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中醫

成無己(約1063~1156),宋金時期山東聊攝(今山東省聊城市茌平縣)人,約生於北宋嘉祐治平年間,后聊攝為金所佔,遂成金人。金代醫學家。撰《註解傷寒論》、《傷寒明理論》。

1生平

成無己出生於世醫家庭,自幼攻讀醫學,卒年高齡九十三歲,對《內經》、《難經》、《傷寒論》等古代經典皆有研究,尤其是對於《傷寒論》最為推崇,是最早註釋《傷寒論》的醫學家,也是傷寒學派的主要代表醫家之一。

2對前人醫學的繼承和發展

東漢醫學家張仲景(醫聖)的《傷寒論》,可謂醫方之祖,但內容深奧,缺乏理論闡述,未得廣泛傳播。在成氏以前,研究《傷寒論》者雖已有孫思邈,在其同時代亦有朱肱、龐安時等人,但他們均未對《傷寒論》原文進行註解。成無己博及精研,深造自得,引《內經》、《難經》以闡發仲景諸說,於辨析表裡虛實亦有獨到之處,對後世傷寒說的發展有很大的影響。因其之每引《內》、《難》等理論以發明仲景之說,分析其病機、治則、方劑等,不僅使內、難、傷寒一脈相承,融會貫通,具有探本尋源,互相滲透之妙,同時還起到了經論結合,以論證經的效果。使傷寒理明,內、難有實由於前無他人可鑒,難度很大,致使其書著成時成氏已至八十高齡,前後長達四十餘年。也正由於成氏註解《傷寒論》的古奧原文,致使這部有很大實用價值的著作才得以廣泛流傳,被醫家所理解與重視,使研究者越來越多,促進了傷寒學派的發展。 成無己對張仲景的辯證與方義有所闡發,形成了系統的中醫理論體系。他在中國醫學發展史上佔有重要歷史地位。

3著作

《註解傷寒論》
《註解傷寒論》從理論上闡述了各種癥候的病機、病變及處方用藥,闡明了辯證論治的精神實質,揭示了《傷寒論》的隱奧,使其增強了理論色彩。成無已在《註解傷寒論》一書中,運用《內》、《難》之學的理論為指導,來分析其病機、治則、方劑等,使《內經》、《難經》與《傷寒論》之間一脈相承,完全符合仲景著書的原意,成為後世醫家研究《傷寒論》的主要注本之一。
《傷寒明理藥方論》
《傷寒明理藥方論》選常用20方,每方包括方義、方制、藥理、加減及注意事項等。本書在制方分類上頗有建樹。他不僅在前人的基礎上,明確提出了「十劑」的概念,而且宗《內經》、《本草》諸說,提出了「七方」之名, 稱「制方之用,大、小、緩、急、奇、偶、復七方是也。是以制方之體,欲成七方之用者,必本於氣味生成,而制方成焉」,又認為「惟仲景方一部,最為眾方之祖」,而其「處方之制,無逾是也」。《傷寒明理藥方論》是歷史上首次依據君臣佐使剖析組方原理的專著,雖只分析了《傷寒論》中的20首方劑,但卻開了後世方論之先河,把方劑學理論推到了一個新階段,具有巨大意義。

示例

例如,對《傷寒論》「太陽病,發汗,遂漏不止,其人惡風,小便難,四肢微急,難以屈伸者,桂枝加附子湯主之」一條,成氏解釋說:「太陽病,因發汗,遂汗漏不止而惡風者,為陽氣不足,因發汗,陽氣益虛,而皮膚不固也。《內經》曰: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氣化則能出矣。小便難者,汗出亡津液,陽氣虛弱,不能施化。四肢者,諸陽之本也。四肢微急,難以屈伸者,亡陽而津脫也。《針經》曰:液脫者,骨屬屈伸不利。與桂枝加附子湯,以溫經復陽。」這裡,成氏引證之兩段《內經》原文,第一段是指《素問·靈蘭秘典論》,第二段的《針經》即《靈樞》,又稱《九卷》,出自《靈樞·決氣篇》。
又如,成氏解釋仲景之方,也以《內經》、《難經》的理論來說明。如其解釋桂枝湯時說「《內經》曰:辛甘發散為陽,桂枝湯辛甘之劑也。」註解四逆湯時云:「《內經》曰:寒淫於內,治以甘熱。又曰:寒淫所勝,平以辛熱,甘草姜附相合,為甘辛大熱之劑,乃可發散陰陽之氣。」這裡,成氏以《素問》中的《生氣通天論》、《至真要大論》二篇關於四氣、五味、陰陽之理來解釋仲景組方之義,簡潔明了。尤其在解釋小青龍湯時,成氏說:「寒邪在表,非甘辛不能散之,麻黃、桂枝、甘草之辛甘,以發散表邪。水停心下而不行,則腎氣燥,《內經》曰:腎苦燥,急食辛以潤之。乾薑、細辛、半夏之辛,以行水氣而潤腎。咳逆而喘,則肺氣逆,《內經》曰:肺欲收,急食酸以收之。芍藥、五味子之酸,以收逆氣而安肺。」這裡,成氏運用《素問·臟氣法時論》的經文,以說明小青龍湯散外寒化內飲的機理。

4豐富的經驗

成氏臨證經驗豐富,對臨床癥狀鑒別診斷頗具經驗。如其論述發熱證,云:「發熱者,謂怫怫然發於皮膚之間,熇熇然散而成熱者是也。與潮熱寒熱若同而異,與煩躁相類而非,煩躁者在內者也。潮熱之熱,有時而熱,不失其時。寒熱之熱,寒已而熱,相繼而發。至於發熱,則無時而發也。」成氏提出發熱當與潮熱、寒熱、煩躁之間的鑒別。他說,「有謂翕翕發熱者,此則輕重不同,表裡之區別爾。所謂翕翕發熱者,謂合羽所覆,明其熱在外也,故與桂枝湯發汗以散之。所謂蒸蒸發熱者,謂若熏蒸之蒸,明其熱在內也,故與調胃承氣湯攻下以滌之。其發熱屬表者,既風寒客於皮膚,陽氣怫鬱所致也。其發熱屬里者,即陽氣下陷入陰所致也。觀其熱所從來,而汗下之證明其辨焉。」成氏又從表裡兩方面既分辨其不同的臨床表現,又解釋其所以產生的不同病機,並提出治療表裡不同發熱的方法。
此外,成氏論戰慄,分戰與栗加以區分,其發生有內外之別。其論四逆,將四逆與手足厥冷相區別。其論煩躁,區分煩與躁的不同,並指出二者有陰與陽之別,並提出引起之因,有在表在里因火因陽虛因陰盛的不同,等等。無一不是在研究《傷寒論》原文基礎上,結合個人臨床經驗,認真總結而成。嚴器之評價其貢獻說「義皆前人未經道者,指在定體分形析證,若同而異者明之,似是而非者辨之,釋戰慄有內外之診,論煩躁有陰陽之別,譫語、鄭聲,令虛實之灼知,四逆與厥,使深淺之類明,始於發熱,終於勞復,凡五十篇,目之曰明理論,所謂真得長沙公之旨趣也。」這一認識是客觀的。

5結論

成無已醫學造詣極深,又有豐富的臨床經驗,是第—個全面註解《傷寒論》的醫家,同時又結合臨床應用,明辨傷寒常見癥狀之理,以便於臨床診斷之用。在祖國醫學的傷寒學研究史上,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對後世傷寒學派諸家產生很大影響。
上一篇[子芩丸]    下一篇 [少陽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