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我們的事業」是義大利黑手黨組織三大派別之一,他們在義大利南部的西西里島上獨霸一方。這個臭名昭著的黑手黨組織自1993年遭到意政府的大力清剿后,一度元氣大傷。然而,經過10年的休整,該組織於2003年開始已經重新控制了西西里島上所有的有組織犯罪活動。

1 我們的事業 -簡介

我們的事業義大利黑手黨家族三大支派分布圖

「我們的事業」是目前(指2009年)義大利黑手黨三大派別中最強大的一派,其活動範圍主要集中在義大利黑手黨發源地西西里島,堪稱義大利黑手黨家族中最有名的一個。

20世紀80年代,「我們的事業」在「教父」薩爾瓦托雷·里納的領導下,對他們視為「眼中釘」的警察、法官和政府官員大開殺戒,先後暗殺了一批有影響的政界要人,公開向義大利政府宣戰。這一切不僅激起了民憤,也促使意政府以鐵拳打擊黑手黨的氣焰。1993年,里納被捕,「我們的事業」自此遭到重創,元氣大傷。

里納落網后,貝爾納多·普羅文扎諾成了「我們的事業」的代理「家長」。在普羅文扎諾的經營下,「我們的事業」做出戰略調整,再也沒弄出什麼火爆的「大場面」來激怒民眾,而是處處保持低調,盡量採用隱蔽的犯罪手段賺錢。2006年4月11日,貝爾納多·普羅文扎諾在西西里被捕。

2 我們的事業 -行為

收取保護費
我們的事業2009年10月,義大利那不勒斯檢察官辦公室公布了一段視頻監控錄像,清晰地記錄了一名當地黑手黨成員行兇殺人的整個過程。

收保護費可謂有組織犯罪的「老本行」,「我們的事業」黑手黨在西西里徵收「保護費」也有不少的年頭。1991年,西西里一名商人因拒交高額保護費而被黑手黨殺害。此案轟動一時,當地不少人走上街頭舉行示威遊行,憤怒聲討黑手黨。自那以後,「我們的事業」有所收斂,逐漸下調了「保護費」的「收費標準」。

不過,「保護費」降價並未影響到黑手黨的收入,因為黑手黨擴大了收取「保護費」的範圍。據義大利反黑官員介紹,西西里現在幾乎所有人都要交「保護費」,只是每個人交的錢比過去少了。

背後操縱

過去,黑手黨總是明目張胆地施加他們的影響力,千方百計讓自己控制的公司中標。而現在「我們的事業」已深諳低調處理的妙處。他們往往會讓那些「乾淨」的公司去投標,而把自己的影響力施加在企業中標之後。比如它會「建議」中標的公司去哪裡購買水泥、到哪裡購買推土機等。這樣一來,黑手黨雖然退出了招標「一線」,不再引人注目,但卻靠著這種背後的影響力保證了「生意」照常運作,從賣水泥、賣推土機的企業那裡繼續賺錢。

加強「思想工作」

過去,黑手黨為了賺錢,殺人真是不眨眼。而現在,「我們的事業」在調整戰略后,殺的人比過去少多了。一方面,為了免遭政府的進一步打擊,黑手黨已不再像20世紀90年代初期那樣囂張,頻頻對反黑檢察官、政治家、政府官員等人下手。另一方面,黑手黨在對待打算背叛家族的自己人時也變得「手軟」。

現在,「教父」們如果聽說某個手下心有不滿、打算跟反黑部門合作時,一般不會再像過去那樣立刻派出殺手處死這個「叛徒」及其家人,而是會立刻派一名「特使」去給這個人做「思想工作」,聽他發發牢騷,試著挽留他。

3 我們的事業 -影響

義大利一些長期致力於打擊「我們的事業」的檢察官認為,在里納時代,「我們的事業」的所有決策都是里納一人說了算;而在普羅文扎諾接管「我們的事業」后,普羅文扎諾更像一個董事會主席,在家族中推行了黑手黨式的有限「民主」。與20世紀90年代初期「轟轟烈烈」的行為相比,「我們的事業」如今的確收斂了不少,但如果據此以為黑手黨大勢已去,那就大錯特錯了。反黑檢察官認為,黑手黨就像那些從撒哈拉沙漠吹來的遍布西西里島的紅色沙子一樣,其影響仍然無處不在。

其實,「我們的事業」追逐的並不僅僅是金錢,而是想要控制整個西西里。為此,他們把觸角伸到社會的每一個層面,甚至通過幫助人們找工作或解決問題來把自己打扮成慈善家,努力把自己的存在變成西西里一個無法更改的事實。在拉庫利亞涉及的一起案件中,一名黑手黨「變節成員」之子慘遭殺害后被扔入酸性液體池。

2000年以來,義大利警方頻出重拳打擊西西里黑手黨,並已成功抓獲數名重要黑手黨頭目。2008年年底,義大利警方對「我們的事業」發起「斬首行動」,目的在於破壞其組織新一輪的領導者選舉。

4 我們的事業 -頭目被捕

我們的事業2009年11月15日,義大利警方在西西里島巴勒莫將黑手黨組織「我們的事業」二號人物拉庫利亞帶入警察局。

2009年11月15日,據義大利《晚郵報》:義大利警方在西西里島巴勒莫將黑手黨組織「我們的事業」二號人物多梅尼卡·拉庫利亞帶入警察局。

拉庫利亞代號為「獸醫」,是義大利臭名昭著的黑手黨組織「我們的事業」第二大頭目,被警方列為30位最危險的通緝犯之一。

警方在拉庫利亞藏身處發現了大量黑手黨的文件,這些文件將對今後繼續打擊黑手黨行動具有重要作用。義大利內政部長羅伯托·馬羅尼說,拉庫利亞的緝拿歸案將對義大利黑手黨組織造成重創。

5 我們的事業 -關於義大利黑手黨

我們的事業被喻為描寫黑手黨的經典電影—《教父》

在義大利像黑手黨樣的組織已經存在了幾個世紀,它們區別於在不同的地區。直到20世紀50年代,義大利黑手黨還主要集中在田園鄉下,但自那以後便傳播到了城市(例如巴勒莫)且隨後變為集中了毒品、賣淫的更具國際性的組織。義大利黑手黨以家庭為單位,主要以西西里為代表。在其他地區也有其他類似的組織,如那不勒斯的克莫拉等。

在義大利法西斯專政期間,巴勒莫的區長切薩雷·莫里利用種種特殊勢力抵制黑手黨的活動。許多黑手黨人在他的壓制之下鋃鐺入獄,另有不少不得不越洋渡海,遠走他鄉。但是事實上,西西里黑手黨中的最關鍵的幾個黨魁都是法西斯組織MVSN中的成員。在MORI的行動中受到牽連的只是一些低層的犯罪嫌疑人而已。

直到義大利在二戰中投降后,黑手黨的勢力才得以壯大。然而在20世紀80、90年代,一系列的黑手黨黨派間的「幫派大戰」中,不少聲名顯赫的黑手黨黨徒被謀殺。而新生代黑手黨成員中,許多人傾向於將工作的重點置於高智商犯罪,而對傳統的敲詐勒索不屑一顧。作為對此進展的反應,義大利新聞界慣用「La Cosa Nuova(新事物)」指代經過如上整建的組織。

義大利三大黑手黨派系分別為西西里的「我們的事業」、卡拉布里亞的「恩德朗蓋塔」和那不勒斯的「卡莫拉」。專家估計,「我們的事業」約有5000名成員,「恩德朗蓋塔」約有4000至8000多名成員,而「卡莫拉」約有3500多名成員。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