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為配合戲劇演出需要所創作的音樂。用以烘托渲染戲劇環境氣氛,加強動作及節奏,推動戲劇情節發展,有助於演員塑造人物形象,強化戲劇的主題思想,是戲劇演出的一個重要輔助手段。

1近代的戲劇配樂

近代的戲劇配樂一般主要指話劇配樂,可分兩種:①與戲劇進展不直接發生關係的音樂,如序曲、前奏曲、間奏曲、場面音樂等;②伴隨戲劇進行的作為台詞背景的背景音樂和劇情有關的歌曲等 。範例如 L.van貝多芬的《埃格蒙特》、F.門德爾松的《仲夏夜之夢》等。20世紀出現的電影音樂屬於戲劇配樂的進一步發展。

2校園戲劇配樂的創作特徵

校園戲劇配樂是依附於校園戲劇的特殊藝術形態,它既有一般戲劇配樂的共性特徵,同時由於校園這一特定環境,又有強烈的個性特徵。在考察當前中國大陸地區校園戲劇配樂現狀的基礎上,從戲劇學和音樂學相結合的角度進行分析,總結了校園戲劇配樂的創作特徵,提出了創作方法的基本構想。

3西貝柳斯的組曲與戲劇配樂

西貝柳斯終其一生都是一位熱情的愛國者,民族主義是他早年音樂最突出的特點,除了那些交響詩名作,他的組曲、戲劇配樂和最初的一些交響曲,也都具有這些特點。
十九世紀九十年代,年輕的西貝柳斯生活在沙俄統治下的芬蘭,他結識了致力於芬蘭獨立運動的作家,成為這些作家及其刊物的有力支持者。此時,民族主義傾向逐漸出現在他的音樂當中,例如《卡累利亞組曲》,一部由間奏曲、敘事曲和進行曲構成的組曲。後來,西貝柳斯對芬蘭民族運動有感而發,創作了許多愛國音樂,最有意義的當屬用來配合一系列芬蘭歷史劇演出的組曲,其中包括著名的兩部《歷史場景》,而第一部是與《芬蘭頌》同時發表的,當時《芬蘭頌》作為歷史劇的終曲名為《芬蘭的蘇醒》。
西貝柳斯的音樂在堅實的核心中包含著理性的力量,這一點似乎與德國音樂有著共通之處,所以在芬蘭以外的地區,最早接受西貝柳斯音樂的是德國。到了二十世紀初,西貝柳斯已經被公認為芬蘭首屈一指的作曲家,他也因此變得忙碌而多產。1905年,他受人之託為梅特林克的詩劇《佩利亞斯與梅麗桑德》譜寫配樂,而在這之前,法國印象派作曲家德彪西已經以同一題材創作了著名的歌劇,但西貝柳斯的配樂以其濃郁的民族氣息而與德彪西平分秋色,並使其名聲更盛。二十年之後,他為莎士比亞的《暴風雨》創作的配樂,連同這部《佩利亞斯與梅麗桑德》,是其戲劇配樂的巔峰之作。
關於西貝柳斯組曲和戲劇配樂的唱片一向很雜,這裡推薦一張由L.Segerstam指揮丹麥國家廣播交響樂團錄製的兩首《歷史場景》和《佩利亞斯與梅麗桑德》。儘管演奏者不是什麼大牌,但是他們卻能夠很好地把握住北歐的氣質,恰如其分地表現出一種理性的激情,帶領人們在歷史與詩的境界中徜徉流連,真正體現了西貝柳斯音樂的意境。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