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戰國策齊策四

標籤: 暫無標籤

1 戰國策齊策四 -原文

  ○齊人有馮諼者

  齊人有馮諼者,貧乏不能自存,使人屬孟嘗君,願寄食門下。孟嘗君曰:

  「客何好?」曰:「客無好也。」曰:「客何能?」曰:「客無能也。」孟嘗君

  笑而受之,曰:「諾。」左右以君賤之也,食以草具。

  居有頃,倚柱彈其劍,歌曰:「長鋏歸來乎!食無魚。」左右以告。孟嘗君

  曰:「食之,比門下之客。」居有頃,復彈其鋏,歌曰:「長鋏歸來乎!出無車。」

  左右皆笑之,以告。孟嘗君曰:「為之駕,比門下之車客。」於是,乘其車,揭

  其劍,過其友曰:「孟嘗君客我。」後有頃,復彈其劍鋏,歌曰:「長鋏歸來乎!

  無以為家。」左右皆惡之,以為貪而不知足。孟嘗君問:「馮公有親乎?」對曰:

  「有老母。」孟嘗君使人給其食用,無使乏。於是,馮諼不復歌。

  后孟嘗君出記,問門下諸客:「誰習計會,能為文收責於薛乎?」馮諼署曰:

  「能。」孟嘗君怪之,曰:「此誰也?」左右曰:「乃歌夫『長鋏歸來』者也。」

  孟嘗君笑曰:「客果有能也,吾負之,未嘗見也。」請而見之,謝曰:「文倦於

  事,憒於憂,而性�愚,沉於國家之事,開罪於先生。先生不羞,乃有意欲為

  收責於薛乎?」馮諼曰:「願之。」於是,約車治裝載,券契而行。辭曰:「責

  畢收,以何市而反?」孟嘗君曰:「視吾家所寡有者。」

  驅而之薛,使吏召諸民當償者,悉來合券。券遍合,起,矯命以責賜諸民,

  因燒其券,民稱萬歲。

  長驅到齊,晨而求見。孟嘗君怪其疾也,衣冠而見之,曰:「責畢收乎?來

  何疾也!」曰:「收畢矣。」「以何市而反?」馮諼曰:「君雲『視吾家所寡有

  者』。臣竊計,君宮中積珍寶,狗馬實外廄,美人充下陳。君家所寡有者以義耳!

  竊以為君市義。」孟嘗君曰:「市義奈何?」曰:「今君有區區之薛,不拊愛子

  其民,因而賈利之。臣竊矯君命,以責賜諸民,因燒其券,民稱萬歲。乃臣所以

  為君市義也。」孟嘗君不說,曰:「諾,先生休矣!」

  後期年,齊王謂孟嘗君曰:「寡人不敢以先王之臣為臣。」孟嘗君就國於薛。

  未至百里,民扶老攜幼,迎君道中。孟嘗君顧謂馮諼:「先生所為文市義者,乃

  今日見之。」馮諼曰:「狡兔有三窟,僅得免其死耳。今君有一窟,未得高枕而

  卧也。請為君復鑿二窟。」孟嘗君予車五十乘,金五百斤,西遊於梁,謂惠王曰:

  「齊放其大臣孟嘗君於諸侯,諸侯先迎之者富而兵強。」於是,梁王虛上位,以

  故相為上將軍;遣使者,黃金千斤、車百乘,往聘孟嘗君。馮諼先驅,誡孟嘗君

  曰:「千金,重幣也;百乘,顯使也。齊其聞之矣。。」梁使三反,孟嘗君圖辭

  不往也。

  齊王聞之,君臣恐懼,遣太傅齎黃金千斤,文車二駟,服劍一,封書謝孟嘗

  君曰:「寡人不祥,被於宗廟之祟,沉於諂諛之臣,開罪於君,寡人不足為也,

  願君顧先王之宗廟,姑反國統萬人乎!」馮諼誡孟嘗君曰:「願請先王之祭器,

  立宗廟於薛。」廟成,還報孟嘗君曰:「三窟已就,君姑高枕為樂矣。」

  孟嘗君為相數十年,無纖介之禍者,馮諼之計也。

  ○孟嘗君為從

  孟嘗君為從。公孫弘謂孟嘗君曰:「君不以使人先觀秦王。意者秦王帝王之

  主也,君恐不得為臣,奚暇從以難之?意者秦王不肖之主也,君從以難之,未晚。」

  孟嘗君曰:「善,願因請公往矣。」公孫弘:「敬諾。」以車十乘之秦。

  昭王聞之,而欲愧之以辭。公孫弘見,昭王曰:「薛公之地大小几何?」公

  孫弘對曰:「百里。」昭王笑而曰:「寡人地數千里,猶未敢以有難也。今孟嘗

  君之地方百里,而因欲難寡人,猶可乎?」公孫弘對曰:「孟嘗君好人,大王不

  好人。。」昭王曰:「孟嘗君之好人也,奚如?」公孫弘曰:「義不臣乎天子,

  不友乎諸侯;得志不慚為人主,不得志不肯為人臣,如此者三人。而治,可為管、

  商之師,說義聽行,能致其,如此者五人。萬乘之嚴主也,辱其使者,退而自刎,

  必以其血污其衣,如臣者十人。」昭王笑而謝之曰:「客胡為若此,寡人直與客

  論耳!寡人善孟嘗君,欲客之必諭寡人之志也。」公孫弘曰:「敬諾。」

  公孫弘可謂不侵矣。昭王,大國也;孟嘗,千乘也。立千乘之義而不可陵,

  可謂足使矣。

  ○魯仲連謂孟嘗

  魯仲連謂孟嘗:「君好士也。雍門養椒亦,陽得子養,飲食、衣裘與之同之,

  皆得其死。今君之家富於二公,而士未有為君盡游者也。」君曰:「文不得是二

  人故也。使文得二人者,豈獨不得盡?」對曰:「君之廄馬百乘,無不被繡衣而

  食菽粟者,豈有騏麟、�耳哉?後宮十妃,皆衣縞、�,食梁、肉,豈有毛�、

  西施哉?色與馬取於今之世,士何必待古哉?故曰:『君之好士未也。』」

  ○孟嘗君逐於齊而復反

  孟嘗君逐於齊而復反譚拾子迎之於境,謂孟嘗君曰:「君得無有所怨齊士大

  夫?」孟嘗君曰:「有。」「君滿意殺之乎?」孟嘗君曰:「然。」譚拾子曰:

  「事有必至,理有固然,君知之乎?」孟嘗君曰:「不知。」譚拾子曰:「事之

  必至者,死也;理之固然者,富貴則就之,貧賤則去之。此事之必至,理之固然

  者。請以市諭:市,朝則滿,夕則虛,非朝愛市而夕憎之也。求存故往,亡故去。

  願君勿怨。」孟嘗君乃取所怨五百牒削去之,不敢以為言。

  ○齊宣王見顏�

  齊宣王見顏�,曰:「�前!」�亦曰:「王前!」宣王不悅。左右曰:

  「王,人君也;�,人臣也;王曰『�前』,亦曰『王前』,可乎?」�對曰:

  「夫�前為慕勢,王前為趨士;與使�為趨勢,不如使王為趨士。」王忿然作色

  曰:「王者貴乎,士貴乎?」對曰:「士貴耳,王者不貴。」王曰:「有說乎?」

  �曰:「有。昔者秦攻齊,令曰:『有敢去柳下季壟五十步而樵採者,死不赦。』

  令曰:『有能得齊王頭者,封萬戶侯,賜金千鎰。』由是觀之,生王之頭曾不若

  死士之壟也。」宣王默然不悅。

  左右皆曰:「�來!�來!大王據千乘之地,而建千石鍾,萬石�;天下之

  士,仁義皆來役處;辯知並進,莫不來語;東西南北莫敢不服;求萬物不備具,

  而百無不親附。今夫士之高者乃稱匹夫、徒步而處農畝,下則鄙野、監門閭里。

  士之賤也亦甚矣!」

  �對曰:「不然,�聞古大禹之時,諸侯萬國。何則?德厚之道得,貴士之

  力也。故舜起農畝,出於野鄙,而為天子。及湯之時,諸侯三千。當今之世,南

  面稱寡者乃二十四。由此觀之,非得失之策與?稍稍誅滅,滅亡無族之時,欲為

  監門閭里,安可得而有乎哉?是故《易傳》不云乎:『居上位未得其實,以喜其

  為名者,必以驕奢為行;據慢驕奢,則凶從之。』是故無其實而喜其名者削;無

  德而望其福者約;無功而受其祿者辱;禍必握。故曰『矜功不立,虛願不至』,

  此皆幸樂其名華而無其實德者也。是以堯有九佐,舜有七友,禹有五丞,湯有三

  輔,自古及今而能虛成名於天下者,無有。是以君王無羞亟問,不愧下學。是故

  成其道德,而揚功名於後世者,堯、舜、禹、湯、周文王是也。故曰:『無形者,

  形之君也;無端者,事之本也。』夫上見其原,下通其流,至聖人明學,何不吉

  之有哉?老子曰:『雖貴必以賤為本,雖高必以下為基。是以侯王稱孤、寡、不

  谷,是其賤之本與,』非夫?孤、寡者,人之困賤下位也,而侯王以自謂,豈非

  下人而尊貴士與?夫堯傳舜,舜傳禹,周成王任周公旦,而世世稱曰明主,是以

  明乎士之貴也。」

  宣王曰:「嗟乎,君子焉可侮哉!寡人自取病耳。及今聞君子之言,乃今聞

  細人之行。願請受為弟子。且顏先生與寡人游,食必太牢,出必乘車,妻子衣服

  麗都。」

  顏�辭去,曰:「夫玉生於山,制則破焉;非弗寶貴矣,然夫璞不完。士生

  乎鄙野,推選則祿焉;非不得尊遂也,然而形神不全。�願得歸,晚食以當肉,

  安步以當車,無罪以當貴,清靜貞正以自虞。制言者,王也;盡忠直言者,�也。

  言要道已備矣,願得賜歸,安行而反臣之邑屋!」則再拜而辭去也。

  �知足矣,歸反撲,則終身不辱也。

  ○先生王斗造門而欲見齊宣王

  先生王斗造門而欲見齊宣王,宣王使謁者延入。王斗曰:「斗趨見王,為好

  勢;王趨見斗,為好士。於王何如?」使者復還報。王曰:「先生徐之,寡人請

  從。」宣王因趨而迎之於門,與入。曰:「寡人奉先君之宗廟,守社稷,聞先生

  直言正諫不諱。」王斗對曰:「王聞之過。斗生於亂世,事亂君,焉敢直言正諫?」

  宣王忿然作色不說。

  有間,王斗曰:「昔先君桓公所好者。九合諸侯,一匡天下。天子受籍,立

  為大伯。今王有四焉。」宣王說,曰:「寡人愚陋,守齊國,唯恐失�之,焉

  能有四焉?」王斗曰:「否。先君好馬,王亦好馬;先君好狗,王亦好狗;先君

  好酒,王亦好酒;先君好色,王亦好色;先君好士,是王不好士。」宣王曰:

  「當今之世無士,寡人何好?」王斗曰:「世無騏�、�耳,王駟已備矣;世無

  東郭俊、盧氏之狗,王之走狗已具矣;世無毛嬙、西施,王宮已充矣。王亦不好

  士也,何患無士?」王曰:「寡人憂國愛民,固願得士以治之。」王斗曰:「王

  之憂國愛民,不若王愛尺�也。」王曰:「何謂也?」王斗曰:「王使人為冠,

  不使左右便辟,而使工者何也?為能之也。今王治齊,非左右便辟無使也,臣故

  曰『不如愛尺�』也。」

  宣王謝曰:「寡人有罪國家。」於是舉士五人任官,齊國大治。

  ○齊王使使者問趙威后

  齊王使使者問趙威后。書未發,威后問使者曰:「歲亦無恙耶?民亦無恙耶?

  王亦無恙耶?」使者不說,曰:「臣奉使使威后,今不問王而先問歲與民,豈先

  賤而後尊貴者乎?」威后曰:「不然,苟無歲,何以有民?苟無民,何以有君?

  故有問舍本而問末者耶?」

  乃進而問之曰:「齊有處士曰鍾離子,無恙耶?是其為人也,有糧者亦食,

  無糧者亦食;有衣者亦衣,無衣者亦衣。是助王養其民也,何以至今不業也?葉

  陽子無恙乎?是其為人,哀鰥寡,恤孤獨,振困窮,補不足。是助王息其民者也,

  何以至今不業也?北宮之女嬰兒子無恙耶?徹其環�,至老不嫁,以養父母。是

  皆率民而出於孝情者也,胡為至今不朝也?此二士弗業,一女不朝,何以王齊國、

  子萬民乎?於陵子仲尚存乎?是其為人也,上不臣於王,下不治其家,中不索交

  諸侯。此率民而出於無用者,何為至今不殺乎?」

  ○齊王見田駢

  齊王見田駢曰:「聞先生高議,設為不宦,而願為役。」田駢曰:「子何聞

  之?」對曰:「臣聞之鄰人之女。」田駢曰:「何謂也?」對曰:「臣鄰人之女,

  設為不嫁,行年三十,而有七子。不嫁則不嫁,然嫁過畢矣。今先生設為不宦,

  訾養千鍾,徒百人。不宦則然矣,而富過畢也。」田子辭。

  ○管燕得罪齊王

  管燕得罪齊王,謂其左右曰:「子孰而與我赴諸侯乎?」左右嘿然莫對。管

  燕連然流涕曰:「悲夫,士何其易得而難用也!」田需對曰:「士三食不得饜,

  而君鵝鶩有餘食;下宮糅羅紈,曳綺�,而士不得以為緣。且財者君之所輕,死

  者士之所重,君不肯以所輕與士,而責士以所重事君,非士易得而難用也。」

  ○蘇秦自燕之齊

  蘇秦自燕之齊,見於華章南門。齊王曰:「嘻,子之來也!秦使魏冉致帝,

  子以為何如?」對曰:「王之問臣也卒。而患之所從生者微。今不聽,是恨秦也;

  聽之,是恨天下也。不如聽之以卒秦,勿庸稱也以為天下。秦稱之,天下聽之,

  王亦稱之,先後之事帝名,為無傷也;秦稱之,而天下不聽,王因勿稱,其於以

  收天下。此大資也。」

  ○蘇秦謂齊王

  蘇秦謂齊王曰:「齊、秦立為兩帝,王以天下為尊秦乎?且尊齊乎?」王曰:

  「尊秦。」「釋帝,則天下愛齊乎,且愛秦乎?」王曰:「愛齊而憎秦。」「兩

  帝立,約伐趙,孰與伐宋之利也?」對曰:「夫約然與秦為帝,而天下獨尊秦而

  輕齊;齊釋帝,則天下愛齊而憎秦;伐趙不如伐宋之利。故臣願王明釋帝,以就

  天下;倍約儐秦,勿使爭重;而王以其間舉宋。夫有宋,則衛之陽城危;有淮北,

  則楚之東國危;有濟西則趙之河東危;有陰、平陸,則梁門不啟。故釋帝而貳之

  以伐宋之事,則國重而名尊,燕、楚以形服,天下不敢不聽,此湯、武之舉也。

  敬秦以為名,而後使天下憎之,此所謂『以卑易尊』者也。願王熟慮之也。」

2 戰國策齊策四 -註釋

  ①歲:年成。

  ②息:繁殖。

  ③徹:同「撤」。

  ④故∶因此.

3 戰國策齊策四 -譯文

  齊王派使臣去訪問趙威后,威后還沒有拆開齊王送來的信,便問使者說:「年成可好嗎?人民可好嗎?大王可好嗎?」使者很不高興,說:「我奉齊王的派遣,來拜見威后,現在您先不問大王,卻先問年成和人民,豈不是先卑賤而後尊貴嗎?」威后說:「不對,如果年成不好,怎麼還會有人民?如果沒有人民,怎麼還會有國君?怎麼有舍本而問末的道理呢?」 於是她進一步問使臣說:「齊國有個處士叫鍾離子,他可好嗎?他為人,有糧食吃時。他給別人糧食吃;沒有糧食吃時,他也給別人糧食吃,有衣服穿時,他給別人衣服;沒有衣服穿時,他也給別人衣服穿。這是幫助國君養活人民啊!為什麼至今還不給他工作呢?葉陽子可好嗎?他為人,痛愛鰥寡的人,供養孤獨的人,救濟窮困的人,補給不足的人。這是幫助國君讓人民活下去啊!為什麼至今還不給他工作呢?北宮的女兒嬰兒子可好嗎?她不修飾打扮自己,已經老了,也不出嫁,而在家奉養父母。她是為民表率,教大家都行孝道的人啊!為什麼至今還不封嬰兒子為命婦讓她入朝呢?這兩位賢士沒給工作,一位孝女不給加封,您怎能統治齊國,做萬民的父母啊?於陵仲子還活著嗎?這個人為人,對上,不為國君服務;在下,也不治理其家庭;又不結交諸侯;這是帶頭要人們做一個對國家不負責任的人,為什麼至今還不殺掉他呢?」

4 戰國策齊策四 -編者

  《戰國策・齊策四》是戰國末年和秦漢間人所編撰彙集的一部歷史著作,是戰國時代各國史官和一些遊說之士記錄下來的文稿、史料,后經西漢學者劉向的彙集、整理成書。

上一篇[景煥]    下一篇 [卡慕]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