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截拳體 -理論簡介

【理論觀點】尋找古今詩歌共通之處,使之充分融合成為:具備現代詩歌語言風格,並適當的切入古代詩歌語言特色,使古今詩歌風格充分的融合,並最終形成穿越般的意境,使讀者在歷史的糾葛與輪迴之中有所啟迪。
【理論解析】他主張古體詩歌和現代詩歌應該進行更深層次融合,而這樣的融合應該具有時代性和人文情懷。為了發掘古體詩歌最大的內涵以及語言特色,應該同時包容一些其他的古文體裁,如:詞、賦、曲、文言文等。
【詩歌特色】其詩歌作品具有的雙重效果別具特色。
(一)作品表面展現出來的是現代詩歌與古代詩歌搭配的語言特色與風格,令人耳目一新。
(二)作品更深層次的閱讀之後給讀者留下一種穿越歷史的感覺,而這種思想上的輪迴式體驗,則是這種詩歌體裁的獨到之處。且在對歷史的品味之後亦會重新進行一番審視。
【截拳體】對古體詩歌與現代詩歌進行行之有效的融合,且參考了當下的流行影視形式,從而獲得的具有穿越意境的詩歌體裁。

2 截拳體 -理論闡釋

關於截拳體詩歌的理論觀點


截拳體,我個人認為他不僅僅是詩歌的一種嶄新的體裁,更重要的則是在於他所體現出來的是詩歌那海納百川胸懷,截拳體是對詩歌形成穿越感的全方位立體式詮釋。
時至今日,他已初步形了自己的理論觀點。就是「尋找古今詩歌共通之處,使之充分融合成為:具備現代詩歌語言風格,並適當的切入古代詩歌語言特色,使古今詩歌風格充分的融合,並最終形成穿越般的意境,使讀者在歷史的糾葛與輪迴之中有所啟迪。」
截拳體的優點,我已經總結了一些,其中最突出的,就是讓詩歌形成古今穿越般的感覺。在古往今來的輪迴與思考中,使讀者有所明悟,這個感覺會是全方位立體式的。首先作品表面展現出來的是:現代詩歌與古代詩歌的語言特色與風格。然而,最重要的則是第二點了,那便是營造穿越感。穿越般意境的營造,對於截拳體詩歌的成敗與否至關重要。這同時也就是截拳體詩歌的核心所在了。
截拳體詩歌同時也形成了自己的兩大風格特色。第一種是「以現代詩歌語言風格為主導,古代詩歌語言風格為輔助」的形式,主要以突出詩歌穿越感和對人生的啟發為目的;第二種是「以古代詩歌為主導,現代詩歌為輔助」的形式,主要反映今人對歷史的思懷與感慨,並重新以客觀理性的眼光來審視歷史。
同時在這兩大風格裡面,又明確清晰的衍生出來了四種模式:
第一,同一主題 不同體裁
第二,同一主題 相同體裁 不同風格
第三,同一主題 相同風格 不同體裁
第四,同一主題 完美的全方位的融合
註:(1)第四點與詩歌體裁的說明見結尾
以上的四種模式既能獨立運用於單獨作品之中,亦可組合運用,我個人對其在組詩作品中的獨到之處尤為推崇。因為截拳體就是一種多元的、多樣化的糅合。他由於出生不久,所以確實有一些不夠「軟」但是我想詩歌的每一次進化都是從生疏到熟練。所以截拳體詩歌也會不斷的進步,因為他的底蘊或許也可以稱之為源泉吧,都是非常深厚,因為他的跨度很大,聯通了古體詩歌與現代詩歌。隨著一步步的深入,一步步的挖掘並且不斷的改進、鍛煉截拳體詩歌應該可以形成自己的一套路子。
截拳體所具備的這種穿越感,造成了他所形成的意境中蘊含了豐富的內涵,這種意境的營造,簡單卻又麻煩,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在具體的詩歌創作中就可以充分的體會到兩種感覺,一種是快速切入的神來之筆比如《灞橋今夜無柳》就是營造出來了這樣的感覺。而另外一種,則是蜻蜓點水似的進入詩的意境之中。比如《閻王的邀請》便是如此。要想準確的把握住這種穿越的節奏感與準確的切入點最為重要,也是能不能充分展現「截拳體」詩歌風格與意境的關鍵所在。
至於體現這兩大體裁與風格的作品呢,暫時還不夠多,也不是很充分和全面的。畢竟他才剛剛誕生不久,截拳體的模式架構,大體可分為兩種一種是以《路憶三部曲》、《荊軻之死》為代表,另外一種是以《灞橋今夜無柳》、《霸王含殤》、《絕恨怨望》、《閻王的邀請》等為模式,此外,至於還有的第三種,由於我正在挖掘探索,所以理論還不夠清晰,暫時就先以此兩種模式開創山門吧,或許以後的現代詩歌里又有了新的成員,叫作截拳體詩歌。
愚以為詩歌必須緊跟時代步伐,我的舉動或許會失敗,但無疑會對詩歌的探索與發展起到理論上的一個推動和促進作用。詩歌不是一成不變的,他需要創新,需要發展。這是一個成長的過程,儘管這個叫做截拳體的孩子,還在蹣跚學步。希望大家用歷史客觀的眼光來公正的看待他,不要歧視他才好。
古今詩歌的共同切入點是永恆不變的,他們的靈犀之處不是文體上的制約,而是在於情感上的互相融合,或許亦可稱之為包容吧。而截拳體正在試圖完成古人與今人在情感上的詩歌交流而嘗試著。截拳體可能會融合的更加的多樣、多元。在文體、語言上可能會不太嫻熟的過渡,因為他想要發掘古體詩歌與現代詩歌最大空間的情感交流和溝通。所以,以後關於其他古代文體應該也會進入這種海納百川的融合之中來。截拳體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傳承文明,開拓創新。
當然,如潮水般的批評與質疑,我早已料到,因為觀念的改變,並不是在朝夕之間所能顛覆的。畢竟這個孩子,現在才剛剛出世,他或許會被人認為是個醜小鴨,也許吧,可能有時連生的希望也會完全被碾碎,但是他卻沒有選擇沉默與懦弱,即使歲月的車輪匆匆的碾過,他也要證明自己曾經《吶喊》過,曾經也有過《彷徨》、失望。但是他振作了起來,因為他願意用自己屍體,開拓出一條詩歌前進的軌跡。
我的詩歌理論架構正在逐漸的羽翼豐滿,我希望更多的前輩或者是有識之士拉一把這個新生的孩子,他需要不斷的補充營養,需要不斷的把自己完善,在他的身體裡面究竟還藏著多少隱秘,從來沒有止步,我將一直的去探索發現。我堅信終有一日,這個名叫截拳體的孩子終會帶著昔年李小龍的夢想,勇敢的搏擊於藍天之上並茁壯成長。
備註:
(1)說明一下,這種嶄新的近乎於完美的融合,實在抱歉,由於水平所限,暫時還未能給您一個好的展現出來,望讀者朋友見諒,日後若是我能登攀至此境界之中,一定兌現出作品,供您賞閱。
(2)關於詩歌體裁,無論他是單方面的組合,又或者是充分的融合。都可以把他看成是古體詩歌與現代詩歌的一次發自靈魂深處的一個情感溝通。詩歌體裁多樣化正是截拳體要打破以往的文體隔閡,因為古文的語感魅力不應該以一種界限來劃分,每一次的打破原有的規律是為了下一次更好的涅槃,新興的文體就是在夾縫中求生,所以截拳體不僅僅是我個人的創新,而是古體詩歌與現代詩歌的一種融合,每個人都可以以自己的方式完成這種融合,希望古今詩歌能夠攜手高歌,而不是各自的我行我素。
(作者:霜冷長河)截拳體詩歌代表作


(1)絕恨怨望
蒼天噙雨
皓月寒殤
夫踱婦哭
霹靂唬唬
老嫗卧榻
稚子伏土
金賊殘忍做犲虎
漢民盡皆是屠戮
天下漢疆竟無土
天涯家國往何處?
淚眼濕處
只留下了凄楚
鏡碎赤土
唯有希冀
他日吾漢人
重整雄師
北敗金賊
痛死夢鄉
幸福天堂
(2)霸王含殤

皇天在上
賜予羽亡
金戈屠戮
憤懣淚殤
金樽擲碎
渾辣斷腸
楚歌嘹亮
親人尤念
將士絕望
時至今日
羽 自思量
當初非我囂張
殺人如麻猖狂
實是渭陽
二世無良

此等罪狀
天地欲誅
世人深嘗
皆欲誓死殺賊王
哀哉
吾欲天下輝煌
怎奈敗與劉邦
天蒼蒼 孤無望
今自刎
面朝生身方向
野茫茫 是悲愴
今敗北
死寂魂歸烏江
(3)《路憶三部曲》組詩
《路憶絕地反擊》
東海怒嘯起賊倭,兵分諸路襲中國。
惡狗急撲涉洋河,滇緬公路封為禍。
一呼百應萬人和,十萬兒郎保家國。
《路憶瑟瑟》
殘雲裹月
人生起落幾蹉跎
世事難料
昔年哭過
諸多坎坷
淚雨折磨
獨怨曙光折射
毀衣提襠
炮火明滅多曲折
悲喜難說
今朝凱歌
倍感歡樂
累與靜默
只爭烈火焚蛇
《路憶銷魂》
白晝冷落了
燈塔
黑夜將他守候
月亮疏冷了
星辰
螢火蟲願相隨
雪孤獨著自己
水陪伴到窒息
倭冢刺痛了雙眸
心愈發的痛
高貴粉飾了
醜陋
謙虛露出了
偉岸
硝煙迷離了眼神
戰火麻痹了悲傷
歲月里

靜靜躺著
藤蔓下
山洞中
白骨是你唯一的痕迹
彈殼鋼盔和你

世間誰會記起
遠征軍的你
鋼槍緊握手裡
死也不會放棄
倭賊
還我故里
(4)《荊軻之死》 組詩
《荊軻之悲》
荊軻生燕原,力迷反劍殤。
唬唬烽煙起,瑟瑟風沙落。
棋子妻子悲,決絕訣別鄉。
窮途歿猛虎,白虹絹秦堂。
《荊軻之淚》
夕陽如血
此番征途是掙扎
烈馬巨嘶
或許是死
陳染塵紅晨紅如血
思念撕裂訣別殤
悲慟鴻鵠淚湯
虎視如炬
今次必死此賊王
孤魂嚎啕
或許是生
黃皇城煌凰艷似火
絕爛身碎九幽逛
孤獨晨靄寒愴
《荊軻之心》
塵寰絕塵黃
迷途黃泉孤雁
孤雄故土殤
血灑秦王皇堂
膽氣驚絕王肝腸
怒目相向
秦王有覺欲反抗
斷袖閃過鋒芒
曾經誓死欲要誅殺此賊王
今朝卻嘆己身
天力不與吾瘋狂
嘆息 嘆息
記憶往昔技藝
皆無努力雄壯
迷離雙目
淚怨心膛
今朝死卻
家國早淪亡
元怨九幽兩途迷茫
壯士不復回陽
往日英雄
獨醉野草枯黃
寒累淚斷腸
死寂風蕭瑟
荊軻易水寒沒
訣別痛哭死他鄉
(5)灞橋 今夜無柳 組詩
(其一)
秋未央
夜雨惆悵
長風捲簾
葉落紗窗
倚樓望盡潼關
儘是蒼茫
伏榻又聞長安
徒起憂傷
寫一紙蒼涼
隨風飄蕩
乘一隻孤單
溯流遠方
(其二)
棄履於塬上
漫步灞上
灞河有垂柳
此刻
皆已葉落身藏
四野顧望
忽現
冷落小荷塘
蘆葦 萎裝
蛐蛐兒 深藏
月作鐮刀相
吾靜望
玉盤皎潔

乍現一相
細察之--玄奘
四下里
猛然光亮
佛音梵唱
我驚異—
此景氣魄無雙
實是天地獨創
寒風給力
給我一個哆嗦
熄滅了我的
火熱遐想
(其三)
清輝漫天灑落
灞橋如此
荒涼
燦爛的王朝
早已沉睡
在長安的一角
我擎起
一萬斤的喧囂
狠狠的
砸入了黃土
從此
我將拋卻浮華
永遠 永遠
雙手合十
默默的虔誠禱告
明天清晨
太陽升起
在地平線的時候
請贈我一個
熟悉的灞橋
還有 還有
永永遠遠的灞河
灞河
這的嫵媚的美人
歷經了 衝破了
幾個世紀的風風雨雨
她激動的撲倒
在我的懷抱
依舊的
那樣妖嬈
只是少了
任性與胡鬧
終於
我深深的愛上
這迷人的—
灞橋
一直到老
淡泊 逍遙
(6)閻王的邀請 組詩
(其一)
我的沉浸是對死亡的妥協
南岸光亮
那年
尊貴的爺
您哪稍歇
風塵迷離愛恨路
我沒有拒絕
風花雪月
還給靈魂一次
永遠的凋謝
雨夜執杯心痛解
愛恨纏綿玉露液
醉生紅塵
夢死心神
紅顏 何物?
瘋狂痴念永不見
終結 奪命 銷魂
(其二)
苟延殘喘的軀殼
崩塌了床板
撕裂了瘋狂
此刻
雄性與熊性
激烈的廝殺
刺死了我的靈魂
或者
活著?樂著?
是獸性掙脫了韁繩
還是
是歲月磨平了模稜
風塵榨乾了
你引以為豪的自豪
我在
快活風流
角落裡沒有風聲
冷落 安靜
(其三)
掘開土坑一窩
我迷亂的顛覆
抄起尖刀
痛快的與你了斷
碎裂成兩半
無法的成全
心念 心愿
還是來世的團圓
安息吧
我的咆哮
你的眼角滑落的
是我的淚
攬你的柳腰
憔悴到潦倒
混生風塵
死掉
遍身毒孢
無法救藥
人世的喧囂
你的祈禱
全都在風中
化成了 飄渺

3 截拳體 -截拳體詩群


截拳體詩歌理論自2011年提出以來,以其頑強的生命力紮根於當代詩群之中,並且隨著其所倡導和推動的「古代詩文和當代詩歌進行深度融合」的觀點,被更多詩人及民間詩歌寫作者所認同,這個詩歌寫作群體正逐漸壯大起來。
代表詩人:霜冷長河(吳闖軒)、潘建設、木子、刀刀
下一篇[嗣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