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兵制

戰略火箭軍,前蘇聯和俄羅斯武裝力量中裝備地地戰略導彈武器系統,遂行戰略突擊任務的軍種,於 1960年 1月正式建立。

1簡介

戰略火箭軍,前蘇聯和俄羅斯武裝力量中裝備地地戰略導彈武器系統,隨行戰略突擊任務的軍種,於 1960年 1月正式建立
戰略火箭軍
編製有地地中程、中遠程、洲際彈道導彈作戰部隊及勤務保障部隊、試驗部隊、科研機構、院校等。其領導機構為戰略火箭軍總司令部,使用權歸最高統帥部。
戰略火箭軍既可獨立實施戰略核突擊,也可與其他軍種的戰略核部隊協同實施戰略核突擊任務。
特點是射程遠,摧毀力大,戰備程度高,準確性好,突防能力強,作戰行動不受天候、季節和晝夜時間的限制,能廣泛實施火箭核突擊,在短時間內消滅和摧毀對方大量的戰略目標。
其作戰任務是:摧毀對方的核武器和軍事基地;突擊對方的主要集團,包括戰略預備隊;破壞對方的軍工生產和交通運輸;襲擊對方的國家機關、軍事指揮機關、工業中心和重要城市、港口等。平時,還擔負發射運載火箭、衛星、宇宙飛船等任務。

2歷史沿革

戰略火箭軍
戰略火箭軍,號稱俄羅斯武裝力量第一大軍種,也是相對於陸軍、海軍、空軍地位最獨立的一個軍種。從軍事戰略角度講,戰略火箭軍是俄「核威懾戰略的最重要基礎」,是確保國家安全的「擎天利劍」。
記得當年蘇聯第一顆人造衛星成功升空后,赫魯曉夫曾在聯大會議上用自己的皮鞋狂敲桌子。面對這種粗魯的作風,聯合國包括美國在內的成員代表竟無人加以批評,因為所有人都知道,赫魯曉夫敲的其實不是皮鞋而是核武器和先進的運載手段。為此,原蘇聯及其解體后的俄羅斯甚至在動蕩的歲月里也把它的戰略火箭部隊保持在24小時全天候不間斷的戰爭狀態,因為只有這支部隊能讓美國人注意傾聽俄羅斯人的意見,難怪世人都說俄羅斯最強大的軍種便是它的戰略火箭部隊。
俄羅斯的火箭技術但到了20世紀後半葉才得以迅猛發展。1959年12月17日,當時的蘇共中央決定成立戰略火箭部隊,1960年1月,最高蘇維埃正式批准了這一決定。此後,一個擁有30個獨立導彈團、7個導彈旅及兩個集團軍和一個常規軍編製的部隊便正式列入蘇軍的行列。火箭部隊的軍官都是在全軍嚴格挑選的,他們的裝備尖端、技術精良、物
俄羅斯戰略火箭軍徽章

  俄羅斯戰略火箭軍徽章

資供應極有保障,一開始便是蘇軍中的驕子。
60年代后,原蘇聯的火箭部隊飛速發展,最高當局為了和美國抗衡,也不惜血本,斥資加速研製核武器和運載工具。在全國的精心培育下,原蘇聯導彈原來單一的常規發射被陸海空立體發射所代替,導彈的命中精度越來越高,並且在70年代成功開發了多彈頭分導技術,和美國在這個領域平起平坐。

3重要地位

俄羅斯的戰略核力量由「三位一體」的戰略核武器構成,即陸基洲際彈道導彈、潛射彈道導彈和戰略轟炸機。而戰略火箭軍裝備著俄羅斯65%的核武器(海軍佔30%,空軍佔5%),肩負著完成核回擊行動中50%以上、回擊—迎擊行動中90%以上作戰任務。近800枚各型洲際彈道導彈和3385枚核彈頭,使戰略火箭軍在俄各軍兵種中的地位舉足輕重,被稱為俄羅斯核戰略的「殺手鐧」。新版《軍事學說》指出,「俄將保留一定規模的核力量,在常規武器不能保障國家安全的情況下,俄將使用核武器」,這使得戰略火箭軍在武裝力量中的地位不斷提升。尤其是現階段,在美國大搞國家導彈防禦系統,給俄羅斯國家安全帶來嚴重威脅而俄常規武器又明顯遜色於美國的今天,俄羅斯戰略火箭軍的地位將不可替代。

4現有規模

俄戰略火箭軍的基本任務是實施戰略威懾,在核戰爭中與其他戰略核力量一起遂行毀傷敵最重要目標的任務。它主要由火箭集團軍、導彈—太空防禦部隊和軍事航天力量三部分組成。俄戰略火箭軍約有17萬人,編為4個火箭集團軍(共19個火箭師,每師7000—8000人)、1個反導彈防禦系統集團軍、1個導彈襲擊預警系統和太空監視與防禦系統集團軍、3個航天試驗與發射場、1個航天器試驗與控制總中心、9所高等軍事院校,以及數個靶場、訓練中心、修理廠和直屬基地。
戰略火箭軍

5現有裝備

戰略火箭軍裝備有兩代5種型號共796枚洲際戰略導彈,其中第四代戰略導彈PC-20型(北約稱為SS—18型)180枚,每枚10個彈頭,命中精度260-430米;PC-18型(SS-19)160枚,每枚6個彈頭,命中精度300米。第五代戰略導彈PC-22型(SS-24)46枚,每枚10個彈頭;PC-12M「白楊」型(S$-25)370枚,為單彈頭;「白楊」-M型(SS-27)40枚,為單彈頭。第四代戰略導彈大多是70年代末80年代初研製並裝備部隊的,主要為地下井發射的洲際彈道導彈,具有可打擊多個目標、命中精度高、生存能力強、作戰靈活性較強等特點。
第五代戰略導彈
第五代戰略導彈是俄軍最先進的洲際彈道導彈,其中SS-27即「白楊」-M,是俄羅斯於90年代採用最先進技術研製成功的最新型戰略導彈,是一種單彈頭陸基洲際彈道導彈,具有機動能力強,命中率高,飛行速度快,不易被探測到,更不易被察覺到的技術性能,是目前世界上最先進的戰略彈道導彈,被喻為美國國家導彈防禦系統(NMD)的最大「剋星」。其技術先進之處在於在分系統上應用了最先進的固體火箭發動機,具有特殊彈道的彈頭、命中精度更高的制導系統以及快速發射等新技術成果。「白楊」-M導彈的發射重量為47.1噸,投擲重量1.2噸,配備一個當量為55萬噸的核彈頭,射程10050公里,使用壽命為15年。「白楊」-M洲際彈道導彈分固定式和機動式兩種,既可機動發射,也可從地下井發射。其技術性能和作戰效能要比美國現役陸基戰略導彈領先5-6年。從技術上講,「白楊」-M能對付世界上任何一種反導彈防禦系統。「白楊」-M導彈具有極強的可靠性和安全性能,突防
俄羅斯戰略火箭軍軍旗

  俄羅斯戰略火箭軍軍旗

能力和打擊能力也相當強。它能在任何條件下摧毀指定目標,其彈頭只有在碰到其他導彈撞擊時才有可能被擊出軌道,而這種概率又微乎其微。「白楊」-M導彈上裝有準確的引導和控制系統,使導彈可以絲毫不受電磁脈衝干擾。因此,雖然每次「白楊」-M導彈試射,美國衛星都極力跟蹤,但美國至今都不明白它是如何躲過電子檢測系統的。
該導彈已進行了近十次試射,裝備了戰略火箭軍的兩個火箭團,共計40枚。俄計劃從2000年起加快這種最先進導彈的部署速度,每年部署40枚左右,到2005年使戰略火箭軍擁有160枚這種導彈。

6夢想

戰略火箭軍
1992年俄軍重組以來,由於俄經濟持續低迷,軍費開支始終較低,只能滿足軍隊40%-50%的需求,因此部隊的軍事訓練和日常管理曾一度出現混亂。而戰略火箭軍因其所維護的核設施不容懈怠,因此其經費保障相對於其他軍兵種還算差強人意。但戰略核設施陳舊失修、核材料失竊等問題依然存在。
戰略火箭軍作為俄最重要的軍事力量,一直在進行組織體制改革,以期進一步縮減開支,優化指揮管理體制。1997年7月到11月,戰略火箭軍將軍事航天力量這一獨立兵種和原防空軍中的導彈—太空防禦部隊並人了自己的序列,接收了578個師、團級部隊,同時又撤併了50多個部隊和機關01998年戰略火箭軍又一次調整了組織結構,重新組建了導彈—太空防禦集團軍,年底又解散了200多個、改組和新建了50多個部隊和機構。到1999年年初,戰略火箭軍的兵力已經縮編至17萬左右,約佔俄軍總兵力120萬的14%,其中指揮機關人員編製減少了30%,機關與部隊的人數比例更趨合理。合併后,戰略火箭軍的人員在編率提高了12%,節約經費1。35萬億盧布,軍官年齡達到平均不及35歲,將軍和官兵比例達到1:1750,是俄各軍種中軍官年齡結構和官兵比例最合理的軍種。
戰略火箭軍
1998年戰略火箭軍、導彈—太空防禦部隊、軍事航天力量3家的戰勤組正式納入統一的作戰值班部隊編製,建立了新的戰略火箭軍戰備值班體系。合併后統一的中央指揮所的生存能力和工作效率提高了1-2倍,信息和命令傳輸速度加快2-4倍,總體戰鬥能力提高15%,作戰反應能力提高50%。戰略火箭軍新的作戰值班部隊現有1。3萬人,其中4000兵力處於24小時值班狀態,通過40餘條通信線路對所屬部隊實施指揮,從而能保障戰略火箭軍獨立、及時地發現導彈和空間襲擊的危險,發射導彈給予攔截和回擊,還能保障導彈核武器安全,使之始終處於良好戰備狀態。1998年戰略火箭軍總司令部啟用了新的自動化指揮系統,裝備了新型「白楊」-M導彈的部隊也配備了新的自動化指揮系統,戰略火箭軍從此進入新的發展時期。
1999年初,就在新版《軍事學說》草案頒布后的兩個月,戰略火箭軍又裝備了10枚「白楊」-M戰略導彈,俄還宣布從2007-2010年戰略火箭軍將全部換裝這種最新型導彈。與此同時,戰略火箭軍又在白俄羅斯建立了「伏爾加」型導彈襲擊預警雷達系統,擴大了戰略火箭軍的雷達網,加強了對整個歐洲地區彈道導彈來襲的監視。戰略火箭軍戰備程度很高,部隊可在接到發射命令後於30-60秒內將導彈發射出去。
戰略火箭軍所屬的17個導彈基地分散隱蔽在俄東部、中部和西部地區的廣袤山地和森林中。
俄羅斯戰略火箭軍帽徽

  俄羅斯戰略火箭軍帽徽

7大爭論

正因為戰略火箭軍在俄羅斯佔據極其重要的地位,所以俄軍界高層人士在其改組問題上分歧較大。此外,西方一些軍事分析家認為,普京上台後未能及時推出自己的軍事改革計劃,而一直沿用葉利欽時代的軍事改革方針,這從一定程度上觸動了軍界高層對戰略火箭軍去留的大爭論。2000年7月上旬幾次國防部部務會議上,以總參謀長克瓦什寧和以國防部長謝爾蓋耶夫為代表的兩派,就戰略火箭軍的指揮控制權問題爭論不休。
總參謀長克瓦什寧大將主張削減戰略核力量,加強常規力量建設。他力主取消戰略火箭軍的獨立軍種地位,將其降為兵種,並用3年時間將其納入常規部隊指揮部,由總參謀部統一指揮。他指出,應將戰略火箭軍19個師減至4個,核彈頭保留1500枚,到2016年將火箭部隊的4個師再減至2個,並將其併入空軍編製。據克瓦什寧稱,總參謀部的建議是依據1997年由時任總統葉利欽批准的《1997—2005年俄羅斯武裝力量建設與發展構想》提出的。他認為,當今發生核戰爭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戰略核力量實際上變成了政治遏制手段,而戰略火箭軍一半以上的SS—18、SS—19、SS—24和SS—25戰略導彈已超期服役,性能更顯落後,加之大量導彈設施年久失修,以及俄羅斯履行削減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的義務,俄戰略火箭軍的戰鬥編成無疑將迅速減少,這意味著戰略火箭軍已經失去了作為獨立軍種存在的意義。為此,應進一步裁減戰略火箭軍的人數,並從質量上對其進行改造,這樣可以使戰略核力量的指揮管理體系更趨合理,也能大大壓縮原本緊張的軍費開支。
曾當過戰略火箭軍總司令的國防部長謝爾蓋耶夫元帥與克瓦什寧的意見完全相左,他力保戰略火箭軍獨立軍種的地位。不僅如此,他還力主加強戰略核力量,而不是削弱它,並以此保持俄美核力量的均勢。
他批評克瓦什寧的理論「喪失理智,精神錯亂,將危害國家安全」。這位元帥早在1998年就曾設想在戰略火箭軍的基礎上,組建直接接受國防部長指揮的戰略核遏制力量司令部,統一指揮戰略火箭軍、海軍和空軍分別控制的戰略核力量,由國防部第一副部長兼任總司令,并力薦戰略火箭軍現任總司令雅科夫列夫上將擔綱。雅科夫列夫完全同意國防部長的意見,他指出,保留戰略火箭軍獨立軍種地位是現階段惟一正確的選擇,其他意見都是糊塗的、不可能實現的。
綜觀謝爾蓋耶夫和克瓦什寧的觀點,如果排除利益驅動因素,從深層面看,可以說兩人的爭論是關係俄羅斯未來國家地位的定位之爭。國防部長主張俄應以戰略火箭軍為盾牌,成為與美國平起平坐的軍事大國;而總參謀長則注重從現實出發,追求國家戰術目標,俄應做地區性大國。由於爭執雙方互不相讓,且有愈演愈烈之勢,於是到7月中旬,正在索契短期休養的總統普京緊急召見兩人,並嚴厲地「訓斥」了國防部長,才使這場震動了俄政壇的紛爭暫告平息。
然而此後不久,雙方舌戰再度爆發。總統普京在分析兩人之爭的深層原因后,決定儘快出台新的軍事改革方略,明確未來15年俄軍建設走向,從而結束有關戰略火箭軍的爭吵。於是8月11日下午,普京召集政府總理、安全會議秘書、外交部長、國防部長、聯邦安全總局局長、總參謀長、總監察長、最高法院院長、俄科學院院長和總統駐5個聯邦區的代表,提前召開聯邦安全會議。普京在會議上說,他已十分厭倦軍界爭吵,要根據國防需要和國家經濟實力均衡發展武裝力量各軍種。安全會議尚未就戰略火箭軍的去留問題作出最終的明確決定,只通過了「關於在現有經濟條件下發展武裝力量軍種的決定」,該決定將經過有關部門再次討論,並於提交普京總統批准n但受「庫爾斯克」戰略核潛艇沉沒巴倫支海事件的影響,估計原定計劃將被拖延。
據俄國防部高層軍官透露,安全會議大多數代表在會議上建議普京裁減陸基核導彈,然後把餘下的戰略火箭部隊合併到空軍,就像美軍的做法一樣。這樣,俄就將只保留陸、海、空軍3個軍種,從而撤消戰略火箭軍的軍種地位。不過,國防部長謝爾蓋耶夫在歷時4個小時的安全會議后回答記者「戰略火箭軍到底是『撤』還是『留』」的問題時,這位元帥沒有作正面應答,而是說:「戰略火箭軍的任何一個導彈發射架在其結束服役期之前都不會被拆除。」總參謀長克瓦什寧大將更是中性地說,主要任務是協調發展各軍種。看來,俄羅斯戰略火箭軍的「撤」與「留」將直接由總統普京裁定。種種跡象表明,「撤」的概率略大於「留」,結果如何,我們將對此拭目以待。
上一篇[恰克瑪克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