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愛情與金錢》講述了:如果你是一名不錯的偵探的話,那你得比沃爾什探長先找出兇手。沃爾什探長是名警探,他工作雖說慢了點,可十分細心。偵探就是尋找線索的人。而線索就是告訴你誰是兇手的重要但又細小的事物。發現線索不容易,但本故事中有許多線索。有些線索有用,可有些線索卻不利會妨礙你找到兇手。

1 愛情與金錢 -內容簡介

  羅伊納·阿金耶米是英國人,但在非洲度過了許多年。《愛情與金錢》是她為英語學生寫的第一部故事。

2 愛情與金錢 -作者簡介

  作者:(英國)羅伊納·阿金耶米 譯者:陳楠

  羅伊納·阿金耶米,英國人,但在非洲度過了許多年。本書是她為英語學生寫的第一部故事。

3 愛情與金錢 -叢書信息

  書蟲·牛津英漢雙語讀物系列 (共93冊), 這套叢書還有《弗蘭肯斯坦(第三級·適合初三、高一年級)(書蟲·牛津英漢雙語讀物)蟲》,《聖誕歡歌(第三級·適合初三、高一年級)(書蟲·牛津英漢雙語讀物)》,《歌劇院的幽靈》,《霧都疑案(入門級·適合小學高年級、初一)(書蟲·牛津英漢雙語讀物)》,《遠離塵囂(第五級·適合高二、高三年級)(書蟲·牛津英漢雙語讀物)》 等。

4 愛情與金錢 -全文

  1

  克拉克森家住在劍橋附近的鄉下,離最近的村莊約有半英里路,距離河有1英里左右。

  他們有棟大而古老帶有美麗花園的房子,花園裡有許多花和古樹。

  7月的一個星期四早上,傑基從花園進了屋。她是個高大,肥胖,30來歲的女人。

  這是一年中最熱的日子,而她卻穿著暖色調的黃色襯衫和棕色裙子。她走進廚房去喝水,這時電話響了。

  「劍橋1379號,」傑基說。

  「你好!我是黛安娜。我想和媽媽說話。」

  「媽媽不在家,」傑基說,「她看醫生去了。」

  「怎麼了?出了什麼事?」

  「沒什麼,」傑基說,「你打電話幹嗎?這個周末你回來嗎?媽媽希望每個人都在。」

  「是啊,我想回來,」黛安娜說。「我正因為沒錢買火車票,才打電話。」

  「沒錢!媽媽總是給你錢。」

  「電話費很貴的,」黛安娜冷冷說道,「請告訴媽媽,我需要錢。」

  傑基放下電話,她從包里拿了枝煙抽起來。她因她的妹妹總是要錢感到生氣。黛安娜20歲了,在家裡最小,她住在倫敦,在一所大房子里有間屋子。她想成為一個歌唱家,她唱得很棒可是她卻從來不願找工作。

  傑基走回廚房動手做一些三明治。這時後門開了,她的母親走了進來。

  「天太熱了!」莫利說道,她脫下帽子放在桌上。她是位高個子、皮膚淺黑,有雙美麗眼睛的女人。

  兩條大黑狗跟著她進了廚房圍著她轉,她坐下來把手放在它們的頭上。

  傑基把三明治放在桌上。「媽媽,」她說道,「黛安娜打來電話,她想要錢買火車票。」

  莫利閉上眼一會,然後站起來。「下午我希望你收拾一下屋子為周末做準備,」她說,「哦,隨後請去村裡給我買些藥片。」

  「好的,媽媽。」傑基說。

  莫利向門口走去。

  「媽媽,請等一會,」傑基說。「彼得.霍布斯今早來了,他對你的那封信很生氣。

  你知道,他丟了工作。你為什麼寫信給他的辦公室?他想和你談談這事。」

  「好啦,我不想和他談。」莫利說,她打開門。

  「可是媽媽,你不明白。他17歲了,那是他第一份工作,他非常非常生氣。他說......他說他會殺了你!」

  莫利沒答話,她走出房間關上了門。

  2

  星期六晚上7點。傑基站在窗前。一輛小車徐徐駛到前門停下來。一個白頭髮、高個子的男人下了車,他是艾伯特,莫利姐姐的丈夫。

  「是艾伯特姨父,」傑基說。「他總是遲到。」

  她走出房間打開前門。艾伯特走進來,立刻便走向莫利。

  「哦,親愛的,抱歉,我來的太遲了,」艾伯特說。「今天是你50歲生日!多漂亮的裙子!」

  莫利沒有笑。「謝謝你,艾伯特。我們都老了。」今晚她穿了一條長長的黑裙子,

  兩條黑狗蹲在她腳邊。「現在大家都到了,咱們吃飯吧。」她說。

  大家都站起來走到桌前。

  「餐桌看起來不錯,傑基。多美的花啊!」黛安娜說。她是個美麗的女孩,有一頭

  長長的黑頭髮和一雙深藍色的眼睛,她穿了一條紅色的長裙。

  艾伯特坐在羅傑的旁邊。羅傑是莫利的兒子,她的第二個孩子。他住在劍橋一幢昂

  貴的房子里。

  「有個叫彼特的人沿路阻擋我,」艾伯特說。「他是誰?他很生你的氣,莫利。」

  「那是彼得·雷布斯,家住在馬路對面的房子里。」傑基很快地說。她看著餐桌對面的莫利。「他上周丟了工作,他生每個人的氣。」

  「他不喜歡的是莫利,」艾伯特說。

  莫利一言不發。大家開始吃東西。

  「安妮姨媽好嗎?」傑基問。

  「她現在更糟糕了,」艾伯特說。「她所有時間都呆在床上。她一天24小時都需要護士。」

  「我真難過」,莫利說。

  艾伯特停下來看著莫利。「你知道,這事非常麻煩並且非常花錢。莫利,安妮因為你不去看她很不高興。她非常愛你。你知道,你是她的小妹妹。」

  莫利閉上了眼。「我知道這些,艾伯特。我都50歲了,可我總是她的『小』妹妹。好吧,然們以後再談這事。」

  艾伯特笑道。「哦,是啊,我們以後再談!莫利,和你總是以後,總是明天。從來不是今天。」

  傑基看著她的母親,她的母親生艾伯特的氣。莫利從來就不喜歡談論他姐姐,也不喜歡去拜訪她。而她病得很重。

  「這裙子真漂亮,黛安娜。是新的嗎?」傑基問。

  「謝謝,傑基。是的,新裙子,非常貴。我周三才買的!」黛安娜說。她沖著傑基微笑。

  「你所有的東西都昂貴,」傑基說。她記起周四關於火車票的電話。

  「我不喜歡便宜的東西,」黛安娜說。「我不久會需要更多的錢,我想去美國。羅傑,你能幫我嗎?」

  「哦,不行,」羅傑說。「沒有人想幫你,黛安娜。我們都知道,你不喜歡工作,但是我們都希望你找份工作。」

  黛安娜笑道。「沒關係,羅傑。我不需要你的幫助,媽媽總是會幫我的,媽媽最愛我。」她突然笑了一下,一個轉瞬即逝美麗的微笑。可她的眼神卻是冷冷的。

  傑基看著她的媽媽,莫利臉色蒼白。傑基不明白為什麼。她的媽媽會伯黛安娜?傑基希望她的媽媽今天快快樂樂。

  「艾伯特姨父,你還要些肉嗎?」傑基問。「羅傑,你能給每人再添些飲料嗎?」

  羅傑站起來動手給大家加了些酒。「這酒不錯,」他說。

  莫利第一次笑了。「是啊,你父親愛喝這種酒。他經常喝。」

  「是啊,」,艾伯特看著莫利說「也非常貴。」

  「羅傑,這個周末你想見見布里格斯嗎?」傑基急忙問。「他剛來農場。他想見見你。」

  「布里格斯?布里格斯?」莫利說,她突然生氣了。「不要和我談那個男人,我不喜歡他。他想要我把一半的花園當他的農場。他說,他需要要更多的土地。我不希望他來我家,他總是髒兮兮的,還有一口壞牙。」

  傑基站起來拿她的包。「抱歉,我想抽枝煙。」

  「煙!你的嘴總是叼著煙,」莫利說。「我討厭煙,抽煙對你不好。」

  傑基開始抽煙,她感到很生氣,但她什麼也沒說。她想讓她媽媽今晚快樂些,可看起來這非常難。

  羅傑喝了好些酒。「好啦,媽媽,布里格斯先生可能是對的。你清楚,花園是太大了,」他說。「你要干許多的事,房子也太大了。你都50歲了,你需要更多的照顧。」

  「羅傑!你明白,我不需要護士!我每天在花園裡干點活,我在那兒感到快樂。」

  莫利站起來。「我知道你們都想要我的錢。你們來這兒只為一頓免費的晚餐,不是想來看看我,你們不愛我。你們想要我的房子,我的錢。好吧,你們都等著。在我死之前,任何人都別想從我這兒得一點兒!」

  「別說這些,媽媽!」傑基叫道。

  莫利穿過房間走到門前。「現在我感到不舒服。我要上樓睡覺了。」

  莫利離開了房間,大家都沒動。

  「有一天我會殺了這女人,」黛安娜平靜地說。

  羅傑看看黛安娜,但什麼也沒說。艾伯特上下搖晃著腦袋。「不舒服!她生氣了,就這樣,」他說。「莫利談到錢總要生氣。為什麼她不能對她姐姐好點?安妮不久就要死了,莫利知道這些。」

  傑基抽完煙站起來。「每個人都來點咖啡嗎?到廚房去,咱們在那兒喝吧!」

  3

  第二天清晨整幢房子靜悄悄的。突然從羅傑房間旁邊他母親的屋子裡傳出一聲尖叫。

  羅傑睜開眼看了下鍾,還不到7點。他下了床,悄悄打開門。正在這時他母親房間的門

  也打開了,黛安娜走出來,她的臉非常蒼白。

  「羅傑!媽媽她,我端了杯咖啡給她,發現她死了。她死了……死在她床上,」她哭道。

  羅傑急忙走到他母親的門前往裡看,窗戶是開著的,可房間里是溫暖的。莫利躺在床上,一隻手在她頭下。羅傑走到床前把手放在她的手臂上,屍體已經冷了。床邊的小桌上有杯熱咖啡和一個空杯子。

  「我打電話去叫醫生,」黛安娜說。

  「她死了,」羅傑慢慢地說。他的瞼也變白了。「媽媽死了!」

  黛安娜穿過房間走到門口。「我去打電話叫醫生,」她又說。

  「等會兒!」羅傑叫道。「咱們得先告訴家人。」

  「家裡人!沒有人愛媽媽!」黛安娜走出去跑下樓。

  羅傑跟著她慢慢走下樓站在電話旁。

  「普拉特先生,我是黛安娜·克拉克森。我的媽媽——她死了。你能儘快趕來嗎?」

  黛安娜放下電話。「這不是真的,羅傑!媽媽死了!爸爸去年冬天死了,現在媽媽也死了。」黛安娜開始哭泣。

  「別哭了,黛安娜,」羅傑說。「咱們上樓去告訴艾伯特姨父和傑基。」

  「不!你去告訴他們!沒人愛媽媽,你們不必內疚。看看你們!你們想要她的錢。不過如此。」

  羅傑突然想揍黛安娜。「安靜點!」他說。「你怎麼了?你不愛媽媽,你也想要她的錢,別忘了這點!」

  「不錯,」黛安娜說。「哦,我不能再呆在這兒了。我要出去。我要和狗去河邊。」

  「不行,」羅傑說。「醫生就要來了,我想你留在這兒。」

  黛安娜沒說話。她走進廚房。狗立即站起來走到她旁邊。「多漂亮的狗!爸爸愛你們,媽媽也愛你們。現在我會愛你們的。」她打開後門,帶著狗走了出去。

  羅傑沒動,他仍站在電話旁。「不錯,」他想。「我的確為錢高興。我需要錢,現在我是富有的了。事情現在對我來說更容易。但是媽媽……我為什麼不多愛她些呢?可現在她死了。」羅傑慢慢地上了樓,他想在普拉特醫生來前穿好衣服。

  普拉特醫生是個矮胖沒有多少頭髮的男人,他是家庭醫生並且他非常清楚克拉克森

  一家人。他立即上樓查看莫利的屍體。他仔細看了床邊桌子上的一杯咖啡和空杯子。

  「抱歉,羅傑,」他說。「黛安娜在哪兒?她給我打了電話。」

  「她帶著狗出去了,」羅傑說。「她沖我生氣,對每個人都生氣。」

  普拉特醫生沉默了一會。「這事非常難辦。羅傑,我要打電話給警察。」

  「警察!為什麼?出了什麼事?」

  「我不清楚,你的母親沒病,我周四見到她身體很好。她為什麼會死?我不明白,我想找出原因。」

  羅傑走到窗前向外看花園。這是個美麗的夏天清晨,天空藍藍的而花園是一片綠色,一切都非常安靜。他的媽媽愛這個花園,然而湯姆·布里格斯卻打著這個花園的主意,並且羅傑也想要這個花園。羅傑覺得事情越來越糟。

  「你的媽媽服了安眠藥,」普拉特醫生說。「你知道嗎?她周四買了瓶安眠藥,可是我在她的房間卻找不到。」

  「我不知道,」羅傑說。「好吧。咱們下樓去,你可以給警察打電話。」

  羅傑走進廚房弄了些咖啡,這時黛安娜帶著狗走進來。

  「羅傑,」她說。「你瞧,我很抱歉。我生氣了並說了些令人生氣的話。」

  「沒關係,」羅傑說。「給你,喝點咖啡。普拉特醫生正打電話給警察。你知道媽媽服安眠藥嗎?哦,瓶子不在她的屋裡。」

  「什麼?我不知道。」黛安娜端起咖啡開始喝。她的眼睛看起來又大又黑。

  這時普爾特醫生走進廚房。「他們馬上來,」他說。「黛安娜——我為你媽媽難過。」

  「普拉特醫生,我想告訴你有關昨晚的事,每人都非常生氣……」

  「安靜些!」羅傑急忙說。

  「黛安娜在張嘴前從不想想,」他生氣地想。

  黛安娜沒看羅傑。「昨晚媽媽早早就上床了,因為每個人……」

  「別告訴我,」普拉特醫生說。「你可以告訴警察。」

  羅傑的臉紅了,突然他覺得有些害怕。「警察會找每個人談話,問些問題。」他想。

  「然後他們會想要答案,這事非常棘手。」他喝完咖啡站起來。

  「我上樓去,」他說。「我去告訴艾伯特姑父和傑基有關媽媽的事……還有報警的事。」

  4

  警察很快就到了,來了許多人,一些人帶著相機上樓到莫利的房間。兩個偵探在廚房和普拉特醫生談話。家人在客廳等著。這又是個熱天,窗戶開著,狗安靜地坐在黛安娜腳旁。沒人說話。傑基抽著煙。他們等了很長時間。突然門開了,兩名偵探走了進來。

  「早上好。我是沃爾什探長,這是福斯特警官。」探長沒有笑。他是個高大的男人,穿件黑色的舊衣服,披著件黑色外套,戴著頂黑色的帽子。他總覺得冷所以穿了件外套。「昨晚有人把安眠藥放在克拉克森太太的熱牛奶里,我們會問每個人。勞駕,我們需要一個房間。」

  羅傑站起來。「我是羅傑·克拉克森。你們可以用我父親過去的辦公室。跟我來,

  就在這兒。」

  辦公室不是很大,但有一張桌子和三四把椅子。羅傑打開了窗戶。

  「我想先和你的姨父艾伯特·金談談,」沃爾什深長說。他脫下帽子和外套,坐在桌旁。

  「當然可以,」羅傑說,然後離開了。

  福斯特警官等在門邊。他是個高個子、黑頭髮,有著迷人微笑的年青人。他通常在

  周日早上打網球,因而今早他有些不高興。他是劍橋網球俱樂部最好的隊員之一。

  艾伯特走進來坐下。

  「金先生,我想問你幾個問題,」探長說,「然後福斯特警官會把你說的話都記錄

  下來。」

  艾伯特看著自己的腳。「好,好的。這是你們的工作。我理解。」

  「告訴我有關昨晚的事。」沃爾什探長平靜地問。「你對克拉克森太太生氣了。」

  艾伯特這才直視著沃爾什探長。「是的,我生氣了。每個人都生氣了,羅傑生氣了,

  黛安娜想要錢去美國。然後有個叫湯姆·布里格斯的男人……他想要一半花園當他的農

  場。莫利是個富有的女人。我需要錢,因為我的妻子安妮——莫利的姐姐——病得很重。

  我把這些告訴了莫利。」

  「接著發生了什麼?」

  「嗯,莫利沖大家生氣,然後上了樓。我們進廚房去喝咖啡。傑基希望每人都上去

  對莫利道晚安。她和莫利住在一塊,所以她想讓莫利快樂些。開始羅傑不同意,他在生

  氣,不想見他的媽媽。」

  「接著你去莫利的房間見她了?」

  「是的。我累了,我先上了樓。我去莫利的房間又向她要錢。但是不行——她沒有

  錢給她的姐姐。」艾伯特停下來並用手蒙住了眼睛。

  沃爾什探長看了會艾伯特。「你上床后聽到什麼聲音嗎?」「我想,每人都到莫利

  的房間對他道晚安。隨後,我聽到有人··…他——或者她——下了樓。那時大概是午

  夜了。」

  「很好,金先生,謝謝。你現在可以走了。」艾伯特離開了房間。

  沃爾什探長把手放在腦後。「幾點了?我餓了。我們了解了不少東西,但我需要點

  咖啡。」

  「要我去廚房嗎?」福斯特警官問。

  「哦,不,呆會兒。咱們接下來見見傑基·克拉克森。」

  傑基走進來坐下,她低頭看著手沒說話。

  「我們在黛安娜的房間發現了你媽媽安眠藥的空瓶子。」探長突然說,然後他等著。

  傑基臉色沒變,她一言不發。「告訴我,你的媽媽是從村裡的商店買到葯的嗎?」

  「對。媽媽通常每晚都要服一片安眠藥,所以她要許多藥片。有時她去商店買,有

  時是我去。周四我請彼特·霍布斯去買。他住在馬路對面的那幢房子,他經常騎自行車

  去村裡。」

  「明白了。你母親想留在這幢房子里。你呢?你想搬家嗎?」

  傑基抬頭看了會然後又低下頭看著她的手。「這是我媽媽的房子。我愛我的媽媽,

  她對我很好。」

  「昨晚你去她的房間見她了嗎?」

  「去了,每人都去了。黛安娜煮了熱牛奶並端給了媽媽。她通常在睡前要喝杯熱牛

  奶。」

  沃爾什探長把手放在腦後。傑基很平靜。「你的媽媽說些什麼?」

  傑基打開包找了枝煙。「我可以抽嗎?」

  「當然,這是你的家,」沃爾什探長說,他看著傑基。「你的媽媽說了些什麼?」

  他又問。

  「她又想下樓。她想起了狗——她想給它們弄點東西吃。我走回我的房間然後她下

  了樓。」

  「這時幾點了?」

  「我記不清了。我想大概是午夜。」

  「那麼那杯熱牛奶呢?」

  「它在她床邊的桌上。」

  「你需要你母親的錢嗎?」

  「不,探長。錢對我不重要。有比錢更重要的東西,」傑基平靜地說。

  「嗯,你的艾伯特姨父要錢,湯姆·布里格斯想要花園。你什麼也不想要?」

  傑基抽完煙抬頭看著探長。她的眼裡突然冒著火氣。「別忘了彼特.霍布斯。是我

  媽媽使他丟了工作。你知道,他想殺她。還有黛安娜呢?你們在她包里發現了空瓶子。」

  沃爾什探長仔細聽著。「我們會對每個人提問,克拉克森小姐。」

  傑基沉默了一會。「探長,你們要些三明治和咖啡嗎?」

  「哈!好,麻煩了!」沃爾什探長溫和地說。「我非常想要三明治和咖啡。」

  傑基離開了房間。沃爾什探長想,她為什麼突然生氣了?房間靜悄悄地。

  5

  用完咖啡和三明治后,沃爾什探長叫羅傑·克拉克森到辦公室,羅傑走進來坐下。

  探長馬上就開始了提問。

  「嗨,克拉克森先生。你母親昨晚為何生你的氣?」

  「房子太大了,」羅傑說。「媽媽得干許多活,我希望他搬家。可是不行,她愛這

  所房子和花園,她不想搬。」

  「克拉克森先生,告訴我有關你工作的事,你母親死了,現在你富有了。你需要錢

  嗎?」

  羅傑的瞼突然露出害怕的神色。「你在說什麼?我沒有殺我的媽媽。我需要錢,這

  是真的。我和一個朋友想在這兒的花園裡建10所房子,這事能使我們賺許多錢,所以我

  希望媽媽賣了這所房子,這是真的。可是布里格斯先生也想要半個花園當他的農場,這

  你是知道的。」

  沃爾什探長在桌上擺弄著鉛筆。『告訴我,樓上發生了什麼事?你去你母親的房間

  了嗎?」

  「是的,我去了。我想對媽媽道一聲晚安。」

  「你又談起了房子?」

  「是的,我說了。她又說不行,她愛這所房子,她不想賣掉它。」

  沃爾什探長看了羅傑一會。「明白了。克拉克森先生,在黛安娜的房間里我們發現

  了安眠藥的空瓶。」

  羅傑沒變瞼色。「哦?有某個人把它們放在那裡了。黛安娜不會殺媽媽,我知道這

  事,是她發現了屍體。」

  「很好。下一個我想見見黛安娜。」

  羅傑站起來離開了房間。

  沃爾什探長站起來把手放進口袋。他走到窗前看著外邊樹。為什麼羅傑·克拉克森

  會害怕?這重要嗎?他看著福斯特警官。

  「明天早上,去克拉克森先生的辦公室——你知道他的名字。」他說。「問些有關

  他的情況,工作、朋友、錢。」

  福斯特警官記了下來。「好的,深長。」

  「打網球的好天氣,警官?」

  福斯特警官笑道。「別說這個,你知道,這種天氣可不容易遇到。我不喜歡坐在這

  兒看太陽。」

  黛安娜走進房間坐下來,她看著福斯特警官並沖他笑。「我想,我上個月在網球俱

  樂部見過你,你打得很棒。」

  福斯特警官的瞼變紅了。沃爾什探長看著他。「哦,是的。那位打得激烈、興奮的

  球員就是福斯特警官。」

  黛安娜又朝著福斯特警官笑,他的瞼變得更紅了。

  「好了,克拉克森小姐,」沃爾什探長說。「我想請你談談昨晚的事。」

  黛安娜收住了笑容。「哦,我可以談談昨晚,我的確是要談談。我們都生氣了。媽

  媽早早就上了床,然後我端了杯熱牛奶給她。我們都在廚房,隨後彼特·霍布斯進來了,

  他幾乎把後門給砸倒了。」黛安娜停住了。

  「接著呢?」

  「他對那封信很生氣,他想殺媽媽。你會和他談談嗎?」

  「我們會找每個人談。」

  「很好。湯姆·布里格斯也進了廚房。你要和他談談嗎?」

  「克拉克森小姐,我提幾個問題。你什麼時候端牛奶上樓的?」

  「在羅傑之後。」他停了一會,然後她又說。「我不喜歡媽媽,探長。你要知道,

  她殺了我父親。去年冬天,聖誕節后,她開車撞著一棵樹.害死了我父親。」

  沃爾什警官仔細看著黛安娜的瞼。「我明白了,所以你要殺死你母親?」

  黛安娜笑了。「我是想殺她,但是我沒幹。探長,我可以告訴你有關這個家的許多

  事。每個人都希望母親死。艾伯特姨父想要她的錢給他妻子安妮。還有我的哥哥,他需

  要很多錢。他有一所昂貴的房子和一輛昂貴的轎車。再想想傑基。你知道傑基不喜歡媽

  媽嗎?很久以前,一個不錯的男孩在這兒工作,他是個園丁,傑基非常愛他,可是媽媽

  不同意。一個園丁對克拉克森家女孩來說不是個好丈夫!」

  沃爾什探長平靜地聽著。這些都很有趣,可是它們重要嗎?也許如此。克拉克森家

  是一個多麼快樂的家庭!

  「我們在你的房間找到安眠藥的空瓶,」沃爾什探長平靜地說,他仔細看著她的臉。

  黛安娜突然站起來,她一臉怒氣。「什麼?我沒有放在那兒!我不要聽這些!」她

  跑出房間。

  「好了,好了,好了,」沃爾什探長說。「她喜歡你,警官,你得小心點。」

  福斯特警官笑笑,他的瞼卻又變紅了。

  「有人把安眠藥放在莫利的熱牛奶里,」探長說。「所有人昨晚都在廚房。彼特·

  雷布斯和湯姆·布里格斯也在那兒。他們中有人殺了莫利。」

  沃爾什探長戴上帽子穿上外衣。「走吧,我們需要和彼特·霍布斯和湯姆·布里格

  斯談談。咱們得先喝點咖啡,我還想要塊三明治。我又餓了!」

  6

  他們在小車下找到彼特·霍布斯——一輛舊的綠色小車。他慢慢站起來。他穿了條

  舊的藍褲子和一件髒兮兮的桔色襯衫。

  「我們想和你談談克拉克森太太,」沃爾什探長說。「哦,談談她,」彼特說。他

  看著探長。「我知道她死了,村裡有人告訴了我。」

  「昨晚你為什麼去克拉克森家?」

  「傑基要我去見她的弟弟,羅傑。『你生氣了,』她說,『來告訴羅傑吧。』我去

  了那兒但沒人給我開門。所以我弄出很大的噪音,然後他們開了門。老克拉克森太太不

  在那兒。但是我告訴了羅傑,我全都告訴了他們!」彼特用手敲打著車。「我想殺了那

  個女人。我丟了工作,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因為她。上個月我跟警察有些糾紛,那老

  女人就寫信給我的辦公室,她告訴他們有關警察的事。我想殺了她!」

  「很容易!」沃爾什探長說,「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

  「傑基給我咖啡,可她的弟弟沒聽我說,」彼特生氣地說。「然後湯姆·布里格斯

  進來了。他也想和羅傑談談.可羅傑不聽他的。傑基很不高興——她幾乎哭了。然後我

  回家了。就這些。」

  「明白了。現在告訴我有關藥片的事。你周四去村裡了嗎?」

  「藥片?哦,是的。我想起來了。傑基要我從村裡給她媽媽帶些藥片。我騎自行車

  去村裡的——這輛車壞了。」

  「謝謝,彼特。到此為止吧。」

  「到此為止?」彼特生氣地笑笑。「你們會回來,我知道!我知道警察。」

  湯姆·布里格斯的農場離河大約有半英里遠。這是個不大的農場,並且房子又舊又

  臟。

  「這兒不值多少錢。」沃爾什探長說。

  湯姆·布里格斯是個年輕人,大約30來歲。一雙手很臟,還有一口壞牙。「出了什

  么事?抱歉,我正在吃飯,」他說。

  「我們可以等,你去吃飯吧,」沃爾什探長說。「我們想問一兩個有關昨晚的問

  題。」

  「進來在前屋等吧,」湯姆說著打開了門。

  沃爾什探長看著前屋的東西。屋裡有一台舊的黑白電視機,桌上還有些書。一個棕

  色長發,充滿快樂的年青女孩的相片也在桌上,沃爾什探長盯著照片看了好一會。這女

  孩是誰?

  湯姆布里格斯走進前屋。

  「吃完了?」沃爾什探長問,「你知道克拉克森太太死了嗎?」

  湯姆·布里格斯突然跌坐在最靠近身邊的椅子上。「什麼?她怎麼死的?什麼時候

  發生的?我昨晚還在那兒。」

  「她死於昨晚或是今天清晨。你昨晚幹了什麼?」

  「我?你為什麼要問我?我去那兒見克拉克森先生——羅傑。我的農場在虧損,我

  需要更多的土地。我想要克拉克森夫人的半個花園。」

  「你進了廚房,你接下來幹了什麼?你能記得嗎?」

  湯姆·布里格斯看著福斯特警官,然後又回頭看著沃爾什探長。「我記得非常清楚。

  所有的家人都在廚房,彼特·霍布斯也在那兒。我和羅傑談話,他想要他母親賣了房子,

  可是他要地,他不想讓我得到它。但是現在克拉克森夫人死了。將會發生什麼呢?」

  沃爾什探長站起來,拿起桌上女孩的照片。「這是誰?」

  湯姆的臉變紅了。「誰?哦!那是一個朋友。這不是……這是很久以前的了。」

  兩人穿過花園走回到克拉克森家。花園美麗蔥綠寧靜。沃爾什探長覺得又累又餓。

  誰殺了莫利?他現在知道了答案,可他需要再問一兩個問題。

  「咱們走,警官,」他說,然後戴上帽子。「明天是新的一天了。」

  7

  星期一早上,福斯特警官夫羅傑的辦公室,問了幾個問題,然後他去艾伯特家,問

  了些別的問題一沃爾什探長坐在辦公室打電話。他打電話找彼特.霍夫斯,然後又打電

  話找湯姆.布里格斯,接著他要了些咖啡和三明治。

  3點鐘,兩名偵探開車去了克拉克森家。

  「我想見見每個人,」他告訴羅傑。

  大家都走進客廳坐下來。

  沃爾什探長站在窗前輪流地看了每個人一眼。「我想和你們談談有人殺死了莫利·

  克拉克森,有人把安眠藥放在她的熱牛奶里殺了她。沒人願意告訴我實情,但現在我知

  道了事情真象。我將會告訴你們。」

  兩條狗慢慢走進房間坐在黛安娜腳旁。房間里非常安靜。

  探長看著艾伯特。「金先生,你妻子病得很重需要一名護土,你告訴了我。你卻沒

  告訴我有關你的房子。因為你們需要錢,你們下個月就要賣了你們的房子!」

  艾伯特生氣了。「去年我向莫利的丈夫要些錢,他答應了。可接著他死於一場事

  故。」

  「事故!」黛安娜叫道。「那不是事故!媽媽想要他的錢,所以她殺了爸爸!」

  「咱們現在談談你,黛安娜!」沃爾什探長說。「你每個月都來見你母親,然後從

  她那兒要走錢。上個月她給你錢買電視,這個月她又為你的電話付錢。每次你告訴你的

  母親:『那不是一場事故;你殺了爸爸;我要告訴警察。」你母親害怕警察,所以她給

  你錢。但是最後她想阻止你。她告訴了普拉特醫生,沒在太多的錢了。她是周四告訴普

  拉特醫生的。接著星期天她就死了。你端熱牛奶給你母親——她給你說些什麼?」

  黛安娜開始哭。「我愛爸爸!他總是給我錢,他愛我。就是媽媽——她不愛爸爸,

  也不愛我。」黛安娜停住了。狗站起來向門口走去。「是真的,我從母親那兒要了不少

  錢,我想殺了她,可我沒有。」

  狗回來又坐在黛安娜腳旁。

  沃爾什探長看著羅傑。「克拉克森先生也需要錢。」

  羅傑的臉變紅了。「請你別告訴他們!」

  「克拉克森先生上個月失業了,他沒有錢了。可他有一所昂貴的房子和一輛車。他

  喜歡昂貴的東西。」

  他的姐妹看著他,可羅傑用手捂住眼睛。「別對我說這些!」「現在沒關係!」黛

  安娜說。「媽媽死了,我們有很多錢,你不需要一份工作。」

  羅傑的臉又變紅了。「住嘴,黛安娜!」

  「現在,」沃爾什探長又開始說了。「彼特·惑布斯是個非常忿怒的年輕人,克拉

  克森太太對他不友好。他從商店裡買到安眠藥,可他會把安眠藥放在熱牛奶里嗎?我認

  為不會。湯姆.布里格斯需要半個花園當他的農場。他那晚在廚房,是他放安眠藥在熱

  牛奶里了嗎?我認為沒有。」

  突然天開始下雨了。好一會兒大家都看著窗外的雨。傑基從包里拿了枝煙,開始抽。

  「可有人要彼特.霍布斯那晚去廚房。她想要大家都看見他講聽他說話,」沃爾什

  探長說。

  「她……?我不明白,」羅傑說著,然後又停住了。

  沃爾什探長從窗邊走過來坐下。「現在我將告訴你們事件的真象。克拉克森小姐,

  你那晚要彼特·霍布斯來家裡。他因為那封信很生你母親的氣。他說。『我要殺了她。』

  因而你想要大家都聽到這話。為什麼?」

  傑基的臉變白了。「這不是真的!黛安娜呢?你們在她包里發現了空瓶子!」

  黛安娜站起來。「在我包里?傑基!你在說什麼?」

  「請安靜,坐下,」沃爾什探長說,看著傑基。

  「沒錯,我們在黛安娜的包里發現了瓶子。可你怎麼知道的?我們並沒有告訴你。」

  「你們告訴了……先前……你們先前告訴了我!」

  「沒有。我們在黛安娜的房間發現了空瓶,我們告訴了你這事。你說的是黛安娜的

  包,我們沒有告訴你。福斯特警官記下來了。」沃爾什探長仔細看著傑基。「很久以前,

  你認識了湯姆·布里格斯,他是這兒的園丁,你愛上了他,可你的母親不喜歡他。」

  傑基把手放在頭上。「不!不!」

  「我發現你的相片——一張舊的——在布里格斯家裡。你比現在年青,頭髮長長的。

  去年湯姆·布里格斯回來了,你想得到他,他也愛你,可他沒有錢。他想要花園當他的

  農場,他想要錢,他也想得到你。可你母親不同意。最後,你想殺了你母親……然後你

  真的殺了她。你母親下樓去看狗,然後

  你把安眠藥放在她的熱牛奶里。隨後,你把空瓶子放進黛安娜的包里。」

  傑基站起來,她黑黑的眼睛帶著恐懼。「你們不知道!」她大聲道。「母親什麼也

  沒給我……這麼多年了。我想要幸福……和湯姆一起,就這些。我愛湯姆,他也愛我。

  可母親不同意,總是不同意。」然後她開始哭,沒人理睬她。

  傑基走出房子上了警車。沃爾什探長注視著她,然後慢慢走向他的車。他覺得又累

  又餓。他停下來回頭看著那所房子。

  「好了,」他對福斯特警官說,「最後,他們得到了錢:艾伯特,羅傑,黛安娜。

  他們現在都富有了。可他們會快樂嗎?」

  他上了小車。「咱們走吧,」他說,「我餓了,我需要塊三明治。」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