揭示他在個人意志和家長權威對立中的內心矛盾和痛苦,寫出他由重情到薄情、絕情,絕情后仍復有情的兩重性格,既令人感到真實可信,又增強了作品的藝術感染力。此外,小說在語言的運用、氣氛的渲染、枝節的穿插等方面都頗有獨到之處,誠如明人胡應麟所說:「唐人小說紀閨閣事,綽有情致,此篇尤為唐人最精彩之傳,故傳誦弗衰。」(《少室山房筆叢》)
《塔里木河》
新秀派的代表之作,作者:木然千山。詳細資料甚少。
作品主題:描寫了一個關於「愛情穿越千年,雖滄海桑田,物換星移,卻從未改變」的愛情主題故事。
類型特點:作品玄幻素材出自《山海經》,小說融入了愛情、玄幻、懸疑、幽默、探險、考古、大漠、長河、胡楊、土狼、駱駝、亡靈、古墓、城堡、公主、傳說等諸多元素,情節緊湊,主題鮮明。
故事梗概:《塔里木河》蘊含三個故事,第一個是塔里木河之行,男女主人公之間發生的現實愛情故事;第二個是24年前一支考古隊發現三千年古城遺迹,後來發生變故,只有兩個人逃離出塔里木河的故事;第三個故事取材於《山海經》,一幕一幕展現西周末年古西域時期一位女公主的愛情傳說。小說男主人公楊槐,是一個建築師,為了與考古學女友在一起,舍下令人羨慕的事業,走上了塔里木河之行。女主人公龍雪琴,是一個頗具個性的氣質女子,最後走入西周時代古西域地下城堡,揭開了三千年愛情詛咒。小說主要分為探險隊、在路上、前夜、城堡的奴僕、千年詛咒等五個部分,作者寫書五年,三易其稿,十幾萬字,起承轉合,致力於講述一部愛情傳奇經典。
作者這樣描述塔里木河:塔里木河是一條神奇的長河,充滿魔力的長河,讓人游曳其中就不想上岸的夢幻之河。朝覲的人在路上,守望的人忘記了迷惘。其實,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有一條這樣的長河:它源遠流長,它永不消逝,流淌著我們的悲苦與歡樂,交織著我們的夢想與現實,暗涌著我們的心聲與秘密。當你暮然回首,不經意間,發現它已流經千年,穿越森林與荒漠,走過人事與滄桑……
8.《華胥引》
唐七公子的作品,古言傳奇。
華胥一引,亂世成殤。琴弦震響於九州列國之上,無聲驚動。這是一個發生在亂世的故事。國破那日,衛公主葉蓁盛裝從城牆上躍下,以身殉國。陳世子蘇譽望著她如飛鳥般墜落,輕輕合上手中摺扇,淡淡道,以公主之禮,厚葬了罷。那是後來的史書記載中,陳世子蘇譽與衛公主葉蓁唯一的一次見面。而真正的風月傳說,往往隱藏在丹青史筆之後……亡國公主葉蓁依靠鮫珠死而復生,流浪於九州列國,以華胥調為引,為他人編織出一個個夢境。有的人願望實現,有的人夢想成真,而現實中的辛酸與苦澀,被輕描淡寫抹去。幻術組成的琴聲,生死人肉白骨,她是幻境中唯一的神,執掌生死,卻握不住自己的幸福——與敵國世子的一次次相遇,身份兩重,緣也兩重。到底是緣分的邂逅,還是命運的戲弄?清平華胥調,能不能讓每個人追回舊日的思念,不再悲傷? 當賴以維生的鮫珠被擊碎,葉蓁與心愛之人蘇譽終究抵不過玩笑般的命運…… 她用盡所有力量與壽命演繹的最後一曲,為誰奏起?
下一篇[阮阮]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