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重複是一種力量,謊言重複一百次就會成為真理。這就是「戈培爾效應」。一些非常重要的社會規律和生活法則,隱藏在複雜的社會現象之中。掌握它們,會幫你發現事物真相,更深刻地認識社會和人性;合理運用它們,許多複雜和疑難問題會迎刃而解。

1 戈培爾效應 -簡介

(圖)戈培爾效應
戈培爾

戈培爾之所以會成為納粹的鐵杆黨徒,源於1922年6月希特勒的一場演講。聽完了希特勒的講演,戈培爾驚嘆不已:「現在我找到了應該走的道路——這是一個命令!」從這一刻起,戈培爾狂熱地宣傳他所信奉的「納粹主義」,並因此得到納粹上層和希特勒的賞識,爬上了納粹的高級領導層。「英雄」總算有了用武之地,於是,戈培爾喪心病狂地調動納粹黨宣傳機構的全部人馬,進行了德國歷史上空前的宣傳運動。他為希特勒上台立下了汗馬功勞。1933年,希特勒上台後,立即任命戈培爾為國民教育部長和宣傳部長。

戈培爾絲毫不辜負希特勒的知遇之恩,一上任,就和他的宣傳部著手使納粹黨一黨專政合法化,使希特勒的法西斯獨裁專制統治順利地進行下去。作為宣傳工作的老手,他深知強制人民的意識與納粹的思想保持一致的重要性,所以他下決心使德國只能聽到一種聲音。

為了將「異端邪說」徹底從德國人民的頭腦里清洗掉,戈培爾首先在全國範圍內開展了焚書運動。他鼓動學生們的狂熱舉動說:「德國人民的靈魂可以再度表現出來。在這火光下,不僅一個舊時代結束了,這火光還照亮了新時代。

戈培爾還對新聞媒體,包括出版、報刊、廣播和電影等,也實行了嚴格的管制,建立起德國文化協會。協會的會員必須是熱心於納粹黨事業的人,並按照國家規定的方針、政策和路線從事活動;作品的出版或上演必須經過納粹宣傳的審查和許可;編輯們必須在政治上和納粹黨保持一致,種族上必須是「清白」的雅利安人;什麼新聞可發,什麼新聞能發,都要經過嚴格的審查。整個德國的輿論完全處在了瘋狂的法西斯文化思想氛圍中。應該向公眾傳播事實、宣傳真理和正義的新聞媒介,成了散布謊言、欺騙公眾、製造謬論、蠱惑戰爭的工具。

在德國閃擊波蘭前,納粹德國的報紙、廣播大肆鼓噪,為德國侵略波蘭製造借口:波蘭擾亂了歐洲和平,波蘭以武裝入侵威脅德國。《柏林日報》的大字標題警告:「當心波蘭!《領袖日報》的標題:「華沙揚言將轟炸但澤——極端瘋狂的波蘭人發動了令人難以置信的挑釁!」甚至「波蘭軍隊推進到德國邊境!」「波蘭全境處於戰爭狂熱中!」等驚人的頭條特大通欄標題出現在德國各大報紙上,給公眾造成波蘭即將進攻德國的錯覺。

戈培爾和他的宣傳部不但牢牢掌控著輿論工具,顛倒黑白、混淆是非,以愚弄德國人民,他本人還在各種場合親自出馬,發表演說,貫徹納粹思想。

戈培爾就是這樣給謊言穿上了真理的外衣。他還因此做了一個頗富哲理的總結——重複是一種力量,謊言重複一百次就會成為真理——這就是「戈培爾效應」。

的確如此,當老百姓不明真相時,宣傳機構動用輿論工具,編造謊言,以各種渠道反覆向社會灌輸,便能得到國民認可,於是,諾言便成了真理。深入分析戈培爾效應發生作用的原因,實際就是心理累積暗示造成了。除此之外,單方面對信息進行封鎖與誇大也是戈培爾效應發生作用的一個原因,這種做法實際就是在製造謠言,並千方百計地讓人相信謠言。

2 戈培爾效應 -歷史

戈培爾效應戈培爾

《戰國策.秦策》記載:從前,曾子住在費縣,費縣有一個與曾子同名姓的人殺了人。有人告訴曾母說:「曾參殺人。」曾參的母親說:「我的兒子不會殺人。」仍然織布自如。一會兒又有人跑來說:「曾參殺人。」他的母親還是織布自如。很快一個人又告訴她說:「曾參殺人。」他的母親終於害怕了,丟下梭子翻牆逃跑。曾母開始處於拒絕狀態,中間逐漸認同,最後被累織的暗示控制而逃。

這也是戈培爾效應。曾母本來是不相信曾子殺人這個謊言,但是這個謊言無形中卻對曾母產生一種暗示——也有殺人的可能,只不過這種暗示不明顯,促使曾母不得不懷疑自己的判斷,最後翻牆逃跑。

可見,心裡暗示的累積有移山填海的功效,完全可以改變人的信念,以之為善則為大善,以這作惡則為巨惡,全在乎其人。

心理暗示是指人或周圍環境以言語或非言語的方式,含蓄、間接地向個體發出信息,個體無意識地接受了這種信息,從而做出一定的心理或行為反應。關於心理暗示,有一個著名的試驗:在接受試驗者的後背上放一塊冰,然後告訴被試者,這是一塊火炭。十幾分鐘過去后,冰塊融化了,告訴被試者火炭已經被取走。這時再看被試者放過冰部位的皮膚,呈現出的是燙傷的痕迹,而不是凍傷。有個人頭疼得厲害,就找到了兩片止痛藥,因為沒有送葯下肚的水,就放下藥去弄水,可是中途卻被別的事情打了個岔,就忘了吃藥的事。但是他卻以為葯已經吃了,還對別人說,這葯很好使,現在頭不疼了。然而,當他發現桌沿上放著的還未吃的葯時,頭又在隱隱作痛。這一切也是心理暗示在發生作用。

從本質上講,心裡暗示是一種條件反射的心理機制,它會使人不自覺地按照一定的方式行動,或者下意識地接受一定的意見或信念。我們都有過這樣的經歷:吃飯前,別人說今天的菜真好吃,你一定會覺得的確不錯,並且食慾大增;有一天朋友突然說:「你好像瘦了,是不是病了?」聽了這話,你起初還不太注意,但不知不覺地,你就會真覺得渾身不舒服,好像真的病了似的。那麼,人為何會受心理暗示的影響呢?這要從人的判斷和決策過程說起。人的判斷和決策是由人格中的「自我」部分,在綜合了自身需要和環境限制之後做出的。這樣就是我們常說的「主見」。而「有主見」或者是「沒主見」,就是由一個人的「自我」的發達、健康程度決定的。也就是說,當一個人的「自我」不那麼完美,甚至有部分缺陷的時候,就多會表現出沒主見,就會容易受別人暗示,被別人控制和奴役,甚至相信異端邪說。世上沒有絕對不受暗示的人,只是程度深淺不同,一般說來,兒童比成人更易被暗示,女性比男性更易被暗示,處於疲倦、催眠等狀態時,比清醒時更容易受到暗示。

讓心理暗示為我所用
既然人這麼容易受心理暗示的影響,那我們何不製造最佳的心理暗示效果,使之為我們所用呢?這當然是個好主意!其實,歷史上,現實中,有不少人都嘗試過這一處世方法的妙處。三國時期,曹操率領部隊去討伐張綉。當時正值七八月間,烈日炎炎,將士們口渴難忍,體弱的士兵紛紛暈倒在路旁,幾乎無法行軍。曹操見狀,心急如焚,他想:照這樣下去,部隊不但不能如期到達目的地,就是到了也無法打仗了。於是,他找來當地老鄉詢問附近是否有水源。老鄉說最近的水源路程也不短,得穿過這個山谷才能到達。曹操想了想,快速來到隊伍前面,高興地對將士們說:「前邊不遠處就是一片梅林,我們加快腳步,過了這個山丘就可以吃到梅子了!」士兵們一聽,不禁口舌生津,精神振奮,步伐加快了許多。

「望梅止渴」中的暗示實屬曹操的有意為之,並且還收到了不錯的效果。下面這則故事就是無意而為了,但就是這無意而為卻讓我們知道了暗示的另一大功用——激發人的潛能。

漢代飛將軍李廣,夜間巡邏時,發現草叢中有老虎的身影,就一箭射去。第二天,他又來到昨日巡邏的地方,卻不見什麼老虎,只見他的箭深入一塊大石中。他很驚訝,就又用箭射石,可是怎麼也射不進去了。

宋代蘇詢,直到27歲時還不知道自己該幹什麼,整日到處遊盪。有一天,他來到長安,游於途中見別人高中狀元,披紅挂彩,打馬遊街。他就想,別人能中狀元,我也能!從此,蘇洵刻苦學習,最終成了一位著名的文學家。偶然的暗示,竟然改變了蘇洵的人生。

不管是有意為之,還是偶然得益,總之通過上面的例子,我們能得到這樣的信息:我們完全可以通過掌握運用暗示的技巧,讓它更好地為我們服務。

3 戈培爾效應 -技巧

那麼,運用暗示有什麼技巧呢?

首先,運用暗示要遵守一個準則,那就是信任。

被宣傳者要對宣傳者信任,暗示才能成功。如果老百姓不信任輿論工具,自然也不會相信它所說的話。士兵不相信曹操的話,就不會有望梅止渴的功效。但是,宣傳要有分寸,它雖然能對人產生很大的影響,但也要受客觀環境及其它因素的制約。

其次,抓住時機,單刀直入。

某妻患過敏性咳嗽,一遇冷風就暴咳,遍嘗中西百葯無效。一日狂刮北風,與其夫上街購物,竟一聲未咳。其夫頓語乃是自己過於重視工作,冷淡了妻子,妻子咳嗽是潛意識中需要關愛。下周,其夫主動陪妻逛街,又遇寒潮,北風勁吹。歸家後夫趁機說:「這次這兩劑葯開對了,今天這麼冷,你都一聲未咳,這下總算把咳嗽治好了。」從此妻的咳嗽不葯面愈。

再次,運用暗示的技巧還在於重複。

重複能加深潛意識的痕迹,可以使具體事例直接印入潛意識,還能引起被宣傳記者的模仿和聯想。前面的曾母之所以相信曾子會殺人就是重複造成的。

當然,任何事物都有兩面性,暗示也是一樣,有正面暗示,也有負面暗示,在具體情況下採取什麼暗示全憑執行者的心態和想法,在這裡完全沒有必要、也沒有理由針對選擇那種暗示指手畫腳地提出任何建議。

不過有一點還是要提醒讀者的,那就是:積極善意的心態,往往會給出積極的暗示,使他人得到戰勝困難、不斷進取的力量;反之,消極惡劣的心態,則會使他人受到消極暗示的影響,變得冷淡、泄氣、退縮、萎靡不振等等。還是那句話,以之為善則為大善,以之作惡則為巨惡,全在乎其人。

4 戈培爾效應 -戈培爾的宣傳術




   瘸子部長戈培爾有句名言:「宣傳只有一個目標:征服群眾。所有一切為這個目標服務的手段都是好的。」而在宣傳征服群眾前,得先征服宣傳者。1933年9月22日,成立德國文化協會,總部設在柏林,戈培爾任協會主席。該協會下設德國美術協會、德國音樂協會、德國戲劇協會、德國文學協會、德國新聞協會、德國廣播協會、德國電影協會。凡是在相關領域中工作的人,都必須加入相關協會,並且這些協會的決定和指示具有法律效力。不聽話者不得食。對於「政治上不可靠」的人,協會可以拒絕接受他們為會員,已經取得會員資格的,可以開除他們。這樣,通過德國文化協會對整個文化活動的集中控制,就可以「純潔」出一支效命於納粹政權的文化隊伍。這支隊伍不能不充當納粹政權宣傳的主力軍,不能不充當納粹政權有組織的忽悠事業的馬前卒。

  文化藝術成了權力的婢女。幾千萬德國人能夠看到什麼樣的美術作品,可以欣賞到什麼樣的文學作品,可以觀賞到什麼樣的戲劇電影,能夠收聽到什麼樣的廣播,看到什麼樣的新聞等等,這一切都取決於納粹黨的好惡。馬克·吐溫可以在美國經濟騰飛之際出版《鍍金時代》,可托馬斯·曼這些人在納粹德國沒有容身之地。現實題材中,滿是荊棘和陷阱,那就寫點歷史吧,第三帝國的歷史題材作品一枝獨秀。俗話說,太陽底下無新事。歷史題材的作品照樣會觸犯納粹的禁區。1933年柏林焚書,為什麼要把艾米爾·路德維格和沃納·黑格曼的作品付之一炬,堂而皇之的旗號就是:「反對偽造我們的歷史,玷污歷史偉人,捍衛我們往昔的尊嚴!」一旦文藝成為政權的附庸和工具,退化就不可避免。不過,希特勒、戈培爾們並不是笨蛋,他們也不想德國的文化藝術「退化」得無人問津。相反,他們希望藝術性和納粹化能完美結合,不僅德國人喜聞樂見,就是全世界也喝彩。希特勒親自邀請德國著名女導演里芬施塔爾出馬,就是例子。里芬施塔爾拍攝的《意志的勝利》,成功地將納粹政治藝術化。戈培爾稱讚它「成功地擺脫了陷入簡單宣傳的危險」,將偉大時代的激越旋律「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藝術高度」。

  「各家報紙都受到指示」

  納粹德國常常被人貶為極權國家。何謂極權?最通俗的詮釋就是上管天,下管地,中間管空氣。換言之,權利無所不管,一切事務都要以權力意志為轉移。不過,就媒體而言,納粹政權的無所不管,並不意味著第三帝國的文化事業都是國營或黨有。恰恰相反,報刊電影等等,都可以私人經營。私有不見得就等於自由。納粹政權可以利用私人的錢為自己的事業服務。

  比如對於私營電影公司而言,一切投資都是民間的,可是是否可以公映,審查權卻牢牢地攥在戈培爾的教化與宣傳部手裡,不是有錢而是有權才是大爺,這樣一來,不僅國庫的錢可以直接供納粹政權使用,就是民間資本,也間接地為納粹當局所用。至於是否叫座,用不著納粹黨操什麼心,因為它沒有自個掏錢賠本賺吆喝的風險。自然,因為這種管制,難免會有納粹電影上映觀眾未必買賬的情況發生。但是,這並不意味著納粹德國的電影業一片蕭條。畢竟,投資者在商言商。為了利潤,他們會竭力在納粹當局容許的框框內發揮自己的才幹,儘可能地迎合觀眾的欣賞口味,換言之,會有管制之下的畸形繁榮,畸形創造。

  控制報業,也並不需要所有的報刊都是納粹黨辦。即使是報刊為私人創辦和所有,但是,通過購買、清洗、控制股份、審查、停刊等手段,都可以有效地達到操控的目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納粹黨或黨內個人擁有或控制的報紙,只佔全部報紙銷量2500萬份中的三分之二。

  《伏斯日報》是德國最主要的報紙,地位有如《泰晤士報》之於英國,《紐約時報》之於美國,它創刊於1704年,可是在1934年4月1日,這家發行了230年的自由主義報紙,被迫停刊。另一份世界馳名的自由主義報紙《柏林日報》,雖然不像《伏斯日報》那樣被直接要了老命,可是它的老闆在1933年春被迫出讓自己在這家報紙的股份。《法蘭克福日報》是德國第三大自由主義報紙,它在清除了猶太老闆和編輯後繼續出版。軀殼尚在,魂魄已散。

  那些在納粹淫威中倖存下來的報紙,知道小命捏在納粹當局手裡,它們為納粹黨服務的忠心程度,甚至比納粹黨有的報紙都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樣一來,納粹黨不用大包大攬就把所有的報刊都一手統到自己的名下,無須為所有的報紙的虧盈付費,就能夠讓所有的編輯記者都得先當納粹黨的文奴,所有的報刊都得跟納粹黨保持一致,否則編輯記者就沒法在新聞出版這個行當幹下去,報刊就沒法存活。

  戈培爾對新聞的管制,細緻入微。當過駐德記者的夏伊勒這樣寫道:「每天早晨,柏林各日報的編輯以及德國其他地方的報紙的記者,都聚集在宣傳部里,由戈培爾博士或者他的一個助手告訴他們:什麼新聞該發布,什麼新聞要扣下,什麼新聞怎麼寫和怎麼擬標題,什麼運動該取消,什麼運動要開展,當天需要什麼樣的社論。為了防止誤解,除了口頭訓令外,每天還有一篇書面指示。對於小地方的報紙和期刊,則用電報或信件發出指示。」

  納粹當局自己也心知肚明,這種指令見不得人。於是,堂堂第三帝國的教化和宣傳部就如黑幫一樣偷偷行事,把每天規定的這也不能報導那也不能評論的指令,當成納粹黨國的秘密。按照納粹德國刑法典的規定,「泄露國家機密者,處死刑」:「以泄露為目的,而著手取得國家機密者,處死刑或無期重懲役」。納粹當局的這兩項規定,可不是個虛張聲勢的稻草人。1936年,夏伊勒在日記里就提到,因為偶爾把戈培爾每天向新聞界下達的一些密令副本給過外國記者,德國《波森日報》的一位先生被判處死刑,後來又被減為無期徒刑。

  在這樣嚴厲的新聞管制下,一份份報紙勢必變得索然寡味。戈培爾和德國新聞協會主席阿曼曾要求,編輯們不要把報紙編得那麼單調劃一。可那是誰之過呢?《格魯恩郵報》的編輯埃姆·韋爾克指責說,報刊之所以變得乾巴巴,是因為宣傳部的官僚主義和高壓手段。韋爾克這下可摸了老虎屁股。這份周刊受到停刊三個月的處罰,而韋爾克自己不僅被戈培爾撤了職,還被送進了集中營。

  「灌輸納粹黨學說比生產重要」

  納粹上台之初,德國的收音機普及率不高,一時間也沒法讓家家戶戶都很快擁有一台收音機。於是當局從實際出發,創造性地下達了集體收聽廣播的命令。大夥在一起收聽廣播,誰也不能把耳朵塞了起來。因此,國民們連耳根清凈的自由都沒了。而且,許多廣播節目被安排在上班時間播出,在播出的時候,人們必須放下手頭的工作收聽廣播。

  即使廣播的時候你是在咖啡廳或者餐館,那也不會成為漏網之魚,因為像餐廳、咖啡館之類的所有公共場所,都必須配備收音機。而對於行人來說,街頭的揚聲器照樣會把納粹黨的聲音傳送到你的耳朵里。從這個角度而言,納粹政權確實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在當時,沒有哪個國家有德國那麼密集的無線電覆蓋度。要命的是,這種廣播往往不是一兩分鐘就能夠完事,希特勒這些人的演說,動不動就長達兩三個小時。如果把全國的人因此花費的時間累計起來,那會相當於浪費多少個工時!可納粹當局只算政治賬,不算經濟賬。在戈培爾看來,「灌輸納粹黨學說比工人們的生產更重要」。否則,即使德國財富再多,人民再怎麼幸福,可要是政治跟納粹黨毫不相干,這對戈培爾這些納粹領袖們來說,又有什麼意義呢?

  無線電波跟報刊不同,一份外國報紙或雜誌禁止在德國發行,一般人是無法看到的,而電台就不一樣了,如果不能進行有效地技術干擾,一家英國電台的廣播,柏林人也可以收聽到。為此,第三帝國就把收聽外國電台視為一種嚴重的刑事犯罪。夏伊勒在1940年2月的日記里提到這樣一件事:有一天,一名德軍飛行員的母親接到通知,說她的兒子已經失蹤並被認定死亡。可是幾天後,英國廣播公司公布的德國戰俘名單里卻有她的兒子。次日,有八個朋友和熟人來信告訴她這個消息。可是好心被當成了驢肝肺。這位母親向警察告發了這些人收聽敵台,於是他們全都被捕了。在這樣的政治環境里,還有幾個人敢輕易接受和傳播戈培爾們不喜歡的信息?在恐懼中自我收斂,就會自然地成為一種生活常態。如此一來,戈培爾就可以肆無忌憚地隨意操縱輿論了,而他的西洋鏡永遠不用擔心被人公開戳破。國外到底是怎麼回事,比如人家是怎麼看待希特勒德國的,這類的信息是否可以傳播,以怎樣的形式傳播等等,都是納粹當局說了算。

  相比戈培爾部長心裡也清楚,謊言重複一千遍,也不會成為真理,但謊言如果重複一千遍而又不許別人戳穿,許多人就會把它當成真理。因為謊言的陷阱到處都是,人們不掉進這個陷阱,就會掉進那個陷阱。極權政治之下,只存在掉進陷阱的次數多少和深淺問題,而不存在百毒不侵之人。不過,第三帝國宣傳部炮製的那些政治謊言,到底真正征服了多少德國人的內心世界,只有天知道。因為在政府欺騙人民的地方,人民往往也會用欺騙政府來保全自己。在極權政治里,有時候很難分清到底是誰在騙誰。

  1943年2月8日,戈培爾在玻璃體育館的演講,贏得一陣陣雷鳴般的掌聲。可是在第三帝國,大人物對黨徒或百姓講什麼不會贏得熱烈的掌聲呢?領導人放個屁都是重要講話。

  當戈培爾對聽眾說:「你們願意打一場總體戰嗎?如果有必要的話,你們願意打一場比我們今天所能想像得到的更為全民化更為極端化的總體戰嗎?」聽眾報以狂熱的回應:「願意!」在這種場合,不想進集中營就不會說「不願意」。可在離開講台時,戈培爾卻對心腹說:這些聽眾真是一群白痴,「加入我對這幫傢伙發問,是否願意從哥倫布大廈的樓頂上往下跳的話,他們也同樣會吼'願意』的。」

  其實,對戈培爾的演說,何嘗就不可能也有聽眾在心裡譏笑他:真是個白痴!我們一鼓掌他就以為我們真的支持他!重要的是,每個人都必須歡呼雀躍,一副十足的腦殘模樣。為了更好地蒙人,納粹德國有一套冠冕堂皇的說辭。比如,對於隱瞞和掩蓋真相的一個理由就是,如果如實地公開披露,會損害國家的威望,為英法等西方國家提供了攻擊德國的口實。這種是非顛倒的邏輯,卻為一些對「德國」情意綿綿的忠誠國民所接受。他們認為,對納粹的抨擊就是對德國的抨擊,作為一個德國人,他們感情上接受不了,揭露何批評德國這樣那樣的問題就是傷害他們的感情。結果,被當局當猴耍了還覺得自己是愛國呢。

  這樣的國家,不瘋,那才怪呢。

5 戈培爾效應 -參考資料

[1] 七俠鎮 http://tw.netsh.com/bbs/708934/html/tree_30409820.html

[2] 二戰納粹德國15個領導人 http://www.wopaiming.cn/content.asp?id=421

上一篇[艾迪·雷亞]    下一篇 [戈德爾]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