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扎米亞京的《我們》 吞吞吐吐
  《我們》的作者扎米亞京身處俄羅斯的白銀時代,他本人被稱為「語言大師」、「新現實主義小說的一代宗師」,他說過:「真正的文學只能由瘋子、隱士、異教徒、幻想家、反叛者、懷疑論者創造,而不是那些精明能幹、忠誠的官員創造。」的確,說起扎米亞京,我的一位朋友說過,一度暢銷流行的希區柯克的懸疑故事裡,至少有兩篇是直接從文學大師的作品中吸取了營養。一篇是《報復》,脫胎於英國作家毛姆的短篇小說《午餐》;一篇是《謀殺1990》,換骨於俄國作家扎米亞京的長篇小說《我們》。由此可見《我們》的深度和作者才華的驚人影響力。
  《我們》是一部融科幻與社會諷刺於一體的長篇小說。講述「我」——未來的大統一王國的數學家、設計師的故事。大統一王國由大恩主領導,人們高度一律,都沒有獨特的姓名,只有編號。我是號碼503。這個王國的人們連作息都嚴格按照王國發下的《作息時間戒律表》來進行。王國的人們也不可能自己去找對象,而是在統一領導下由王國的有關機構指定。給那些編號的男女發一種粉紅色的小票,讓他們憑票進行性生活。比如今天男號碼503的性對象就是女號碼O-90。但是503也偷偷地看點禁書,發現古人居然還生活在自由之中,也就是說還生活在無組織和野蠻之中。「使我一直困惑不解的是:當時的國家政權怎麼能允許人們生活中沒有我們這樣的守時戒律表,對用餐時間不作精確的安排,任人自由地起床、睡覺。有的史學家還談到,當時的街上好像燈火徹夜通明,車馬行人通宵穿行不息。」
  更令號碼503奇怪的是:「這個國家居然對性生活放任不管——這真是咄咄怪事:不管是誰,在什麼時候,進行多少次,在什麼地點……都由著人們自己,完全不按科學規律行事,活像動物。他們也和動物一樣,盲目隨便地亂生娃娃,真讓我覺得可笑!」
  這個大恩主領導的大統一王國充滿著很多科學的創造發明,在他們眼中,我們這些古人是不可思議的。在我們眼中,他們已經科學進化得近乎完美。比如,他們已經用科學手段來寫詩歌了,把數學法則融入詩歌之中。又比如說,他們天才性地創造發明了「一致同意節」。
  由於號碼503受到古書的異端邪說誘惑,以及剋制不住自己體內的古老慾望的復甦,503的思想被國家護衛局偵破,最後被送進了一種叫作「氣鐘罩」的刑具里處死……當然這個大統一王國里已經有不少號碼已經背叛了理性。「西部街區仍很混亂,那裡又哭又喊,又是屍體,又是野獸……」
  故事似乎是在一種謝主隆恩的氣氛中結束。號碼503在臨死前堅定了對王國理想的信念:「40號橫街上已經築起了一堵臨時高壓大牆。我希望勝利會屬於我們。我不只是希望,我確信,勝利屬於我們。因為理性必勝。」
  簡介······ 認同感讓他個人
  焚書年代里的文學奇品。
  作者簡介······
  扎米亞金(1884—1937),青年時積极參与俄國十月革命,成為推翻舊制度,建立蘇聯的革命過程中的一員積極的鬥士。蘇聯成立之後,他敏銳地感覺到新制度中存在的種種弊端,寫作了一系列作品對之予以針砭,《我們》就是其中的一部力作。這些文章使他成為政府壓制的目標。扎米亞金被迫流亡法國。《我們》成為一部俄國人在蘇聯以俄語寫就,卻只能翻譯成英文,在國外出版的作品。
編輯本段電影:《我們》
  導演:
  DmitriMeskhiyev
  主演:
  康斯坦丁·哈賓斯基KonstantinKhabensky
  SergeiGarmash
  類型:動作/劇情/戰爭
  更多外文片名:
  OurOwn
  Friendlies
  Us
  片長:Russia:100min/Canada:111min(TorontoInternationalFilmFestival)
  國家/地區:俄羅斯
  對白語言:德語/俄語
  發行公司:Kinoburo#1
  上映日期:2004年6月22日俄羅斯
  劇情梗概:1941年的8月,納粹德國正朝著與俄羅斯交戰的東部戰線進軍,三名蘇聯的紅軍戰士:托爾亞、利夫謝茨和米迪亞在急行軍的半途中逃了出來,他們做了逃兵。他們躲到了米迪亞的父親伊萬的家裡,希望可以在這裡躲開與德國人的交戰。伊萬以前曾因為反對蘇聯而被關進過勞改營,而且才剛剛從勞改營中釋放出來,他也已經開始同當地的德國佔領軍進行合作。伊萬雖然因為血緣的關係收留了這三名滿身泥垢的逃兵,卻也因為這件事情導致了當地的警察逮捕了他的女兒。要想救回女兒,伊萬隻有交出三個逃兵來換取自己的女兒,伊萬必須在這兩者之間做出自己的選擇。 通過反反覆


上一篇[切波]    下一篇 [碘仿]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