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佛教用語〉

自高自大,侮慢他人。
「一切諸慢,凡慢有我,比貪嗔痴三毒更毒。前三毒雖毒,終有休時,獨我慢一毒,在人道慢人,在鬼道慢鬼,在畜道慢畜,任居何處,有處生慢。其義云何?如在人道慢人者,如俗人唱歌,一聽,這歌不好聽;鬼道慢鬼者,大鬼弄人太慢,小鬼即嫉曰:我比你還弄得快些。畜道慢畜者,如豬子初來,大豬一口含住小豬一甩;又如羊子新來,慢小羊者,大羊就欺小羊;一角甩多遠。仔細看來,即將大地人與非人,見他如見父母,見你如見諸佛,將可或改。」《來果禪師語錄》
許多人求名求官,到一定層次后,並不為圖利,而是心底里渴望被別人仰視、羨慕,喜歡被人前呼後擁、高人一等的那種虛榮、面子,這些都是我慢,最愚蠢了,但世人卻樂此不疲。
末學學佛以後也一樣,在寺院遇年輕法師講法,若發現法師一點口誤就沾沾自喜,覺得自己的見地很不錯,似乎比法師還高。前段時間去一個寺院,見到一位很有名的當家大和尚,就是生不起恭敬心來,心裡老有各種雜念:「不知這位大和尚修證怎樣?」等等,這些都是我慢在作怪。後來想起,僅那位大和尚給一位普通居士做法事時那極其莊重、恭敬,極其認真的態度,就是一般修行人所遠做不到的,那真的是內心清凈的表現。
對佛法僧三寶不敬,是極損害修行的,一切僧都是僧寶,皆應禮敬謙誠,即使個別僧人見地不如某居士,但光那戒體就值得每一位居士禮敬,因為戒是佛法的骨架,只要修行人能嚴格持戒,總會成就,所以,持戒居士都理當敬僧。
那些自以為有些神通,動不動就拿維摩詰菩薩舉例,自稱許多居士修證、見地比和尚還高的人,或者把僧寶只局限於有修證見地的高僧,或者只禮敬當家大和尚,不禮敬年輕和尚,對一般居士就更甭說了,都不如他,這些分別心都是大我慢。
中國近代以來,佛學後來居上,挑頭的人都是居士,自以為比正宗佛教法師還高明,結果培養出來一脈靠考據來判定偽經的佛學家。近些年出來的附佛外道,自以為比佛還高的清海無、LHZ,還有帶一幫徒弟,自以為都開悟的X居士,唉,多了,這些在家學佛人都是入了大我慢的魔套,他們有些說法很容易打動貪心熾盛的信眾,對中國佛教破壞非常大。
為什麼法師大德很多,卻從沒有對外自稱明心見性,自說開悟的呢,因為放下我執才能見性開悟,「我」都沒了,那開悟的是誰呢,若說是佛性,佛性本來不迷,何談開悟,若說是眾生妄「我」,但「我」本虛妄。所以凡對外自稱開悟的,都是大我慢的眾生妄心,實未開悟。
學佛人對不學佛的人更容易生我慢,比如,自己尚沒明白,卻老喜歡給人宣講佛法,結果被人家一頓搶白,沒有功德智慧說動人家,卻說人愚痴。
其實,人一放下我執,即生佛性智慧,即使不學佛的人也有智慧,有些人只是不懂理論,但很會用,如許多事業極成功人士就是這樣,心地非常慈善,做事不用琢磨就能做出正確的判斷,任何別人處理不了的麻煩事,他一去就圓滿解決,凡有這種智慧的人,都值得我們禮敬,學習。
只有內心謙下,才能見到眾生之智慧。所以,應象來果禪師說的,要把一切眾生都看成佛一樣,都比自己高貴智慧,對一切眾生都要禮敬,這樣才能去除我慢。正象蘇東坡佛印那個故事一樣,心中有魔,見人人皆魔,心裡貪啥,就見人人貪啥,內心如佛,見人人都是佛菩薩。
總之,我慢就相當於妄「我」之骨架,都隱藏在貪嗔痴等妄「我」皮肉內,不易覺察,一般要先消貪嗔痴,才能體會並消除我慢。我慢支撐著妄「我」,對學佛的障礙作用實際比貪嗔痴更頑固。我慢大時,刀槍不入,眾生的本具佛性都會被我慢這個殼子罩住,就很難和佛菩薩、大德的加持形成感應。
所以,學佛特彆強調要虔誠恭敬,要五體投地地磕頭,就是要把學佛的最大障礙——我慢消掉,去掉了我慢,就通透了,念經、念佛就能直入心性了。

2我慢公案

禪宗有個公案,宋朝高峰妙禪師為了對治自己的昏沈,於是在峭壁上的妙高台打坐,妙高台很小,只有一個人的位置那麼大。如果打瞌睡就會從峭壁上摔下來。起初很有效,日子久了,又開始昏沉。有一天打坐時竟然睡著了,一不留神,栽了下去。掉到半山腰時,忽然覺得有人雙手接住他,又把他送到妙高台上。禪師問:[是誰?]空中有聲音說:[我是護法韋陀:]禪師一聽,覺得連韋陀菩薩都來護持我,不覺有一絲絲的我慢心升起來了。於是問:[世間像我這樣用功的人有多少?]韋陀護法回答 [像你這樣的人比恆河沙還多。你現在起了我慢心,我二十世不再護持你。]禪師聽了很慚愧,很難過,立刻至誠懺悔,心想:[如今韋陀菩薩已不護我了,但為了出離生死,縱然摔死,我也不下座。]就又開始精進用功。不久,又不自覺的昏沉,落了下去,在半空中驚醒過來,心想,這下必死無疑。在快落到地面時,又被一雙手接住,捧送回座。禪師又問:[是誰?]空中回答:[護法韋陀][你不是說二十世不再護我的嗎?] [因為你真誠懺悔的一念心,已超過二十世!]禪師聽了,豁然開悟。原來,就在不想過去、不想現在、不想未來的當下一念。一念心超過二十世,也就超過無量劫。所謂[十世古今不離當念,微塵剎土不隔毫端。]用功就在不想過去、不想現在、不想未來、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處處作主,站得住、站得長的那念心上用功。

3〈日語轉意〉

意為「忍耐,忍受,容忍,抑制」以及「原諒,饒恕」(《日漢大詞典》上海譯文出版社)
我慢する
上一篇[嗔恨]    下一篇 [德國馬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