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慢性酒中毒一般而言,系指酒依賴及慢性酒中毒綜合征。酒精濫用、酒依賴和慢性酒中毒已是全球性社會問題,引起了人們的普遍關注。慢性酒中毒在美國等西方國家和俄羅斯已成為突出的社會問題。 酒精濫用(alcoholic abuse)屬於行為障礙,是逃避不能承受的壓力和責任的一種方法。酒依賴(alcoholic dependence)則是生物醫學概念,是長期過量飲酒引起的特殊心理狀態,屬於慢性酒中毒。

1疾病概述

酒依賴綜合征(alcoholic dependence syndrome)首先由Victor和Adams(1953)描述,是完全或部分停止飲酒後出現的一組癥狀,如震顫一過性幻覺、癇性發作和譫妄等世界衛生組織建議,採用酒依賴綜合征的名稱描述嗜酒成癖者的特徵性表現和停飲導致的癥狀。酒依賴患者的飲酒史多在10年以上女性的發展過程較男性快;青少年機體未發育成熟,出現酒依賴的進程更短,最快者連續飲酒2年即可形成。
酒依賴在許多國家是嚴重的公共衛生問題。據測算日本酒依賴者約210萬,佔全國人口的16.9‰占飲酒人口的33.8‰。美國35%的急診10%的門診病人與酒中毒有關。1990年全國10單位對城市科技人員、行政幹部和輕、重體力勞動工人的流行病學調查,酒依賴的患病率達37.27‰,男性高達57.87‰女性為0.19‰。
酒依賴者對酒的體驗多表現為飲酒初期心情愉快,酒後喜歡交往,緩和緊張漸形成每天飲一定量酒的習慣,保持一定的體力,既適應社會正常活動的需要,也滿足個人的飲酒願望這種保持飲酒量長期均衡的飲酒稱為習慣性飲酒或穩定嗜酒癖,但這種狀態往往不被視為酒依賴。
慢性酒中毒(chronic alcoholism)是長期(數年至數十年,通常10年以上)酗酒出現多種軀體和精神障礙甚至不可逆性病理損害,如酒中毒性心肌炎、肝功能損害或肝硬化多發性周圍神經炎、中樞神經系統變性或腦萎縮等。

2流行病學

日本酒依賴者佔全國人口的16.9‰,美國35%的急診10%的門診病人與酒中毒有關。Robins等(1984)美國城市流行病學調查發現,人群酒精濫用和酒依賴終生平均患病率為13.6%,據報道美國有1300萬人酗酒成癮。美國、德國、英國、瑞士、瑞典和丹麥等國慢性酒中毒終生患病率男性約5%,女性為0.1%~1%(Goodwin1989)。
目前國內尚未查到全面的發病率統計學資料。1990年全國10城市科技人員、行政幹部和輕重體力勞動工人的流行病學調查酒依賴的患病率達37.27‰,男性高達57.87‰女性為0.19‰。中國10城市流行病學調查慢性酒中毒的終生患病率為3.7%應引起足夠的重視。

3病因

酒依賴的確切病因尚未完全闡明,一般認為是生物、心理、社會文化等多種因素協同作用的結果。
生物化學因素
乙醇脫氫酶和乙醛脫氫酶是酒精在體內代謝的主要催化劑,乙醛脫氫酶活性是影響飲酒的重要生物學因素。嗜酒者血小板單胺氧化酶活性降低推測是酒精濫用素質的因素之一;多巴胺β-羥化酶活性降低,發生酒中毒的風險增加;酒精可使γ-氨基丁酸活性降低,使CNS對酒精的耐受增加,可能與酒中毒和發生戒斷癥狀有關。
社會文化因素
不同民族、社會、文化背景,家庭及婚姻狀況,社會經濟發展水平對酒依賴均有重要影響。

4發病機制

與一般的麻醉劑相似酒精直接作用於神經細胞膜這類物質像巴比妥類一樣是脂溶性的通過溶解細胞膜與細胞膜的脂蛋白相互作用而產生效應。酒精是CNS的抑製劑而不是興奮劑,一些酒精中毒的早期癥狀提示大腦興奮,如喋喋不休、攻擊性、過分活躍和大腦皮質電興奮增加等,這是因為正常情況下調節大腦皮質活動的皮質下某些結構(可能上部腦幹的網狀結構)被抑制的結果。同樣早期腱反射活躍可能反映高級抑制中樞對脊髓的運動神經元的短暫性失控。然而,隨酒精量的增大,抑制作用擴展至大腦、腦幹和脊髓神經細胞。
有關酒精導致神經系統繼發性損傷的機制尚未完全闡明,現認為可能與下列因素有關:
1.影響維生素B1代謝 影響和抑制維生素B1的吸收及在肝臟內的儲存,導致患者體內維生素B1水平明顯低於正常人。一般情況下神經組織的主要能量來源於糖代謝,在維生素B1缺乏時由於焦磷酸硫胺素的減少,可造成糖代謝的障礙引起神經組織的供能減少,進而產生神經組織功能和結構上的異常此外維生素B1的缺乏還能夠造成磷酸戊糖代謝途徑障礙,影響磷脂類的合成,使周圍和中樞神經組織出現脫髓鞘和軸索變性樣改變
2.具有脂溶性 可迅速通過血-腦脊液屏障和神經細胞膜並可作用於膜上的某些酶類和受體而影響細胞的功能。
3.其他 酒精代謝過程中生成的自由基和其他代謝產物也能夠造成神經系統的損害。
酒精中毒性神經疾病的主要病理變化:長期慢性酗酒造成神經細胞慢性損害,神經突觸減少神經元脫失。

5臨床表現

1.患者常有l0年左右長期大量飲酒史,每天飲酒量(以普通白酒折算)多在250g以上常有普通醉酒史。表現為無法控制對酒的渴求,不斷飲酒強迫感,固定飲酒模式,病人必須在固定時間飲酒而不顧場合,需依賴飲酒支持精神生活和身體的良好感受,緩解戒斷癥狀酒成為生活中的必需品,不可一天或缺,飲酒已成為一切活動的中心,明顯影響工作、家庭生活以及社交活動。成癮不久或程度較輕者一旦停飲,感到若有所失、空虛惆悵,飲酒後心情愉快、精神振奮心理獲得滿足。耐受性增高是依賴性加重的重要標誌但依賴形成後期耐受性下降,只要少量飲酒也會導致身體損害。
2.停止或減少飲酒及延長飲酒間隔,因體內酒精濃度下降反覆出現戒斷癥狀,常見手、足、四肢和軀幹震顫共濟失調情緒急躁易激惹,常有驚跳反應,或心情鬱悶、思維停滯、反應遲鈍和不想說話,可有全身無力、胃部不適、心慌、多汗食欲不振、失眠多夢噁心嘔吐等,若及時飲酒戒斷癥狀迅速消失並可出現短暫錯覺、幻覺和視物變形發音不清。嚴重者相對或絕對戒斷後可出現癇性發作意識混亂、震顫和譫妄,經一夜睡眠血酒精濃度明顯下降,故戒斷癥狀多出現於清晨多數患者需「晨飲」緩解戒斷癥狀引起的不適,晨飲對酒依賴的診斷有重要意義。
3.酒依賴常呈複發和緩解模式停止飲酒表現為心理和生理戒斷癥狀,近半數酒精濫用或依賴者有精神異常最常見的為焦慮症(終生患病率19.4%)、敵視社會人格(14.3%)和情感障礙(13.4%)等酒依賴較輕者經戒斷治療和改變生活習慣往往能夠控制,嚴重酒依賴患者經過一段時間戒斷後如重新飲酒,可在數天內恢復酗酒狀態,會較以前更快出現酒依賴癥狀
4.酒依賴的某些臨床問題
(1)精神依賴性(psychological dependence):早期對酒的一般渴望到出現明顯軀體依賴,此期為輕度精神依賴,發展為嚴重軀體依賴時,患者恐懼戒斷癥狀,出現強烈的飲酒要求,不可遏制地搜尋酒的行為。戒酒誓言化為烏有。
(2)軀體依賴性(physical dependence):是反覆飲酒使CNS發生某種生理、生化變化以致體內需有酒精持續存在避免發生戒斷綜合征。
(3)耐受性:是飲用原有酒量達不到期待效果,必須增加用量患者常表述「以前喝醉的量現在不醉了」依賴者對酒的耐受性增加緩慢,最多不過是初期酒量的幾倍,耐受性一般在青壯年達到平均高水平,后隨中毒加重及年齡增長耐受性降低至中老年期繼續下降這時酒依賴者無「陶醉」感,為追求「真的醉感」而連續飲酒。
(4)常見的飲酒方式:酒依賴者常不分時間、地點在短時間內大量飲酒,滿足對酒的渴求心理和解除戒斷癥狀,飲酒時往往不需任何佐菜,喝酒如喝白水一樣,酒量持續每天達純酒精150ml以上。患者可連續數天飲酒,不吃、不喝不洗漱,與外界隔絕,直到身體脫水,喝水也要嘔吐,不能再飲酒而終止。以後數天處於嚴重的戒斷狀態不久又陷於醉酒狀態,這種反覆飲酒稱為連續飲酒發作。另外,酒依賴患者可表現為飲酒→醉酒→入睡→清醒→飲酒→醉酒→入睡的飲酒周期反覆,稱為「山型」飲酒。「連續」和「山型」飲酒是酒依賴患者飲酒方式達到的極端狀態。
(5)酒依賴的癥狀輕重取決於飲酒量、種類、飲酒時間及方式、種族及個體素質等。判定酒依賴者應結合文化背景,某些不受酒量、時間和場合限制均可飲酒國家的人們易陷於酒依賴。
發症:
酒依賴患者是長期過量飲酒引起的特殊心理狀態屬於慢性酒中毒。最終表現為慢性酒中毒綜合征,是長期(數年至數十年,通常10年以上)酗酒出現的多種軀體和精神障礙,甚至不可逆性病理損害如肝功能損害或肝硬化、多發性周圍神經炎、中樞神經系統變性或腦萎縮等。
臨床可伴有震顫、譫妄、幻覺、嫉妒妄想、柯薩可夫綜合征和痴獃等可出現精神癥狀,稱為慢性酒中毒性精神障礙。停止飲酒後精神病樣癥狀可較快或緩慢消失,軀體癥狀往往難以痊癒。但慢性酒中毒也可不伴有酒依賴。
中國對慢性酒中毒的概念著重強調長期過度飲酒導致器質性精神障礙,社交功能、職業功能和社會適應能力嚴重損害。
另外濫用酒精對人體許多器官系統均有很大的損害作用已證實酒精中毒可引起嚴重心律失常,充血性心力衰竭、心臟附壁血栓形成,心肌病、心肌梗死、高血壓以及血小板數增多凝集功能增加和纖維蛋白自發性溶解時間延長等。

6診斷

涉法特點及法律能力評定
酒依賴患者出現違法犯罪行為時,責任能力評定應從嚴掌握多數司法精神病學專家主張,單純酒依賴患者違法應評定完全責任能力如伴顯著智能障礙導致辨認能力和控制能力明顯削弱時可評定部分責任能力。
實驗室檢查
1.血、尿酒精濃度的測定 有診斷及酒中毒程度評估意義
2.其他 血液檢查包括血生化、肝功、腎功、出凝血功能及免疫球蛋白等。
改變飲酒行為
(1)向酒依賴者提供忠告和簡單的醫療干預,進行治療及觀察治療反應等
(2)Prochaska等描述的戒斷過程6-階段模式,可評估患者的狀態這一評估對採取針對性階段性干預有益
①拒絕:儘管醫生循循善誘患者仍拒絕接受診斷
②觀望:對干預治療不感興趣。
③觀察:通過接觸,幫助患者克服抵觸心理,開始考慮自身行為的嚴重性。
④決定:患者接受忠告和支持,決心戒酒。
⑤行動:開始戒酒,需監護感受,給予必要的處理。
⑥維持:戒酒成功,需監測複發表現。
酒依賴的強化治療
雖然戒酒是最佳目標,但酒依賴者完全和持久戒斷並非易事,達到戒斷、減量、健康及社會能力改善均屬好的結果。治療可能需持續數年,一旦癥狀複發須給予強化治療,但高達78%的終生酒依賴者未經正規治療獲得緩解,一旦戒酒應給予必要的心理及藥物治療,預防複發,對某些人可建議繼續中度或少量飲酒。
預后
大量飲酒對許多人體器官系統都有很大的損害。依據中毒程度不同,預后不同。慢性酒精中毒則產生慢性神經精神癥狀甚至出現神經系統不可逆性損害,最終酒精將損害判斷和認知能力直至喪失所有的思維和推理能力。

預防

宣傳酒精對人體的危害,提高全民族的文化素質,嚴格執行未成年人法,嚴禁未成年人飲酒,加強法律監督。重視和加強酒的精神衛生宣傳宣傳文明飲酒不勸酒、不酗酒、不空腹飲酒,治療軀體或精神疾病,避免以酒代葯提倡用飲料代酒,減少職業原因導致的酒依賴。提倡生產低度酒,控制和禁止生產烈性酒,嚴厲打擊非法造假酒的不法行為。
上一篇[沈津]    下一篇 [馬克思生活哲學引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