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儲備貨幣

懷特計劃是美國財政部長助理懷特提出的「聯合國平準基金計劃」。懷特計劃企圖由美國控制「聯合國平準基金」,通過「基金」使會員國的貨幣「釘住」美元。這個計劃還立足於取消外匯管制和各國對國際資金轉移的限制。

1國際金融

1.以基金製為基礎。基金至少為50億美元,由會員國按規定的份額繳納。份額的多少根據會員國的黃金外匯儲備、國際收支及國民收入等因素決定。
2基金貨幣與美元和黃金掛鉤。基金規定使用的貨幣單位為「尤尼它」(Unita),每一「尤尼它」等於10美元或含純金137格令(1格令=0.0648克純金)。
3.表決權取決於會員國繳納的份額。各會員國在基金組織里的發言權與投票權同其繳納的基金份額成正比例。
4.穩定貨幣匯率。會員國貨幣都要與「尤尼它」保持固定比價,不經「基金」會員國四分之三的投票權通過,會員國貨幣不得貶值。
5.取消外匯管制、雙邊結算和復匯率等歧視性措施。
6調節國際收支。對會員國提供短期信貸,以解決國際收支逆差。
7「基金」的辦事機構設在擁有最多份額的國家。

2外交緣起

發揮資本的邊際效用
國際金融的主要職能是最大限度的發揮資本的邊際效用,這必然導致國際資本在全球範圍內流動,尋求合適的利潤增長點,從而成為推動全球化的強大動力。國際金融造就了各國之間的相互關係,成為國家力量盛衰的一個重要源泉。對強國來說,對外投資和政府援助意味著對落後國家經濟的廣泛滲透,並對其國內政治生活產生影響。對受援國來說,外資、援助和貸款必然使本國和發達國家之間形成主僕依附關係,它們在獲得投資和貸款的權益時,常常被迫接受發達國家附帶的苛刻還債條件和政治條件。
金融在國際關係中的重要影響
產生於十九世紀。從1870年起,英國等工業國家積累了大量資本,導致對海外的資本輸出,給國際關係增添了新的因素。歐美國家資本主義發展到壟斷階段,即政府加強對本國企業的宏觀控制:銀行、鐵路、電力、電話。美國和一些歐洲國家大批地把企業收歸國家所有,以致形成一種共識,政府可以控制國民經濟的命脈,民族國家正在變成經濟機構。
實物形式轉向貨幣形式
國民財富迅速從實物形式轉向貨幣形式,政府控制和濫用國民財富的權力巨大無比,而那些能夠主導歐美國家金融體系的列強必然是世界霸權國,英國扮演了這一角色。 顯示英國強大的地方不在於龐大的殖民地、威名遠揚的不列顛艦隊和生氣勃勃的工業生產,而在於它控制了近百年的國際金融體系。1914年,英國四分之一的國民財富投資於外國鐵路、港口、城市基礎設施和購買外國政府債券,英國的投資者和金融家從海外的投資中獲得了高額利潤。英國成了靠投資生活的國家。
英國經濟囊中羞澀
顯然,英國經濟囊中羞澀,虛弱的財政收支已經無力支撐起大英帝國在國際社會中的尊嚴。沒有強大的金融力量支持,英國必須淡出國際舞台中心,讓出世界霸主的寶座。另一位世界霸主開始粉墨登場了。促成美國成為世界霸主的強大動力是戰後初期美國所擁有的無與倫比的雄厚金融實力。美國在規劃戰後國際體系時清醒認識到,美國依靠軍事力量無法成為世界霸主,蘇聯同樣擁有與美國不相上下的軍事力量。美國的殺手鐧則是它能運用強大的經濟實力創造一個美國為核心的國際金融體系,通過實現經濟霸權來達到實現政治和軍事霸權的目的。美國政治軍事霸權遲至九十年代完成,而經濟霸權早已實現,這一過程是在美國新罕布希爾州的布雷頓森林會議上開始的。

3美國計劃

凱恩斯設想的流產
是因為大英帝國的財力無法支持如此雄心勃勃的經濟霸權構思,而懷特計劃的成功啟動,在於美國已經具備主導國際金融體系、實現世界經濟霸權的雄厚實力。美國在上個世紀末已經躍居世界頭號經濟大國,但尚未從心理上做好爭霸世界的準備。美國通過參加兩次世界大戰,對世界的霸權意識猛然醒悟,同時已經成為資本主義世界最大的債權國和經濟實力最雄厚的國家。美國工業產品佔世界總額的一半以上,對外貿佔世界貿易總額的三分之一,黃金儲備高達200億美元,占資本主義世界黃金儲備的59%,這為建立一個以美元霸權為核心的國際金融體系創造了必要條件。
而作為參戰國,美國顯示了強大的軍事力量,它戰爭中取得的每一個勝利又為它自己平添不可估量的政治信用。於是,威力無比的軍事機器、深謀遠慮的政治外交為美國建立戰後國際金融體系掃清一切道路上的障礙。
取得的最大成功
美國在布雷頓森林會議上取得的最大成功是:在新的國際貨幣制度中,實行黃金-美元本位制,美元成為國際儲備貨幣和國際貿易結算的支付手段,規定各國政府可以按照35美元等於一盎司的固定比價,隨時向美國用美元兌換黃金。各國貨幣的匯率嚴格與美元掛鉤,上下浮動不超過1%,自己不得隨意貶值或升值,各國中央銀行有義務在外匯市場上進行干預以保持匯率的穩定。如此一來,美元成了關鍵貨幣,美國可以充分享受戴高樂所說的美元特權而帶來的種種優惠條件。當別國為外匯儲備增減忙碌時,為對外貿易逆差加劇苦惱時,美國可以心安理得地通過印刷貨幣、增加美元供應量來解決本國外貿逆差,並且直接控制國際資本的流動。
國際經濟秩序的重要環節
世界貿易規則制訂應該是戰後國際經濟秩序的重要環節,因為幾百年以來,貿易稅收一直是西方列強和政界名流最重要的財源之一。同國內財源相比,許多國家更容易和更願意從貿易關稅獲得財政收入,因此這些國家的關稅率定得相當高,這種情況對美國相當不利。美國很想利用戰爭造成的相對經濟優勢,消除其他國家的貿易壁壘,打開海外市場的大門。美國曾經極力主張打破英國的帝國特惠關稅制度,這一制度使英國出口商品在進入英聯邦國家市場享有特惠關稅。至1945年,美國已經同27個國家談判了32項互惠貿易協議。但同時美國又不願意快速開放本國市場,1945年美國出口商品只佔國民生產總值的5.5%,這樣使得它在倡導建立一個全球性的自由貿易體系時顯得顧慮重重,步履維艱。布雷頓森林協定中對自由貿易的承諾遠遠落後於其他的承諾。(美國衰落,123-126)四年之後,在日內瓦簽訂了關稅及貿易總協定。
布雷頓森林體系建立后不久
美蘇之間爆發冷戰,美國對外政策的總方針就是對蘇聯及其社會主義國家實行遏制戰略。美國所有的政治經濟和軍事資源被動員起來,為貫徹這樣一個國家總戰略目標服務。 美國政府認為,西方國家如果在經濟上虛弱不堪,金融體系上動蕩不安,很有可能倒向蘇聯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所以,對付蘇聯挑戰的最好辦法是發展經濟。美國主張,西方國家應該優先考慮兩個重點,第一是儘快恢復國內經濟增長,實行充分就業;第二是建立有利於西方利益的穩定的世界經濟秩序。1947年上半年,美國連續出台了兩個相互關聯的對付蘇聯的戰略步驟,一個是杜魯門主義,宣布向希臘、土耳其政府提供軍事經濟援助。另一個是馬歇爾計劃,宣布向歐洲國家提供巨額援助款項,幫助這些國家迅速復興國民經濟,防止西歐國家左翼化,從而拉開了長達四十多年的冷戰序幕。
美元特權
法國總統戴高樂生前反覆強調"美元特權",曾經想通過恢復金本位制來挑戰美元特權,這一改革國際貨幣體系的構想遭到非議,原因之一是金的生產跟不上世界經濟發展速度,且又給產金大國--前蘇聯和南非--新的特權。所謂"美元特權"是指:其他國家當國際收支經常帳戶不平衡時,都不得不進行一番痛苦的國內政策調整,如削減公共支出和降低進口等;美國則不然,它長期處於國際收支經常帳戶逆差的狀況, 卻可以通過印刷美元,彌補逆差。這是因為美元是國際儲備貨幣和國際貿易結算手段,其他國家的中央銀行接受美元為本國的外匯儲備。簡言之,其他國家必須 "掙外匯",美國則可"印刷"自身的國際支付手段,從而不費吹灰之力支配外國創造的財富(這正是長期國際收支逆差的實質)。當然,美國在享受美元特權的同時也付出了高昂的代價:布雷頓森林體系的毀滅,自己從債權國變成了債務國。
實際上,布雷頓森林體系造就的"美元特權"本身存在著先天缺陷,除了戴高樂之外,耶魯大學經濟學家比利時人特里芬敏銳指出了美元特權的不合理性,並謀求設計一種能夠取代美元的世界性貨幣--imf的"特別提款權"。特里芬在1960年出版一本名叫《黃金和美元危機》的專著,揭示了美元匯兌本位制的主要缺陷,即著名的"特里芬悖論",它是指如下兩難局面:在美元-黃金固定匯率制下,美國政府保證35美元可兌換1盎司黃金;一方面,美國的國際收支不平衡是其他各國儲備資產的來源,若美國停止不平衡,勢必減少他國的流動性儲備;但另一方面,若美國長期不消減國際收支逆差,又會使其他國家對美元的信心下降,因而爭相拿本國的美元儲備兌換美國政府的黃金(法國就是這麼做的),而美國的黃金儲備無法應付所有債權人的兌換,美元按固定匯率的可兌換性必然受到人們的懷疑,從而產生對美元的信心危機,這證明清償能力的創造機制與國際對該制度的信心之間存在根本性矛盾。特里芬本人提出這一"悖論",是為了說明"美元特權"對美國也是有成本的,從而勸 誡美國政府為了自身和世界的長遠利益,放棄"美元特權"。他所倡導的"世界貨幣"--imf"特別提款權",實際上是試圖找出一種新的清償能創造機制,但因遭到美國政府的反對 ,"特別提款權"僅僅獲得了名義上的國際貨幣,享受"美元特權"。美國繼續毫無顧忌地利用美元優勢賦予它的政治經濟特權。冷戰爆發后,美國全力同蘇聯、中國進行軍事對抗,先後在朝鮮、越南打了兩場局部常規戰爭。為了維持它在世界上的戰略優勢,美國不僅保持了強大的軍事力量,而且向西歐和蘇聯和中國外圍的一些地區駐紮數十萬的常規軍,向盟國和反蘇、反華國家提供軍事援助,美國不計代價地追求世界政治軍事霸權,必然要付出巨大的成本,美國則通過布雷頓森林體系給予的金融特權,通過印刷紙幣來支付這些高昂的成本。
越戰期間,美國將國際社會對美元的信用濫用到極點,當時美國國際收支逆差劇增,但約翰遜總統既不降低進口,也不增稅,也不削減公共支出,反而還發起了擴大社會福利的"大社會"計劃。換了其他國家,如果在政治外交上支付如此巨額的成本,僅僅依靠本國自身的經濟實力恐怕造就破產了,或者引起嚴重的經濟危機,使社會動蕩不安。但美國不必擔心,它利用國際金融體系培植的美元信譽,巧妙地將成本分攤給它的主要盟國,尤其是西德、日本。面對蘇聯的威脅,出於政治和戰略的需要,西德和日本同意為美國因在海外採取獨霸行動而導致的國際收支赤字融通資金。作為交換,美國也必須寬容盟國利用霸權制度來促進他們的經濟繁榮,這意味著美國必須忍受同盟國的貿易逆差,只要盟國不要將盈餘的大量美元立即向美國兌換黃金,布雷頓森林體系就可以繼續存在下去。

兩國出口貿易

然而,六十年代以後,美國的主要盟國日本和西德實現了經濟起飛,兩國出口貿易額從戰後初期幾乎零的水平迅速增長,相加一起已經超過美國的出口額。德、日、法這些盟國的經濟實力和對外貿易發展,已經成為世界經濟強國,世界對這些國家貨幣的需求也不斷增長,馬克、日元、法郎越來越可能成為新的國際流通貨幣。但是,布雷頓森林體系強調美元為核心的國際儲備貨幣,並且以美國的黃金儲備作為保障,把其他貨幣排除在儲備貨幣之外,這些必然引起盟國的不滿情緒。
於是,"特里芬悖論"開始發揮效力了,美國人陷入它設計的國際金融格局和國際政治格局的內在矛盾之中。正如吉爾平所說:"一方面,美元作為儲備、交易和干預性貨幣的作用,擴大了美國在經濟和政治上的特權,使它在執行外交政策或管理國內經濟時,無須考慮它的國際收支平衡問題。另一方面,與其他國家相比,美國不能讓美元貶值,改變美元與其他貨幣的匯率,以改善自己的貿易和國際收支地位" ⑩ 如果美元不能貶值,勢必造成盟國的出口優勢,使他們獲得大量美元,美國敢於無限制地印刷超過黃金儲備的美元供應量,是建立在與盟國保持政治上團結的基礎上,盟國需要美國的軍事保護傘來抵消蘇聯的威脅,因此不會立即將手中的美元兌換成黃金。但美國估計錯了,盟國為了本國的民族利益開始向美元特權挑戰,戴高樂曾經要求法國央行儘可能地將美元向美國兌換成黃金。其他國家也打算這麼做,布雷頓森林體系的基礎終於開始動搖,不久便土崩瓦解了。

4 結 語

布雷頓森林體系的解體並不意味著美國金融霸權的終結,同蘇聯在政治軍事上的爭霸戰略削弱了美國經濟實力基礎,八十年以後,美國竟然在短短的幾年時間裡,從一個世界上最大的債權國淪落為最大的債務國,但是美國依靠強大的政治軍事和外交力量,迫使它的頭號債權國日本不得向美國索取債務,反而繼續為美國財政融資,使美國避免破產的境地,度過一段時間的難關。而九十年代以後,隨著蘇聯的解體,日本和德國陷入經濟發展低迷狀態,美國已經沒有強大的政治軍事經濟對手,從而在政治、軍事和經濟三個方面全面確立了世界霸權國的地位,金融外交為維護美國的霸權利益發揮了極其重要的作用,這是我們認識當前複雜多變的國際關係現實的一個新的視角。
上一篇[胎熱不安]    下一篇 [英國財政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