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慈瑞泉(1876—1941),男,京劇丑角。北京人。曾用名慈瑞全,羅壽山的徒弟。

1 慈瑞泉 -個人簡介

慈瑞泉慈瑞泉(右)

誕辰:1876年,光緒二年(丙子)

逝世:1941年9月14日,農曆辛巳年七月廿三日。

京劇丑角,北京人,羅壽山的徒弟。先後在玉成、同慶、喜慶搭班演戲。開始為譚鑫培配戲,後為梅蘭芳、楊小樓、余叔岩、譚富英配戲,晚年參加高慶奎、梅蘭芳、尚小雲、程硯秋等劇團演新戲,尤其是尚小雲一直倚他為左右手。他參加排演的新戲,在高慶奎劇團有《豫讓橋》、《史可法》、《煤山恨》等;在梅蘭芳劇團有《鳳還巢》等;在程硯秋劇團有《青霜劍》、《朱痕記》等;在尚小雲劇團則是無役不從、直到因病輟演。

2 慈瑞泉 -表演特色

慈瑞泉有一條橫寬響亮的「大喇叭嗓子」,頗有真率質樸的韻味。他的白口,繼承了乃師大小音結合,以吸氣轉換語意的念法,「數板」則硬砍實鑿。他演丑角的特點是演老年、平民或好人更為出色,並且還擅演丑婆戲。他演《當鐧賣馬》的王老漢、《烏盆記》的張別古,《駱馬湖》的樵夫、《失街亭》、《珠簾寨》的老軍等掛白或黲四喜髯的老丑精彩稱絕。如《烏盆記》一劇中,他扮演的張別古拄著拐杖的顫抖和白四喜髯的栩動,一下子就把張別古的老、窮、童心未泯、略帶蒼勁的人物性格勾畫得八九不離十;乃至烏盆在公堂上說話,他樂得跳上公案,扯著「大喇叭嗓子」喊叫,有些撒賴似地抱怨包拯不該打他五板,這又體現了他這個窮困潦倒、討飯為生的老人「滾刀筋」式的「氓氣」和「童心」。他在這齣戲里的演技堪稱是後來者的學習模式。他扮演的丑婆戲既簡凈大方,嚴謹古樸,又能讓人笑破肚皮。

特點是演老人、好人更為出色,其實他演少年人或壞人也有上品之作。如《釣金龜》的張義,他演得天真活潑,毫不作做,既有童稚氣又有樸野氣,塑造的是一個樸實誠篤、可愛質樸的苦孩子。他和龔雲甫合作演出該劇,可稱鼎足之勢,功力悉敵。又如《打漁殺家》的教師爺,他一副「大喇叭嗓子」直聲喊叫,用以顯示色厲內荏,再加上一付專門「吹氣冒泡」飛揚浮躁的奴才相,就是蕭長華遇到演教師爺這一角色,也退避三舍。

慈瑞泉的兒子慈少泉也演丑角,繼承乃父,不墜家聲。李四廣的戲路和表演方法也宗「慈(瑞泉)派」,尤以演丑婆、彩旦更具慈瑞泉的神態、風韻。

3 慈瑞泉 -擅演劇目

慈瑞泉最擅長表演「婆子戲」(即彩旦戲),像《拾玉鐲》中的媒婆、《金鎖記》中的禁婆、《浣紗溪》中的漁婆、《梵王宮》中的花婆、《梅玉配》中的黃婆、《普球山》中的竇婆以及《鐵弓緣》中的陳母和《四進士》中的田氏、《春秋配》中的賈氏、《送親演禮》中的陳氏等等,經他一演,不僅栩栩如生,逼真感人,而且妙趣無窮,令人捧腹。所以觀眾曾親昵地把他稱作「婆子丑」,並與蕭長華、郭春山相提並論,被譽為「京劇醜行三大士」。

慈瑞泉還擅長台上即興「抓哏」,而且抓得恰如其分,妙趣橫生,絕非「餿哏」。四十年代他與「四大鬚生」之一的譚富英合演《打漁殺家》時,譚飾蕭恩,慈飾教師爺,當其為逼討漁稅銀子而激怒蕭恩后,蕭恩(譚富英)舉拳欲打,此時教師爺(慈瑞泉)露出一副無可奈何的神態說道:「打就打唄!我挨過你們譚家三輩人的拳頭了,反正也不在乎!」頓時博得全場轟堂大笑,掌聲如雷,對他臨場「抓哏」的才華予以盛讚,因為老觀眾們都知道,慈瑞泉曾陪譚富英的祖父譚鑫培、父親譚小培兩代人唱過多年《打漁殺家》,都是譚氏祖孫三代飾蕭恩,他飾演挨拳頭的教師爺,所以說是「挨過你們譚家三輩人的拳頭了」可謂出言有據,讓觀眾樂而不俗,耐人尋味。

4 慈瑞泉 -被迫改姓

光緒末期,慈瑞泉被選入宮任內廷供奉,但封建帝制時期,宮內所有人等的名字都不能與帝王后妃們的姓名相同,如有一字相同都得改掉,否則「犯忌」,慈瑞泉的「慈」,正好與慈禧太后的慈是同一字,因此必須改掉,為此他頗感為難,不改屬「犯禁」,而且違抗「聖命」要降罪。改吧,老祖宗一脈相傳都姓慈,到他這一輩突然改姓,在當時看來也是大逆不道的事,最後還是不得不違心地改姓了訾,並取名「訾德全」,直到清王朝覆滅后,他才重新恢復慈瑞泉的本來姓名。所以後來戲曲界有句歇後語,說是「慈瑞泉改姓———迫不得已。」

上一篇[露易茲]    下一篇 [三盤落地]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