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西方思想笛卡爾

在經典哲學中,懷疑主義指Skeptikoi 的教導及行徑,他們稱他們沒有提出(見解), 只有(對見解)作出意見。"asserted nothing but only opined" (Liddell and Scott). 在這種理論下,哲學性懷疑主義或絕對懷疑主義,就是避免宣稱有最終真理的一種哲學角度。

1簡介

宗教角度
在宗教里,懷疑主義指"對宗教的基本原則(如永生,天命和啟示等)作出質疑"

2定義

探討懷疑主義首先要給懷疑主義一個意義界定。那麼什麼是懷疑主義?我認為懷疑主義和認識論是不可分的。如果沒有認識論(思維能否認識存在),也就不會有懷疑主義。也就是說懷疑主義存在的客觀原因恰在於認識所必然具有的主觀性和條件性。認識畢竟是人的認識,因此主體對於認識的影響不但是不可忽略而且其影響甚至可能是決定性的。主體的時代局限、社會立場、認識角度、知識結構、個體經驗以及主觀意志和情緒這些諸多因素都會幹擾我們的認識的真理性,以至於最後我們根本無法達到真理本身,而只能無窮逼近真理,因為人不是上帝,以上的那些影響認識的因素是每一個活著的人永遠都無法根除的而只能儘可能的減少。就連最簡單的物理測量,不管使用多麼精密的測量儀器,誤差也必然存在,我們只能最大限度的接近真實而永遠無法達到真實。這也是極限論的基本思想。懷疑主義其實是對古代哲學認識論的思維範式(思維與存在自然地統一命題)的否定。近代哲學所以產生,正是因為對古代哲學的這個範式的突破。近代哲學和現代哲學可以正是建立在思維與存在不存在自然的統一這個命題的範式下而區別與古代哲學的。而這個新範式的開創和形成,顯然是懷疑主義的偉大功績。

3代表人物

高爾吉亞
高爾吉亞反對巴門尼德「存在論」的獨斷論提出了三個著名的懷疑論命題:
(1)無物存在。
(2)如果有物存在,也無法認識它。
(3)即使可以認識它,也無法把它說出來告訴別人。
高爾吉亞的這三個懷疑論命題的論證,深刻地揭露了思維與存在的矛盾性,第一次系統地提出了主觀與客觀、思維與存在、語言與思想的矛盾。高爾吉亞的這三個命題及其論證是針對巴門尼德的獨斷論式的「存在論」的,由此也可以看出,懷疑論從來就是來自對獨斷論的逆反。在哲學史中,高爾吉亞的這三個命題曾被反覆地討論過,如果我們把這三個命題的否定式變為疑問式,那麼就是:
(1)我們的意識以為是否有客觀的存在?
(2)如果有,我們的意識能否認識它?
(3)如果能認識,我們能否用語言把它表達出來?
西德謨
皮浪主義的追隨者愛那西德謨(Ainesidemos)對於懷疑主義觀點的論證是比較全面的,他提出十條論證:
(1)不同生物由於構造不同會對同一對象產生不同的表象和感覺,因而感覺決定了有關性質的表象。性質的表象因感覺的差異而不同,並不具有固定性。
(2)人們的感覺和身體狀況互有差異,同一個事物對一個人這樣,對另一個人可能那樣。因而對象不是客觀的。
(3)各種感官之間構造互有差異,因此他們是互相矛盾的,不同感官以不同方式感知不同事物。
(4)主體因自身內部的不同狀況變化會產生各種差異。比如色盲者看到的顏色與正常人可以是不同的。
(5)由於位置、距離和地點的不同,事物也會呈現出不同的面貌。
(6)沒有一個事物能脫離其他事物單獨進入感官,而事物與別的東西一經混雜就會發生變化。
(7)許多事物由於互相結合,由會呈現出不同的形狀。
(8)事物都是相對的,因而我們的知識也是相對的,最好保留意見,不做判斷。
(9)事物的常見或罕見,也同樣能改變對事物的判斷。罕見的東西總是比常見的東西受到更大的重視。
(10)倫理、風俗、習慣與法律也是多種多樣的。這個地方認為是公正的,那個地方會認為是不公正的。
笛卡兒
笛卡兒憑這個普遍的懷疑而奠定了近代西方哲學,其意義主要有兩個方面:一是確立了理性主義原則(也稱唯理論原則);二是開創主體行而上學。
所謂主體行而上學是與古希臘哲學和經院哲學的客體行而上學對立的把行而上學的對象由客體轉移到了主體。沿著主體行而上學的道路走下去的有康德(康德先驗論體系)和胡塞爾(現象學)兩位大哲學家。由此可見這種懷疑主義和理性是統一的,而不是像皮浪和休謨的懷疑主義和理性是對立的。這種懷疑主義的懷疑是必要手段而不是目的。而且這種懷疑主義不但是哲學必不可少的而且對哲學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甚至可以說沒有這種懷疑,就不可能有近代哲學的產生,這種懷疑是與理性有著內在的聯繫,如果沒有這樣的懷疑,理性就不是真正的理性。

4兩種懷疑主義

通過以上的考察與分析,我們看到,哲學中有兩種有著本質區別的懷疑主義:不可知論的懷疑主義和可知論的懷疑主義。
可知論
可知論的懷疑主義的代表有笛卡兒。笛卡兒的《第一哲學沉思集》中的第一個沉思就是從普遍的懷疑開始的,把一切打倒,重新建立.經過這樣的普遍的懷疑,笛卡兒確立了他的著名的行而上學第一個基礎公設:我思故我在.這種懷疑主義的懷疑是手段而不是目的.而且這種懷疑主義不但是哲學必不可少的而且對哲學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甚至可以說沒有這種懷疑,就不可能有近代哲學的產生.這種懷疑與理性有著內在的聯繫,如果沒有這樣的懷疑,理性就不是真正的理性.這正是第二種懷疑主義,它和理性和科學是不衝突的。
上一篇[家庭福利]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