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成功路上》是梁材遠監製,郭晉安,何美婷,羅嘉良,周海媚,林其欣主演的一部電視劇,1990年在中香港上映。

1 成功路上 -劇情簡介

  劉家偉(郭晉安)就讀理工學院,與鄰居張順品(林嘉華)俱熱愛踢足球,結為好友,兩人同時心儀江可寧(林其欣),順品自卑學歷不及家偉,甘願讓愛,可寧長期寄居人下,在家偉鼓勵下,找到日式食品店侍應工作,初遇名利引誘,毅然與家偉分手。家偉母親庄麗棠(黃凱欣)本是劉慶成(關海山)外室,為給兒子名份,后嫁予慶成,家偉一向不諒解父親,父子感情不睦;慶成女兒淑珍、女婿李永祥、男孫建邦、孫媳王素芬恐怕家偉母子分薄身家,屢屢設計陷害,獨玉珍女兒李玉賢(何美婷)心存正義。
  家偉、順品結識富家子鍾文傑(羅嘉良),文傑狂追順品之妹紫珊(劉小慧),兩人共諧連理,三個老友合資開藥房,慶成不滿文傑之父存信傾慕麗裳,復遭淑珍等人唆擺,一時激動,中風入院,幸無大礙。家偉認識社工童瑤(周海媚),一見鍾情,順品再一次無言退出。順品讀夜校時認識任教的玉賢,兩人墮愛河。慶成與家偉再次發生衝突,在麗裳勸解下,家偉終明白父親的為人,趕往醫院探望彌留之際的父親,慶成含笑而逝。家偉接管餅店生意,發覺玉珍已做手腳,在順品幫忙下,眾人艱苦經營;家偉重遇已厭倦風塵生涯的可寧,可寧決重奪家偉……
  

2 成功路上 -分集劇情

分集劇情

   
分集查詢 收起查詢
  • 1集
  • 2集
  • 3集
  • 4集
  • 5集
  • 6集
  • 7集
  • 8集
  • 9集
  • 10集
  • 11集
  • 12集
  • 13集
  • 14集
  • 15集
  • 16集
  • 17集
  • 18集
  • 19集
  • 20集
  • 21集
  • 22集
  • 23集
  • 24集
  • 25集
  • 26集
  • 27集
  • 28集
  • 29集
  • 30集
  • 31集
  • 32集
  • 33集
  • 34集
  • 35集
  • 36集
  • 37集
  • 38集
  • 39集
  • 40集
  • 第1集
        劉家偉就讀於理工學院市場研究學系,酷愛足球,但隊友球技不佳,惟暗中請鄰居順品為外援,在球場上屢獲冠軍。家偉表面看來是一個樂觀的青年,但從不向人提及其家人。原來家偉母親庄麗裳正值盛年,但其父劉慶成卻是七十餘歲的老翁。麗裳與慶成甚不相配,加上他已有元配在堂,家偉為此甚感自卑。麗裳因是人外室,受到鄰居張洪與二金夫婦輕視,二金更不時冷嘲熱諷,令麗裳甚為難堪,惟二人之子女順品與紫珊對麗裳母子十分友好。順品學業不成,且性格粗魯,未有作為。張洪夫婦把全副精神希望寄托在紫珊身上,還對她偏愛非常,管教苛嚴,令她煩厭非常。家偉上學時邂逅一學生妹阿Mon,驚為天人,欲上前搭訕,卻苦無勇氣,錯失良機。張洪的潮洲打冷店被衛生幫發現食物不潔,提出警告,張洪把一切霉氣歸咎於早晨見到麗裳之面,又借故對她指桑罵槐一番。
  • 第2集
        麗裳腸胃不適,家偉連夜送她往醫院求診,巧遇慶成送元配唐愛媚入院,雙方撞面不便招呼,家偉更與成女淑珍等發生磨擦,怒在心頭。家偉主觀認為慶成為老不尊,以致誤了麗裳一生幸福,所以對他一直抱不滿態度,加上慶成每月只到裳家數次,與家偉見面甚少,形成二人間隔膜很深。麗裳對家偉表白過與慶成是真心相愛,並替慶成解釋其苦衷,但家偉認為她只是對人歡笑背人愁,希望畢業后儘快有出人頭地之日,令麗裳生活好過些。紫珊在街上被飛群調戲,幸遇上家偉,護送她回家,反被二金誤會家偉欲追求紫珊,對家偉奚落一番。家偉對慶成另一頭住家的生活好奇,與順品往醫院竊探愛媚,卻遇上淑珍之女玉賢,雙方因小誤會起爭執,家偉認定那邊的人非善類。慶成子媳早年意外喪生,遺下一男孫建邦,並已娶妻素芬。建邦一事無成,常施計討好慶成夫婦爭寵,淑珍夫婦冷眼旁觀,大為鄙視。
  • 第3集
        順品之女友Apple與人發生關係,珠胎暗結,向順品求助。張洪以為順品酒後胡塗與人鬼混,厲言責備他一頓。Apple之男友見闖下大禍,故意逃避。順品替Apple出頭,教訓其男友一頓,Apple終與其男友奉子成婚。張洪有一遠親江可寧自大陸來港,等移民宏都拉斯的手續辦妥,與彼邦的舅父團聚。張洪看在可寧舅父每月寄來巨額生活津貼費份上,讓她住在家裡。順品帶家偉接可寧時,途中遇上黑幫對頭,連忙走避,家偉只好勉為其難地迎接可寧。可寧被接回張家后,受到張洪與二金視為上賓,並安排與紫珊同房。可寧與紫珊年紀相若,話甚投契,迅成為知己。順品見到可寧后,驚為天人,對她頓生好感,可惜他生性粗魯,未能博得她好感,反而家偉在可寧心目中留下良好印象。
  • 第4集
        淑珍等認為愛媚久病床上,遍訪名醫不愈,提議送她到外國醫治。慶成認為她身體虛弱,不宜勞動太多。玉賢知道慶成有外遇,向他求證,令慶成大感突然,支吾以對。愛媚自知命不久矣,感到慶成年事已高,需要有人侍奉在旁,表示慶成可娶麗裳入門,令慶成尷尬不已。家偉理工畢業在即,慶成有意送他出國留學。家偉堅拒接受,打算做事賺錢,令母早日脫離慶成。慶成發怒,父子起衝突,令麗裳左右做人難。愛媚病逝,慶成不欲辜負麗裳二十年來的一片心,向她提出婚事,麗裳恐家偉反對,矛盾不堪。
  • 第5集
        順品洗心革面,恐怕黑底會影響將來前途,暗中申請洗底,與此同時張洪亦申請,雙方曾加入黑社會的秘密被二金髮覺,勃然大怒,惹出一場小風波。麗裳經過一輕內心掙扎后,為想令家偉有正式名份,毅然答應嫁入劉家,家偉明白其苦心,亦大表贊成。淑珍等恐怕慶成接麗裳回家后,各人地位不保,家產會被剝削,卻不便出面向慶成提出反對,表面上對麗裳母子客氣,實則想法除去二人。順品對可寧產生愛意,引致經常精神恍惚,工作失誤,被富商鍾文傑投訴,終被開除。順品懷恨在心,誓要報一箭之仇。
  • 第6集
        張洪等參加國術會周年聯歡,二金徇眾要求表演,興高采烈之際,適逢慶成與麗裳在隔壁房擺結婚酒,嫌他們過於嘈吵,雙方發生爭執。二金更當眾侮辱慶成與麗裳。麗裳與家偉入住劉家后,淑珍等人表面對二人熱誠和睦,背地裡卻冷嘲熱諷。麗裳對一切逆來順受,但家偉年少氣盛,難以啞忍,常借故離家,令慶成大表不滿。順品另謀出路,在街上掘路時,與文傑冤家路窄,順品乘機捉弄文傑,幸得家偉解圍,才免被文傑控告。慶成鼓勵麗裳打理餅店,淑珍不甘被奪權,故意在屬下面前挑撥麗裳,屬下對麗裳態度甚差,令她難堪非常。建邦恐家產早晚被麗裳吞沒,要求慶成資助他搞貿易生意。慶成本不大願意,后聽從麗裳意見,答應打本給建邦,建邦表面感激麗裳,背面中傷她霸道。張洪見鋪頭生意日差,要紫珊收銀作生招牌,怎料招來飛群,幸可寧機警嚇走飛仔。
  • 第7集
        可寧突接獲舅父死訊,既無生活費寄來香港,又不能申請到宏都拉斯,頓感前途彷徨。張洪夫婦開始對她態度大轉,暗示要她返回大陸,可寧得順品與紫珊鼓勵下,決心留港。二金即著可寧幫手打理家庭及鋪頭一切事務,還諸多挑剔,可寧惟忍氣吞聲。文傑見家偉純品斯文,主動到理工找他,彼此話甚投契,與他展開友誼。順品對文傑有偏見,以為他著意找家偉,實出於非份之目的,令家偉啼笑皆非。家偉與文傑在球場打波時,與飛群發生爭執,被窮追棒打,二人躲入餅店避禍,弄至餅店混亂不堪,驚動了慶成,嚴責家偉一頓。淑珍發覺慶成與家偉父子關係並不融洽,正中下懷,趁家偉與人結怨之事,設下奸計,命素芬的兄長王華標派人在餅鋪門前寫滿粗言穢語,將一切罪名推在家偉身上。慶成質問家偉,父子衝突,家偉一怒之下連夜離家出走。
  • 第8集
        麗裳知道家偉搬回舊居,立往相勸,可惜他一意孤行,惟勸他體諒慶成感受。家偉苦讀應付考試,可寧一有空便陪伴在側,二人同病相憐,感情突飛猛進。建邦的新公司舉行開張酒會,力邀家偉參加,以圖使他與慶成和解,家偉勉為其難參加。家偉見到慶成時,坦言在劉家內受到委屈。慶成體諒其苦衷,父子關係緩和下來。文傑之父存信在一偶然機會下邂逅麗裳,被其溫文可愛的性格所吸引,留下深刻引象。其實存信與妻離異后,未打算有再娶之意,其女友Flora一向對他有意,可惜襄王無心。Flora鍥而不捨,盼存信日後會被其真情所動。永祥無意中發覺存信對麗裳有意,故意安排他有機會結識她,然後向慶成報告,誣告她有不軌所為,敗壞其名節。
  • 第9集
        順品欲向可寧表白愛意時,無意中聽到張洪與二金的對話,認為白養可寧一場,倒不如替順品娶她,不但可添人手,更可省回禮金。順品聞言覺父母有點乘人之危,加上可寧亦同時聽到,更不敢表白愛意。可寧自覺命途坎坷,感懷身世,悲從中來。順品在芸芸女友中,對可寧情有獨鍾,向家偉暗示心意。家偉不知他所愛是誰,鼓勵他送禮物示愛。二金製造機會順品與可寧拍拖,順品心知肚明,還埋怨父母多管閑事。順品無意中發現家偉與可寧發生感情,惟將滿腔感情埋在心底,暗覺酸溜溜,自怨福薄。Flora發覺存信近日春風得意,懷疑他另結新歡,欲試探文傑,可惜他毫不知情。文傑屢致電家偉找不到,親到劉家找他,遇上玉賢。玉賢為文傑的風度所吸引,故意帶他找家偉,趁機親近。
  • 第10集
        可寧陪家偉逛街,回家后發現沒帶門匙,不便驚擾張洪等,遂在家偉家借宿,翌晨被二金看見,誤會二人有不軌行為,羞辱二人一頓。順品為顧存面子,聲稱一直對可寧無意,著父母勿管其感情問題。二金知道可寧無可能成為其媳婦,對她態度更差。家偉不斷鼓勵可寧自立,擺脫張洪夫婦的無理刻薄。可寧終在其幫助下,找到一份日式食品店侍應工作。可寧在燈紅酒綠的環境下工作,耳濡目染,終不能自持,不想一世寄人籬下遭人白眼,毅然接受一富商的要求作為其情婦。其後她只致電向家偉告別,聲言以後再不會返張家,還叫家偉忘記她。
  • 第11集
        家偉自可寧失蹤后,遍尋不獲,大表失落,常在酒吧內借酒澆愁,順品亦暗自傷心。文傑冷眼旁觀順品感受,從旁勸解,令順品大為感動,二人前嫌冰釋。家偉畢業在即,慶成提議他出餅店幫手,但家偉寧自力更生,婉拒其好意。慶成表示若家偉有具體發展大計時,可打本給他發展。淑珍等不滿慶成看重家偉,更加小心防範。玉賢常借故親近文傑,更對他產生愛慕之情,加上她知道文傑仍未有親密女友,愈對他存夢想。玉賢陪文傑往球場踢球時,與順品發生誤會,爭執一場。順品為家偉慶祝畢業,硬要拉他上黑市夜店見識,怎料剛巧警方巡查未成年少女賣淫之事,將家偉等帶返警署協助調查。
  • 第12集
        品、偉在架步中遇社工童瑤,剛巧她至黑市夜店審查問題少女個案,初時以為她乃魚蛋妹,惹出一場誤會。童瑤輔導一問題少女小雲時,反給她串同飛群戲弄,激氣非常,聲淚俱下教訓小雲一頓,剛巧遇上順品與家偉,對她另眼相看。順品心儀童瑤,卻因學歷相差太遠,只敢借故親近,不敢表白愛意。其後他決定坦誠對待,向童瑤說出曾加入黑社會,使二人間展開真誠的友誼。順品為進一步親近童瑤,不辭勞苦為青年中心作義工,博取其好感。其實童瑤只當順品為好友,但他仍一廂情願,以為可慢慢打動童瑤芳心。家偉在一旅行社找到工作,雄心萬丈。慶成大表安慰,還以利是錢勉勵家偉,令父子隔膜全消。家偉上工后,揭破永祥與建邦勾結導遊賣水貨欺騙遊客,他看在親戚份上,既往不究,勸他們停止此勾當。祥、邦以為家偉乘機向二人施下馬威,彼此間心病更嚴重。建邦的貿易行被電視記者揭發賣假藥材之事,令聲譽大損。邦、祥受慶成嚴斥下,心中不忿,以為家偉存心作弄,走上旅行社與家偉理論,連累家偉丟職。
  • 第13集
        文傑見家偉無辜被辭退,欲在存信的公司為他安排一高職,但家偉只想憑自己力量創下一番成就,婉拒其好意。慶成被子婿氣壞,健康日差,當他追問家偉在旅行社的工作情況時,麗裳不想他再受刺激,暫隱瞞事實,其後終被玉賢揭穿。文傑在一偶然機會下邂逅紫珊,驚為天人,認為她為自己的夢中情人,不知所措,向順品請教追求之術。順品不知文傑的意中人為自己的妹妹,經常指點他如何博取對方芳心。家偉充任推銷員,撞至童瑤家時,誤傷其舅父曾善良,瑤母善美剛巧返家,立送善良入院,並向家偉大吵大鬧,聲言追究,幸童瑤趕至,調停糾紛。童瑤知其舅父一向捕風捉影,其母則小事化大,已知家偉無辜,彼此交談下,發覺甚為投契。玉賢向文傑展開痴纏追求,文傑知其心意后,表白只當她為普通朋友。玉賢失望之餘,只好無奈接受現實。
  • 第14集
        玉賢失戀,茶飯不思,終日愁眉苦臉,慶成睹狀,忙加開解。素芬結婚多年無所出,終告有孕,令家人大喜。建邦以此吐氣揚眉,夢想日後可得劉家大權。文傑為討好紫珊,對她效勞周到,即使被紫珊的女同學玉娥譏為「觀音兵」,亦在所不計。家偉與善良甚為投契,經常上童家作客,與童瑤見面機會漸多,彼此間感情漸萌芽。素芬獲悉建邦在外拈花惹草,與他大吵一輪后,在酒吧內借酒澆愁,回家時麗裳扶她上房時,素芬不慎墮下樓梯,胎兒終告流產,建邦與素芬以為麗裳存心靠害,對她含恨更深。素芬對麗裳恨之刺骨,到其花店大吵大鬧,倖存信途經,強將麗裳帶走。
  • 第15集
        順品教唆文傑布局得到紫珊,怎料臨急發覺文傑所追求的原是紫珊,誤以為文傑已依其指點,早與紫珊發生關係,大罵文傑一頓。張洪獲悉此事大為震驚,要文傑負責,其後經紫珊解釋下,始發覺一場誤會。另一方面,張洪知道文傑為富家子,極力拉攏文傑,渴望紫珊能嫁入豪門。文傑本為執業藥劑師,為向其父證明自己可不靠父蔭,白手興家,決與家偉及順品合資經營藥房,三人家人均表示贊成。建邦欠下大筆賭債,被債主追上門,驚動了慶成,慶成教訓建邦一頓,建邦出言相激,慶成大受刺激,當場暈倒。
  • 第16集
        家偉與順品籌備藥房開幕時,童瑤幫助打點一切,順品發覺偉、瑤二人關係非比尋常,頓自慚形穢,見家偉是自己的好友,加上童瑤又心向家偉,只好成人之美,要求家偉好好對待童瑤,家偉感動不已。藥房開張之日,慶成發覺文傑之父為忠信,心存芥蒂。淑珍與建邦等見麗裳在慶成心中,日益重要,遂不惜誣衊麗裳與忠信有染,在慶成面前大造文章。其實忠信自獲悉麗裳為有夫之婦后,大感失望,將愛意收於心底。麗裳不堪被誣,提出離婚,慶成暗中要求家偉退股,以平息是非,家偉只支吾以對,陽奉陰違。順品見藥房初期生意不佳,與二金做媒吸引顧客,果得滿意效果,卻被警察以為買「霸王貨」,險被拉上差館。張洪夫婦乘紫珊生日,藉詞向文傑索取禮物。紫珊戲弄父母,著文傑送兩隻巨型瓷器擺設,令洪、金大感氣結。
  • 第17集
        慶成病後簽名與前不同,所以有關銀行帳款改用圖章,而淑珍在慶成病後,更全力打理餅店生意,慶成的圖章由她代管。童瑤因未能感化小平,受到挫折,心灰意冷欲辭職。家偉多方鼓勵,終令她回復鬥志,二人互勵互勉,感情跨進一大步。藥房生意蒸蒸日上,令家偉等雀躍不已。慶成病情好轉,回家休息,獲悉家偉並未退股,大怒,將家偉痛罵一場,父子反目。順品專心事業發展,決到夜校讀英文,巧遇玉賢於夜校任教,順品乘機多番戲弄,二人如同仇敵。二金利用忠信代理的汽車賺取折扣,惹來忠信不滿,拒絕供應汽車,二金不悅,欲藉阻止紫珊與文傑來往,以圖逼忠信妥協。紫珊與文傑偷偷約會,被二金髮覺,大吵大鬧,強逼紫珊發誓不再見文傑。紫珊感到彼此年紀尚小,不想花太多時間在感情方面,毅然向文傑提出分手。
  • 第18集
        文傑失戀后,大表沮喪,終日借酒澆愁,言談中托順品向紫珊表示,對她亦不灰心,伺機再續前緣。善美從友人處,獲悉家偉的身世,大表不滿。主張童瑤多結交男友以作選擇,並安排她相親,童瑤一笑置之。忠信對麗裳未能忘情,被老工人三姐責罵,力勸他撇除成見,與Flora約會,忠信為免被三姐煩擾,無奈與 Flora來往。一日,文傑有事外出,順品私自替顧客配藥,結果人客昏迷,令藥房惹上官非。藥房經此事後,生意一落千丈,家偉等意興闌珊,決定結束營業。三人失意之時,幸得童瑤和紫珊開解。
  • 第19集
        家偉與順品失意之時,重遇可寧,發現她此時已為上流社會交際花紅人,身家豐厚。二人對可寧之變化,不禁唏噓。慶成知道家偉經濟上遇到困難,本著好意慰問他,並提出支持,不料父子間再起衝突,家偉聲稱絕不在乎慶成的財產。慶成始知道家偉原來一直不接受自己與麗裳的關係,大表心傷。品、偉等挂念昏迷客人病況,不時到醫院探望。當病人蘇醒后,決撤銷對藥房的控罪,令三人放下心頭大石。可寧見行蹤已被發現,再度與紫珊聯絡,問候眾人近況,得知紫珊情海翻波,鼓勵她不應放棄心中所愛。紫珊頓悟,與文傑重拾舊歡。忠信經不起Flora的痴纏,決與她結婚,其後Flora發覺忠信根本人在心不在,考慮清楚后,決與他分手,隻身離港。家偉投考入一銀行工作,由於表現良好,備受上司重用,令他受寵若驚。
  • 第20集
        慶成自覺一直誤解家偉,心中後悔,加上經順品責難家偉為私生子之痛苦后,存心補償,決立下遺囑,將餅鋪總店交與家偉打理。麗裳曾多次安排,欲使慶成與家偉見面諒解,奈何家偉在銀行的事務繁忙,未能抽身與父親見面。紫珊投考大學不成,即投入家偉的銀行工作,常被一些猥瑣男子不懷好意親近,文傑不甘紫珊受辱,乘機向她求婚。紫珊知道文傑向張洪夫婦提親后,會遭諸多需索,終依從順品之計,假稱已有身孕,結果二人得以促成婚事。淑珍獲悉慶成將立遺囑,連忙趁家偉未打理總店前,調走資金,決不讓家偉得益。淑珍等的陰謀被慶成揭穿,盛怒問罪,淑珍反斥慶成偏心,慶成刺激過度,再次爆血管,送院后危在旦夕。家偉接訊到醫院探望慶成,卻遭淑珍等挑撥離間,家偉只好離開。慶成在病房中聞言,想支撐叫家偉,卻跌落床,令病情更嚴重。
  • 第21集
        麗裳找到家偉,質問他為何不探父病。家偉將對慶成的看法全盤吐出,令麗裳心痛,說出當年落泊為舞女時,受到慶成的幫助,才逃出火坑。家偉知道慶成為人後,後悔不已,連忙趕往醫院,卻被淑珍等阻攔。家偉見父心切,打碎玻璃氣窗開門入病房,但慶成已奄奄一息。家偉叫過父親后,慶成含笑而逝。慶成遺產平均分配給家偉、淑珍與建邦三人,而餅店老鋪歸家偉管理,令家偉大感意外。自慶成死後,淑珍對麗裳母子更欺人太甚。素芬更逼麗裳與她調房,麗裳傷心失望之餘,有待替慶成辦完後事之後搬離劉家。家偉接管餅店時,方知淑珍已私自動用資金,更在挖走老工人轉投新店工作之後,並施陰謀替餅店接下一大批訂單,要如期交出月餅,否則家偉要賠訂。忠信見家偉陷入危機,本欲拔刀相助,卻為麗裳婉拒,避免惹來閑言冷語,家偉在童瑤等鼓勵下,決定面對現實,振作搞好父親遺下的生意。
  • 第22集
        麗裳欲請慶成生前得力夥計忠伯回店幫手,誰料順品言談間與忠伯發生爭執,忠伯一怒而走。家偉出盡辦法聘請造餅師傅,不果,而起貨之期將至,麗裳勸他及早毀約,賠償予客戶。家偉為著老鋪聲譽,堅持努力到最後一刻。玉賢知道淑珍的陰謀后,不值其所為,暗中將事告知忠伯,並遊說他拉攏手足助家偉一臂之力,忠伯對前事大表歉意,答應玉賢所求。順品開車運餅料時,被車撞倒,被送入院急救,其後他拒絕留醫,堅持要返餅鋪幫手,令家偉大為感動。淑珍發覺玉賢暗中拉攏忠伯幫家偉,大為忿怒,母女大吵一場。玉賢不值其母不知悔改,憤而離家出走,投靠麗裳。淑珍找至麗裳家,欲強拉玉賢回家,與順品等發生口角。玉賢堅拒回家,淑珍羞憤而去。
  • 第23集
        家偉得順品召集各方好友支持之下,終在限期前做好月餅,順利度過難關。順品與玉賢繼續留在餅店內與家偉合作,搞好月餅宣傳,令餅店聲譽更進一步。淑珍等見弄巧成拙,氣得七竅生煙。順品經此事後,對玉賢態度改觀,彼此間感情開始發展。另一方面,可寧在月餅訂單之事件中,亦曾助家偉,因而與順品等一班人再度熟絡,但眼見偉、瑤親昵狀,心中愈覺不好受。可寧自被二世祖Simon收為黑市夫人後,被逼過著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生活,大感厭倦,心底對家偉的愛重燃。紫珊自嫁予文傑后,生活雖幸福美滿,但日間十分無聊,禁不住向文傑發嬌嗔。
  • 第24集
        善美見善良無所事事,托家偉安排他在餅店工作,怎料善良不善交際,自覺受同事排擠,致笑話連篇。可寧與偉、瑤等旅行時受傷,童瑤等送她回家,目睹她被 Simon侮辱,大表同情。小雲在兒童院刑滿,重新投入社會工作,童瑤為她安排在可寧的畫苑工作。順品為順應潮流,提議家偉發展另一多元化餅店,果成績美滿。忠信對麗裳死心不息,重新發動攻勢追求。一日,當她到花店探麗裳時,剛巧遇著火警,忠信保護麗裳離去而受傷,麗裳大表不安。麗裳本對忠信迴避,但家偉等鼓勵她接受新戀情,她終亦被忠信真情所動,開始與他約會。童瑤順道帶可寧回家,善良見可寧面時,驚為天人,對她殷勤招待,可寧卻懷疑童瑤故意介紹善良予自己,大感受辱。可寧與家偉來往甚密,Simon以為二人有私情,毒打可寧一頓,並派手下警告家偉。
  • 第25集
        偉、瑤擔心可寧近況,立往探之,發覺她被Simon毒打。可寧逃避二人追問,衝上街上時,不慎被車撞倒,送院急救,幸無大礙。童瑤探望可寧時,巧遇 Simon再侮辱可寧,對她更表同情。順品等支持可寧脫離Simon。可寧重過獨立生活,先搞好經濟條件,卻發覺原來手頭大部份財產已被Simon吞掉,大受刺激。家偉從旁勸她振作,令她對家偉再起愛意。淑珍生辰之日,永祥勸玉賢回家吃飯,玉賢亦有意與家人和好。當一家團聚時,順品與家偉趕至,聲稱淑珍因不值家偉搞好餅店生意,故意將店鋪業權轉售他人,向淑珍大找晦氣,玉賢亦不值其母所為,再次離家。淑珍派一班爛仔搗亂餅店,令家偉無法應付,幸得順品智勇過人,才將風波平息。
  • 第26集
        文傑在百貨公司內重遇其母美姿,竟掉頭而走。紫珊追問下,始知美姿年輕時好賭成性,因此與忠信鬧翻,終攜巨款拋夫棄子離港,文傑自幼對她懷恨於心。美姿欲與文傑聚天倫,可惜文傑決絕推辭。美姿找機會約會紫珊,向她陳明來意,以圖通過她拉攏母子關係。紫珊勸文傑往見美姿,文傑勉強赴約。美姿聲淚俱下地懺悔前非,並要求與文傑父子重聚。文傑被其所動,答應讓她與忠信見面。當美姿見到忠信與麗裳在一起時,彼此甚為尷尬。忠信恐麗裳生誤會,聲稱已對美姿斷絕感情,令麗裳放心。文傑知道美姿經濟陷於困境,立伸援手,卻使忠信不滿。童瑤公事繁忙,無暇陪家偉,竟要可寧代陪,使二人見面機會甚多。麗裳冷眼旁觀,勸家偉避忌,免令可寧誤會。
  • 第27集
        美姿在外國欠下巨額賭債,無力償還,被爛仔找上門,文傑不忍其母受害,欲代她向忠信索款,忠信記起美姿當年卑鄙所為,堅決不肯,父子間因此起衝突。美姿被爛仔逼得走投無路,親自向忠信索款。忠信念在夫妻一場,答應幫助她,但聲明以後與她一刀兩斷。美姿欲重投忠信懷抱,設法討好他,可惜忠信不為所動。文傑與紫珊周旋於父母之間,左右為難。可寧見見朋友愛侶雙雙,倍感形單隻影,暗下決心,將家偉搶到手。童瑤常因公忘私,耽擱了家偉的約會,令他大為不滿。可寧乘機挑撥離間,破壞二人間感情,令二人多添誤會。順品與家偉合力改革餅店,實行新式經營,業務漸上軌道,盈利甚豐,令二人信心大增。
  • 第28集
        童瑤遇上飛仔Tommy,發現他曾服迷幻藥而失去理智,在街上胡天胡帝。童瑤經了解后,知道Tommy因缺乏家庭溫暖而誤入歧途,致想盡辦法令他改過自新。童瑤急切注視及關懷Tommy的舉動,因而更加忽略了家偉。家偉表不滿之餘,更認為Tommy無藥可救,對Tommy存有偏見,與童瑤發生爭執。美姿心中不忿,向忠信死纏難打,令忠信大為反感。聲明二人間無可能再續前緣。美姿傷心失望之餘,歸咎於忠信貪新忘舊,鍾情於麗裳,欲多方破壞二人感情。美姿多番騷擾麗裳,逼她離開忠信,令麗裳難堪非常。忠信發現美姿所為後,嚴斥美姿一頓。美姿感到無計可施,欲在麗裳家自殺要挾忠信與她複合,但忠信始終不肯就範,而美姿亦因此受傷。家偉不想因小誤會而破壞與童瑤的感情,決向她提出婚事,眾人大喜之際,惟可寧仿如晴天霹靂。
  • 第29集
        可寧不甘家偉與童瑤結婚,暗中收買Tommy假意追求童瑤,並在緊急關頭灌二人吃迷幻藥,逼二人做出淫亂之事,家偉信以為真,大為忿怒。童瑤欲找機會向家偉解釋,卻被可寧從中作梗,阻止二人見面,被順品發覺,可寧砌詞自辯,令順品起猜疑。童瑤找可寧代向家偉解釋,可寧聲稱二人宜暫時分手冷靜一段時間,待時間沖淡后再作解釋。童瑤不虞有詐,還聽可寧勸告。童瑤後有機會見到家偉,欲與他和解時,家偉逼童瑤辭去社工之職,二人各持己見,終弄至決裂,決意分手。麗裳自美姿以死相逼之事後,不想再陷入此三角關係,拒絕與忠信見面,令他大表難過。
  • 第30集
        順品冷眼旁觀,知道家偉受可寧播弄,多番為童瑤說好話,但家偉卻拒絕接受。順品欲乘玉賢的生日,邀請偉、瑤出席。家偉知其目的而爽約,令童瑤大表失望之餘,以工作麻醉自己。童瑤得善良鼓勵下,欲以書信約家偉解釋,卻被可寧發現,將字條撕去,令二人再無機會和解。童瑤工作有良好表現,終獲升職。眾同事為她慶祝,共飲一晚后,童瑤帶醉回家,巧遇順品。順品恐她會生意外,整夜陪著她,竟忘記自己約了玉賢。玉賢見順品為陪童瑤而失約,大呷乾醋。順品立向玉賢求婚,以示對她不貳之心,玉賢亦欣然答應。建邦騙淑珍移民,淑珍把持不定之時,獲悉玉賢要與順品結婚,大力反對,並責備二人未有徵詢其意見。玉賢一意孤行,淑珍一氣之下答應跟建邦移民外地。
  • 第31集
        童瑤參觀順品與玉賢的婚禮時,黯然神傷,加上目睹可寧與家偉的親熱狀,倍感難過。善美近日身體欠佳,經醫生檢驗后,證實患了腎病。童瑤欲捐腎給她,可惜彼此血型不脗合。善良因與善美血型相同,決冒生命危險捐腎給她。善美在病榻中,挂念童瑤與家偉的感情,要童瑤帶家偉探望她。童瑤不忍以與家偉分手之事打擊善美,懇求家偉見其母一面,家偉一口答應。當家偉見善美時,流露尷尬之色,善美冷眼旁觀,看穿二人感情有變,不禁心酸。善美見善良一直身體衰弱,不想連累他,拒絕接受他的捐腎。童瑤無計可施,惟將物業賣掉,籌錢購買洗腎機給善美。建邦即將移民,將劉家大屋賣掉。家偉知麗裳捨不得祖屋落在別人手中,竟不惜花錢購回大屋,令麗裳大為感動。
  • 第32集
        美姿見忠信始終心向麗裳,妒火中燒,拿鏹水找麗裳晦氣,終雙雙被送入院,忠信厲言責備美姿一頓,美姿醒覺感情不可強求,終決定放棄痴纏忠信。餅店改革成功,順品沾沾自喜,以為自己功勞最大,有些意氣風發。可寧乘機挑撥離間順品與家偉的感情,以防被順品阻礙她與家偉發展,終奸計得逞,二人發生衝突。文傑在忠信的公司工作,為了證明非靠父蔭,加倍努力工作,因而冷落了紫珊,令她無聊非常。文傑在家偉與順品的爭執中,不自覺被可寧利用作磨心。他眼看兩好友反目,欲助無從,不勝唏噓之餘,更被紫珊誤解,夫婦二人因此發生爭執。童瑤為替善美醫病,差不多將以往積蓄耗盡。善良自覺拖累童瑤負擔,可惜無一技之長,竟變賣自己的對象,藉此幫補家計。
  • 第33集
        善良獲悉一超級市場急聘理貨員,為減輕家庭負擔,決出外工作,由於完全無工作經驗,飽受白眼。可寧發現餅店一夥計肥強偷餅咭,連忙報警。順品知其苦衷,誤會家偉趕絕功臣,再與家偉發生爭執,決退出餅店。可寧在家偉面前假情假意挽留順品,順品看穿其假面目,當眾奚落可寧,家偉蒙在鼓裡,還替可寧難堪。文傑客觀地批評順品過於衝動,聲言以順品的學歷,在外很難找到如此厚薪的工作,被紫珊聽到,認為文傑嫌棄張家,一怒之下搬回娘家。善良不慎打破善美的葯,欲向超級市場借糧買回給她,被拒,一念之差,欲虧空公款,被經理髮覺,逃走時撞跌一途人羅志明,終被警方捉拿,還控以傷人罪。童瑤往醫院探望志明,懇求他幫助善良洗脫罪名。志明諒解善良苦衷,答允。瑤、明一見如故。善良受裁判,終因偷竊罪名成立,被判入獄。善美聞訊以為自己連累善良,大表內疚,竟萌輕生之念。
  • 第34集
        志明送童瑤回家時,發現善美中毒迷,連忙送院急救,幸無生命危險。童瑤飽受外憂內患,苦不堪言,幸得志明從旁慰解,令她甚為感動,二人間感情更進一步。善良向來嬌生慣養,入獄后,受盡艱苦的磨練,反使他堅強不少。順品與家偉決裂后,決另起爐灶,自資開辦另一間麵包店,實行與家偉打對台,生意上展開競爭。文傑念妻心切,特意往要求紫珊回家,紫珊被其所動,終肯與他和好。紫珊自覺見識淺薄,致缺乏自信與器量,決出外另尋保險經紀工作,訓練自立。由於她缺乏社會經驗,常被顧客佔便宜。
  • 第35集
        家偉無意中在街上遇見童瑤與志明,以為童瑤已另結新歡,失望之餘,加上可寧對他關懷備至,迅即重新墮入可寧的情網。順品的餅店開張后,對家偉的生意打擊很大,彼此競爭已到白熱化。可寧慫恿家偉用強硬手段打擊對方,令二人更添誤會。玉賢周旋於家偉與順品之間,幾番欲替二人作和事佬,可惜互不討好,氣結不已。善美與善良目睹志明對童瑤體貼入微,認為二人甚為登對,極力撮合二人,令童瑤尷尬不已。紫珊遇上美姿,發現她重過新生活后,性格變得開朗,替她開心。另一方面,美姿知道珊、傑存芥蒂,向她解釋夫妻之道,令她醒悟過來。
  • 第36集
        天文台懸挂八號風球,家偉留在餅店做好防風措施,可寧挂念其安危,立趕往餅店幫手,卻意外受傷。家偉送可寧回家時,發現她一直留著自己當年送給她的手錶,可寧乘機表白對家偉一直未能忘情。家偉大為感動,決不計較可寧的過去,重新發展感情,並向眾人公開二人複合。家偉的餅店以凌厲攻勢打擊順品,搶回不少生意,可寧等著他乘勝追擊,家偉感得饒人處且饒人,決順其自然。志明為免家人催促結婚,要童瑤冒充其親密女友,童瑤終答應,形成彼此間了解更深。順品專心發展餅店生意,著玉賢延遲生育計劃,怎料玉賢即告有孕,令她大感矛盾,意欲打掉胎兒。其後經二金阻止,順品亦欣然期待兒子出世。麗裳終在忠信真情感動下,答允婚事,而文傑與紫珊的誤會亦雨過天晴,一家人喜氣洋洋。
  • 第37集
        善美終獲機會接受腎臟移植手術,迅即康復。其後她發現捐腎者為剛出獄的善良,令她大為感動。原來善良在入獄期間,身體不特好轉,且性格亦磨練得果斷與富理想,將其人生觀大大改變。善良留院休養期間,結識一女護士美茵,彼此話甚投契,出院后頓成好友。志明對童瑤痴心一片,欲藉逗留香港之日,向童瑤求婚。童瑤飽受家庭與感情方面打擊后,萬念俱灰,欲求感情上的慰解,毅然答應志明婚事。二人往婚姻註冊處登記時,剛巧遇著家偉參加忠信與麗裳的婚禮。童瑤尷尬之餘,自覺對家偉余情未了,對與志明的婚事矛盾非常。童瑤經深思熟慮后,再不想誤己誤人,向志明直言與家偉的往事,志明體諒其心情,決將婚事取消,隻身返回外國。
  • 第38集
        淑珍夫婦跟建邦移民外地,卻被他騙盡錢財后,悄然離去。珍、祥狼狽萬分,惟艱苦工作籌足旅費回港投靠玉賢。玉賢念在骨肉親情,原諒二人以往過失,安排二人與家人同住。淑珍以為回港后可重享豐裕生活,不料要看二金等面色,大表不滿,常與二金夫婦爭執,令賢、品左右為難。家偉得一機會與日本百貨集團洽商,拓展其餅店生意,怎料最終被順品奪去生意,令他大失所望。可寧不甘被順品奪去發展機會,收買了一手下破壞其餅店機器,令顧客紛紛中毒,因而惹上官非。可寧更乘機推波助瀾,奪回與日本百貨合作機會,令順品血本無歸。家人見他經濟陷於困境,愛莫能助。順品發現可寧與日本財團接洽,以為家偉使陰謀破壞其生意,對他更懷恨於心。文傑相約品、偉會面,欲設法化解二人間仇怨,反令二人爭執起來,大打出手。順品被打傷,被送入院留醫。
  • 第39集
        順品欲向銀行貸款,無意中發現當初開業時的貸款,是由家偉暗中擔保。其後他得悉張洪派人毆打家偉出氣,連忙趕往相救,二人同告受傷,一對好友前嫌冰釋。可寧見順品與家偉和好如初,恐會被識穿自己的陰謀,不斷興波作浪,家偉深信順品為人,對可寧之言不加理會。善良與美茵接觸日久,彼此漸生情愫,終提起勇氣向她求婚,美茵亦欣然答應。童瑤飽受打擊后,欲轉換環境逃避現實,善美體諒其心情,亦答應陪她到外國,重新開始。童瑤乘臨離港前,相約順品敘舊,被玉賢知道,大起疑心,誤會二人有染,其後得童瑤開解下,頓放下心頭大石。玉賢誕下麟兒,童瑤往探望,剛巧家偉在場,二人強作輕鬆。
  • 第40集(大結局)
        家偉為表示與順品言歸於好,決以高價收購合併其餅店,令順品大為感動。可寧重遇飛仔Tommy,提起當日陷害童瑤之事,Tommy以此事勒索可寧巨款,令可寧大為緊張。可寧再次收買Tommy,擄走童瑤后,逼她拍下裸照,令她名譽掃地,幸被順品撞見,為揭發可寧之卑鄙所為,設局引可寧露面,供出自己的罪行。家偉在場聽到一切,後悔非常,決與可寧分手。家偉因一直誤會童瑤,內疚非常,欲向她求諒,挽回二人間感情,怎料童瑤已對感情失去信心,逃避與家偉見面,並跟隨家人往外國定居。
1-10集 11-20集 21-30集 31-40集 查看全部劇情

3 成功路上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劉家偉郭晉安----
庄麗裳黃愷欣----
劉慶成關海山----
江可寧林其欣----
張順品林嘉華----
鍾文傑羅嘉良----
童瑤周海媚----
李玉賢何美婷----
劉淑珍南紅----
張紫珊劉小慧----
職員表

  
  •  導演: 梁材遠
  •  編劇: 賈偉南;陳惠妍

4 成功路上 -角色介紹

  童瑤(周海媚飾)
  角色背景及性格:朝勁衝天的社工,胸懷大志,立志為社會服務,為人講原則理想,充滿自信。

5 成功路上 -音樂原聲

  
曲目名稱作曲作詞演唱備註
成敗之間林子祥潘源良林子祥主題曲
矛盾林子祥潘源良林子祥插曲

6 成功路上 -精彩對白

無內容

7 成功路上 -幕後花絮

無內容

8 成功路上 -評價

無內容

9 成功路上 -獲獎記錄

無內容

10 成功路上 -製作

無內容

11 成功路上 -播出信息

  
播出平台播出日期播出時段接檔節目被接檔節目
香港無線電視翡翠台1990年02月19日-1990年04月13日周一至周五19:30愛情三角錯亞二一族
上一篇[月經頻發]    下一篇 [榆亞暗沙]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