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聖靈異象懷愛倫

懷愛倫生於1827年美國的高罕城。上小學時,由於受到同學的誤傷而一直身體虛弱,未能念完小學。她於1841年受浸歸主,當時正值復臨運動的高潮。在1842年6月,她聽到了威廉·米勒耳的演說,至受感動,但覺自己尚未得主完全悅納而頗為憂傷。后得主在夢中的安慰和參加復臨運動的一位老牧師勸以救主大愛,因而得到內心完全的平安和喜樂。她就多次在信徒聚會時作見證,大得聖靈的充滿和感動。她也努力勸告未信主的人悔改接受主的救恩,一起等候基督的復臨。

傳述上帝的啟示:
在1844年10月22日的大失望后,幾乎所有的復臨信徒都認為過去的運動是完全沒有對的地方了。有人甚至把許多明顯的上帝聖靈的工作和普遍引起人注意上帝審判的臨近的良好果效,都看為是錯誤的。在此年12月,預言之靈就開始臨到主所揀選的器皿了,懷愛倫(此時尚為哈門·愛倫女士)在友人海尼斯夫人家裡聚會時,初次見到了異象。她在異象中見眾人在沿一窄路走向天城,離天城尚有一段距離,面前雖有攔阻的勢力,但主的恩典是夠大家用的。他們以前所走的路是主引領的,是不應懷疑的。出異象后,她就將所見到的告訴了別人,初次聽到她陳述的六十多位復臨信徒,既清楚她為人的真誠,就毫不置疑地接受了。
不久后,她又見到第二次異象,指明她所必受的試煉和責任,異象中主答應必在人的反對中,支持她。出異象后,她因為怕人的反對和擔任這樣重大的責任,就禱告了數日,求主揀選別的比她剛強的人,但主卻不允許。懷氏心中極感徨恐,家人和教會中的同道都不明白她心中的痛苦,不能安慰她,在他們一起懇求主時,懷氏重新感覺願為主作工。黑暗散開,光亮出現,見一光明火球降在她身上,她自己就失去了氣力,得到主的命令說:「把我所指示你的告訴別人。」在她醒后,皮爾遜老伯就站起來說話了,他是因生風濕病而未能與大家一起下跪禱告的。他說:「我看見想不到的事了,一個火球從天而降,到了哈門愛倫姐妹的心中,我見到了!我見到了!我永遠不能忘記這件事!這已改變了我全身。愛倫姐妹阿!要有主裡面的勇敢。從今日起,我永不再懷疑了,我們以後將幫助你,必不使你灰心。」這是上帝為他所立的先知給人的證據。
從此懷愛倫就開始了傳述上帝啟示的工作。有人統計,她在開始的二十三年中就見到異象約有二百次之多,她在見異象時的情形和但10:7-11;16-18的記載完全符合。
領人避免異端:
在大失望后的一個階段中,魔鬼想盡了辦法,要使人走錯誤的道路,但這一切都由於上帝給懷氏的指示而被揭穿了。當時的錯誤派別有極端主義派、狂熱派、催眠術、靈學、再定主再來日期的派別,透納氏等領導的因恩門已關而不必作工的派別等。預言之靈就在此時開始了工作,藉著懷愛倫的寫作、演說、及勸勉,使人們避免了這些異端,阻止了它們的擴散。
廣泛的著作:
懷愛倫寫了許多著作,範圍包括有對上帝救贖計劃的闡明,對教會各種合時的證言,對教育和飲食衛生的討論,指示醫藥佈道及其他各種佈道的方法,和其他各種解釋聖經真理的書籍、文件,已整理出版的書約有二萬頁,雜誌稿件約二千篇。此外尚有地方性和私人性的成千上萬頁未出版的文件。
生活和工作:
懷氏生於世界歷史、宗教、政治的高漲點,她反對美國的奴隸制度,提倡飲食節制等等。她並不佔有教會的高位,而是以一平信徒的身份,為主傳述指示。她平時與常人生活無異,是人們的鄰舍朋友。在家中是賢妻良母。她一生被教會和鄰里重視。
除了流動性的旅行外,她住在美國的巴特格勒有30年,歐洲有2年,大洋洲9年,美國的聖赫勒拿15年。總共作主的使者的年數是七十年(1844-1915)。
懷愛倫是上帝的使者嗎?
「不要消滅聖靈的感動,不要藐視先知的講論,但要凡事察驗,善美的要持守。」(貼前5:19-21)
註:聖經中固然有警告說,末世將有撒但的工作,假先知的興起(貼后2:9;啟16:14),但也有應許說,主來前有預言的恩賜出現於余民教會中(啟12:17;19:10;珥2:28-32)。主耶穌警告我們要謹防假先知(太24:4,24),可是並非說所有的先知都是假的,主教我們「憑著他們的果子,就可以認出他們來。」(太7:15-20)。
古時的以色列人是不善於分別先知的真假的。他們常接待假先知(結22:28),而殺害上帝的真先知(太23:37)。但聖經已給了我們下面幾點斷定諸靈是否出於上帝原則:⑴ 與「訓誨和法度」相符(賽8:20),就是這靈應不是違反上帝在聖經中的指示和他聖潔、公義、良善的律法的。⑵ 不叫人事奉別神(申13:1-5),就是不使人走上遠離上帝的道路的。⑶ 有好果子(約壹4:1-3;太7:16),也就是先知要有良好的行為和工作果效的。⑷ 所說的預言是應驗的(申18:20-22),因為唯有出於上帝的才會準確地預言將來。(賽41:21-24,44:24-28)。
我們用以上四項原則來衡量懷愛倫的工作,就可斷定她確是一位上帝的先知。前三項可由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信仰和工作符合聖經真意可以看出。因為這正是在懷愛倫肯定和闡明下發展起來的。懷愛倫也曾說過不少預言。這些預言都是聖經預言對現時代的推廣及應用。這種地方性和時代性的預言包括有教會、國家、城市等方面。這一切預言已具體地應驗,或正在應驗中。我們簡略地列舉兩件事作為說明:
(甲)舊金山城的傾複:自1902年起,懷愛倫即警告,有大城市將遭災禍。因城市中人口多,罪惡的勢力亦較鄉間為強。懷氏更明確指出了舊金山及奧克蘭二城之名(奧克蘭與舊金山隔河由橋相聯而附屬其住宅區)。在1902年她寫道:「不久,這些城市將受主的審判了。舊金山及奧克蘭正變成所多瑪及蛾摩拉的樣子,主將在忿怒中,臨到他們。」(1902年文稿114)在1903年4月20日,懷氏又再次警告稱,舊金山及奧克蘭不久將接受審判。在1906年4月16日,懷氏又見異象,見到許多遊戲場、戲院旅館和富戶的房屋都被搖動坍倒在地。空氣中充滿了驚恐和死傷者的呼號。這月的18日,就是她見異象后的第二天,舊金山就因地震及大火而毀滅了。奧克蘭雖被主慈憐的手留下(拿4:10-11),但亦已飽受了警告。
(乙)靈學的發展:1848年美國海茲未城姓幅格絲的兩女子家中有一種奇異的響聲出現,此即靈學(又名招魂術)的發起。在起初是沒有多少人相信的,也無教會的組織形式。人大多以為這是騙局,但懷氏在1849年即稱此事將變為普遍,披著宗教的外衣,使人離開聖靈之教訓。以後又多次指出這事的嚴重性。這些警告都是在很少人注意靈學的時候發出的。果然,到1858年,靈學信徒已有一百五十萬,神媒四萬個,到1880年已發展到許多國家。今日更已普遍到國外各教會中,以為這是一種宗教上的「復興」,是要改正許多缺點的。實則這是完全違背聖經教訓的一種學說。
所說預言的應驗滿足了證明一位先知是出於上帝的所有四項原則。懷愛倫著作出於上帝是看過的人都可以作見證的。這些著作「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語,乃是用聖靈和大能的明證。」(林前2:4)
我們必須信上帝的先知嗎?
「信耶和華你們的上帝就必立穩;信他的先知就必亨通。」(代下20:20)。
懷愛倫的貢獻
經文:林前12章
引:有這樣一則寓言:有一時樹木要膏一樹為王,管理他們,就去對橄欖樹說,請你作我們的王。橄欖樹回答說:我豈肯止住供奉神明和尊重人的油,飄搖在眾樹之上呢。樹木對無花果樹說,請你來作我們的王。無花果樹回答說,我豈肯止住所結甜美的果子,飄搖在眾樹之上呢。樹林對葡萄樹說,請你來作我們的王。葡萄樹回答說,我豈肯止住使神明和人喜樂的新酒,飄搖在眾樹之上呢。眾樹對荊棘說,請你來作我們的王。荊棘回答說,你們若誠誠實實的膏我為王,就要投在我的蔭下,不然,願火從荊棘里出來,燒滅利巴嫩的香柏樹。
這是士師記9∶8-15中的一個寓言。說明有兩種人生觀:一種是象葡萄樹、橄欖樹、無花果樹,它們追求的一種服務的人生,各盡所能;而另一種呢,它們的人生只是追求權勢。懷愛倫的人生屬於前者,從她17歲蒙召時,作公眾服務以來,在漫長的70年當中,不論是她的丈夫在世,以及最後,她孤守一人的時候,始終堅持不渝,從不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像,總在私下或在眾人面前為主作見證,推廣上帝的工作,她的一生可以說是佳果累累的一生。
懷愛倫姐妹無疑是一個賢妻良母,在懷雅各的生命快要結束之前,他寫下了作丈夫的感想:「我們生在男人的生命中,有著非常重要的地位,得著賢妻的是得著了好處,也是蒙了耶和華的恩賜。箴18∶22是智慧之言。我們是在1846年8月30日結婚的,從那一天開始,她一直是我頭上喜樂的冠冕。」 當1881年,懷雅各60歲過世的時候,懷愛倫姐妹感到很大的傷痛。當時在伯特克里有二千五百人參加了喪事禮拜。懷愛倫被人用帆布床抬來,她忽然站了起來,走到棺木旁邊,用清晰嘹亮的聲音向眾人講話,有十分鐘之久。她說,「我的丈夫安息了,但我仍要作戰,我不能棄掉主所給我的盔甲。當我要離去之先,讓我仍靜守在崗位上,讓我預備好,帶領我到我應去的地方,讓我象他一樣說,一切都很好,耶穌是最寶貴的。」
同時,懷愛倫也養育了她的孩子,雖然有一個是在幼小的時候就夭折了,一個是在16歲的時候離開了世界,剩下的兩個孩子當中也並不是模範兒童。但如果遇有問題,懷愛倫會立刻果斷的去面對,去處理。她說,「我絕不會讓我的孩子覺得,在他們的孩童時期,沒有辦法來折磨我。我絕不會去說苛刻的話語,當我內心不安的時候,或在我覺得心中有一團怒火被挑熱起來的時候,我會說,孩子,我們暫時把這事告一段落。我們現在不應該再談這個。今天晚上你睡覺以前,我們再來好好談一談。經過一段時間,到了晚上,他們就會心平氣和。到那時候,我就會有辦法叫他們乖乖的聽話。」儘管她對孩子的管教非常的好,但她有一個孩子一度也曾經遠離主,但做母親的就不斷的歸勸、禱告,終究使他回到了主的羊圈,而且獻身給了美國黑人的福音的工作。而另外一個孩子也成為了她得力的助手,尤其當她丈夫過世以後。
懷師母的確是一位賢妻良母,同時在鄰居當中,她也是一位眾人的朋友,她的家中幾乎客人不絕,她也收養了一些孤兒。另外,她總是盡各種的方法和能力去幫助那些有缺乏的人,她有的時候,就在那些舊貨商場上選購一些物件,但並不是為自己用,她買了就放起來,一發現什麼人有需要,她就提供給他們,更是不斷地關懷其他人的靈性,以及他們屬靈的需要。
下面我們將要從四個方面來論述她所作的貢獻。第一:懷愛倫姐妹對教義上的貢獻。第二:懷愛倫姐妹對基督復臨安息日會這個組織的貢獻。第三:懷愛倫姐妹對佈道、出版和衛生改良上的貢獻。第四:懷愛倫姐妹對教育事業的作用和貢獻。
一、她在教義上的貢獻。
我們知道聖經上常常提到,教義是很重要的,因為教義或說信條指出我們所信的是什麼,以及它有什麼重要性。弗4∶5-6說:我們是「一主、一信、一洗。一上帝,就是眾人的父,超乎眾人之上,貫乎眾人之中,也住在眾人之內。」希伯來書的作者也勸勉我們說,「你們不要被那諸般怪異的教訓勾引了去,因為人心靠恩得堅固才是好的。」特別是保羅在他殉道的前夕,在他最後的書卷最後一章,這樣提到:「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因為時候要到,人要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並且掩耳不聽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語」。提前4∶1又說,「聖靈又說,在後來的時候,必有人離棄真道,聽從引誘人的邪靈,和鬼魔的道理。」所以聖經的教義和信仰的條文是有它非常重要的一面的。尤其在末后,事實上在復臨運動當中,主曾經吩咐懷愛倫對那些極端分子,以及那些狂熱派發出警告和改正。多年以後,她又對凱洛醫生的泛神論和白林格所提倡的聖所的謬道提出針鋒相對的論述。
在基督復臨安息日會所信仰的,接受的教義當中,懷愛倫扮演什麼角色?起什麼作用呢?有什麼貢獻呢?當初復臨運動的先賢所寫的文章的內容全部是依據聖經,而不是懷愛倫的著作。但是懷愛倫的角色是屬於一種支持性的,而且經常指向聖經,以此為證據。而在以後一連串的異像當中,懷愛倫更被提升到天上的聖所中,進一步為這聖所的道理提供了聖經的根據。在一生當中,她常常帶頭斥責異端說法。舉例來說:在1847年—1848年,教會還沒有正式成立,先賢們聚集在一起,研究教義的問題。懷氏夫婦,當時也經常出席,在這些會議當中,懷愛倫卻不是熱烈的參與意見,尤其是在開始的時候,她提到她自己的腦袋,就好象上了鎖一般,對於先賢們所談到的,有時她一點都不懂。那些會議往往持續好幾天,當那些人已經竭盡全力從研究聖經當中找到一切的資料以後,懷愛倫就會得到異像去證實、改正或者是幫助他們進一步的研究聖經。他們相信異像是從上帝來的,那些先賢知道,懷氏得到異像之前,她在他們的眼光當中只不過是旁觀者,所以我們說在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教義的成立上,不論是在聖所或是安息日等等重大的教義都是先賢們藉著懇切的祈禱,有時甚至是通宵的祈禱,以及不斷的竭力的研究聖經,在這個基礎上建立起來的。懷愛倫只是起了一個佐證的作用,就是在這些教義上,加蓋了聖靈的印記。而她自己也是在不斷的學習研究,甚至有的時候,她自己錯誤的見解也在這個過程當中得蒙聖靈的光照,而被糾正。
我們知道,一度懷愛倫對於安息日也不認識,並不重視,但主就藉著他的僕人,也藉著異像來幫助她、啟示她對於安息日的守法,特別是對於安息日的時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什麼時候結束。一開始她也有些不完全的想法,主也是藉著聖經、藉著異像來糾正她,然後再讓她來堅固那些正確的意見或者結論,所以她強調的是要研究聖經。她說,「除非人在聖經的問題上努力鑽研以後,似乎主並不會依仗聖靈的恩賜來教導他的子民明白聖經的問題。」所以我們說,她對基督復臨安息日會教義的建立,在自己領受及學習的過程當中作出了很重要的貢獻,尤其是起到一種見證的作用。但是她從不以自己為一個神學家,或者認為自己是一個沒有錯誤的解經家。相反,她總是向人推薦上帝的話語,她曾經說:「各位親愛的讀者,我向你們舉薦聖經作為我們一切信心和行為的根據。聖經是審判我們的標準,上帝在他的聖言中明說,在末后的日子,必有異像賜給你們,不是為你們另起一個新的信仰,而是要安慰他的子民,來糾正他們在聖經真道上的錯謬。」這話在《早期著作》里。事實上,我們知道復臨信徒在經歷大失望以後,上帝就藉著他的使女不斷地帶來安慰的信息,而且逐步的引導他們進入真理,而當這些真理在被認識、被高舉、被傳揚的過程當中,懷愛倫都起了很大的作用。起很大的作用並不等於她在創建什麼新的教義,沒有。一切都是回到聖經,一切都是出於聖經,一切也是圍繞聖經。
二、在組織上的貢獻。
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全球總會的正式的成立是在一八六三年。在此之前,復臨運動僅是一個運動,也沒有一個正式的組織,而第一批的復臨信徒都是從原有的各個宗派裡面出來的人。但是經過了大失望,尤其是以後工作的不斷開展,使得組織問題被提到日程上來,但當時有個強烈的意見,就是有一班弟兄姊妹反對成立任何的組織,因為他們看到在復臨運動的時期中,有些有形的教會的組織怎樣抗拒真理,怎樣的不接受上帝的信息。所以他們害怕任何有形的、人為的教會組織都會走到這個地步。當時他們就說,有形組織的教會「都有可能變成為巴比倫的一部分。」
但懷愛倫在1861年指出,即或沒有組織,這些恐懼仍然會變成事實。她在1861年8月3日這樣說,「我蒙啟示,看到有些人恐懼把我們的教會合併為一,會把教會變成到巴比倫的組織中。單在紐約的中部,就真是把教會變成巴比倫一般的混亂。」所以,她警告說,除非教會組織在一起,並強調和執行次序,否則教會將沒有前途,終必分裂成為碎片,使徒時代開始也是這樣。復臨運動也不例外。而信徒增長,一定要有適當的組織,這就成為一個必不可少的。在《給牧師的證言》原文26面,她說,「當我們的數目增加,越來越明顯的需要成立組織,否則將引起大混亂。而且不能讓聖工成功的推進,為了要支持聖經,要發展新工,為使聖工避免停滯不前(包含了沒有價值的教友),為了持有教會的物業,為了持有出版社、印刷真理,以及其它多方面的原因,一個組織是不可缺少的。」
在1875年的時候,懷愛倫一度指出,全球總會和它的決策是上帝在地上擁有最高權力的代言人。但是不到廿年後,她卻有另外不同的態度,為什麼呢?因為她看到有人在濫用權力。在1891年的文稿33,她這樣說,「這就是我為什麼必須否定當時全球總會及其決策是上帝代言人的原因,是實際所進行的計劃,是沒有經過上帝許可的。」而當時有些人卻把全球總會的決策當作是上帝的聲音。很多總會採取的立場在人面前,與其說是代表全球總會的態度,倒不如說只是兩、三個人誤導整個組織的結果罷了。當時可以說,是沒有屬靈的人當道,教會被那些玩弄權力的人所把持。所以懷愛倫就一再的提出勸勉警告,到最後不得不指出,哪怕是和她廿年前所講的話完全相反,她講到教會是由一般軟弱的人所組織的,直到基督再來之前,他都可能會有軟弱和錯誤。但一方面,他又是上帝所最疼愛的對象。第二,不論怎樣,上帝在地上的教會不屬於巴比倫。第三,教會領袖要帶頭悔改,要依循上帝的旨意,否則的話,決不能在地上代表他的聲音。
在1901年的全球總會的代表大會上,懷愛倫強調重新組織的必要性。她說,「這些人要採取神聖的立場並作為上帝的代言人,一如從前我們相信全球總會的權威。過去的過去了,我們現在熱切需要的是重組,重新開始,並建立不同的聯合。」懷愛倫看到,那些不忠心的管家的權力被攻破,結果她的願望被實現了。全球總會委員會被擴大到包括海外的代表委員,而且在此不久也提出了組織聯合會的這樣一個重大的決策,使得教會的組織更趨完全,就形成了現在較完善的教會組織。從地方教會到區會、到聯合會、到分會、直到全球總會,使得工作能夠有次序的開展。懷愛倫雖然從來沒有擔任過什麼全球總會會長,甚至於是否真正的被按立也沒有明確的記載,但上帝親自揀選她、教導她,所以她就成了基督復臨信徒當中靈性上的中流砥柱,也成了一個無形的組織力量。為新生的事物推波助瀾,鳴鑼開道。為了達成上帝的旨意,使末世的余民教會能大力的開展聖工。
三、關於她具體的影響和貢獻:
一在佈道工作上:1871年12月10日,懷愛倫得蒙指示,她講:如果有忠實而肯自我犧牲的人,全然的獻身給真理,和將真理傳入那處在黑暗中的人們。上帝就必藉著這個真理完成一種偉大的工作。那些明白這個寶貴真理,而獻身給上帝的人,應該善用每一次的機會,在敞開了門戶的地方廣傳真理。上帝的使者正在感動其他國家人民的心思和良知,使心地誠實的人看到國際間動蕩情況的時兆,就大為不安。他們心裡興起疑慮說:這些事將有什麼結局呢?上帝和眾天使正在努力感動人心的時候,基督的僕人們卻似乎已沉睡了,只有很少數人是在與天上的眾使者一同工作。懷愛倫大力地提倡佈道工作,包括海外佈道工作並直接、間接地參與海內外的聖工,直到今天,基督復臨安息日會還是重視傳福音、佈道的工作,而現在正在開展的是一種全球策略。
二在出版工作上的貢獻。除了我們上次所講的,她個人著作了無數的文章和書籍以外,她更是教導教會應當重視文字的工作、出版的工作。最初它象星星之火,但可以燎原。從1848年11月,懷愛倫姐妹得蒙指示,知道信息必須要傳開,弟兄們要負起那照在他們腳前的真光,並有將之廣為傳布的責任。所以她從異像中醒來時,就對她的丈夫說:「我有信息要傳給你,你必須開始編一種小型的刊物,奉送與人。起初的規模雖小,但在人們閱讀以後,他們就必寄錢給你,供你印刷之用。而在工作開始,就必成功。我蒙指示,從這微小的開始要象一道一道的明光,環繞全世界。」所以從1849年,她的丈夫就感覺到時候已經到了,他必須寫作,並印行現代的真理。當他決定這樣做的時候,他便大得鼓勵並受福惠,但是也有面臨身無分文的時候,甚至迫使懷雅各牧師去割草,所得的一點點的錢財都用在印刷真理的刊物上。主也曾賜福給懷雅各牧師,使他有能力在田裡做工,把他所賺來的錢加以適當的運用,到後來,主指示懷雅各牧師不應當在田裡繼續工作,冒險而得病,他必須寫作、寫作、寫作。並憑信心向前邁進。於是,懷雅各就立即寫作,在遇到一段難懂的經文時,他們就一同祈禱,求上帝幫助他明白主話語中的意思。
最初他們創辦了「現代真理」這樣的小冊子。開始的時候,他們印了一千份,在排印的時候,懷雅各要幾次的來回步行十六英里,然後再借來馬車,把這些書報運回來。當他們拿到這些書報,就放在地上,大家就一起圍繞這些書刊跪下來禱告,懇求主賜福這堆印好的「現代真理」的小冊子。然後,她丈夫就把報刊摺疊好,放在一個大布袋裡面,徒步送到郵局去。就是這樣的開始,雖然幾經挫折,也備受艱辛,有的時候也有停刊,但在主的恩賜下,一直堅持,直到今天的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形成基督教中最大的印刷網。在全世界刊印許許多多真理的報刊、雜誌和書籍,是沒有任何其他一個教會所能比擬的。懷愛倫姐妹在出版工作上有一句名言,就是她講到:「將來這些真理的刊物要象秋天的落葉那樣,紛紛四散在世界各地。」今天我們已經看到它的初步的應驗。今天的《時兆》雜誌是世界聞名的,到處都有,至於過去的《評閱宣報》,到現在仍然在維持和發展著。只是名稱有小小的更改。至於各種真理的書籍,更是源源不斷地提供給教會,以及世界上需要尋找真理的人。近年來,已經在前蘇聯設立了大的、新的印刷廠。印製聖經和各種真理的書籍,以供應那些饑渴慕義的群眾之需要。
三她在健康、醫療衛生上的貢獻。從1848年開始,懷愛倫就有幾個關於衛生健康的異像,逐漸的明白身體健康和屬靈經驗兩者之間的關係。而最重要的一次異像是在1863年6月6日,這異像首先就大大的改變了她個人的習慣。她說「我看到異像中的信息,令我大大的驚訝,其中很多與我所想的截然不同」(《證言精選》第三輯,1863年1月《懷氏文稿》)。以後她就寫下有關健康的信息。寫出了對母親的呼籲、及生活方式六輯。既參加了當時的衛生改良和節制運動、禁酒運動,又是青出於蘭,而勝於蘭。因為她得蒙天上的亮光和啟示,使她走在時代的前面,甚至於今天的醫學科學和從衛生的觀點來看,懷愛倫所指示的都是極其先進,令人驚訝不已。她個人曾經支助一個聰明的青年,就是日後聞名世界的凱洛克醫生,從事醫務工作,他很早就提倡要組織一個衛生護理中心,所以當時在伯特克里的療養院是世界聞名的,許多名人都聞風而來,在這裡接受健康改良,以及建立一種新的醫學和衛生的觀點。
今天,醫藥傳道已經成了福音的一個右臂。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在全世界有許許多多的醫院、診所以及有無數的醫生、護士、專職的人員為了解救人類的疾苦而在工作,而在服務。在醫學教育方面,在世界幾大洲都有醫學院,而以美國的羅馬林達大學、醫學院最為出色。每年培養數百名醫生,他們的心臟手術隊也到過世界許多國家,幫助他們開展先進的心臟手術。其中包括多次到中國,幫助教學醫院,做示範手術,以及醫治許多危難的病人。就在羅馬林達醫學院(它的前身就是羅馬林達醫學佈道學院)。在它的創建過程它中,既有上帝的神跡的顯示,更有預言之靈藉著懷愛倫的指導,不論在選購以及創辦的過程當中都稟受了上天的指引,以致有今天的成果。當然,今天也應當更慎重的聽到懷愛倫姐妹對醫務工作的指示和要求,勸勉和警告,免得走向世俗,偏離上帝最初興起這工作的原意。尤其是作為醫生、護士,能夠真正的為著受苦的人類服務,而不被世俗的潮流所同化。在1949年前,在中國也有十所以上的醫院和診所,有成敗,也有得失。
四她在教育事業上的貢獻。懷愛倫本人雖然因著意外使她終止了她在學校求學的機會,但是她的一生極其關懷著教育的事業和青年人的健康的成長。尤其是藉著她的著作,她的講論,特別是《教育論》指引了基督復臨安息日會,成為它教育體系的一個藍圖。今天,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在全世界形成一個強大的教育網,從幼兒園、小學、中學到大學、研究院,一個齊全的教育體制。並且不斷的提倡:靈、智、體均衡發展的這樣一個教育思想。本會最早的大學:伯特克里學院的建立過程當中,懷愛倫姐妹作出了許多的指導和貢獻,從選擇校址,到課程設計,以及到教職員的責任等等,她都發出了許多有關的訓言。另外在大洋洲的阿奉戴爾大學的成立過程中,也蒙懷愛倫姐妹的倡導,貫串了上天的信息和指示。總之,不論是她本人、她的著作、或她參與興建的教育的事業都是一個奇迹,說明上帝要人使用他們的知識,化為力量,去貢獻給世界和人類。
小結:總之,在這位懷愛倫姐妹身上看到,她得蒙上帝的揀選,成為上帝的器皿,彰顯了他的無限的權能和榮耀。藉著懷愛倫姐妹,不論在教義的形成,不論在組織的創建和健全的過程當中,以及在佈道事業、在出版工作、在醫療服務和教育工作上都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今天應當記取的是:信從上帝的,就必得立穩。聽從先知的,就必亨通。雖然今天的時代在轉變,世界有強大的潮流要使教會以及她的機構偏離真道,要與世俗同化,或者被世界所吞滅,但如果能夠依據聖經的指導,也藉著預言之靈給末世教會的一切的光照。我們就能夠穿過急流、險灘,而到達彼岸。而且帶領、造就一大批人能夠安然的迎見救主復臨,並在他們的人生道路上,隨時隨處撒播福音的種子,為人類帶來福利。懷愛倫姐妹已經離開人世,但是她的信息、她的工作、她做工的果效仍然隨著教會。她可以和保羅一樣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不但為我,也為那愛慕他顯現的人。」耶穌是懷愛倫姐妹心中的榮耀和盼望,也是她一生所傳揚的,所依靠的主。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