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戲人泥哨是西安的特產.泥哨的題材廣泛,花樣頗多。造形有動物、人物,往往同一題材就有多種不同的動態和不同的神態造型。其中常見的有雞、鴿子、鷹、燕子、豬、狗、猴、魚、龜、青蛙等,還有男童女孩造型的泥哨。有的偏重於寫實,如新絳的鳥類、龜、青蛙形泥哨;有的偏重於寫意,極為概括簡練,如稷山的鴿子、八仙造型的泥哨;有的於寫意寫實之間,如忻州的雞,猴形泥哨。但無論寫實還是寫意,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善於挖掘各種動物潛在的美,使小小的泥哨富有吸引力。

1 戲人泥哨 -特產簡介

唐三彩早已以它獨特的藝術魅力征服了整個成人世界,你可知道咱們古長安還有一種別具一格的「小唐三彩」,或者叫「碎娃唐三彩」的么?它不僅征服了成人,還征服了整個中國「碎娃世界」,聽說它們近年來已多次遠渡重洋,結識

戲人泥哨戲人泥哨

 許許多多的異國小朋友,成為中外藝術交流的——座小小橋樑,牽動著億萬「碎娃」們的心靈,使他們充滿了天真爛漫的美的遐想。這種「小唐三彩」就是西安魚化寨生產的戲人泥哨, 「土名」叫「魚化寨的泥叫叫」

魚化寨泥叫叫高約5厘米,正面模印、背面手捏,單片模即可完成。頂端設有小圓孔,為氣流通道,一吹就會發出高吭的聲音。胎體晾乾後用谷糠鋸末為燃料,暗火焙燒。在燒造過程中,胎體表面的泥土顆粒間吸收了大量的碳質,因而通體烏黑。燒好的泥哨用白、紅、黃、綠、藍各種顏色加以彩繪,外表罩塗桐油,又黑又亮又好看,極宜兒童把玩。 
 
泥叫叫的造型多以歷史人物、戲劇人物、神話人物和現實生活人物為題材,一律做成直立式,基本造型無顯著變化,用人物的頭飾、服裝、兵器、道具等展示人物的身份特徵。如姜子牙的重要標誌為杏黃旗和打神鞭;薛平貴則突出其馬鞭與風帽;王寶釵則描繪同提籃和鏟子;程咬金則刻畫出他的國公帽與斧頭。這些小小的人物造型常常是幾個或十幾個一套,也有的零散單個不配套,總共有100多種。 
 
狄寨泥叫叫的製作方法及形式基本與魚化寨泥叫叫相同。所不同的是胎體塗做大紅底色,彩繪紋飾加有適量的金色。魚化寨與狄寨的泥叫叫均以小見長,質地堅實、造型輕巧、便於運輸傳播,都是很有特色的民間玩具。

2 戲人泥哨 -歷史傳說

於它的來歷,說法很多,但都伴隨著一個優美雋永的傳說,這個傳說和這種「碎娃唐三彩」一樣,牽動著歷代碎娃及他們父母姐妹們的心靈和情思。卻說這魚化寨村頭住著一戶王姓人家,一家三口,丈夫王秉誠是個老實八交的「魚花子」,除了幹活、吃飯,沒有多餘的話;妻子黃氏紡花織布也是一個好勞力,只是生性有些刁鑽狠潑;養女春花是個天真善良的小姑娘,雖然年方十歲,卻已曉事,結網、撿魚、拾柴禾,搶著幫父母做事。一家人沒黑沒明地苦撐苦

戲人泥哨戲人泥哨

 干,無奈生逢亂世,生活乃是緊緊巴巴趕不上趟兒。但一家人過的還算和睦。這年秋里十年未開胎的黃氏生了個胖兒子,從此,災難便降臨到小春花頭上了。黃氏把親兒子親成寶貝蛋蛋,把養女恨成眼中釘肉中刺兒。吃飯分兩樣,媽媽弟弟吃白饃喝米湯;父親姐姐啃糠窩窩就涮鍋水;弟弟穿新的,姐姐穿爛的;弟弟睡熱炕;姐姐被趕進柴禾房。苦難的生活沒有把春花折磨死,她反而象春寒料峭中的迎春花兒,越長越水靈、越長越聰明穎慧了。她畫的花兒朵兒能闖見香氣;她剪的鳥兒燕兒, 欲展翅繞樑。春花兒用在春廟會上賣花賣畫得來的錢補貼家用,還給心愛的小弟弟買個零食、耍活,可她自己連一文錢一碗的湯水也捨不得買著喝。就這還是落不下好,養母總是沒事尋事地要把她打個遍體鱗傷方才罷休。

一天,春花趕廟會賣畫賣剪紙去了,父親一早就下皂河撈龜去了,黃氏趁機攤煎餅炒雞蛋,要給「蛋蛋娃」和自己做偏食吃,她一眼沒盯住,四歲的「蛋蛋娃」秋果溜出門,到河沿上尋他大去了!

黃氏攤好煎餅炒好雞蛋,房前屋后尋不見秋果娃,正急得象熱鍋上的螞蟻不知如何是好呢,只見他大抱著渾身凈濕人事不省的秋果娃回來了!原來小秋果在河沿上被石頭一絆跌下河去,好在被在遠處打魚的他大看見了,才救了下來。好容易救活過來,但娃因驚連跌,落下了個雙腿癱瘓的病。為給娃治腿,夫妻倆沒黑沒明地苦幹,拉下了一河攤的爛帳,到頭來還是沒治好娃的腿。年三十,債主逼債,王老大貧病交加,一口痰沒上來,撇下娘兒三個去了!屋裡的頂梁

戲人泥哨戲人泥哨

 柱一倒,生活更加艱難了!娘要服侍弟弟,生活的重擔就幾乎全壓在十四歲的春花姑娘肩上了。

俗話說: 「久病床前無孝子」。反過來也一樣,久病床前無慈母。黃氏叫秋果的病拖累煩了,成天價挖屎端尿厭了,她起了把秋果娃扔到河灘里喂狼的歹心。她有意不給秒果按頓吃喝,不給他收拾屎尿,任他餓在炕上、臭在炕上;反過來,對春花卻出奇地好,她有個如意打算:撇掉秋果包袱后,再把長得如花似朵的春花一賣,抓一筆現錢,自己好再走一家日子好過的人家。誰知,春花姑娘卻心疼自己病癱的異母弟弟,她見娘有棄弟之心,便主動侍候起秋果來,黃氏罵她是「瓜女子,傻姑娘」,說出了自己丟棄癱兒的打算,說是只有那樣,咱母女倆才能過好日子,要春花幫她一把。春花一聽,嚇傻了,給娘跪下,代弟弟向娘求命,並表示自己終身不出門,掙錢養活娘和弟弟。黃氏氣得一甩袖子走了。

一計不成,黃氏又生一計,她要先把春花賣出去,再計算兒子。但春花不穿她買來的裙衣,整天呆在柴禾屋裡服侍弟弟,還用鍋黑抹了臉,把自己抹成了個人見了怕的「母夜叉」,相親的媒婆和人販子一個個全被嚇跑了!黃氏無奈,只好把屋裡洗劫一空,撇下孤女癱兒,后嫁他人去了。這下十四歲的春花便挑起了養活自家和弟弟的重擔。

為了生計,春花不但畫花剪紙,還操起了養父的舊業——打魚賣魚;為了使弟弟的病腿早日痊癒,她不但千方百計地打聽民間單方、驗方給弟弟治,每日里還抽空給弟弟撫摩病腿……小小姑娘春花又當爹又當娘還充郎中醫師,簡直是操勞盡了!但她不僅沒有累倒憔悴,反而出脫得賽天仙般地水靈美貌了。媒人們又蜂擁登門,連長安城裡的公子、少爺都紛紛遣來了媒婆。百家提親的人家中,春花也相中了幾家老實、厚道的人家,但為了癱弟弟,她都狠狠心一一回絕了: 「想要我,得連我愛弟一塊『嫁』過去,保證給他治好腿,供他念書成人方可……」媒婆們都嘆口氣走了,誰家願娶個病人增加負擔呢!生逢亂世,誰家的日子都艱難啊。

但不曉事的弟弟有時夜裡還向姐姐哭鬧著要娘!眷花心裡苦哇: 「傻弟弟,我也想在娘跟前撒個嬌呢, 可咱娘她……」一天,秋果把她鬧得心酸了, 她哭著摟上秋果說: 「姐姐就是你的娘啊!」秋果的兩隻小胳膊緊緊地摟著姐姐,哭著叫了聲: 「姐姐——娘!」兩人哭做了一團。

秋果成天價坐在炕上,姐姐怕他心焦坐病,有心給他買幾樣耍貨,可是沒有銀錢,有點錢除了吃喝穿戴,還要給弟弟抓藥治腿呢,於是春花就想著自己給弟弟做幾樣耍貨。繪畫剪紙弟弟看都看厭了,不要!那麼做些啥耍貨呢?!一天,春花看見幾個娃娃伏在河沿上挖「油黑土」捏泥娃娃耍呢,她心裡一動, 也挖了一塊「油黑土」拿回去給秋果娃玩。秋果稀罕了沒兩天就玩膩了,再說把炕也弄髒了!瞅著被秋果撇到了一邊的「油黑土」,春花心裡又一動:我就用這不用錢買遍地都是的「油黑土」給秋果做要貨!眷花心靈手巧,看啥會啥,她抓起用油黑土加水和成的泥,隨手就捏了個挎籃挑菜的王寶釧,這是她在正月十五看大白楊的社火芯子時,爛記在心中的一個人物形象。接著她又捏了個代父從軍的花木蘭。秋果喜得合不攏嘴?不等干就抓過去耍。社火芯子他也看過,他小心眼裡還記得花木蘭的脊上還背有旗旗呢,於是他發揮創造性,用棍棍給花木蘭和王寶釧的脊上都扎了個插旗旗的小洞洞眼兒。他耍得眉開眼笑,姐姐看了,心裡也甜甜地笑了。

第二天,春花在掏灶灰時,看見灰中有個小泥人人,撿起一看,原來是昨日自己給秋果捏的王寶釧,已經被火燒了個瓷瓦王寶釧了!她見瓷瓦人。兒脊上還有個洞洞眼,隨便含在嘴裡一吹, 「咕咕」直響,象瓦人兒在唱戲一般,春花的心裡樂開了花,她想: 「以後捏的泥人都戳上眼兒燒成瓦人,,就既不怕摔打又能當哨吹了!弟弟一定心裡喜,心裡一喜,腿病就好得快了!」她把瓦王寶釧遞給秋果,秋果還以為姐姐娘責怪他為啥把王寶釧塞進了灶火洞呢,於是低垂著臉認錯說,他見王寶釧背著旗不好看,就把它藏進了灶火洞。春花誇弟弟藏得好,又吹響了瓦人兒,秋果喜得直拍巴掌,恨不得爬起來在炕上翻跟頭給姐姐娘看。

但秋果耍了幾天以後,又膩了,嫌瓦人兒黑不溜秋的,鼻子眼窩看不清,衣服上沒色彩。

春花又犯了思量: 「哪裡有銀錢買膏子染瓦人呢!……哦,對了,昨個從木塔寺經過,見寺里正在修大殿,重新給雕梁畫柱上色,村裡的成林哥在那裡當漆匠,問他要點顏料染兩個兩寸長的小瓦人人,他一定會幫忙的」。想到這裡他就帶上那兩個小泥瓦人到木塔寺里去尋成林哥。成林是個能幹的老成小夥子,正在暗暗地愛著春花,也很同情和愛憐秋果,他不但答應給各色古木建築用的顏料,還親手幫春花給泥瓦人兒上色。他上色技藝很高,先把顏料用水調和,加入適量膠水,然後先染泥瓦人的衣裳,后畫面部,最後點睛,待最後一道顏料干后,再均勻地塗上一層桐油,兩個色彩鮮艷、栩栩如生的小泥瓦。人——王寶釧和花木蘭便活靈活現地站在小秋果的面前了!

春花從成林哥那兒學到了上色的技藝后,先後又給小秋果做成丁許多小泥瓦人耍貨,大多都是社戲和社火、芯子里的人物,有三國志故事裡的人物劉、關、張和諸葛亮;有王寶釧和薛平貴;有姜子牙、程咬金;最多的是古代的一些女中豪傑:花木蘭、王昭君和女媧等等。

有了這麼多新穎鮮麗的耍貨后。秋果高興扎了。成天價擺戲人兒演社戲、要社火、腿病一天好似一天。到了第二年的春間,他已能扶著壁走到門外邊曬暖暖,邊擺弄他的新奇耍貨了。這一擺弄不打緊,村裡和鄰近村裡的娃娃伙都跟他(她)大、媽鬧火著, 「要小秋果那樣的戲人耍貨,吹著還會咕咕的叫喚!」於是人們都找春花,要求買她做的戲人泥哨耍貨,春花被「逼」不過,只得歇下其它營生,成批地製作起戲人泥哨耍貨來——從此,魚化寨開始有了「泥叫叫戲人」的生產。

不久,秋果的腿病就完全被治好了,他由世上頭一個戲人泥叫叫的玩耍者,變成了他姐姐娘的第一個徒弟和幫手,幫他姐姐娘辦起了魚化寨第一個戲人泥叫叫作坊。成林哥也不斷地幫助和周濟他們。他們姐弟二人製作的戲人泥叫叫成了廟會上最紅火的要貨,在長安城裡的城隍廟廟會上被搶買一空,轟動了整個長安城的娃娃伙,聽說連皇宮裡的小皇子們都要內侍們幫他們買來一吹為快哩。皇后見小皇子們這麼喜愛這種小玩藝兒,而這小玩藝術也的確做得小巧玲瓏,討人喜愛,隨口贊了句「這玩藝兒真象唐三彩,就叫它小唐三彩吧!」經皇后千歲風口的這麼一「封」,春花姐弟做的戲人泥叫叫,頓時身價百倍,村裡和鄰近村裡的許多人就拜師於門下學藝。春花姐弟倆,毫無保留地把自己摸索出和學來的一整套做戲人泥叫叫的技藝傳授給眾人。——從此魚化寨十戶有九戶都做開了戲人泥叫叫。魚化寨的戲人泥叫叫,魚化寨的「碎娃唐三彩」便從此開始行銷天下,聞名於世。

這天,春花正在為秋果辦喜事(她打算給弟弟安家后,便和等她多年的成林哥結婚,他們的婚禮將很簡單,因為他們的「媒人」只是戲人泥叫叫!),突然門外來了個要飯的老婆,當她正抓了一大把銅錢迎出來時,那老婆卻把身子背
過去了!就這,她還是認清了:這就是當年撇下她和秋果後走了的娘!——她老人家來認兒女又無臉面見兒女!「媽---!」春花撲上前去抱住已淪為叫花子的養母,把她拉進屋裡,按在正中的太師椅上坐下,讓秋果和新媳婦來拜見老人,新媳婦跪下了;秋果卻愣在那裡不跪,春花走過去強按他跪下認了娘!黃氏感動得一把摟住春花,悔恨交加,泣不成聲。 

有娘回來操持家務,秋果小兩口得以精心地製作泥叫叫。春花也放心地離家和她的成林哥結成了眷屬,他倆敬的「媒人」果然是王寶釧和花木蘭那兩個最初的戲人泥叫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