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電影

成瀨巳喜男(Mikio Naruse)1905年8月20日-1967年7月2日 日本著名電影導演,與溝口健二、小津安二郎和黑澤明並稱日本影壇四大傳奇巨匠。 成瀨出生於東京一個貧困的刺繡工家庭,幼時喜好文學。由於家庭經濟拮据中途輟學,轉而就讀技術學校。15歲父親逝世,他進入松竹電影公司做道具管理員。1929年在著名導演五所平之助幫助下,成為松竹正式職員。翌年,指導處女作《武打夫婦》開始了37年的導演生涯。終其一生他拍出了87部電影。

1人物簡介

成瀨巳喜男(Mikio Naruse)1905年8月20日-1967年7月2日, 編劇、製片人,日本著名電影導演,與溝口健二、小津安二郎和黑澤明並稱日本影壇四大傳奇巨匠。成瀨出生於東京一個貧困的刺繡工家庭,幼時喜好文學。由於家庭經濟拮据中途輟學,轉而就讀技術學校。15歲父親逝世,他進入松竹電影公司做道具管理員。1929年在著名導演五所平之助幫助下,成為松竹正式職員。翌年,指導處女作《武打夫婦》開始了37年的導演生涯。終其一生他拍出了87部電影。

2人物生平

長久以來成瀨及其電影受到了業界極為不公的評論與指責和觀眾們的誤解,縱使成瀨可以躋身​於日本經典電影大師的殿堂,他也常常排於黑澤明、小津和溝口之後。有人形容他就像貝多芬的第四交響曲,夾在偉大的第三號與第五號之間,風采始終難以彰顯。成瀨的成就及地位是在不斷地重估與平反中持續上升的。他擅於刻畫女性角色的心理,執著於日本傳統家庭倫理,這些看似與溝口和小津相同,然而成瀨絕非是東施效顰​,事實上他有著自己獨特的態度與觀點。
三十年代
1930年至1934年間,成瀨統共在松竹蒲田製片廠執導了22部默片,形成了自己作品的主題,並進入了廣泛獲得日本觀眾和評論界共鳴的豐收期。然而無論他早期的成功,對比當時西方的標準,成瀨在松竹的薪酬極其微薄。在松竹工作期間,他謹小慎微低調地生活,寄宿於一間二樓公寓,租自一個事業無成的壽司店老闆。由於早年失去雙親,他一直與貧窮為伍,因此形成害羞內向的性格。拍片之外的大部分時間,成瀨地躲進一家廉價酒館的飲酒間里獨酌,在那裡他有機會觀察到芸芸眾生的生活百態,並得以將這些第一手的知識直接搬到影片中去。雖然其早期作品均為喜劇,其中也包括對階級差別和低下階層掙扎求生的嚴肅描繪。這些作品中最為出色的一部是笑中帶淚的《小人物,加油吧!》(1931),故事由成瀨自己寫成。說的是一個貧困的保險經紀對富貴前景的熱中與行動。付不起房租和買飛機玩具給兒子,兒子偏又遭逢車禍,他幾乎不能自制。結局是:他的兒子痊癒了,由於做成一宗生意,家庭的經濟狀況稍微有了好轉。
1933年,成瀨以兩部作品達到了默片電影的巔峰。這兩部傑作的主題貫穿了他此後的作品。享有盛名的電影雜誌《電影旬報》將這兩部傑作列為年度十大作品,與溝口和小津的作品並列。其中一部傑作《與君別》,成瀨自編自導,描繪的是藝妓的世界。為了撫養孩子,一個寡婦成為了藝妓,但隨著時間流逝,她的顧客棄她而去轉而尋找更年輕有姿色的女人。兒子鄙棄她的工作,而加入了流氓團伙。一個被老父為維持家庭生計而賣為藝妓的年輕女子,和她的兒子產生了愛情。年輕的女妓將他帶到了家鄉漁村,在那裡兩人互相表白了愛意,她勸他改過自新。為使妹妹不再和自己一樣跳入火坑,年輕的女妓到離開了他,到更遠的地方謀生以獲更高的收入。由於非凡的角色創造和場景安排,《與君別》顯示了成瀨融合詩意現實主義和女性主義情感的藝術天賦。由於早年艱辛生活的激勵,成瀨在其所有作品中,格外地注目於女性承受的由於歷史性的不公平帶來的痛苦。《與君別》中的年輕藝妓,是他全部作品中大量的獨立女性角色中的第一位,她公然不顧其父親的顏面,在結尾發誓,不管如何艱辛,絕不向命運低頭。Audie Bock在對成瀨的分析中,指出他通過簡單的動作塑造人物形象的能力。在《與君別》中,他的這種天賦表現在類似於這些場景里:男孩的母親,望著鏡子里自己頭上布滿的數不清的灰髮絲,發現容顏的老去,即使拔光它們也已沒有任何意義。在另一場景中,在那個拋棄她轉而尋找更年輕藝妓的男人面前,她和別人拼酒最終大醉,以此來表達自己對他的輕蔑之情。
成瀨1933年的另一部經典之作《夜夜作夢》,兩個主角分別由20年代起日本最受歡迎的女明星之一的千葉早智子和和齋藤達雄----在小津的電影中其喜劇性的表演家喻戶曉-----扮演。故事的創意源於成瀨,敘述在一個日本港口城市,一位被丈夫拋棄的年輕女子,想方設法撫養其子,在一家水手開的酒吧里做舞女。后丈夫回來,她的工作環境使他感到沮喪,自己卻又找不到工作。小孩為一輛汽車撞傷,父親絕望之下,搶了一家公司的保險箱。在警察的追趕下,他蹈海而亡。妻子得知噩運悲不自禁,但仍強忍痛苦鼓勵兒子面對不幸要堅強。在建立敘事的過程中,成瀨全面地挖掘了默片的創造性潛力。事實上每個鏡頭都突出地表現出其細微的藝術素質。成瀨有意識使用選擇聚焦以從中突出角色;使用快速蒙太奇和不同尋常的傾斜攝影機角度和獨一無二的攝影機運動,例如對角色經常從推進轉到特寫,以及以傾斜的推鏡橫掃酒吧內部以突出酒吧老闆。無論技術的表現如何,成瀨從未忽略故事中角色的視點。齋藤達雄和千葉早智子的表演令人難忘。齋藤的角色是一個懷揣夢想的失意者,以一種溫順和聽天由命的態度面對生活,事實上不是一個典型意義上的羅曼蒂克式的英雄。影片發展到最後,令人哀其不幸而怨其魯莽。
1934年,成瀨加入了草創時期的新P.C.L.公司,拍了他在新公司的首作,也是他的有聲片處女作《姐妹心》,本片改編自川端康成的作品,描述由於母親的專橫而成為犧牲品的三姐妹,被逼去做彈三味線的街頭藝人。成瀨在P.C.L.的第三部作品《卿如薔薇》(1935)大獲成功,被《電影旬報》評選為年度最佳電影,成為繼1928年衣笠貞之助的經典默片《十字路口》之後,第二部在紐約上映的日本電影。《卿如薔薇》是一出喜劇,講述一個辦公室女孩,試圖尋找拋棄了她和詩人母親的父親。她發現他在鄉下和情婦住在一起,於是竭力勸他回家並參加她的婚禮。她希望自己成為父母的調解人,但當父母在婚禮上再晤時,看得出來,他們過往的婚姻明顯是錯配。電影結尾,他重回情婦家中居住。在這部電影中,成瀨幽默地批評了傳統的婚姻觀和家庭觀。
1937年,成瀨與千葉早智子結婚,後者是《卿如薔薇》的女主角.兩人有一個小孩,不久離婚,成瀨回復單身漢的生活,獨自居住在中等的公寓里,常常留連酒吧。數年後他第二次結婚。成瀨繼續為P.C.L.(1937年後P.C.L.重組為東寶)執導影片,但非常不滿意於這個時期所拍的大部分影片,認為它們主要是作為商業任務分派到自己頭上而拍出來的。但也有例外,《家庭工作》(1939)具有清晰的自傳性色彩。它講述一個大家庭的成員,無論老幼,迫於經濟壓力,必須全部出去工作。如同成瀨自己的經歷,老大被迫放棄繼續上學的夢想而找一份工作謀生。
六十年代
成瀨在60年代繼續拍攝電影,他最後一部電影為《亂雲》,1967年發行放映,享有盛譽,講述一個年輕的寡婦迫於環境的影響,而不得不遷到北海道,在親戚家經營的小酒館做女僕的故事。成瀨死於1969年7月2日,享年63歲。在37年的導演生涯中,他拍出了87部電影。終其一生,在他的大部分電影中維持著一致的個人化的影像風格。然而,早在拍片的初期階段,他就修正了他的電影路向。饒是如此,早期的大多數默片中,他還是較大範圍地試驗了各種電影新技術;在有聲電影階段,他選擇了更為柔和的視覺風格。他限制攝影機的移動,避免不尋常的攝影角度和快速蒙太奇,僅注目於演員的面部表情和姿態。他對外景拍攝的厭惡,使得他更集中於在攝影棚中以生活化的方式表演的室內劇。曾在他許多電影中有過出色演出的高峰秀子說,拍攝前,他會和她過一遍劇本,如果眼神或姿勢足以有效地傳達雙方的情緒,就不用對話。結果,在拍攝過程中,導演和她之間幾乎無需說話。

3風格與意義

位於岡山縣岡山市萬成町的成瀨巳喜男墓地死前那幾年,成瀨的聲譽隨著他的作品回顧展的舉辦而提高,許多人認為他是世界電影中的一位巨匠。但和其他偉大的藝術家相比,成瀨的聲譽受到其過分單純化和簡化的風格的影響。經常地,他的哲學常被說成是最缺少變化地沉悶,由悲觀主義走向絕望的虛無主義。這樣的結論毋寧說是籠統空泛和誤導的。無論如何,成瀨成功地執導了許多喜劇,他的大多數成功的生動作品中融合了幽默,溫和和迷人的場景。就由於面對不公平的社會秩序而對人類的局限性不留情面這點上,成瀨的觀點是悲觀的和懷疑論的,卻並沒有流於玩世不恭的犬儒主義。對於他電影中的所有不快樂的家庭,他不斷地給他的主角們以不斷的愛和仁慈的激發,為角色賦予天生具有尊嚴和高貴的稟性。他從來對政治和順效解決之道不感興趣;他在的電影中作出的社會批評,其尖銳之處超越對任何特定意識形態的依附。例如,他對男權社會壓抑女性發出的質問就可放諸四海而皆準,非獨他那個時代的日本為然。成瀨的女主角在生活中屢戰屢敗,卻挑釁性地拒絕認輸——她們發誓繼續戰鬥——使得他的電影對人類的精神持善意的肯定。成瀨對他的角色與命運的角力寄予了深厚廣大的同情;他通過詩意和普適性的藝術的創造,適足構成他的偉大。

4瑣聞

成瀨巳喜男在日本電影史中的地位相當尷尬,唯一值得慶幸和安慰的是生前得有小津安二郎的惺惺相惜。小津的那句廣為人知的話是:「我拍不出的電影只有溝口健二的《祗園姐妹》和成瀨巳喜男的《浮雲》」。但小津是真心實意的欣賞,並非客套,他是真懂得欣賞成瀨和溝口的好,經常還引成瀨為同道,私交也不錯。
假如沒有小津的這句話,想來當時沒有多少人會注意到成瀨。終其一生,成瀨巳喜男鬱鬱寡歡,溝口健二的電影在西方早被激賞;小津的電影雖然稍晚才為西人賞識,但在國內地位超然的;成瀨電影則在國內也少有人賞識,所賞識者也廖廖只《浮雲》幾部而已。少年時起不得志的經歷,使他變得沉默乖僻,孤獨以終老。一生心事,從不對人言,惟有化成影像。
說成瀨巳喜男是與小津安二郎和溝口健二齊名的大師,談小津和溝口的電影專書有很多,談成瀨的卻付闕如,甚或最普通的談日本電影的書可以對他視而不見,電影評論家佐藤忠男和岩崎昶對待成瀨的態度最有代表性也耐人尋味。佐藤忠男雖然沒有專書寫成瀨,卻在《日本電影的巨匠們》有成瀨專篇,其中關於成瀨晚年的描述令人傷感。直到多年以後,蓮實重彥重評成瀨才寫有專書,才將被人遺忘的成瀨扶上神台。

5導演作品

編劇
情迷意亂 Yearning (1964)
夜的潮流 Yoru no nagare (1960) .....story
杏子 Anzukko (1958)
憤怒之街 Ikari no machi (1950)
白色野獸 Shiroi yajuu (1950)
不良少女 Furyo shojo (1949)
春天的呼喚 Haru no mezame (1947)
你我都有份 Ore mo omae mo (1946)
幸福生活 Tanoshiki kana jinsei (1944)
售票員秀子 Hideko no shasho-san (1941)
雲遊藝人 / 旅役者 / 旅行藝人 Tabi yakusha (1940) .....screenplay
工作的一家 Hataraku ikka (1939)
真摯 Magokoro (1939)
鶴八鶴次郎 Tsuruhachi Tsurujiro (1938) .....(adaptation)
雪崩 Nadare (1937)
女人的哀愁 Nyonin aishu (1937)
與君同行路 Kimi to yuku michi (1936)
清晨的三線街 / 早晨的樹林小路 Asa no namikimichi (1936)
桃中軒雲右衛門 Tochuken Kumoemon (1936)
謠言中的女孩 Uwasa no musume (1935) .....screenplay
淺草三姐妹 Otome-gokoro - Sannin-shimai (1935) .....(adaptation)
願妻如薔薇 Tsuma yo bara no yo ni (1935)
與君別 Kimi to wakarete (1933) .....screenplay
夜夜入夢 Yogoto no yume (1933) .....(story)
小職員努力吧 Koshiben gambare (1931) .....screenplay
無恥新婚者的記錄 Oshikiri shinkonki (1930) .....story

製作人

情迷意亂 / 失衡 / 懷念 Yearning (1964)
放浪記 Hourou-ki (1962) .....producer
秋來臨 Aki tachinu (1960) .....producer
夜的潮流 Yoru no nagare (1960) .....producer
吻 Kuchizuke (1955) .....producer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