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月18日,金酷遊戲全新大作《戰神光輝》開測在即,玩家們翹首以盼的全新遊戲即將到來!創意遊戲公司金酷遊戲歷時一年又一全新大作《戰神光輝》聚集金酷遊戲大量創意的新作,帶來了全面的遊戲性強化。興奮的玩家們在參加這款夢寐以求的全新遊戲時應該注意什麼呢?



  首先要提醒玩家的是:原有的新《魔界》帳號無法登陸《戰神光輝》進行遊戲,玩家想要進入《戰神光輝》必須要註冊金酷通行證,並激活《戰神光輝》中伺服器,然後可以通過金酷通行證登陸遊戲!金酷通行證已正式開通,所有玩家都可以直接註冊金酷通行證帳號,金酷通行證帳號是唯一的,所以不會發生帳號相同等情況。同時開放金酷通行證以後,玩家們充值將更為便利!


  其次需要提醒玩家的是:新《魔界》中原有的不合理或者是BUG都將在《戰神光輝》里得到全面的修正,玩家們切不可用老眼光來看待《戰神光輝》這款全新的遊戲!原來的職業不平衡在《戰神光輝》里將不復存在,《戰神光輝》里每個職業都是平衡的,每個職業都是英雄!像原有的攻擊下限這樣的BUG將被修正,弓箭手一支獨大的情況將不再出現!玩家們在《戰神光輝》里一定注意不要被以前的經驗所誤導,在《戰神光輝》里玩家們可以隨便選擇自己喜歡的職業了!


  還需要提醒玩家的是:《戰神光輝》中角色得到了全面的加強,玩家遊戲起來將更加的輕鬆!在《戰神光輝》里,主動技能由原來的3級制度改成了9級制度,雖然總體上需求的技能熟練度有所上升,但是技能的威力也變得更加強大,而且還將出現神秘的超級大招--奧義!裝備系統也到了強化,防具的強化上限得到了提升,玩家將擁有更加強大的防具!


  而且做為金酷遊戲的全新大作《戰神光輝》有著很多很多的全新內容,絕對能讓玩家得到一個全新的體驗!全新的S型戰場,絕對能讓玩家國戰更加的熱血沸騰!網游界耗時最長,獎勵最豐富的限時星期連環任務也將在《戰神光輝》中出現!全新的地圖冰峰山、沼澤能帶你給全新的體驗!全新副本「死亡陰影」逆轉時空,將玩家帶回神魔大戰的時代!還有很多很多全新的內容,這都等待著玩家們一點一點的去發掘!


  全新遊戲《戰神光輝》1月18日震撼開測,全面的修正,全新的修改,全新的內容,打造出完全不同的全新遊戲,帶給你完全不同的遊戲體驗!《戰神光輝》給你一個成為戰神的機會!


  【主角故事】


  他纏了她很久,從第一次見到她,他就被她吸引。她也知道他喜歡她,卻又不知道該怎麼接受他,只好再將自己的心埋藏的更深。他叫雷宏,是天朝御林軍統領,她知道。她叫紫玫,艷麗如玫瑰,卻帶著讓別人無法接近的冰冷。


  春天的風是那麼的柔和,輕輕吹拂著她的秀髮。手中的銀白色長弓映著太陽的光芒。冷冷的看著遠處。緩緩的,她取出一支同樣光彩奪目的箭,輕輕搭在弓上,緩緩舉起長弓瞄準眼前那隻單獨在山丘上巡邏的獸人,弓鉉被漸漸拉開。


  「我奉勸你還是不要做蠢事。」一個懶散的聲音從後面傳了出來:「你以為獸人真的是白痴嗎?雖然他們真的很白痴。但是他們至少知道放出一個誘餌來讓你上當……」


  雷宏的話音還沒落,長箭便已經在空中劃過一條完美的弧線,帶著噴出的鮮血穿透那個獸人的咽喉。「殺!」果然不出那人的意料,獸人倒下去的同時,它周圍的灌木叢中殺出四十多個獸人戰士,它們揮舞著手中的長戰錘向紫玫衝來。  美麗冷艷的女射手沒有絲毫的驚慌,手中的長弓一次又一次射出死亡之箭,每一箭都準確的洞穿一個獸人的咽喉,箭無虛發。紮起的銀色長發在風中輕輕舞動,一身鮮紅的射手皮甲將她曼妙的身材襯托的更加出眾。


  但是她還是沒有完成狙殺任務。獸人在連續的襲擊中長了很多見識,不再像以前那樣擁成一團衝鋒,他們分散成散兵線,利用周圍的樹木做掩護,最後還有三十多個獸人突破了紫玫的箭雨界限。她毫不慌亂,低聲的吟唱一聲后,周圍的大地出現了一絲難以覺察的波動。


  身位最優秀的弓箭手,紫玫自然明白弓箭手的生命在於和敵人拉開距離,但那些愚昧的獸人還是不知死活的衝過來。


  「這些白痴生物,死了也活該!」那個懶散的聲音又響了起來,話音未落,那些獸人的身上就開始出現一絲絲的潰爛。劇毒陷阱!那些獸人還沒有從驚愕中醒悟,一道淡色的身影如閃電般沖了出來。一柄遠比一般雙手劍更寬,更長,更厚的重劍劈向第一個獸人,緊跟著一聲怒吼,周圍的獸人頓時被震暈,醒過來后不顧身上的毒素效果,全力向那個英武不凡,全身閃耀金屬盔甲的戰士攻擊。


  「喂,你還呆在那裡傻看什麼!」雷宏誇張的嚷著,每次出劍必定會有一個獸人被劈成兩段。圍攻的獸人組建組成了進攻序列,他們配合著身邊的戰友不停的向雷宏進攻,把他圍在一個很小的圈子裡,獸人是一個很強悍的種族。


  「再不出手明年今天就是本少爺的忌日了!」雷宏大吼一聲,使用天罡震怒將獸人再次麻痹后沖紫玫叫道:「本少爺死了,將來誰娶你?!」


  紫玫的嘴角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冰山融化了,那笑容足以讓真正的玫瑰感到慚愧。手中的長箭一支接一支,從容不迫的將獸人成群的射倒。在最後一個獸人倒下的時候,屠殺從森林裡飛出一隻戰斧,劈向雷宏。正帶著微笑向紫玫走來的雷宏應聲倒下。獸人統領!


  紫玫心中彷彿被什麼東西猛擊了一下,她瘋狂的向著森林裡那個若隱若現的影子射出一箭又一箭——狩獵之痕,劇毒箭,暗影箭,破空襲擊,重擊引導。她發瘋似的根本不故自己弱小的魔法力向那道影子射擊,直到一聲轟然巨響。


  紫玫飛快的跑到雷宏身邊,將他摟進自己懷裡,帶著哭聲道:「雷宏,雷宏,你醒醒啊!」


  先是一隻眼,沖紫玫扮了個鬼臉,乘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猛的將紫玫抱了起來喊道:「天啊,我實在太幸福了,玫玫原來你真的喜歡我,我好幸福啊!「


  「那你的傷呢?」紫玫不解的問。


  「騙你的啦!」


  「好痛,不要打了,我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


  夕陽的光輝將兩道身影在大地上拉出好遠,一個偉岸,一個纖細。


  「過幾天,我們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處理完,就一起去金戈蒼原,親手宰掉那隻禍害人間的魔王路西法(lucifer)。」


  「為什麼不是現在去呢?」紫玫輕輕的問道:「還有什麼事情比它更重要?」


  「有的。比它重要太多了。」雷宏嚴肅的點了點頭,掏出剛剛從獸人首領屍體中取出的血色玉佩遞給紫玫道:「我們必須先去一下古格沙漠,找沙漠酋長說清楚,我和他寶貝女兒的婚事馬上舉行!」


  「你討打!」……


  **** 昨夜星辰 ****


  他本是帝國里顯赫的一員,在二十五歲的時候,他將繼承父親的爵位,成為傲峰公爵,接受帝國的任命。但十年前那場血案讓他成了流浪的孤兒,沒有家人,沒有朋友,朋友任何幫助,一個十五歲的小男孩就這樣流浪在帝國的陰影里,苟且偷生。


  沒有人知道傲峰是如何在那些艱苦的日子裡生存下來的,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他已經成為了這個世界上擁有神秘力量的一個強者,一身雪白的召喚師外衣,一條始終跟隨在自己左右的狂狼。現在,他要到秘密魔法研究所去尋找一些東西,但研究所門口現在正穩穩的坐著一個人,將他的去路全部擋死。


  「讓開。」傲峰冷冷的對坐在身前的麗人說。從她那套精緻的燙金藍色魔法斗篷和那根懸著璀璨魔晶石的真理法杖可以看出,此人是個高級魔法師,偏愛藍色的則是冰系魔法師。


  「烈焰帝國世襲公爵,屬於皇親國戚的傲氏家族第三十一代,小小年紀就被譽為帝國第一神童,與溫柔淑賢的小公主定親的傲峰公爵大人。」魔法師轉過臉來,那是一張美麗到讓人窒息的臉龐,白凈的瓜子臉上點綴著一雙如星的雙眸,櫻唇微張:「為什麼你如此狼狽,連幻獸都傷痕纍纍。那些野蠻的獸人不會是你的對手,我猜是翼人吧?」


  「不管你是誰,把路讓開。」傲峰的神色沒有任何變化,依然定定的看著魔法師,一陣微風撫過,掀起他的長發,一條讓人不寒而慄的巨大傷疤由額頭直到嘴角。


  美麗的魔法師看到這條巨大的傷疤,臉上閃過一絲難以覺察的痛苦:「半年之前,你找到了當年陷害你父親的丞相,把他們全家三百四十口人殺了個雞犬不留;三個月前,在牢中對你家人有過侮辱行為的一百多名獄卒官吏被滅九族,一時間,帝國內以死神稱呼的殺戮魔王。原本應該是帝國棟樑之才,現在卻如此墮落?」那如泓的雙眸平靜的看著傲峰。


  「你自己找死。」傲峰雖然對這個聲音有些熟悉,但這些年來為了保護自己,他已經變的冷血。一柄散發著死亡氣息的血色鐮刀慢慢出現在他的手中,冰冷的氣息直接沖向眼前的佳人。美麗的法師輕嘆一聲,站起來讓開秘密魔法研究所的大門。


  傲峰沒有絲毫的猶豫,握住鐮刀走了進去,一路之上,無論誰在擋路,都慘死在鐮刀之下,而他根本不在乎敵人在自己身上留下多少道傷疤。或許心頭的痛苦,遠遠超過了肉體是創傷。在闖過無數攔截,那本記載著最高詛咒魔法的書就在眼前觸手可及的時候,一道巨大的暗影箭將他重重的拋了出去,大口鮮血噴了出來。巫妖狂法者!


  但傲峰卻毅然的又站了起來,用巨大的鐮刀支撐著自己的身體,一聲低沉的咒語召喚出一個龐大的元素戰士。黑暗中傳來一聲輕蔑的笑聲,一道黑色的巨大爪子抓向元素戰士。


  「死亡獻祭!」傲峰怒吼一聲,元素戰士立刻發出猛烈的爆炸,再次召喚出一個龐大的地獄火,加持生命鎖鏈后,揮舞著巨大的鐮刀沖向黑暗中的怪物。怪物的強大遠遠超過了他的預料,詭異的魔法一道又一道向他襲來。就在即將被怪物摧毀前的一瞬間,一道冰甲溫柔的護住了他的身體,緊接著又是一連串暴風般的冰系魔法向怪物衝去,將他徹底消滅。


  門口那絕美的魔法師緩緩出現在傲峰面前,淡淡道:「末日詛咒對你真的那麼重要嗎?」


  看到自己付出了如此多的努力才得到的末日詛咒術卻她手中,傲峰的心無法再冷靜,報仇的希望就在這裡,他盯住那本書狠狠道:「把書給我,不然殺了你!」


  **** 火焰傾情 ****


  鳳舞不知道自己的身上究竟有多少處受傷。手中那把優雅鋒利的承影劍也被沙盜王陵墓中那些兇猛的怪物砸出道道裂痕;身上那套天朝戰


  士導師世代相傳的榮譽戰甲也破損多處,鮮血不斷的從傷口流出,她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了。


  一陣刺耳的長嘯傳來。鳳舞知道,自己就要死了。眼前的路,是一條絕路。沙盜王的墓地最深處,一條延伸出來的石路已經到了盡頭,她


  正在站沸騰的岩漿中間,無論是左右,還是向前,都只有短短一步的距離。她的後面是唯一的出路,而現在,一隻揮舞著巨大黑色肉翼的怪物


  正張狂的笑著向她逼來,彷彿眼前的人類已經是他的盤中美味,已經好久沒有吃到這樣的美味了。


  「想要從我這裡奪取墨炎石?想要去破壞魔王路西法(lucifer)大人的偉大計劃,做夢!先把你的生命交給我吧!」


  半空中的怪獸再次發出猙獰的狂笑,就在它張開雙翼準備撲向鳳舞時,一團巨大的火球破空而來,那空中的怪物還沒來得及作出反應,便被那炙熱的火焰燒成一團灰渣,落入岩漿之中。


  一張英俊的面孔出現在峭壁之上,對鳳舞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你好,我是龍飛。」


  已經耗盡全力的鳳舞抓住龍飛的手后,再也支撐不住,昏了過去。一真陰森刺骨的寒氣將鳳舞喚醒,她吃驚的發現,自己竟被剛才那英俊的法師抱在懷裡,墨炎石就在自己身上,而擋在前面的卻是一個巨大陰森的木乃伊。


  「不錯,竟然能殺死女妖王。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如此強大的人類了。」木乃伊那鏤空的雙眼中冒出兩團熾熱的火焰。


  「醒了?」龍飛旁若無人的輕聲問鳳舞。鳳舞此時才發現,原來魔法師並非都那麼弱不禁風,在他懷抱里,自己甚至能感覺到從未有過的溫暖,她有些嬌羞的點了點頭。


  「那我看我手刃此獠!」龍飛溫柔的將鳳舞放在石壁邊上:「照顧好自己。」


  作為火焰魔法師,尤其是重視攻擊的火焰魔法師的威力是無法用語言來描述的,終極火球術,火焰強擊,火焰引導,眩暈爆炎,延遲火焰,一個比一個威力更強大,殺傷效果更強。可是眼前的木乃伊是沉睡了數千年之久的法老王,生前就擁有強橫的實力,被死亡氣息沾染復活以後更加強大。想要擊敗他絕非易事。


  那些威力強大的火焰魔法被法老王輕易化解,而法老王那防不勝防的詛咒術和早已經失傳的各種詭異魔法讓龍飛防不勝防。修行本已很深的他漸漸抵擋不住法老王的攻擊,一次次堪堪躲過,殷紅的血跡漸漸溢出他的嘴角,輕靈的步伐變的沉重,輕快的吟唱也變的那麼費力,死亡,彷彿就在眼前。


  當法老王舉起手中的血染權杖之後,龍飛知道,自己就要死了。


  一團純白的光芒突然向法老王襲擊而去,權杖就在龍飛的頭頂上停了下來,法老王一動不動定在當場。就在龍翔吃驚的瞬間,一柄黝黑的長劍洞穿了法老王的心臟,濃烈的神聖氣息頓時將法老王炸成碎片。


  不顧受傷的身體,鳳舞拼著剛剛積蓄起來的一點力量連續使用戰士高級技能,對體力還未恢復的她來說有多難就可想而知了。


  「你這又是何苦?」龍飛拭去嘴角的血跡,對鳳舞輕輕道。


  「還沒手刃暗夜魔王路西法(lucifer),我又怎麼能不撐下去?」鳳舞用長劍支撐住身體。


  「墨炎石已經到手了,如果不介意,我們一起去掃滅亡靈軍團。」龍飛的心裡有種特別的感覺,他很想和這個剛剛認識的戰士留在一起,擁著她的時候,心裏面有種淡淡的幸福的感覺。


  「其實,這也是我想問你的。」鳳舞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著,身為勇敢的武士,這是她第一次露出羞怯的微笑,荊棘之旅有他為伴,彷彿也變的甜蜜


  古格沙漠上的夕陽下,兩個人互相攙扶著,邁向黑暗,為黎明而戰。


  「好吧,那你看看這個。如果看過以後你還決定要殺我,那就動手吧。」女法師將那本邪惡的末日詛咒收到身後,從荷包里珍重的取出一塊精緻的藍寶石,遞到傲峰跟前。


  傲峰只看了一眼,身體便不能控制的顫抖起來,蒼白的雙頰變有些發紅,不能置信的看著眼前的魔法師,顫聲道:「你,你是從哪裡得到的?」


  「本來就是我的。」女魔法師看了傲峰一眼,低聲道:「是十年前定親的信物。」


  「烈焰帝國三公主傲霜?!」傲峰不能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佳人。


  「一年前,帝國大軍遠征金戈城,不料卻被地獄中突然殺出的魔王殲滅,父皇帶傷回國。作為女兒,我必須去金戈消滅那些殘暴的魔王,為我帝國將士復仇。」傲霜靜靜的看著這個曾經是他未婚夫的男人:「但是我的力量太弱,我希望我的丈夫能幫我達成這個心愿。」


  傲峰先是一驚,雙眼中又爆出熱切的目光。兒時那些快樂的時光,那些讓人陶醉的美好,兩小無猜,青梅竹馬的戀人此刻就如此亭亭玉立的站在自己面前,傲峰那死去多時的心也漸漸的復甦了。看著傲峰表情漸漸的溫柔,傲霜的臉上漸漸升起兩朵紅雲。


  「我帶來了父皇給你的信。他為以前的事情向你道歉,並且恢復你的官爵,誅殺了當年主持陰謀的幾個部落元老,還,還把我們的婚事……」敖霜的聲音越來越低,到了最後,連他自己都聽不到了,只是那原本冷傲的竅臉不爭氣的紅了起來。她何嘗不時時挂念著這個從小便呵護自己,疼愛自己的男人?


  「那就一起走吧,以後的路,我們一起走。」傲峰的臉上第一次露出幸福的微笑。從擺放末日詛咒的祭壇上取出墮落之魂后,輕輕將傲霜擁進懷中。


  **** 冰封山巔 ****


  冰封山,傳說上古時期諸神的宮殿,擁有無上權力的光明神的寓所。曾經在千多年前,這裡是人類所敬仰,崇拜的聖潔之地。


  千年前那場浩大的神魔大戰王,魔王路西法(lucifer)親自率領亡靈大軍到此與光明神展開決戰,從那以後,原本巍峨莊嚴的聖殿此時只殘留下一個個凹凸不平的土坑,每當夏季到來,雪水融化,這些土坑又變成湖泊。


  原本屬於神聖的山區現在卻被無數的兇殘野獸與怪物所盤踞。那厚厚的冰雪中隨時會竄出取人性命的野獸。傳說中屬於光明神大殿的主峰上,也被來自地獄的一群死神所佔據,它們猙獰的用手中的靈魂收割者瘋狂屠殺所有闖入此地的人類。


  現在的冰封山,是名副其實的人類禁區。但是今天,山崖上還是有那麼一對年輕人堅定的向著山巔進發。


  男的一身紫色勁裝,淡色長發垂到肩膀,手中,是一把耀眼的光芒之弩。縱然是全身戰鬥裝備,也無法掩住他的貴族身份,舉手投足間都顯出他身份的尊貴。


  站在男人身邊的女孩子卻顯得非常奇怪,雖然在寒風刺骨的冰封山上,她卻只穿一套復仇裝備,將完美的身材襯托的更加玲瓏。精心修剪過的秀髮顯得異常艷麗,右手的手腕上繞著一條璀璨皮鞭,在冰雪反射下,如同大海波濤般,這就是傳說中的神鞭卷浪!


  「雨竹,你真的要去金戈城嗎?」貴族男子轉身問:「聽說魔王就在那裡,先不要說能否將魔王殺死,恐怕只是他身邊的那些走狗我們就不好應付。」


  「所以我才要到這裡來啊。」女孩子嬌媚的一笑:「你需要的冷血術和我需要的召喚龍術,據說只能在這裡學到。不會終極技能,那我們就是去給魔王送食物?你當我傻啊,冷楓爵士?」


  「我以為你不知道呢。」冷楓苦笑一聲:「這麼長時間在一起,你這瘋丫頭做什麼都不沾邊。我這當哥哥怕了你了!」


  但是這兩個人根本沒有發現,在遠處的冰雪覆蓋下,一道淺淺的波紋向山頂涌去。


  說笑之間,兩人就到了冰封山遺迹前。前方不遠處閃爍金光的石頭,便是他們此行的目的——兩個職業的終極法術和上古水晶!


  雨竹剛邁步要去拿東西,就被冷楓拉住:「小心,我們一路上什麼抵抗都沒有遇到,這裡肯定有蹊蹺!」冷楓的經驗遠比妹妹豐富很多,不然伯爵夫婦也不會放心讓這對寶貝兒女出外遊歷。


  果然,話音未落,前面的金光處就緩緩出現了一個龐大身影,黑色的斗篷將它全身籠罩在其中,一隻骷髏般的手在露在外面,握住一柄熊


  熊燃燒的鐮刀——死神鐮刀。這對兄妹吃了一驚,警惕的向後退了一步,卻發現周圍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布滿了各種兇殘怪物:死神侍衛,死神長老,死神使者。在他們後面,骷髏士兵,骷髏弓箭手,骷髏法師又將他們的退路擋住。


  兄妹兩個顯然應對戰鬥經驗非常豐富,沒有絲毫的慌亂。兩人幾乎同時開始了動作,加持魔法之後,暗影箭,劇毒箭,召喚獸,一波接一波的攻擊向周圍的怪物蓋去。那些弱小的怪物根本無法對這對兄妹造成什麼損失。要知道,在大陸上,這兄妹倆早就因為自己武技而揚名四海了,這些小角色又怎麼能難倒他們?


  只是這對兄妹很奇怪,為什麼死神王眼睜睜看著自己將他的屬下被自己逐一殺死,自己卻站在那裡分毫不動。


  兄妹兩人剛剛消滅掉所有的怪物,就被死神的恐懼魔法壓制在原地。「在死神前,不應該有任何生靈的存在。」那陰森的斗篷下,透出一陣強過一陣死亡氣息。


  面對死神那狂風暴雨般的進攻,兄妹倆吃驚的發現,他們很多攻擊在死神王身上根本就沒有效果!消失無效,附毒射擊無效,衰弱之箭無效,暗影箭效果大大減弱,至於詛咒恐懼系法術則沒有絲毫效果!而死神的攻擊則一波快過一波,甚至在揮舞鐮刀的瞬間,他還能使用出各種地獄魔法來詛咒兄妹倆。


  眼看無法阻擋死神的攻擊,冷楓為自己施加了一個滯停射擊后,連續幾箭將死神王逼開。配合無比默契的妹妹雨竹從一側衝出,卷浪鞭隨手揮向死神后,向著那金光所在地衝去。憤怒的死神緊接著發出暴風般的進攻,將冷楓逼入絕境。就在鐮刀即將劈下去時,周圍的空間產生了異常的波動,強大的神聖氣息將死神壓至一旁,雨竹身前爆發出潔白的光芒,一個聖潔的大天使緩緩出現在死神面前。


   

上一篇[功德圓滿]    下一篇 [受傷的天使]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