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慈悲喜舍隆慧法師

慈悲喜舍,是《阿含經》到大乘諸經中反覆倡導的精神。慈、悲、喜、舍的無限擴大、無限深化,稱為大慈、大悲、大喜、大舍,名「四無量心」,或稱「四梵住」(四種清凈無染的心)。

1概述

(梵maiteya),音譯為「彌勒」,著名的彌勒菩薩即以之為名。慈由「友」〔mitra〕演變而來,意為以深刻、親切之友情待人,慈憫眾生,深心愿給予眾生快樂、幸福。
〔梵,巴利karuna〕,原意為痛苦,引申為能感同身受地體察他人的痛苦(屬於心理學所謂「移情」),深切同情、憐憫,願為其拔除痛苦。佛典解釋說:「慈名予樂,悲名拔苦」。
〔梵muditd〕或作「隨喜」,對眾生所在善事隨喜功德以促成,勸進行者。
〔梵upekga,巴利upekkha〕,意為捨棄、施捨,主要指捨棄怨親等分別和自己的財物身命。也包括捨棄煩惱及過分的慈悲喜樂等,保持平靜空寂的心境。

2實例

長江大學三名大學生不顧生命,救落水者,是為慈悲;
汶川、玉樹大地震,舉國民眾慷慨解囊,是為喜舍。

3其它

《維摩詰所說經》
《維摩詰所說經》觀眾生品第七中,文殊師利菩薩與維摩詰居士問答:
文殊師利菩薩問疾維摩詰居士

  文殊師利菩薩問疾維摩詰居士

何謂為慈?
文殊師利言:「若菩薩作是觀者,云何行慈?」
維摩詰言:「菩薩作是觀已,自念我當為眾生說如斯法,是即真實慈也。行寂滅慈,無所生故;行不熱慈,無煩惱故;行等之慈,等三世故;行無諍慈,無所起故;行不二慈,內外不合故;行不壞慈,畢竟盡故;行堅固慈,心無毀故;行清凈慈,諸法性凈故;行無邊慈,如虛空故;行阿羅漢慈,破結賊故;行菩薩慈,安眾生故;行如來慈,得如相故;行佛之慈,覺眾生故;行自然慈,無因得故;行菩提慈,等一味故;行無等慈,斷諸愛故;行大悲慈,導以大乘故;行無厭慈,觀空無我故;行法施慈,無遺惜故;行持戒慈,化毀禁故;行忍辱慈,護彼我故;行精進慈,荷負眾生故;行禪定慈,不受味故;行智慧慈,無不知時故;行方便慈,一切示現故;行無隱慈,直心清凈故;行深心慈,無雜行故;行無誑慈,不虛假故;行安樂慈,令得佛樂故。菩薩之慈,為若此也。」
維摩詰居士

  維摩詰居士

何謂為悲?
文殊師利又問:「何謂為悲?」
(維摩詰)答曰:「菩薩所作功德,皆與一切眾生共之。」
何謂為喜?
(文殊師利又問)「何謂為喜?」
(維摩詰)答曰:「有所饒益,歡喜無悔。」
何謂為舍?
(文殊師利又問)「何謂為舍?」
(維摩詰)答曰:「所作福祐,無所希望。」
一、慈無量心

  慈無量心是一種希望眾生得到快樂的心。慈與悲合稱慈悲,是佛教的根本。佛經上說:一切佛法如果離開慈悲,則為魔法,可見慈悲思想與佛教關係的密切。
  《大智度論》卷二十將慈悲分為三種:
  生緣慈悲:觀一切眾生因起惑造業,而在生死中輪迴受苦,因此而生起與樂拔苦的慈悲心,稱為生緣慈悲。這是一般凡夫的慈愛,因為不明我、法二空,所以還是不能出離生死。
  法緣慈悲:證悟無我所起的慈悲。這是已證得阿羅漢果位的二乘,以及初地以上的菩薩的境界。
  ,即使坐擁金山銀窟、華廈美眷,也沒有意義;只要我們心中歡喜,即使是粗食淡飯,梅妻鶴子,也覺得充實自在。
三、喜無量心

  慈心令眾生樂,喜心令眾生喜,喜與樂有什幺差別呢?《大智度論》卷二十說:樂是在五塵中所生的快樂,而喜是在法塵中所生的喜悅。譬如:憐憫窮人,先施與財寶,是先給他快樂;然後教導他謀生的技能,則是使他在生活中產生歡喜。所以,樂是比較表相的感受,喜是深層的感受。因此,《大智度論》說:「初得樂時名樂;歡心內發,樂相外現,歌舞踴躍,是名喜。譬如:初服藥時,是名樂;葯發遍身,是名喜。」
  我們為什幺要給眾生歡喜呢?因為歡喜是世界上最寶貴的財產。一個人沒有了歡喜,即使坐擁金山銀窟、華廈美眷,也沒有意義;只要我們心中歡喜,即使是粗食淡飯,梅妻鶴子,也覺得充實自在。
  佛陀以「苦」來教誡弟子,是要我們正視苦的原因,然後實踐佛教真理來離苦得樂。所以,「示教利喜」才是佛陀說法的真正目標。在佛經上,我們常看到諸弟子請法時「願樂欲聞」,及聞法后「歡喜踴躍」、「歡喜讚歎」的辭句,可見法喜禪悅才是佛教的真諦寶藏。
  因為歡喜修道而體悟者,在佛經中也多有記載,例如:
  《釋提桓因問經》:「我於喜樂念樂中,欲求五功德果。」
  《華嚴經.入法界品》:「歡喜恭敬心,能問甚深法。」
  《十地經》:「諸佛子菩薩,住於極喜地,極多歡喜、多凈信、多愛樂、多適悅、多忻慶。」
  諸佛菩薩中,以「歡喜」成就佛道者,除了彌勒菩薩以外,還有:歡喜自在佛、歡喜莊嚴佛、歡喜藏佛、歡喜德佛、歡喜無畏佛、歡喜威德佛、歡喜王菩薩、歡喜念菩薩、歡喜意菩薩、歡喜力菩薩等,可見佛教是一個提倡歡喜的宗教。
  因此,我們奉行佛教,除了自求清凈安樂外,更應該散播禪悅法喜給大眾受用,使大家在佛光的普照之下,遠離憂苦的陰影。
四、舍無量心

  慈悲固然能使眾生得到福樂,但是行慈心、喜心時,容易生貪著心;行悲心時,又容易生憂愁心,因此佛陀告訴我們:需以舍心來去除一切分別妄想,並令一切眾生都能以平等心進入佛道。
  舍,是一種無上的智能。所謂:「捨得,捨得。」小舍小得,大舍大得。放開腳步,才能使我們向前邁進。同樣地,我們以慈心、悲心、喜心來弘法度眾,更要舍除對三心的執著,才能有更大的成就。「心、佛、眾生,三無差別」,萬法因緣和合而成,所以就勝義諦而言,無一眾生可得,也無一心可得。若有得者,皆是有求,不能成就無量的功德;若能捨去一切分別妄想,就能冤親平等,廣度一切眾生有如己子。好比虛空因為能包容萬物,所以能成就一切萬物。
  舍,是一種最高的境界,唯有「舍」,才能容納異己,唯有「舍」,才能心包太虛。世界之所以動亂不息,就是因為世人都只知道向前獲取,而不知道回頭反省;只拚命向外追求有形有相的物質,而忽略了心內的精神世界更為遼闊。如果大家都能放下我執,尊重他人,捨得犧牲奉獻,自然就能擁有一個圓融和諧的世界。
  五、慈悲喜舍,本為一體
  由慈悲喜舍的內容看來,四無量心雖類別為四,其實都是慈心悲願的延伸:先是欲令眾生都能得到快樂,而施以慈心,繼而看見有人不能得到快樂,悲心油然而起。接著又想令眾生都能離去苦惱,得到無上法樂,喜心繼之產生。以慈心、悲心、喜心度眾,而不起憎愛貪憂,不生人法執著,就是舍心現前的境界。因此《大智度論》說:「慈是真無量,慈為如王,餘三隨從如人民。」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