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我不是飛羽雛

標籤: 暫無標籤

1 我不是飛羽雛 -簡介

  創作時間:2011年9月17日

  文章地址:淘米功夫派吧精品區

  作者:淘米功夫派吧 冰雪A靈靈

  類型:靈獸文 【純潔的友情和理想的高標】

作者簡介

  作者:冰雪A靈靈

  性別:女 處女座 北京

  年齡:12歲

  貼吧職務:月色雪光吧吧主 劉安昱吧小吧主 蟲鬥士吧小吧主

2 我不是飛羽雛 -文章目錄

  第一章 出生 戰鬥

  第二章 奇怪的靈獸

  第三章 離家出走

  第四章 轉變

  第五章 初現神力

  第六章 原形畢露

  第七章 青龍的召喚

  第八章 偷出聖山

  第九章 神獸之戰

  第十章 訣別(大結局)

3 我不是飛羽雛 -文章內容

第一章 出生 戰鬥

  「啊!太棒了!原來是飛羽稚!這可是超級稀有又厲害的靈獸呢!」隨著這聲驚喜的喊叫,我慢慢睜開了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隻兔子,身上穿著一套橙色的鎧甲(後來我才知道這叫劍耀套裝,超厲害得說。)。「唔。。。這是哪裡?你是誰?」我迷迷糊糊地問。這隻兔子依然用興奮的語氣說:「這裡是靈獸石洞,我叫靈月。以後我就是你的主人了!」主人?我還不明白「主人」這個詞是什麼意思。「以後你要聽從我的指揮哦!我叫你炫舞,好嗎?」原來主人就是這個意思!我點了點頭。跟著靈月走了。

  很快,我就習慣了稱呼靈月為主人,並知道自己是怎麼躺在靈獸石洞里了:原來是主人在陸半仙那裡開一個叫鳳凰禮包的東西得到了我的孵化道具羽毛。在靈獸石洞里孵化成了我----幼年期飛羽稚。聽主人說我可是非常厲害的!我一定要給主人爭光!吃過主人餵給我的靈晶后,我跟著她來到了一個叫「勇士營寨」的恐怖地方,這裡有很多可怕的怪物。但主人似乎習以為常似的,拿著一對匕首就與三五隻怪物扭打起來。我也毫不懼怕,朝著一隻怪物就沖了上去。

  弱小的我怎麼會是怪物的對手呢?就在我衝上去用軟軟的喙猛啄一隻海牛型怪物時。那怪物瞧瞧被啄落的幾根毛,輕蔑地看了我一眼,舉起手中的長矛,一下子就把我打出兩米遠。我趴在地上看著怪物死亡的陰影一點點靠近我。難道我就這樣死了嗎?不要啊!我還沒見過世面----我才剛剛出生啊!我才不要死在這裡呢!可無論我怎麼想,怪物還是一點點靠近了我。我閉上眼睛,絕望地等待著死亡的到來。

  「不許你傷害我的炫舞!」突然,主人的聲音響起,接著是怪物痛苦的哀號。我睜開眼睛,看到主人的一隻匕首深深地插入怪物的身體,怪物已經死了。主人微笑地看著我,我感覺自己經歷了一次重生。突然主人的表情急速變化---由微笑轉變為痛苦。原來,一隻章魚型的怪物趁著主人背過身去刺殺海牛,向主人發射了一枚音鏢彈。主人沒躲開,攻擊直直地砸在主人防禦最弱的腰部上,血立刻涌了出來。主人忍住痛,飛快地從懷裡掏出兩顆綠色藥丸,一丸自己吞了下去,一丸扔給我。吞下藥丸后,主人的傷口立刻停止了流血,她舒了口氣,又恢復冷冰冰的表情,繼續搏殺怪物。我也將藥丸吃了下去。頓時,我感覺有一股溫暖的能量從嘴裡滑入肚裡,接著修復我之前所受的傷。疼痛感頓時煙消雲散了。我也不要命地沖了上去。

  終於,小嘍羅們全部死亡。我也從一級升到了九級(現實中升級當然比遊戲難啦)。主人刨開最高級的小怪的

  肚子,居然發現了一顆亮晶晶的珠子。主人在手中掂了掂,笑著說:「發啦發啦,這珠子可值錢啦!這次可讓閃翼(見第三章)那傢伙看看誰更有錢!看著主人的笑容,我也好開心呢!儘管我不知道那個閃翼是誰。

  這就是我出生后第一次戰鬥

第二章 奇怪的靈獸

  隨著我等級的增加,我進化到了第二階段。可奇怪的是,我沒有像其他飛羽雉那樣長出一對綠色的毛茸茸的翅膀,而是長出了一對紅色的而羽毛稀少的翅膀。我也沒有其他飛羽雉那樣可愛的造型,我只有醜陋:羽毛稀少而亂糟糟,黑藍色的尾巴有氣無力地拖在地上。唉,我自己照鏡子都覺得醜陋,更不要說別人了。我走到哪裡,都在那些可愛或者帥氣的靈獸面前抬不起頭,我覺得我彷彿像只醜小鴨在穿過天鵝群。只要有靈獸看到我,都會不客氣地嘲笑我,就連那些一級的靈獸也笑我丑。那些俠士們見了我,也都是皺皺眉頭趕緊走開。只有靈月--我最最親愛的主人陪著我.我在打怪時也各位努力,不給主人丟臉。主人在怪物那裡得到的寶物越來越多,經常笑嘻嘻地看著我,這也是我最快樂的時光。

  但即使這樣,主人也還是在努力破除我不像飛羽雉的謎:我不僅長相不像飛羽雉,而且技能也大不一樣:飛羽雉的第一個技能是攻擊性技能「旋風」。而我第一個技能不能攻擊。第一次用出技能時,我身上的傷居然癒合了!!看來我的技能效果是治癒自己的傷。這個倒不錯:可以節省主人用藥的數量。可是,正是因為這樣,我的品種才更讓人懷疑,甚至在靈獸小屋時,以前的朋友們都不像那麼和善,而都是懷疑和譏諷。

  「喝。難看的變種飛羽雉又回來了!」這是蓋天在說話,蓋天是一隻成熟期的千年白玉狐,也是我們靈獸小屋最好看的靈獸,它最大的樂趣就是嘲笑我。

  我低著頭,不說話。

  「真是的,主人怎麼會養了你這麼個廢物---外表不好看,攻擊力差,唯一的技能竟然還不時攻擊性的!真是太給主人丟臉了~!」這是喵苑在說話,它是一隻超靈期的通靈貓,也是我們靈獸中等級最高的一隻,它十分優雅,我非常羨慕他。

  「就是啊」

  「這麼丑,哪裡配得上主人?」

  「浪費主人的時間。」

  「什麼飛羽雉,就是一隻烏鴉而已。」

  。。。

  靈獸們的符合聲一個個響起。我的眼淚再次掉了下來:為什麼?為什麼我這麼沒用?難道像它們說的一樣,我真的是只變種嗎?唉~~

  也許靈獸們說得對,我真的是只沒用的靈獸吧。不行!我自己沒用,也不能讓主人跟著我一起受罪。我突然決定:離家出走!永遠離開主人!這樣就不會拖累她了!

  主意已定!立即行動!當晚,主人和靈獸都睡熟后。我悄悄地起來,走出了主人家的大門。。。

  LZ的話:呵呵!你們應該知道這隻「變種的飛羽雉」是什麼靈獸了吧!說不知道的說明你沒玩過功夫派!

第三章 離家出走

  我慢慢地在路上走著,走著。不知該往哪裡去---最最親愛的主人家不能回去了。而我這麼丑,估計沒人肯收留我。就算收留我,我也會給新主人丟臉。唉~為什麼我這麼丑,這麼沒用呢?沒辦法,沒處去,只能自己搭家。我叼起一個個小樹枝,艱難地飛上一棵樹,一點點地搭著。我似乎在這方面很有天賦,不一會就搭好了一個小小的窩。我自嘲地笑笑:沒想到我作為一隻靈獸,竟然學普通鳥兒搭窩!誰叫我這麼沒用呢~我邁進剛建成的「新家」,躺在裡面,想著主人,枕著夜色,漸漸地進入了夢鄉。

  不得不說,我的窩選地還是選對了。這裡離主人家很遠,而且很荒涼,很少有人來這裡。而且這裡正好有一個水池,我渴了就喝這裡的水,餓了就吃一些野果。雖然味道跟靈晶沒法比,但填報肚子還是不成問題的。我有時無聊,會在幾個怪獸據點轉轉但我從不進去---別說我這樣沒用的了,就算是27級(我現在27級)的靈獸---霸王虎也只能在一氣學院打打木頭人什麼的,獨自打野怪想也別想!我只要一靜下來,就會馬上想起主人,甚至感覺主人正在焦急地找我。但我不會走,如果回主人家,會依然給主人丟臉的!每次想起回家的衝動時,我就會用這句話勸自己。

  一晃一周過去了,我離家出走已經有7天,主人仍沒找到我,看來是不會再來找我了。我慢慢地走著。不知不覺間來到一個熟悉的地方---勇士營寨,我第一次戰鬥的地方。可是,那只是回憶罷了。我不知為什麼想在這裡多呆一會,反正就是想多留一會兒,似乎一股神秘的力量在牽拉著我,不讓我走。

  這時,我突然看見兩個身影走過來,我趕忙躲到一塊石頭後面,這樣他們就不會看到我了。隨著兩個身影漸漸臨近,我的心顫抖了:那兩個身影中的一個竟是我最親愛的主人!她美麗的臉龐顯得那樣憔悴,原本有力的身軀變得軟綿綿的,那雙曾炯炯有神的眼睛寫滿了悲傷與落寞,頭髮似乎很久沒梳過了,亂糟糟的。這還是我的主人嗎?我突然很內疚:是我將主人變成了這樣。

  「哎呀,靈月,還在為那隻變種飛羽雛的事鬧心啊?」走在主人旁邊的猴子說道「算了吧,那隻靈獸一點用處也沒有,留著它純屬浪費時間和精力,忘掉它吧。」我的心又一陣絞痛:居然連主人的朋友也說我沒用!剛剛萌生的一點回主人身邊去的念頭又被澆了一盆冷水,我拿定主意不回去了。但不知為什麼,我不想走,就想這麼看著主人。

  主人抬起那張蒼白的臉,望著說話的猴子,喃喃地說:「不,閃翼,炫舞永遠永遠是我最最親愛的靈獸,就算它什麼也不會!我領養了它,就要照顧它一輩子!我要年年找,月月找,天天找。直到和炫舞團聚!」我的鼻子一陣發酸,眼淚不爭氣地掉了下來:主人還這麼疼我!我有一種衝上去摟住主人的衝動,但那個冰冷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如果你去找主人,會依然給主人丟臉的!我剋制住了自己,沒有動。

  叫閃翼的猴子聳聳肩,說:「那隨你便了,不過既然今天來打怪,就放鬆放鬆唄。」主人點了點頭,跟隨閃翼進了勇士營寨。我彷彿被一隻無形的手推著,也進去了。

  也許是因為心情的原因,主人的戰鬥技巧大不如從前了:原來被怪物理攻擊一下,只要揉揉受傷的地方,頂多半分鐘就能繼續搏殺。可現在一旦被擊中,就會用一種極度痛苦的神情跌倒在地,10分鐘左右才能緩過來;以前,怪物一走進主人兩米內,主人馬上就會發覺。可現在,怪物都走到離主人不到半米的地方了,主人還茫然無措。唉~是我害慘了主人啊。

  我緊張地觀看著。不好!有一隻垂死的水母型怪物拼盡全身力量向主人發射了一枚超級音鏢彈!這要是打在主人身上,不得骨折也得血如泉涌。音鏢彈距主人只有十米了!主人茫然無知。九米了!七米了!四米了!在音鏢彈距主人只有一米時,我彷彿被一隻大手推了一把,從藏身的石頭後面連飛帶跑地出來,以最快速度擋在主人身後。

  「嘭---」音鏢彈重重撞在我身上,劇痛頓時蔓延全身。「啊---」我忍不住尖叫了一聲。主人回過頭,看到鮮血淋漓的我,愣了。

  沒錯,她就是愣了。她獃獃地看著我,我也獃獃地看著她。腦子裡一片空白,我不知我為什麼要這樣做,反正我就是要這樣做。她看著我,連怪也忘了打,幸好有那個叫閃翼的猴子幫她打著怪,抵擋著攻擊。我們就這樣對視著,對視著。。。

  足足五分鐘后,她才回過神來,一下抱住了我,眼淚霎時噴涌而出,哽咽著說:「炫。。。炫舞,你,你到哪裡去了?急,急死我了,嗚嗚嗚。」她抱著我就那樣哭。我被嚇呆了:在我心中,主人一向是強大和堅毅的象徵,沒想到,她也會哭,而且還哭得這麼凶。

  」主人,對,對不起。我讓你擔心了。。。」我內疚地用翅膀幫主人拂眼淚。「不,炫舞,都是我不好、。以後,我不會讓你受到傷害了!」主人擦掉眼淚,將我放到了安全地帶。發了瘋似的搏殺怪物。她的攻擊力在這時突然提高了2,3倍,她亂舞著頭髮,使勁揮舞匕首。怪物和閃翼都愣了,直到最後一隻怪物的哀號聲響起,他才回過神。媽呀!全場一隻怪物都不剩了!「靈,靈月。你這是。。。」他結結巴巴地說。主人沒有說話,抱起我,向出口走去。我清晰的看見,她那雙清澈的眼睛里,又一次流下了淚水。。。

第四章 轉變

  慢慢地,我的生活回歸正規:和主人一起打怪,升級,撿寶物賣給路半仙。。。我也進化到了第三階段。自從進化后,我的生活來了個大轉彎:我變漂亮了!這真是個意外的驚喜!我的脖子現在那麼的修長:翅膀再不像半個月前那樣破破爛爛,鬆鬆垮垮的,而是長出了帥氣而又美麗的藍色飛羽;最重要的是,我的尾巴不像以前那樣有氣無力,居然長出了三根孔雀般的羽毛!真是漂亮。現在我走在街上,俠士們都會用羨慕的眼光看看我,再看看主人。那些靈獸更是用羨慕嫉妒恨的眼光盯視著我,彷彿恨不得把我全身的美麗的羽毛全拔下來粘在自己才罷休。靈獸小屋的朋友們也對我徹底改變了態度。每個人都對我和和氣氣的,拿到好吃的一定要跟我分享。嘻嘻,這種感覺真是不錯!

  最重要的是,我終於學會了一個攻擊招數;鳳翅天翔。第一次使用這個招數是在我和主人被逼進絕路的時候,我突然腦中靈光一現,身體不由自主地開始凝聚空氣中的火元素,在嘴前凝聚成一個小小的能量火球,撲地發射出去,火球瞬間擴大十倍,分散成無數個火球,像怪物們打去。怪物們大概是沒有見過這種攻擊,個個愣在了原地。當火球打在他們身上時,他們身上一平方分米的地方會立刻燃起熊熊火焰,把它們的皮肉和毛燒焦。在他們痛苦的呻吟中,我和主人趁機向它們發起絕地大反撲,一會兒怪物們就一個不剩了!這天晚上,主人慷慨地賞了我一塊超級靈晶,對於我們靈獸來說,這可是頂級美食啊!我嚼得嘎嘣嘎嘣脆,把喵宛他們可是嫉妒地不得了啊!嘻嘻。

  這天,主人出去了一趟,回來時臉色分為凝重,說:「剛才我去武聖師傅那裡,師父說勇士營寨的頭兒---荊棘之殼出現了,它復活了一半的魔獸,正在危害附近的百姓。眾靈獸聽令!這次,不顧一切阻止荊棘之殼繼續行兇!」「是!主人!」我們異口同聲地回答。

  主人帶著我們來到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勇士營寨。閃翼和一隻胖胖的熊貓也帶著自己所有的靈獸來了,他們的臉色和主人相同,也是十分凝重。「閃翼,靈月,咱們走吧。這次還是我帶著我的機甲獸和其他靈獸吸引敵方注意力,你們倆主攻!」熊貓說。「那好,聖達,這次還是要麻煩你了。我們進去吧。」閃翼說完,就和主人,聖達和我們11隻靈獸,進入了勇士營寨。。。

  這集不太好看,但是我也費了很多心血的。以後的絕對精彩!戰鬥,神獸應有盡有!不要忘了頂我啊!對了以後大家稱我為靈靈就可以了!謝謝大家支持!

第五章 初現神力

  進入了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勇士營寨。立刻,一大群怪物涌了上來。這次,怪物似乎傾巢而出,而不是像從前那樣分佈在各個山洞中。有點奇怪啊。。。

  「炫舞!快來幫忙!」主人的聲音突然響起,我從思考狀驚醒過來,用力打了自己一個嘴巴:在這種緊張的時刻怎麼能走神呢?我閃過襲擊我的水母型怪物發出的音鏢彈,以最快速度飛到主人身邊。同時,在空中凝聚火元素。「鳳翅天翔!」我大吼一聲,嘴一張,吐出一個直徑為15厘米的火球。霎那間,火球分散成無數的小火球,打在怪物身上,頓時,火焰吞噬了這隻全身都是毛的怪物。「嗷---」怪物發出一聲凄厲的大喊,纏住主人的長矛「噹啷」一聲掉在地上,主人趁機將鋒利的匕首刺進了怪物的胸膛。怪物發出最後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便斷了氣,化成了一道黑煙,消失了。

  半個鐘頭后,所有嘍啰全被消滅,我也升到了39級。看著空蕩蕩的戰場,再次產生一股熟悉的驕傲感,不知不覺鬆懈下來。「這些怪物沒什麼難對付的嘛。」閃翼說完,扛起他那隻金光閃閃的襟翼棍,正準備走,聖達叫住了他:「閃翼,不能鬆懈!師傅說了,這些怪物都是勇士營寨的頭兒---荊棘之殼復活的,而我們現在連荊棘之殼的影子都沒見到,就不能大意啊。」閃翼聽了一下子醒悟,向前走的步伐猛然剎住,拍著腦袋說:「看我這腦子,竟然把這事忘了,聖達,多。。。」閃翼沒說完,主人突然飛速向前,捂住閃翼的嘴。「噓---,聽!」我聽了趕緊豎直耳朵,仔細聽。果然,從岩石中傳來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叫聲「咕咕咕--嘎斯。」閃翼拍掉主人的手說:「我聽見了!這岩石中還有蹊蹺!靈月,聖達,帶上你們的靈獸,和我一起用能量把這岩石轟開!」主人和聖達點點頭,將各自的靈獸召來,其中當然少不了我。「準備!我數一二三就一起發動攻擊!」聽了閃翼的話,我們靈獸和俠士都開始聚氣。。。

  「1!2!3!發射!靈光劍影!」閃翼一邊說著,一邊揮舞襟翼棍劃出一道月牙形的藍色能量,向岩石轟去。

  「流光絕影!」

  「冰霜亂舞!」

  「流光溢彩!」

  「超靈風行!」

  「鳳翅天翔!」

  。。。

  大家紛紛使出各自的絕招向岩石轟去,所有的能量匯為一束彩色的光芒,準確地命中在岩石上。「轟轟轟轟轟---」巨大的爆炸聲使我們不得不捂上耳朵。當煙塵散后,我們慢慢地睜開眼睛,眼前的情境讓我們不由得大吃一驚:裡面是一個又高又深的隱秘洞穴,洞壁上詭異的綠色火焰緩緩跳動著,維持著僅有的一絲明亮;成群的怪物呈人字形排著,這些怪物的眼中多了一絲詭異的綠色;而正中央有一個由說不清是木頭還是石頭雕成的黑色王座;王座上坐著一個手拿權杖的甲魚型怪物,它的身體十分龐大,頂得上兩隻長槍海牛!兩隻綠色的眼睛散發著淡淡的邪惡氣息。它看著我們「龐大」的隊伍,似乎沒料到我們能找到它。而我們也被突如其來的變化弄懵了。半分鐘后,低沉的聲音響起:「沒想到啊!你們這些卑微的俠士居然能找到我!哼哼,既然來了,我就叫你們有來無回!小的們!上!」說完它權杖向我們一指,怪物們眼中的綠光突然大盛,呲牙咧嘴地朝我們撲過來。這些怪物的攻擊力比在洞外碰見的要強得多。不過數量很少,只有不到40隻。五分鐘后,隨著最後一隻海牛型怪物在哀號中倒地,怪物們全部覆沒。

  荊棘之殼眼中綠芒一閃,從王座上跳下來,瞪視著我們。淡淡地說:「看來大王讓我消滅的就是你們這幫小屁孩和無知的靈獸。哼哼,小子丫頭,讓本大爺親自會會你們!」說完,他「嗷---」地長吼一聲,全身發出的邪氣大增,眼中的淡綠色一下變為深綠。背上「嗤-」地伸出三隻鋒利的角。權杖一晃,向我們奔過來。

  我們沒想到荊棘之殼這麼笨重的身體能有這麼快的速度!我們趕緊閃開。可是。。。聖達慢了半拍,和他最心愛的流光鹿一起被撞飛。頓時,聖達鮮血狂噴。「去死吧!」荊棘之殼趁著我們沒反應過來,權杖發出冷冽的綠色邪光,向聖達和流光鹿轟去。

  「轟---」邪光命中了聖達,他「啊---」地慘叫一聲,重重撞在岩石上,昏死過去。流光鹿身上也是傷痕纍纍,掙扎了幾下,也不動了。

  「聖達!」

  「主人!」

  靈獸和俠士的聲音同時響起。這時,閃翼的雙目噴出熊熊火焰,瞪視著荊棘之殼。大喊:「竟敢傷害我最好的朋友聖達!荊棘之殼!我要把你碎屍萬段!」說完,他舉起被怒火擦亮的襟翼棍,站在原地聚氣,準備發出最強的絕招---夜戰八方。

  「哼,不自量力。想消滅我?先摸摸你的腦袋還在不在脖子上!」荊棘之殼冷笑一聲,權杖綠光大盛,發出一陣陣寒冷的氣息。

  「好冷,冷。。。」我突然感覺身體似乎被寒冰包圍,寒冷刺骨。忍不住打了三個噴嚏。幸好我是火屬性的靈獸,趕快聚集火元素,這才緩解了一些。

  主人它們就沒那麼幸運了,只見一層薄薄的綠色冰從腳底開始凝結。主人還可以運起內力化掉一些冰。而靈獸們就不行了,頓時,除了提醒最大的喵宛和我,其他靈獸都被凍在了綠色冰塊里。這時,閃翼的夜戰八方聚氣完成,他大吼一聲:「荊棘之殼!接我一招!夜戰八方!!!」一股海藍色的能量從襟翼棍中噴涌而出,直逼荊棘之殼。而荊棘之殼似乎一點也不緊張似的,低低地念了一句我聽不清的咒語,權杖前指,一股滔天的邪氣隨著深綠色的邪光爆發了。「咚-嘭-轟轟轟---」藍色和綠色的能量碰在一起,我們都緊張地看著。我發現,閃翼緊皺眉頭,汗水不斷地滴落下來。而荊棘之殼似乎一點事兒也沒有的樣子。果然,藍色的能量越來越暗淡,終於「噗」地一聲消失了;而綠色能量似乎才耗盡三成能量,突破藍色能量的防護,「轟--」地一聲打在閃翼身上,閃翼噴出一汪鮮血,身上的靈犀套裝出現一個很大的裂縫,也湧出很多血。閃翼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同時,在閃翼為中心的三十米範圍內的靈獸也被餘震力震得噴出血,一起昏迷。

  「聖達!閃翼!」主人大喊著,試圖喚醒昏迷不醒的聖達和閃翼,這當然是徒勞的。荊棘之殼冷笑著逼近主人。我看得心縮緊了:荊棘之殼肯定不會放過主人的!果然,低沉的聲音響起:「哼哼,小丫頭,跟我斗,你還嫩了點。這樣吧,如果你加入我,我就饒你不死。否則,他們就是你的榜樣!」荊棘之殼指指昏迷的閃翼和聖達,威脅著主人。

  主人也是以冷笑回答荊棘之殼,眼睛中出現了從未有過的可怕色彩,看得我打了個寒戰。「哼?想讓我加入你?別做夢了!我是不會投降的!」荊棘之殼眼神一變,說:「好!有骨氣!但我不欣賞!你和他倆一起下地獄吧!」權杖前指,墨綠色的光芒凝聚著。主人臉色一點沒變,用仇恨的目光看了一下荊棘之殼,又用不舍的目光看了看在場的唯一沒有暈倒的我,似乎喃喃地說了聲:「炫舞,再見了!」。我不舍主人,卻又不得不分開。這種心情從心裡流到身體的各個地方,我感覺身體中有一股無名的能量催我增強。我突然「啊---」地大叫一聲,無名能量瞬間爆發。頓時,白色的光芒包圍了我。在主人和荊棘之殼吃驚的目光中,我的身體猛然增長一倍,身後的三根飄逸的金色羽毛變為六根,翅膀上的飛羽瞬間增長一倍,頭上長出三根散發金光的漂亮羽毛。我睜開冷冽的雙眼,頓時四周的白光大盛。我冷冷地說:「荊棘之殼,讓我來陪你玩玩!接我一招!天玄火!」這時我的聲音冷得不不像我進化前的聲音。我嘴一張,凝結出一個彈珠大小的白色光珠。突然,四周的火元素似乎受到召喚似的,瘋狂地向我嘴裡的光柱湧來。我的光珠在無數火元素的彙集下,越變越大。

  現在,光珠大小已經是我的五倍了,而原本的白色已經變為了火焰般的赤紅色。「召!」我大喝一聲,將光珠打向荊棘之殼,,荊棘之殼沒有防備,來不及念咒語,連忙凝結出一個薄薄的綠色光牆。我輕蔑地哼了一聲,控制著火球瞬間打碎了綠色屏障,準確地集中在荊棘之殼身上。頓時,火焰吞噬了它。「啊----」他慘叫著,在地上打滾,企圖將身上的火壓滅。我不會給它機會的!「聖鳥展翅!」隨著我聲音的響起,我背後一團紅色的能量漸漸凝結成一隻鳥的形狀,向荊棘之殼飛去。當它降落在荊棘之殼身上時,瞬間,慘叫聲響起。10秒后,一團黑煙升起。我收回火焰,只見地上的荊棘之殼已經被燒成近似灰燼的東西,只有那隻手依然緊握著權杖。。。

  詳情見下章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