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詩歌《慈航》 昌耀

詩人昌耀的詩歌
慈航
1 愛與死
是的,在善惡的角力中
愛的繁衍與生殖比死亡的戕殘更古老、
更勇武百倍。
我,就是這樣一部行動的情書。
我不理解遺忘。
也不習慣麻木。
我不時展示狀如蘭花的手指
朝向空闊彈去--
觸痛了的是回聲。
然而,
只是為了再聽一次失道者
敗北的消息
我才撥動這支
命題古老的琴曲?
在善惡的角力中
愛的繁衍與生殖
比死亡的戕殘更古老
更勇武百倍。
2 記憶中的荒原
摘掉荊冠
他從荒原踏來,
重新領有自己的運命,
眺望曠野里
氣象哨
雪白的柱頂
橫卧著一支安詳的箭簇......
但是,
在那不朽的荒原--
不朽的
那在疏鬆的土丘之後豎起前肢
獨對寂寞吹奏東風的旱獺
是他昨天的影子?
不朽的--
那在高空的遊絲下面衝決氣旋
帶箭失落於昏溟的大雁、
那在悶熱的刺棵叢里伸長脖頸
手持石器追食著蜥蜴的萬物之靈
是他昨天的影子?
在不朽的荒原。
在荒原不朽的暗夜。
在暗夜浮動的旋梯--
那煩躁不安閃爍而過的紅狐、
那驚猶未定倏忽隱遁的黃鼬、
那來去無蹤的修鵂、
那曠野貓
那鹿麂、
那磷光、
....可是他昨天的影子?
我不理解遺忘。
當我回首山關,
夕陽里覆滿五色翎毛,
是一座座惜春的花冢。
3 彼岸
於是,他聽到了。
聽到了土伯特人沉默的彼岸
大經輪在大慈大悲中轉動葉片。
他聽到破裂的木筏劃出最後一聲
長泣。
當橫掃一切的暴風
將燈塔沉入海底,
旋渦與貪婪達成默契,
彼方醒著的者一片良知
是他唯一的生之涯岸。
他在這裡脫去垢辱的黑衣,
留在埠頭讓時光漂洗,
把遍體流血的傷口
裸陳於女性吹拂的輕風--
是那個以手背遮羞的處女
解下袍襟的荷包,為他
獻出護身的香草....
在善惡的角力中,
愛的繁衍與生殖
比死亡的戕殘更古老
更勇武百倍!
是的,當那個老人臨去天國之際
是這樣召見了自己的愛女和家族:
「聽吧,你們當和睦共處,
他是你們的親人、
你們的兄弟,
是我的朋友,和
--兒子!」
4 眾神
再生的微笑
是劫餘后的明月。
我把微笑的明月
寄給那個年代
良知不滅的百姓,
寄給棄絕姓氏的部族。
寄給不留墓冢的屬群。
那些佔有馬背的人,
那些敬畏魚蟲的人,
那些酷愛酒瓶的人,
那些圍著篝火群內舞的,
那些卵育了草原、耕作牧歌的,
猛獸的征服者,
飛禽的施主,
炊煙的鑒賞家,
大自然寵幸的自由民,
是我追隨的偶像。
--眾神!眾神!
眾神當是你們!
5 眾神的寵偶
這微笑
是我縹緲的哈達
寄給天地交合的夾角
生命傲然的船桅。
寄給靈魂的保姆。
寄給你--
草原的小母親。
此刻
星光之曲
又從寰宇
向我散發出
有如兒童膚體的乳香;
黎明的花枝
為我在歡快中張揚,
破譯出那泥土絕密的啞語
你喲,踮起赤裸的足尖
正把奶渣晾曬在高台,、。
靠近你肩頭,
嬰兒的內衣在門前的細枝
以旗幟的亢奮
解說萬古的箴言。
牆壁貼滿的牛糞餅塊
是你手制的象形字模。
輕輕摘下這迷人的辭藻,
你回身交給歸來的郎君,
托他送往灶坑去庫藏。
(我看到你忽閃的睫毛
似同稞麥含笑之芒針
我記得你冷凝的沉默
曾是電極觸發之弧光)
那個夜晚,正是他
向你貿然走去。
向著你貞潔的妙齡,
向著你夢求的搖籃,
向著你心甘的苦果....
帶著不可更改的渴望或哀悼,
他比死亡更無畏--
他走向彼岸,走向你
眾神的寵偶!
6 邂逅
他獨坐裸原。
腳邊,流星的碎片尚留有天火的熱、吻。
背後,大自然虛構的河床--
魚貝和海藻的精靈
從泥盆紀脫穎而出,
追戲於這日光幻變之水。
沒有墓冢。
鷹的天空
交織著鑽石多棱的射線。
直到那時,他才看到你從仙山馳來。
奔馬的四蹄陡然在路邊站定。
花蕊一起擺動,為你
搖響了五月的鈴鐸。
--不悅么,曠野的郡主?
....但前方是否有村落?
他無需隱諱那些陰暗的故事、
那些鍍金的騙局、那些....童話。
他會告訴你有過那瘋狂的一瞬--
有過那春季里的嚴冬,
冷酷的紙帽、
癲醉的棍棒、
嗜血的貓狗....
天下奇寒,雛鳥
在暗夜裡敲不開一扇
庇身的門竇。
他會告訴你:為了光明再現的柯枝,
必然的妖風終將啼鳥和西天的羊群一同
裹挾.....
而所在羈留的那個古老的山岬,
原本是山神的祭壇。
秋氣之中,間或可聞天鵝的呼喚,
雪原上偶爾留下
白唇鹿的請柬,
--那裡原來是個好地方。....
........
........
黃昏來了,
寧靜而柔和。
土伯特女人墨黑的葡萄在星光下思索,
似乎向他表示:
--我懂。
我獻與
我 行....
那從上方凝視他的兩汪清波
不再飛起遲疑的鳥翼。
7 慈航
於是,她赧然一笑,
從花徑召回巡守的家犬,
將紅綃拉過肩頭,
向這不速之客暗示:
--那麼,
把我的鞍韉送給你呢
好不好?
把我的馬駒送給你呢
好不好?
把我的帳幕送給你呢
好不好?
把我的香草送給你呢
好不好?....
美呵,--
黃昏里放射的銀耳環,
人類良知最古老的戰利品!
是的,在善惡的角力中
愛的繁衍與生殖
比死亡的戕殘更古老、
更勇武百倍!
8 凈土
雪線....
那最後的銀峰超凡脫俗,
成為藍天晶瑩的島嶼
歸屬寂寞的雪豹趨尋。
而在山麓,卻是大地綠色的盆盂,
昆蟲在那裡扇動翅翼
梭織多彩的流風。
牧人走了,拆去帳篷,
將灶群寄存給疲憊了的牧場。
那糞火的輕煙似乎還在召喚發酵罐中的
曲香,和獸皮褥墊下膚體的烘熱....
在外人不易知曉的河谷,
已支起了牧人的夏宮,
土伯特人捲髮的嬰兒好似袋鼠
從母親的袍襟探出頭來,
詫異眼前剛剛組合的村落。
....一頭花鹿沖向斷崖,扭著半個輕柔的金環,
瞬間隨同落日消散。
而遠方送來了男性的吆喝,
那吐自丹田的音韻,久久
隨著疾去的蹄聲在深山傳遞。
高山大谷里這些樂天的子民
護佑著異方的來客,
以他們固有的曠達
決不屈就於那些強加的憂患
和令人氣悶的榮辱。
這裡是良知的凈土。
9 凈土(之二)
....而在白晝的背後
是燦爛的群星。
升起了成人的誘夢曲。
筋骨完成了勞動的日課。
此刻不再做神聖的醉舞。
杵竿,和奶油攪拌桶
最後也熄滅了象牙的華彩。
沿著河邊
無聲的柵欄--
九十九頭氂牛以精確的等距
緩步橫貫茸茸的山阜,
如同一列遊走的
堠堡。
灶膛還醒著。
火光撩逗下的肉體
無須在夢中羞閉自己的貝殼。
這些高度完美的藝術品
正像他們無羈的靈魂一樣裸露
承受著夜的撫慰。
——生之留戀將永恆、永恆....
但在墨綠的林莽,
下山虎棲止於斷崖,
再也剋制不了難熬的孤獨,
飛身擦過刺藤。
寄生的群蠅
從虎背拖出了一道劈啪的火花,
急忙又——
追尋它的宿主....
10 沐禮
他是待娶的「新娘」了!
在這良宵
為了那個老人臨終的囑託,
為了愛的最後之媾合,
他欹立在紅氈毯。
一個牧羊婦捧起熏沐的香爐
蹲伏他的足邊,
輕輕朝他吹去聖潔的
柏煙。
一切無情。
一切含情。
慧眼
正寧靜地審度
他微妙的內心。
心旌搖蕩。
窗隙里,徐徐飄過
三十多個祈福的除夕....
燭台遙遠了。
迎面而來——
他看到喜馬拉雅叢林
燃起一團光明的瀑雨。
而在這虛照之中潛行
是萬千條挽動經輪的纖繩....
他回答:
——「我理解
我亦情願。」
迎親的使者
已將他扶上披紅的征鞍,
一路穿越高山冰坂,和
激流的峽谷。
吉慶的火堆
也已為他在日出之前點燃。
在一處石砌的門樓他翻身下馬,
踏穩那一方
特為他投來的羊皮。
就從這堅實的舟楫,
懷著對一切偏見的憎惡
和對美與善的盟誓,
他毅然躍過了門前守護神獰厲的
火舌。
....然後
才是豪飲的金盞。
是燃燒的水。
是花堂的酥油燈。
11 愛的史書
..........
..........
在不朽的荒原。
在荒原那個黎明的前夕,
有一頭難產的母牛
獨卧在凍土。
冷風蕭蕭,
只有一個路經這裡的流浪漢
看到那求助的雙眼
飽含了兩顆痛楚的淚珠。
只有他理解這淚珠特定的象徵。
——是時候了:
該出生的一定要出生!
該速朽的必定得速朽!
他在繩結上讀著這個日子。
那裡,有一雙佩帶玉鐲的受臂
將指掌摳進黑夜模擬的厚壁,
絞緊的辮髮
搓揉出蘊積的電火。
在那不見青燈的曠野
一個嬰兒降落了。
笑了的流浪漢
讀著這個日子,潛行在不朽的
荒原。
——你呵,大漠的居士,笑了的
流浪漢,既然你是諸種元素的衍生物,
既然你是基本粒子的聚合體,
面對物質變幻無涯的迷宮,
你似乎不應憂患,
也無須欣喜。
你或許
曾屬於一隻
卧在史前排卵的昆蟲;
你或許曾屬於一滴
熔落古鼎享神的
浮脂。
設想你業已氧化的前生
織成了大禮服上傳世的綬帶;
期望你此生待朽的骨骸
可育作沙洲一株嘯傲的紅柳。
你應無窮的古老,超然時空之上;
你應無窮的年輕,佔有不盡的未來。
你屬於這宏觀整體中的既不可多得、
也不該減少的總合。
你是風雨雷電符合邏輯的選擇。
你只當再現在這特定時空相交的一點。
但你畢竟是這星體賦予了感官的生物,
是歲月有意孕成的琴鍵。
為了遺傳基因尚未透露的醜惡,
為了生命耐力創紀錄的拼搏。
你既是犧牲品,又是享有者,
你既是苦行僧,又是歡樂佛。
..........
..........
是的,在善惡的角力中
愛的繁衍與生殖
比死亡的戕殘更古老
更勇武百倍!
12 極樂界
當春光
與孵卵器一同成熟,
草葉,也啄破了嚴冬的薄殼。
這準確的消息豈是愚人的譫妄!
萬物本蘊涵著無窮的奧秘:
地幔由運動而矗起山嶽。
生命的暈環敢與日冕媲美。
原子的組合在微觀中自成體系。
芳草把層層色彩托出泥土。
刺蝟披一身銳利的箭鏃....
當大道為花圈的行列開放綠燈,
另有一支僅存姓名的隊伍在影子里
行進。
是時候了。
該復活的已復活。
該出生的已出生。
而他——
摘掉荊冠
從荒原踏來,
走向每一面帳幕。
他忘不了那雪山,那香爐,那孔雀翎,
他忘不了那孔雀翎上眾多的眼睛。
他已屬於那一片天空。
他已屬於那一方熱土。
他應是那裡的一個沒有王笏的侍臣。
而我,
展示狀如蘭花的五指
重又叩響虛空中的回聲,
聽一次失道者敗北的消息,
也是地同樣忘懷不了那一切。
是的,將永遠、永遠——
愛的繁衍與生殖
比死亡的戕殘更古老
更勇武百倍!

2佛語

佛語
慈航

  慈航

佛家語,佛心慈悲,救渡眾生,出生死海,有如舟航
說到「慈航」 ,也就是兩個意思 。其一 ,詞名 ,言慈航即慈航道人,也觀世音菩薩,此處也有爭論 。 其二 ,詞義 ,慈 ~ 航 2字,微言大義 ,人人可感覺體會 ,「航」之意義多言「動」 ,而「慈」一字更是涵其大者(如果你不把他僅當作慈祥的意思的話 )。
佛教稱佛、菩薩以慈悲之心救度眾生出苦海,有如舟航,故名。南朝安全蕭統《開善寺法會詩》:「法輪明暗室,慧海渡慈航。」金孫不二《綉薄眉》詞:「法海慈航,寰中普渡。」清金之俊《游南嶽記》:「又行一里許,至飛來船。大石橫空,酷似般形,煙霧一起,船浮波上。有一蜀們蓬首赤足,攢眉苦行,傍構一小庵,乞余題額。余曰:『此飛來船乃千佛渡世慈航也。』因額之曰『筏庵』。」
道教
民間傳說觀音菩薩,前身慈航道長。因紂王無道,常將百姓致殘,以取妲己歡心;欲要慈航之母手眼,慈航主動獻出了自己手眼,其孝心感動上天。女媧娘娘傳慈航千手千眼之術,指引其拜師於元始天尊,傳說元始天尊傳授慈航一本天書——道德天尊(也稱太上老君)的《道德心經》,讓其在普陀山修道成仙,稱為慈航道長,又稱千手神仙。為廣傳道法,前去西遊,后歸來助周伐紂,有說西遊時就被稱為觀(世)音菩薩,又有說被元始天尊封為觀(世)音菩薩……
上一篇[幾時愛我]    下一篇 [等待的心]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