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以婆媳之間的關係為主線,以一對在不同環境下長大的雙胞胎敬茱和喜茱的故事展開。希望給天下每一位做為妻子媳婦的女性、與每一位有女兒的母親們,能角色互換、設身處地的體諒彼此間不同的角色,並透過男性與女性、丈夫與妻子、娘家與婆家以及婆媳之間的角色對立,描繪出現代女性在性別、世代及階層之間差異角色下的新角色定位。

1 愛情妙語 -目錄

片名

  《愛情妙語》(又名:愛情有什麼道理)

出產地

  韓國

主要演員

  金芝荷 李太蘭 金浩鎮 柳鎮

劇情介紹

  婆媳之間的關係,一直是女性婚姻上的重要話題,隨著時代的進步變遷,教育的普及,新女性主義意識逐漸抬頭,這種對立的關係更是明顯;本片即是以一對在不同環境下長大的雙胞胎姊(李泰蘭)妹(金芝荷),姊姊是以追求工作事業與名利為重的女強人,並一直認為丈夫是自己愛情的全部;而妹妹則是希望將來能嫁一個好丈夫,做一個好媳婦、好太太,能集全家寵愛在一身的平凡女子,2姊妹不同的生活理念與價值觀,詮釋著時代女性對於事業與成功、愛情與婚姻的價值真義,探討今日新女性主義的角色轉變,以及身為家庭一份子的女性角色的新定位。

  女性婚後常常因緊張的婆媳關係壓抑著自己,本劇藉由2個雙胞胎姊妹的故事,希望給天下每一位做為妻子媳婦的女性、與每一位有女兒的母親們,能角色互換、設身處地的體諒彼此間不同的角色,並透過男性與女性、丈夫與妻子、娘家與婆家以及婆媳之間的角色對立,描繪出現代女性在性別、世代及階層之間差異角色下的新角色定位

2 愛情妙語 -分集介紹

第一集

  在鄉村小站當鐵路局站務員的敬茱,自小就因父母離婚,跟著貧困的父親一起生活,相依為命,孿生姐姐喜茱則跟著母親福心居住。有一天,敬茱騎自行車替爸爸到醫院拿葯回家的途中,和正在打手機電話的東熙相撞,東熙雖禮貌性的道歉,但敬茱反而大呼小叫地數落東熙。儘管如此,東熙還是好心的把敬茱掉下來的葯送回醫院。在朋友的婚禮上東熙再次和敬茱見面,對敬茱產生了好感。另一方面,這一天在東熙的家裡,母親茉淑要求老大東國,妻亡后至今仍和岳母一起居住的東國,要他早日離開岳母再婚。

  敬茱的媽媽福心現在已是一家小有名氣的酒廠女老闆。雖然與女兒喜茱像朋友一樣相處生活,但內心深處,仍時常挂念著前夫和女兒。有一天福心收到了一封信,是前夫於死前請她繼續照顧敬茱的信函內容。

第二集

  看著敬茱貧困的生活,福心不忍,但敬茱仍拒絕與媽媽一起生活。敬茱和喜茱雖是孿生姊妹,但因長久的分開和心裡的芥蒂,互相之間仍有誤會存在。

  喜茱在公司升為科長,為了拓展網站業務,請仁泰收集相關商品資料。仁泰的企劃案,獲得喜茱的注意,而仁泰在表面常使人誤以為他是富家子弟,其實他是貧困人家,和潦倒落魄的父親鍾弼住在一起。

  敬茱得到去漢城的轉調令感到不舍,朋友美京把敬茱介紹給在漢城的表姐美子關照,敬茱知道美子有同居男人的事實后,馬上離開了她家...。

第三集

  離開美子家以後,敬茱無處可去,流浪街頭。不幸皮包又被人偷去。福心從前夫的朋友得知敬茱來到漢城的消息,心裡很難過。福心找到敬茱寄宿的美京家,通過美京了解了一切...。而同時住在旅社,正在找尋租屋的敬茱,由美京處知道,她母親因為她的失蹤,而緊張萬分,於是決定回到媽媽家。福心對於敬茱能回到自己身邊,感到特別高興。

  仁泰以喜茱的名義,製作出內容充實的網上購物企劃案,使得喜茱感到非常高興,但表面上仍對仁泰說,越權行為的不當。仁泰和喜茱之間?生了微妙的感情。

  東熙抗拒嫂子替她安排的相親,而感到結婚壓力。敬茱被調入東熙上班的車站裡。上班的第一天,在敬茱和東熙面前,發生了有人掉入鐵軌的緊急事故...。

第四集

  敬茱平安地解決了這次事故,但東熙對敬茱危險的救援行為,表面上雖大發雷霆,不過私下仍被敬茱漸漸地吸引,東熙找到敬茱家裡來道歉,對她家豪華的住宅倍感壓力。敬茱因和自己全然不同的喜茱經常衝突而難過,喜茱因敬茱破壞了自己的生活規律感到不平。為了感謝對企劃案的回報,喜茱請仁泰吃晚飯,仁泰趁著這個絕好的機會,親吻喝了酒的喜茱...。

  東熙對自己的家人謊稱說已經有了女朋友,然後故意以資料問題為藉口,騙敬茱來到自己家裡,到了家門口,才告訴敬茱事情真相。敬茱對東熙大發其火..

第五集

  敬茱糊裡糊塗的進了東熙的家,和東熙的家人一起吃晚飯,在尷尬的氣氛中,東熙坐立不安。翰峰說敬茱很像死去的大兒媳婦,心裡很滿意...。

  仁泰對喜茱說,因為自己愛她,所以昨天情不自禁親了她。喜茱則希望給雙方一點時間,互相多了解后再說。

  鍾弼偷吃村裡富人家狗的事情敗露,仁泰為早日擺脫貧困,對喜茱緊追不捨。仁泰使出心機,偷偷的將喜茱的車胎放氣,然後用自己的車把喜珠送回家。福心第一次見到仁泰后,對人品好,家境也不錯的仁泰有了好感...。

第六集

  喜茱和福心在家裡化著濃妝,隨著音樂興奮地跳舞。被吵醒的敬茱不高興,但喜茱和福心卻認為假日應該放鬆一下,敬茱感到格格不入,爭辯中,敬茱提起了父親,氣氛頓時變得冷清,福心想改換氣氛,可是兩人之間卻很難調和,雙方間的鴻溝壁壘分明。

  仁泰等不及先打電話給喜茱,邀請她和福心一起到郊野遊湖。仁泰對命運中的這兩個重要女人,照顧的無微不至,看著仁泰的樣子,福心滿心歡喜,喜茱也逐漸的感到好感。

  東熙陪著敬茱一起去給她父親掃墓,東熙因醉酒,而無法回漢城。接到敬茱不能回家的電話,福心本來就不高興,再聽說敬茱給父親掃墓的事後,福心就更加生氣。

第七集

  東熙因醉酒而與敬茱一起在美瓊的家借宿。茉淑認為在複雜的家庭成長的敬茱, 背景比較複雜,於是對她不太滿意,並對外宿的東熙亦責難有加。對敬茱的掃墓,福心感到傷心,在家喝醉酒睡著了。敬茱回家后,看到酒氣熏天,疲憊地睡著的福心,心理很是不舍,於是將媽媽吐了穢物的睡衣洗乾淨,第二天早上,還特地煮了解酒湯。但因為屋子裡飄滿著湯里的魚腥味,反被福心責怪...。

  福心到喜茱的公司想和她一起吃午飯,因喜茱外出,便請仁泰一起共進午餐。並細心地打量仁泰,開始喜歡仁泰的為人。

  仁泰陪爸爸鍾弼去百貨商店買西服,突然遇見喜茱而緊張萬分,仁泰看著跑過來的叫他的喜茱,害怕喜茱撞見去洗手間的鐘弼出現,而非常緊張。

第八集

  仁泰因害怕鍾弼和喜茱碰面,而緊張萬分。仁泰帶著喜茱急匆匆的走出百貨店。而獨自留下從洗手間出來,慌張的鐘弼。

  美瓊因家禽得了傳染病陷入生活困境,敬茱想替父親償還剩下的債務,但擔心自身的償還能力,心煩意亂。這時東熙向敬珠求婚,敬茱說需要時間考慮,及有些事情要處理。敬茱將自己的情?講給東熙知道,東熙了解敬珠的境況以後,感到兩人的心更近了。

  福心因有急事要回公司,仁泰親自駕車與喜茱一起送她回去。福心對家境好,懂禮貌的仁泰很滿意,所以請她一起吃晚飯,喜茱雖不討厭仁泰,但倆人關係發展過快,總覺得有些不妥。

  翰峰向敬茱提出婚事。敬珠卻說和東熙只是同事關係,那一天的拜訪原是一場誤會。翰峰於是追問東熙,使東熙自尊心受到極大傷害...。

第九集

  翰峰對茉淑說敬茱和東熙好像分手了。茉淑抓住東熙問個究竟,看著兒子無精打採的樣子,心痛不已。東熙質問敬茱為何對爸爸翰峰說那種話。而敬茱則對東熙衝動的行為表示不滿。

  仁泰對爸爸鍾弼講了有關喜茱的事情,並請求他幫忙。得知兒子的女友家庭富有,鍾弼高興地請翰峰和東國的岳母吃飯,心裡充滿希望。

  不知道東熙和敬茱之間鬧矛盾的東子,找到敬茱,請她借錢鏡給未來的小姑做生意用。東子回家后得意洋洋地說錢的問題解決了。被正在氣頭上地茉淑臭罵一頓。了解真相后的東子,趕緊找到敬茱,說希望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出盡了洋相。

第十集

  因車站內發生的事故,而接受警察調查,東熙和敬茱兩家都鬧翻了天。在咖啡店相遇的福心和茉淑,因心裡彆扭,相互之間不歡而散。

  被仁泰打了一巴掌的喜茱,氣得快要瘋了。激烈的爭吵后,喜茱怒言絕交。但被仁泰刺中自己本來面目的話語,一句句在耳邊迴響,揮之不去。仁泰以為與喜茱的關係徹底結束而垂頭喪氣。

  事情順利解決后,敬珠安慰著東熙,決心與他結婚。福心知道敬茱竟然不和自己商議,就要自己償還父親的債務,心裡本來就不悅,再聽敬茱說要與東熙結婚,更為生氣。

  喜茱和仁泰又見面了,仁泰的甜言蜜語,使得熙茱情不自禁地投進了仁泰的懷抱,仁泰暗自慶幸,更緊緊地摟住喜茱。

第十一集

  福心和敬茱,因為和東熙的婚事,試圖想互相說服對方,但彼此的意見更為分歧。喜茱和仁泰,回家向福心表示要結婚的意向。福心本來就對仁泰有好感,聽到他向喜茱求婚的消息之後,心裡非常高興。

  敬茱一想到,仁泰以險惡的表情和污言穢語打電話的情景,心裡還是有點不放心,並要喜茱慎重考慮后再做決定。

  托仁泰網上購物企劃案的成功,喜茱的部門績效被公司內部評為第一。慶功宴后,仁泰送給喜茱結婚戒指,還安排讓她跟鍾弼通電話。仁泰和鍾弼父子兩個人預謀,聯手設計結婚計劃步驟。

  為了反對和東熙的婚事,福心處心積慮的瞞著敬茱安排相親。有所不知的敬茱,還邀請了東熙一起去吃飯…

第十二集

  福心和茉淑,一個說不接受自己的女婿,另一個也不願認自己的媳婦。

  東熙和敬茱買了蛋糕,來見東熙父母。但在氣頭上的茉淑根本不願見敬茱,而福心也急得胃潰瘍。

  仁泰教鍾弼學吃西餐等禮儀,?安排鍾弼與福心一起吃飯做準備。仁泰的舊歡艾莉知道此事後,找上仁泰的家裡大鬧一場。

  聽到福心病倒,仁泰和東熙都去探望她,福心當著仁泰的面,責怪東熙。而東熙更是表明,即使沒有父母的允許,兩人也要結婚,氣得福心打了東熙一個耳光。

第十三集

  福心到餐廳不由分說,將敬茱拉了出來。看到兒子遭人打耳光,茉淑怒氣攻心,暈倒在地。東振指責心煩意亂的哥哥愚笨...。

  茉淑對青山酒廠推銷員,謊稱自己喝了這種酒,差點死掉,並勸阻其他商店接受該酒廠的產品。

  福心對敬茱說,如果堅持要和一無是處的東熙結婚,不如就搬出去算了。福心家的傭人阿姨見到仁泰,當場就向他勒索1千萬元,作替他隱瞞真相的封嘴費,惱怒之下,仁泰找到艾莉,安排流氓打手。出來時,在路上艾莉擁抱仁泰,恰巧被敬茱看到。

  仁泰為達到結婚的目的,向喜茱及家人展開積極攻勢,先把鍾弼安頓到酒店后,著手安排鍾弼與福心,喜茱見面。但是見面的那一天,鍾弼卻因?吃魚,被緊急送到醫院急診室...。

第十四集

  福心得到有人喝了青山酒廠的酒而腹痛的報告。,親自出馬向受害者鄭重道歉。后得知受害人是茉淑,氣得頭大。福心對翰峰斷然地說,兩家根本不相配,不可能結婚。

  勒索仁泰的傭人的丈夫,在陰暗的巷子里,被仁泰和打手打的痛打。

  敬茱幫喜茱準備訂婚儀式,青山酒場的協理來找東熙,交給他裝著錢的信封。希望東熙辭掉車站的工作,遠離敬茱...。

  東熙雖到福心的家裡爭論,但被趕了出來,敬茱傷心欲絕...。

第十五集

  喜茱把東熙侮辱一番后,拿出錢來打發東熙。自尊心受辱的東熙接到錢后,向她喊道會和敬茱分手的。東熙回家后,看到自己母親熟睡的樣子,內心既愧疚,又憐惜,留下了淚水...並違心要和敬茱分手。

  在哥哥房間收拾要洗的衣物時,東振發現了東熙夾克裡面的錢。眼紅的東振拿了兩張支票后,急忙的逃離家門。

  東熙向敬茱提出分手,並打電話給福心,告訴她已按她的意思和敬茱分手了,但不會接受她的錢,要退還給她。

  喜茱邊給福心看結婚戒指,邊告訴她仁泰願意做入贅女婿,一起服伺福心。福心聽了很高興,對會討人喜歡的仁泰更是中意。

  仁泰選定結婚日期,但仍偷偷的與艾莉幽會。並甜言蜜語的對艾莉說,自己雖然和喜茱結婚,但真正愛的人是艾莉,還拿出項煉送給她做禮物,並要求和她一起生活,艾莉深受感動。

  福心和喜茱幸福地挑選婚紗時,仁泰和艾莉也正忙著在喜茱家附近建自己的愛巢。

第十六集

  忠弼因翰峰出現在仁泰的結婚喜宴上而苦惱。回想在結婚宴席上翰峰與福心吵嘴的情形,及聽說翰峰三兒子交往的女友家族,也是經營名牌造酒公司時,忠弼突然想到翰峰的準兒媳,可能就是喜茱的孿生妹妹,而更加不安。忠弼面臨可能被翰峰拆穿自己和仁泰真面目的危機,坐立不安。這時仁泰剛好打電話回來,忠弼急忙的要仁泰務必盡量反對這樁婚事。

  東熙和敬茱互相道歉,敬茱知道因福心和喜茱的行為,傷害到的東熙自尊心,同意和他分手。

  翰峰告訴太太說,已經把錢還給人家了,而那家的准女婿好像似曾相識。仍在生氣的茉淑要東熙早點忘掉敬茱。而爸爸翰峰則鼓勵繼續加油,要東熙不要為了一點自尊而放棄敬茱。

  福心在公司暈倒了,喜茱和仁泰聽到消息后急忙趕了回來,敬茱因對母親的歉意心情沉重。主治醫生認出了福心。他是她們以前的鄰居,孿生姐妹童年的好朋友永才。福心對記得很多有關敬珠事情的永才,關心注意。

第十七集

  想到敬茱和永才像情人一樣走出醫院的情景,東熙感到心酸。福心知道永才和敬茱約會,滿懷希望地讓喜茱去試探一下永才。

  喜茱聽信了仁泰的挑撥,認為和敬茱一起生活,的確會引起不便,而開始找敬茱的麻煩。敬茱則好心勸她說,要注意仁泰的可疑行為。

  福心希望仁泰到自己的公司幫忙,仁泰看著事情發展順利,暗自高興,但表面上則顯出為難的樣子,讓福心給他一點時間考慮。福心很欣賞仁泰慎重的態度,更加信任他了。

  仁泰到忠弼家裡,要忠弼假裝在夏威夷打電話問候福心。在外面偷聽到對話的東國岳母,把這件事告訴了明蘭和東國...。

第十八集

  東熙因和敬茱分手而傷心,並開始注意常出現在敬茱身旁的永才。

  永才請福心幫他安排與敬珠相親。福心雖然很高興,但也跟他說明東熙的事情,希望他能給敬茱一段時間。

  看到來找敬珠的永才后,同事勸東熙不要做出後悔的事情,和敬茱好好相處。東熙看著滿面歡笑的那兩個人,心裡難過。

  永才邀請福心家人參加歸國朋友的演奏會。在演奏會上,東振看到了永才與敬茱,才知道永才是出身良好家世的醫生,兩人並有意要結婚,心情難過。

  假裝在夏威夷打電話的忠弼,被東國的岳母發現,忠弼不高興的掩飾著。但東國與岳母及明蘭都知道,這是一個婚姻的騙局。

第十九集

  東熙找敬茱說希望重新開始,但被敬茱冷漠以對而傷心。看著東振扶著喝醉酒的東熙回家的情景,茉淑傷心欲絕,說要去找福心一家人算賬,這使得東熙心裡更加難過。

  接到艾莉電話,仁泰急忙趕到艾莉的住處。面對空蕩蕩的住處,仁泰因不知道艾莉會做出什麼事情而感到緊張。

  永才對敬茱提出求婚,但仍感覺到她對東熙還是念念不忘。永才受邀將到聖地亞哥醫院的工作兩年,於是找到福心,向她請求說想和敬茱結婚後再去美國。

  看到兒子正在痛苦萬分,聽說敬茱要和醫師結婚的消息,氣得茉淑打電話給福心威脅說,要在永才的醫院公開敬茱和東熙的關係。

第二十集

  東熙和敬茱一起去旅遊。茉淑打電話給東熙說東子不見了,讓他馬上回來找東子。但東熙因為已和朋友約好而拒絕。

  敬茱家裡也鬧翻了天,永才給醫院急診科打了電話報了警。福心懷疑敬茱和東熙在一起,便給東熙家裡打電話,一聽到東熙也去旅遊,頓時覺得怒氣上升。茉淑還故意刺激福心說,自己的兒子現在是野獸,不知道會做出什事情來。福心氣得病倒了。忠弼聽到雜貨店的兒子和敬茱私奔的消息后,馬上打電話告訴仁泰。仁泰因此感到不安...。

  仁泰接到毫無音訊的艾莉打來的電話,知道艾莉已移民國外,心感萬幸。敬茱對永才謊說因?朋友突然受傷,無法脫身,所以還沒來得及和他打招呼。可是永才說已經知道了他和東熙在一起,?告訴她,她母親因此而病倒了,希望她能儘快和家裡聯繫,敬茱心情好沉重。

第二十一集

  對喜茱而言,艾莉是突如其來的不速之客,聽艾莉侃侃而談她老公仁泰的過去,她仍堅決不敢相信仁泰會為錢騙婚,但心裡已經開始起疑。

  喜茱為了試探,以問候為由向仁泰要公公忠弼的夏威夷電話,仁泰一方面拖延,一方面要父親趕緊想辦法,忠弼覺得喜茱已有所懷疑。

  敬茱發燒,永才不眠不休照顧一整夜,喜茱勸她應接受永才,敬茱心裡卻仍對東熙念念不忘。

  東熙在捷運站發現扒手偷皮夾,想來個人贓俱獲,不料扒手已將皮夾調包,害他被上司K一頓,心情鬱卒喝酒解悶時,又遇扒手挑釁,雙方大打出手。

第二十二集

  喜茱暗示自己懷孕,仁泰卻不想這麼快有小孩,母親福心也不想這麼早當外婆,讓喜茱考慮拿掉孩子。

  東熙被抓到警察局審問,由於對方不願和解,東熙有可能坐牢,敬茱拜託母親不成,只好放下自尊請永才幫忙處里東熙的事。

  仁泰搜購飯店的提議,在福心的力挺下完成簽約,在工作領域上越來越有一片天地之際,突然收到艾莉寄來的包裹信函,驚覺喜茱已經知道他過去的一切,擔心謊言被拆穿的仁泰,竟不惜以自身的安危製造意外事故。

第二十一集

  對喜茱而言,艾莉是突如其來的不速之客,聽艾莉侃侃而談她老公仁泰的過去,她仍堅決不敢相信仁泰會為錢騙婚,但心裡已經開始起疑。

  喜茱為了試探,以問候為由向仁泰要公公忠弼的夏威夷電話,仁泰一方面拖延,一方面要父親趕緊想辦法,忠弼覺得喜茱已有所懷疑。

  敬茱發燒,永才不眠不休照顧一整夜,喜茱勸她應接受永才,敬茱心裡卻仍對東熙念念不忘。

  東熙在捷運站發現扒手偷皮夾,想來個人贓俱獲,不料扒手已將皮夾調包,害他被上司K一頓,心情鬱卒喝酒解悶時,又遇扒手挑釁,雙方大打出手。

第二十二集

  喜茱暗示自己懷孕,仁泰卻不想這麼快有小孩,母親福心也不想這麼早當外婆,讓喜茱考慮拿掉孩子。

  東熙被抓到警察局審問,由於對方不願和解,東熙有可能坐牢,敬茱拜託母親不成,只好放下自尊請永才幫忙處里東熙的事。

  仁泰搜購飯店的提議,在福心的力挺下完成簽約,在工作領域上越來越有一片天地之際,突然收到艾莉寄來的包裹信函,驚覺喜茱已經知道他過去的一切,擔心謊言被拆穿的仁泰,竟不惜以自身的安危製造意外事故。

第二十三集

  喜茱獲悉仁泰出車禍趕到醫院,看了仁泰事先準備的鮮花,及充滿甜言蜜語的卡片后,深受感動,責怪自己太多心,讓仁泰大為安心。

  永才因醫院事情繁忙,請福心出面幫東熙,福心要敬茱與東熙分手作為交換條件,敬茱無奈答應。

  平安獲釋的東熙感謝敬茱的幫忙,敬茱為履行承諾,告訴東熙要結束兩人關係,並決定嫁給永才,東熙心情沉痛。

  仁泰因假車禍事件轉禍為福,更得喜茱與福心的信任,不料前幫傭的老公寄來忠弼的生活照,讓喜茱再度對仁泰起疑。

第二十四集

  喜茱因流產受到嚴重的打擊,此時仁泰卻忙於飯店的事業,並命屬下秘密進行將青山酒廠及飯店事業偷偷轉到他名下。

  翰峰為了籌東熙的和解金,瞞著家人以雜貨店作抵押向忠弼借錢,老大東國雖懷疑錢的來源,卻不敢多問。

  永才為了敬茱放棄調職美國的機會,敬茱也答應認真考慮兩人的事,永才的阿姨美蘭更是幫忙安排約會、大力撮合。

  幫傭老公又寄忠弼的生活照給喜茱,並說其實她公公一直住在漢城,半信半疑的喜茱循著地址找來,中弼大為吃驚。

第二十五集

  喜茱找到了她公公姜忠弼的住處,此時仁泰正好來電告知已找妥公寓,請忠弼趕快搬家,代接電話的喜茱終於確認仁泰父子串通騙婚的事實。

  翰峰巧遇身心受創,身體不適的喜茱,並將她帶回家休息,東熙驚見喜茱,

  金家人因此知道她就是敬茱的姊姊,忠弼兒子騙婚的媳婦,尷尬的喜茱請東熙勿將此事告訴敬茱。

  喜茱拿出忠弼的家居照片與仁泰攤牌,仁泰試圖挽回,極力辯稱因為愛她才說謊,無奈喜茱不聽解釋,更不原諒,不甘心的仁泰決定揪出拍照片的人。

  敬茱由東熙口中得知仁泰父子騙婚的事後,氣憤的來到姜家,準備幫喜茱討回公道。

第二十六集

  敬茱勸仁泰向喜茱道歉求原諒,否則要將婚姻騙局告訴母親福心,姜父卻不以為然。

  姊妹商量如何處理仁泰的事,喜茱不想讓媽媽擔心,又怕仁泰在公司動手腳,因此決定到媽媽的青山酒廠上班,此舉引起仁泰的緊張。

  茉淑來向福心道謝,得知是因敬茱答應與東熙分手,福心才同意幫忙,氣的差點說出喜茱被騙婚的事。

  仁泰說盡好話,苦求原諒,喜茱只覺噁心厭惡,提議兩人離婚。

第二十七集

  忠弼假藉調度資金為理由,向福心提出借款事宜;喜茱無法忍受仁泰父子不但欺騙她,連媽媽的錢都要騙,因此決心報復仁泰,要他一無所有。

  敬茱知道喜茱受騙結婚的事後,姐妹間的感情變得更濃厚,喜茱反過來幫敬茱說服媽媽接受東西。

  喜茱著手調查青山酒廠和飯店的資金流向,仁泰因此而感到不安。

  東熙得知敬茱和他分手的理由,決定勇敢的追求敬茱,並向她提出求婚,敬茱滿心歡喜,福心卻極力反對,母女為此鬧的不可開交。

  在喜茱幫忙安排下,不知情的福心與茉淑見面了,為了證明彼此相愛,敬茱和東熙當眾擁吻。

第二十八集

  敬茱和東熙擁吻,證明彼此真心相愛,但福心仍不答應,敬茱不顧母親反對,表明與東熙結婚的決心。

  喜茱請協理幫忙調查仁泰動用飯店資金的證據;而仁泰則勸父親別再找親家母借錢,否則事迹敗露,前功盡棄。

  東熙雨中跪求,福心仍不肯接納;為了兒子,茉淑多次登門造訪,也同樣跪請福心答應這門親事,幾經波折,最後福心總算答應了敬茱與東熙的婚事,但不會參加他們的婚禮。

第二十九集

  金家二媳婦提議,請婆婆親自送戒指給敬茱,同時試探她婚後住家裡分擔家事的可能性。

  協理查出仁泰在收購飯店時,向各部門主管大收回扣,喜茱決定依法沒收仁泰名下的飯店經營權。

  敬茱不理會東熙的勸告,答應婚後先住家裡,茉淑知道敬茱是為了存錢,才與家人住在一起,心裡有點不高興,福心擔心敬茱在大家庭受苦,但屢勸不聽,母女慪氣。

  貞仁突然噁心想吐,懷疑自己可能懷孕,而向東國暗示想早點結婚。

  茉淑約福心談嫁妝的事,並請以現金代替,不料福心買來大批電器及傢具用品等大型嫁妝,無福消受的茉淑,氣的要找福心理論。

第三十集

  福心送了過度的嫁妝讓茉淑不高興,還好靠敬茱的智慧圓滿的解決,暫時平息了一場紛爭。

  貞仁赴醫院檢查證實懷了東國的孩子,但當她知道明蘭暗中喜歡的人竟是東國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仁泰怕被查出證據,向喜茱懺悔,並將一切責任推給父親,但仍得不到諒解,喜茱欲召開臨時理事會,解除仁泰的所有職務。

  經過許多的風風雨雨,東熙和敬茱終於結婚了,卻不見福心來參加婚禮,

  眾人焦急等待,金父決定趕去許家找福心。

第三十一集

  東熙和敬茱蜜月旅行回來,東熙怪敬茱弄丟了要送給父母的禮物,但對父母謊稱忘了買,而東子卻在東熙的房間發現要送給嫂嫂家人的禮物而感到不悅,決定揭穿,並刁難敬茱。

  喜茱檢舉仁泰侵佔公款的罪行,眼見仁泰被捕,忠弼才知事態嚴重;另一方面喜茱找了天惠子把公公的房子租下來,並請天惠子叫公公搬家。

  東國由貞仁口中得知明蘭喜歡的人就是他,既驚訝又苦惱。

  敬茱請東子幫忙作早餐,東子不但不幫忙還說她是金家免費的傭人,而婆婆更叫她接手祭祖的事,敬茱決定找二嫂及弟妹分擔。

第三十二集

  二嫂以工作忙推拖祭祖的事,敬茱再提分擔家事,二嫂也要她分擔買鑽戒送婆婆的費用,敬茱終於看清二嫂的面目。

  敬茱為了做不完的家事,跟小姑,二嫂,還有弟妹相處的很不愉快,東熙又不敢吭氣,所幸有公公主持公道。

  東國為讓明蘭死心,開始對她冷淡,明蘭覺得姐夫在外頭有了喜歡的女人,氣憤之餘,誓言揪出此女。

  仁泰就要被關進監牢,為了救兒子,忠弼哀求喜茱,並含淚答應跟仁泰脫離父子關係,從此不再來往。

第三十三集

  二嫂以工作忙推拖祭祖的事,敬茱再提分擔家事,二嫂也要她分擔買鑽戒送婆婆的費用,敬茱終於看清二嫂的面目。

  敬茱為了做不完的家事,跟小姑,二嫂,還有弟妹相處的很不愉快,東熙又不敢吭氣,所幸有公公主持公道。

  東國為讓明蘭死心,開始對她冷淡,明蘭覺得姐夫在外頭有了喜歡的女人,氣憤之餘,誓言揪出此女。

  仁泰就要被關進監牢,為了救兒子,忠弼哀求喜茱,並含淚答應跟仁泰脫離父子關係,從此不再來往。

第三十四集

  仁泰打電話找不到父親,來到其租屋處,天惠子告知已搬家,仁泰擔心,但不知父親流落街頭。

  婆婆叫二媳婦與四媳婦幫忙處理東國的婚事,自覺不被信任的敬茱,請婆婆讓她參與家中大小事情,別當她是外人,引起婆婆的不快。

  東國為明蘭愛上他而煩心喝醉酒,翰峰氣茉淑隱瞞此事,夫妻爭吵,正巧福心送牛骨湯來,聽到小姨子愛上姐夫的家醜,茉淑誤以為福心專程來看笑話,揚言要說出喜茱被騙婚的事,敬茱突然大聲制止,茉淑震驚。

第三十五集

  天惠子驚知明蘭愛上東國,向茉淑保證會妥善處理,但對東國隱瞞交往對象,感到難過。

  二嫂、弟妹要買鑽戒送婆婆,敬茱為回敬她們不幫忙作家事,故意挑選價格昂貴的鑽戒,妯娌二人吃悶虧,才知敬茱不好惹。

  秋節將至,福心欲寄禮物給忠弼,喜茱請協理繼續隱瞞,並叫屬下盯緊公公行蹤,以免穿幫。

  喜茱答應敬茱,幫忙關照其小姑生意,不料東子卻哄抬價格、欺騙外國客戶,使喜茱的飯店挨告,形象及商譽受損,敬茱要東子負責大筆賠償金,否則搬出金家,嚇得東子趕緊求饒。

第三十六集

  翰峰得知東國的女友就是貞仁,雖不知她已懷孕,但認為婚事不能再拖;另方面敬茱勸貞仁將懷孕的事告訴東國。

  翰峰氣茉淑不關心東國,還把家務事都交給敬茱,夫妻再為此爭吵,此時福心又寄信來請茉淑對敬茱多關懷、少責難,顏面盡失的茉淑,負氣離家。

  喜茱擔心母親發現真相,又怕仁泰私下找公公忠弼,因此請學長幫忙安排工作,免得公公流落街頭。

  茉淑到東振家小住,賢芝有苦難言,於是聯合二嫂指責敬茱沒做好家事,還讓婆婆離家出走,要小姑評評理,不料小姑竟完全靠向敬茱,兩人當場傻眼。

第三十七集

  仁泰等公車時遇到以前公司的部經理,頗感尷尬,因此懇請喜茱讓他買車代步,卻反被喜茱訓斥一頓,為了維持婚姻,仁泰低頭道歉,喜茱也趁機表示公公過的很好,秋節假期可安排見面,仁泰欣喜感謝。

  賢芝再找二嫂幫忙勸敬茱接回婆婆,敬茱則提議,若二嫂和弟妹秋節假期時願回婆家負責接待親友,讓她去旅行,便可考慮接婆婆回家,否則輪由二嫂照顧婆婆,妯娌兩人氣的向婆婆告狀。

  茉淑為阻止敬茱秋節假期出遊的事而回到金家,卻撞見東熙幫忙洗廁所,因而責罵敬茱,竟敢趁她不在時支使男人做家事。

第三十八集

  婆婆、敬茱兩人都固執己見,在翰峰的調和下,敬茱終得以出遊,但茉淑仍一臉不高興。

  忠弼、仁泰父子久別重逢,仁泰不忍父親受苦,自己卻享福,請求喜茱幫父親找個房子安身,並打算向福心認錯求原諒。

  瑄嬅、賢芝秋節回婆家招待親友,兩妯娌在廚房忙的不可開交;而出遊的敬茱則告訴東熙,希望全家和樂幸福,但若只對她要求媳婦的責任和義務,不會再忍氣吞聲。

  福心到大賣場購物,發現忠弼在此工作,忠弼怕被認出趕緊閃躲。

第三十九集

  秋節過後茉淑到二媳婦家住,敬茱來商量為婆婆過生日的事,最後決定親手做生日大餐,茉淑卻不領情。

  福心瞞著喜茱再去大賣場,終於找到忠弼,誤以為他是生意失敗才淪落到大賣場工作,堅持邀忠弼回家同住,仁泰想趁丈母娘未知真相前坦承一切,喜茱卻擔心母親受不了打擊。

  敬茱準備了豐盛的佳肴,但因婆婆沒回來而失望難過,東熙趕到二嫂家背回母親,茉淑看到一桌敬茱親手幫她做的生日大餐,讓她非常感動。

  貞仁大哥因氣東國拖延婚事而出手教訓,東國才驚知貞仁已懷孕四個月,茉淑更是驚嚇。

第四十集

  忠弼擔心騙婚的事被拆穿,仁泰也覺得愧對丈母娘的信任,喜茱雖知母親會原諒,但不忍她因對仁泰的期望破滅而難過,因此猶豫不敢說出真相。

  瑄嬅、賢芝代婆婆出面請天惠子母女搬家,明蘭反要她們替東國還債,天惠子也向翰峰抱怨金家太無情;另方面貞仁體諒東國的難處,答應婚後與天惠子同住,東國欣慰感謝。

  敬茱、東熙回娘家,福心高興一家團員吃飯,仁泰受不了良心的譴責,當眾向丈母娘認錯求原諒。

第四十一集

  福心得知原來這一切都是仁泰與父親聯手製造的騙局,情緒接近崩潰,對仁泰長期以來塑造的完美女婿的形象,完全破滅,所以任憑眾人說盡好話,對仁泰所作所為就是不能諒解,仁泰為消彌福心的心中憤怒,決定與父親搬出許家,兩人暫時棲身小旅館。

  翰峰替東國選定了結婚的日子,並且要他正式去提親,東國趁機跟父母表明結婚之後,仍要與丈母娘同住的意願,茉淑聽了大為反感。

  由於消息不停的傳來東烈在澳洲的關係企業倒閉,瑄嬅心中七上八下,好不容易終於與在澳洲的東烈連絡上,竟然得知公司已經破產了。

  同時,在工作上一直表現優異的東熙終於升任組長一職,敬茱決定親自下廚,邀請同仁到家中吃飯慶祝,同事祥一見到明蘭,一時驚為天人。

第四十二集

  因為茉淑跟李院長的約會,被李院長夫人跟朋友找上門理論,搞得茉淑很沒面子,又得不到家人的諒解,百般無奈,便想離家出走,幸虧敬茱出面勸阻,才打消念頭,為了替茉淑發泄心中的怨氣,敬茱建議茉淑找李院長談判,順便給他一些教訓。

  為了安頓仁泰父子倆人,敬茱特地拜訪丈母娘,央求把當初趕走忠弼而空下來的房子,再讓他們父子倆居住,仁泰除表示感激,並請大家不要說出住在這裡的秘密;仁泰知道無法得到福心的諒解,向喜茱提出離婚協議,沒想到喜茱竟然告訴仁泰她已經懷孕的消息!

  貞仁向丈母娘表示結婚後兩人不會搬出去,以便跟丈母娘有個照應,還說將來嬰兒出生后,要請她幫忙照顧,丈母娘聽了覺得很欣慰。

  另一方面,大伙兒為了籌備東國婚事,東振卻表示不想出力,敬茱對於東振任性的個性早已心生不滿,暗中想了一個對付他的方法......

第四十三集

  忠弼得知仁泰要與喜茱離婚,極力勸阻,並且想辦法拉攏倆人的感情,還告訴喜茱,仁泰有多愛她,喜茱感動之餘,決定帶仁泰回家,懇求福心原諒。

  東國和貞仁終於結婚了,沒想到婚禮當天,東振小倆口竟然中途開溜,敬茱氣憤不過,決定使出狠招對付東振,威脅要把曾經腳踏兩條船的事告訴賢芝,東振只好答應敬茱,參加晚上的家庭聚會,還允諾會讓賢芝常到婆家幫忙。

  當晚忠弼和天惠子也被邀來吃飯,哪知福心正好專程送來幫東熙買的西裝,一見到忠弼就有氣,最後搞得不歡而散。

第四十四集

  雖然幾度苦苦的哀求,可是仍然無法得到福心的原諒,喜茱決定搬出去與仁泰共同生活,福心不但不加阻止,還要求喜茱把飯店的工作一併辭去,完全與他們斷絕關係。因為經濟上不允許,喜茱決定搬去與仁泰同住。

  老二東烈在澳洲的公司破產了!瑄嬅從澳洲回國后,說東烈會回國重新開始,叫她先回來,因為房子要賣掉,所以沒地方住,只有帶著行李搬進了婆家,起初幾天,仍不改嬌生慣養的個性,不肯分擔家事,東國度蜜月回來,理當由新媳婦負責進門第一天的晚餐;因為貞仁已有孕在身,翰峰當著全家的面,要瑄嬅與茉淑負責今後的早餐。

  仁泰離開之後,飯店的管理鬆散,屬下利用職權濫用公款,造成重大損失,考慮許久,福心決定讓敬茱來接掌飯店,一來自己已有退休念頭,其次以敬茱的才華及智慧絕對沒問題,誰知道被東子無意間聽到,引來金家上下眾人各懷鬼胎。

第四十五集

  喜茱動了胎氣,被送到醫院休養,敬茱不忍姊姊為了節省醫藥費開銷,淪落到受苦的地步,於是請求福心重新接納喜茱,沒想到福心還是不為所動。敬茱對姊姊住院時,無法聯絡上仁泰表達不滿,事後才知道原來仁泰正在接受面試,無奈的是因為過去的信用不良紀錄,工作仍然沒有著落。不過姊妹倆長談之後,在喜茱的勸說下敬茱決定接掌飯店董事長,等到適當時機再歸還給喜茱。

  金家上下都在打探敬茱接管飯店董事長一事,二媳婦瑄嬅與四媳婦賢芝擔心今後要開始分擔家事,所幸,茉淑要敬茱不要為家事操心,翰峰鼓勵敬茱好好經營飯店,敬茱欣慰能得到全家人的支持。

  此時福心接到一通自稱過去是仁泰的手下,名叫李忠修的人,當年與仁泰一起盜用公款,受到法律制裁,出獄之後,心有不甘,於是找上福心理論,還不斷的以電話騷擾仁泰一家...

第四十六集

  由於敬茱對新工作的認真與投入,因此得到同仁的好評,飯店的營運總算步入正軌,福心稱許之餘,甚至還向敬茱提議青山酒廠乾脆也讓她來接掌。金家對於敬茱則是極盡呵護,茉淑不時還買中藥給敬茱補身,自從敬茱當了飯店董事長,無形中在家中的地位提高了許多,茉淑對敬茱明顯偏愛,每個人也常會噓寒問暖,沒想到原來是大家心中個有所求..........

  為了養家活口,仁泰決定開一間外賣咖啡亭,晚上則在朋友的網路公司幫忙,一切從頭開始,不料,出獄之後的李忠修也找上了仁泰,忠修痛恨喜茱毀了他的人生,表示如果不給錢,就要懷孕的喜茱付出代價。

  福心特地到金家探視,順便感謝親家對敬茱的支持,得以全心專註於工作,大夥相談甚歡,正要離開時遇到東熙,東熙表示要帶福心去附近新開的一間咖啡店喝咖啡,沒想到竟然把她給帶到喜茱的家了。

第四十七集

  當福心看到喜茱住在偏僻又簡陋的房子,既心疼又不舍,不斷表示只要喜茱肯搬離這鬼地方,願意盡釋前嫌,喜茱對母親的言詞越聽越反感,激動地表明自己對目前的生活很滿意,並請她不要一再的批評傷害仁泰父子。事後福心自責要不是當初極力促成這門婚事,喜茱也不會淪落到今日,敬茱反而勸母親能多多體諒他們。

  仁泰的咖啡店經營的還算不錯,但是忠修卻像是擺脫不掉的陰影,纏著仁泰不放,這回忠修打了通電話給喜茱,仁泰知道后驚惶不已,急忙奔回家中,看到喜茱沒事才鬆了一口氣,喜茱要仁泰說出害怕的原因,仁泰不置可否。

  某日,敬茱跟東熙商量提議重蓋這棟老房子,一來房子已經十分老舊;而且可以趁此機會把一樓改成店面,好讓瑄嬅跟賢芝做生意,正好被經過的瑄嬅聽到,引起大家嘩然,為了討論這個提議召集家庭會議,不過翰峰堅持反對重蓋,全家吵成一團,翰峰一氣之下,離家出走。

第四十八集

  翰峰反對重蓋房子,被老婆說成是沒用的人,一時氣不過,跑了出去,整夜也沒回家,又找不到人;整個晚上茉淑都沒睡,不停的責怪自己,不給他留點面子,隔天一大早,翰峰拿著一大包的魚回到家,一問才知原來昨晚是去過世朋友的養魚場幫忙。

  仁泰經營的咖啡亭生意還算不錯,兩人希望能快點建立事業基礎,好讓福心重新接納他們,不過喜茱認為忠修的問題遲早要解決,於是瞞著仁泰,決定跟忠修談判,並且帶他看看他們現在經營的小咖啡亭,表明自己目前真的是一無所有。

  雖然搬到鄉下有一陣子了,可是喜茱還是無法適應傳統式的廁所,又不好意思說出來,經常等到肚子痛,才藉機去大賣場上廁所,福心知道以後很驚訝,激動的表示喜茱為了愛情,吃這種苦太不值得了。仁泰不忍讓喜茱受苦,想盡辦法要拉近福心和喜茱的距離,於是特地煮了一杯咖啡送去給福心,還邀請福心偶爾能去店裡坐坐。

  就在此時福心苦心經營的青山酒廠,因為藥材的標示不實,而陷入大風波。

第四十九集

  賢芝跟家人抱怨,東振的公司人事調整,由於升遷的名單中沒有他,覺得自尊心受到打擊,竟然意氣用事把工作給辭掉了,並且堅持要出去創業,此事非同小可,任憑家人苦勸,奈何東振心意已決,氣得賢芝要跟他離婚。

  貞仁打算回娘家坐月子,誰知才回去幾天就因為不習慣,還是決定回家住,茉淑滿心歡喜,期待要替長孫接生;另一方面也為喜茱產後坐月子的事擔憂,茉淑告訴天惠子,要不是怕親家母會想太多,倒是想幫喜茱坐月子。

  由於釀酒藥材發生問題,為了拯救青山酒廠,敬茱決定跟喜茱和仁泰一起找出解決的方法;仁泰請朋友幫忙重新檢驗重金屬的成分,就在拿到檢驗報告資料時,仁泰接到喜茱難產已赴醫院待產的電話,不料就在他趕往醫院途中,意外發生車禍;由於傷勢嚴重,又昏迷不醒,情況很不樂觀。

  天惠子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才知道仁泰受了重傷,忠弼得知消息,痛不欲生。

第五十集

  忠弼到醫院探視仁泰,看到兒子昏迷不醒,傷心不已,不停的自責這是過去所作一切的報應。仁泰的情況不見好轉,敬茱跟東熙商量以後,決定暫時先不要把姐夫不幸的消息告訴喜茱,等到孩子生下再說。

  貞仁順利生下女兒,全家忙得團團轉,不過茉淑遺憾不是沒有生兒子;喜茱雖然難產,可是說什麼也不肯剖腹,堅持要自然生產,幸好平安生下了兒子。敬茱心疼姊姊一個人孤單的在醫院生產,母親不聞不問,姐夫又昏迷不醒,激動的請求福心能將心比心。

  一日,東熙和敬茱正在為仁泰的病情憂心不已,不料正好被喜茱聽到,喜茱瀕臨崩潰,心痛仁泰一直都昏迷不醒的躺在另一個醫院裡,等到了解這一切原來是為了幫助青山酒廠,去化驗室拿分析報告才出車禍的,傷心的表示這一切都是福心造成的;敬茱也認為母親對願意重新做人的仁泰,從不假以辭色,大表不滿,才說出仁泰正在加護病房跟死神搏鬥,強迫福心去醫院............

第五十一集

  福心從醫院回來后,整理了一些隨身衣物就出門,沒有跟任何人交代去處,東熙責怪都是敬茱對母親太惡劣了,不過敬茱認為這次事情對福心打擊太大,母親應該是出去散散心,思考一些事情,眾人也只能耐心等待消息。

  東振回家探望大嫂;還特地送了一個嬰兒搖籃床,大伙兒欣慰兩兄弟前嫌盡釋,東振也透露投資的生意有結果了。

  喜茱購物回家,驚見福心在家門口,她說這幾天都是沒有目標的到處亂逛,甚至好幾次到了喜茱家門口,卻都沒有進門的勇氣,福心對喜茱說出其實心裡早就願意接納他們,只是為了面子沒辦法拉下臉,喜茱也跟母親告白,母女倆終於敞開心胸重新接納對方,一起為仁泰加油打氣。

  由於仁泰的病情一直沒有起色,醫生表示如果再不醒過來,恐怕就要判定腦死,這幾天將會是關鍵期;為了照顧仁泰,喜茱暫時把兒子托給茉淑照顧,金家上下正為了小孫女忙碌著,想到可憐小寶寶的父親還不省人事,更讓茉淑感慨人生無常,再多的金錢也喚不回失去的生命!

第五十二集

  仁泰終於醒過來了,在喜茱日以繼夜的照顧、福心的禱告下,上天總算給了最好的回報,全家人又能再度團聚,經過這次的事情,彼此更懂得珍惜對方,以及目前所擁有的一切。

  敬茱毫不眷戀酒店董事長的職位,重新回到捷運的工作崗位,飯店在仁泰的再度經營及管理后,有了不錯的業績,至於當初仁泰請朋友作的那份分析資料,也成了青山酒廠訴訟案有利證物,仁泰替福心打贏這一場官司,恢復青山酒廠的聲譽。

  相撲裁判考試終於放榜,雖然翰峰努力的K書,最後還是沒能通過考試,大家都很難過,倒是翰峰看得很開,反而安慰家人,表示他會再接再厲,並且已經報名下一次的考試。

  東國與仁泰不忍見到天惠子和忠弼倆個孤單老人,居然瞞著他們在作媒,偷偷讓兩人進行相親。東熙向大家宣布敬茱懷孕的消息,而且還是雙胞胎呢!

上一篇[朴智英]    下一篇 [燕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