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成不憂是華山劍宗弟子。劍氣之爭劍宗一敗塗地,他與封不平隱居苦練。他劍法了得,已獲劍宗真傳。 之後多次到華山找氣宗尋仇,與主角令狐沖有過多次交手,結局是讓桃谷六仙撕裂。

目錄

成不憂--笑傲江湖人物。

1 成不憂 -片段

看著岳不群滿臉微笑,一臉坦然的模樣,陳凡不得不在心裡說個服字,當壞人能當到這個地步,那絕對是藝術.......

只聽岳夫人道:「成兄,拙夫總是瞧著各位遠來是客,一再容讓。你已在他衣上刺了四劍,再不知趣,華山派再尊敬客人,總也有止境。」

成不憂道:「甚麼遠來是客,一再容讓?岳夫人,你只須破得我這四招劍法,成某立即乖乖的下山,再也不敢上玉女峰一步。『他雖然自負劍法了得,然見岳不群如此不動聲色,倒也不敢向他挑戰,心想岳夫人在華山派中雖也名聲不小,終究是女流之輩,適才見到自己這四劍便頗有駭然色變之態,只須激得她出手,定能將她制住,那時岳不群或者心有所忌,就此屈服,或者章法大亂,便易為封不平所乘了,說著長劍一立,大聲道:「岳夫人請。寧女俠乃華山氣宗高手,天下知聞。劍宗成不憂今日領教寧女俠的氣功。」

他這麼說,竟揭明了要重作華山劍氣二宗的比拚。

岳夫人雖見成不憂這四劍招式精妙,自己並無必勝把握,但他這等咄咄逼人,如何能就此忍讓?刷的一聲,抽出了長劍。

這邊曲非煙很快便找來了鐵棍,陳凡微微一怔,接過來一看卻暗暗苦笑,這個鐵棍通體烏黑,上下粗細不一,模樣實在是差勁的很,還髒兮兮的,仔細一辨認,卻原來是根不知道從哪找來的通火棍。

一旁令狐沖見岳夫人要被逼動手,自然搶著說道:「師娘,劍宗練功的法門誤入歧途,豈是本門正宗武學之可比?先讓弟子和他鬥鬥,倘若弟子的氣功沒練得到家,再請師娘來打發他不遲。」話一說完就想去拿那掃帚。

陳凡自然不會讓歷史重演,滿臉微笑的跨出來對令狐沖說道:「令狐兄,對付這種小角色,無須正經武器,這正好有根通火棍,不如就以此為兵器,教訓下這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吧。」說著遞出那根醜陋異常的通火棍。

令狐沖自然大喜,這通火棍雖丑,但卻遠比掃帚好使的多,哈哈一笑,接了過來,大刺刺的一指成不憂,調侃道:「成師傅,你已不是本門中人,甚麼師伯師叔的稱呼,只好免了。你如迷途知返,要重投本門,也不知我師父肯不肯收你。就算我師父肯收,本門規矩,先入師門為大,你也得叫我一聲師兄了,請請!」說著故意亂揮兩下,擺了個庸懶的造型,象是完全沒把成不憂放在眼裡。

成不憂大怒,喝道:「臭小子,胡說八道!你只須擋得住我剛才那四劍,成不憂拜你為師。」令狐沖一本正經的搖頭道:「我可不收資質既差,長相又挫的徒弟……」

一句話沒說完,成不憂早已氣的哇哇大叫,再不答話,但見白光閃處,成不憂已挺劍向令狐衝刺出,果然便是適才曾向岳不群刺過的那一招。

一旁的岳不群和岳夫人知道這人武功比令狐沖可高得太多,加上華山派從來就只是練劍,一根通火棍管得什麼用?好似空手擋他利劍,兇險到了極處,當下齊聲喝道:「沖兒退開!」可惜喊喊倒是可以,這時再想要出手相救,卻已經來不及。

成不憂劍勢凌厲之極,令狐沖卻早已成竹在胸,原來這成不憂所刺的這四劍,正是后洞石壁所刻華山派劍法中的一招招式,他將之一化為四,略加變化,似乎四招截然不同,其實卻只是一招,而後洞石壁上所刻的破解圖形,正是用的宛如通火棍一般奇門兵器。現在令狐沖是通火棍在手,破解之法在心,可謂一切盡在掌握中,眼見成不憂長劍刺來,竟是不避不閃,手中通火棍微微一伸,便往他臉上掃了過去。

別看這通火棍模樣醜陋,卻也是純鐵所制,掃上了臉面,那是不死也得破相,成不憂真的很想不聞不顧,就此一劍了結了令狐沖,但是怎麼計算,還是要慢他一線,極度鬱悶之下只好偏臉閃開,回劍斬向通火棍。那邊封不平輕輕發出「噫」的一聲,微微一擊掌,心下也不禁暗贊令狐沖的這招異常巧妙。

只見令狐沖手中的通火棍微微一搭,已然避開了這劍。成不憂被他一招之間即逼得回劍自救,不由得臉上一熱,他可不知令狐沖通火棍這一掃,其實是魔教十餘位高手長老,不知花了多少時光,共同苦思琢磨,才創出來克制他這一招的妙著,實是嘔心瀝血、千錘百練的力作,還道令狐沖亂打誤撞,竟然破解了自己這一絕招。異常惱怒之下,第二劍又已刺出,這一劍可並非按著原來次序,卻是本來刺向岳不群腋下的第四劍。

令狐沖微笑著一側身,通火棍交到左手,似是閃避他這一劍,成不憂心中一喜,心想我的招數哪是這麼容易就閃的掉的,誰知道那邊令狐沖手中的通火棍卻突然從一個怪異的角度閃電般疾穿而出,指向成不憂前胸。棍長而劍短,棍雖后發,卻是先至,成不憂的長劍尚未圈轉.通火棍已然戳到了他胸口,成不憂大驚失色,深吸一口真氣,胸口竟猛的一凹,急扭身軀,驚險到極處的閃過這招。

陳凡嘿嘿一笑,故意高聲的對身旁曲非煙說道:「原來這華山劍宗的弟子,到了關鍵時候也是要靠氣功保命的。你看這成大俠一身氣功倒也真不含糊,不錯啊不錯。」

曲非煙撲哧一笑,對令狐沖說道:「我說令狐大哥啊,你不如就勉為其難的收了他做弟子吧,人家這身內力可也是花苦功練出來的」

令狐沖哈哈大笑,正想答話,那邊成不憂早已被陳凡,曲非煙的一唱一和,說到老臉紅的都快要滲出血來,狂吼一聲,刷刷刷連刺三劍,儘是華山派的絕招,三招之中,倒有兩招是后洞石壁上所刻。另一招令狐沖雖未見過,但他自從學了獨孤九劍的「破劍式」后,於天下諸種劍招的破法,心中都已有了些頭緒,閃身避開對方一劍之後,跟著便以石壁上棍棒破劍之法,一棍將成不憂的長劍擊歪,跟著挺棍向他劍尖撞了過去。

棍堅而劍柔,長劍為雙方勁力所撞,立即折斷,成不憂縱使武功較令狐沖為高,也再無解救之道,瞪著雙大眼,傻傻的看著手中半截長劍,羞的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封不平嘆一口氣,知道自己這方一再失利,陸柏那兒自陳凡報出黃裳的名號后,也是猶猶豫豫,今天再也討不了好去。暗暗一咬牙,對著令狐沖說道:「閣下好巧的功夫,在下佩服,只是如此招式,怕是岳不群自己也是使不出的。告辭!」說完一拱手,拉著仍一臉痴相的成不憂,大踏步離去。一臉痴相的成不憂,大踏步離去。


 

下一篇[封不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