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

戴法興(414~465)南朝宋權臣。會稽山陰(今浙江紹興)人。少賣葛於市,後為吏傳署,好學能文,頗通古今,為孝武帝所重,為南魯郡太守,兼中書通事舍人,多納貨賄,權重當時,前廢帝立,遷越騎校尉,益專權,后被閹人讒於帝,免官賜死。

1人物簡介

戴法興,出身貧苦,父碩子,少時以販賣苧麻為生。好學能文,與兄長延壽、延興
戴法興像

  戴法興像

均有美德。元嘉中為尚書倉部令史。因得大將軍彭城王劉義康青睞,以為記室令史。義康敗,得罪賜死,武陵王劉駿征虜、撫軍記室掾,南中郎典簽,參軍督護。劉駿即位,是為南朝宋孝武帝,法興為南台侍御史,兼中書通事舍人。孝建元年(454)加建武將軍、南魯郡太守,在東宮侍候太子。大明二年(458),封吳昌縣男,食邑三百戶。
孝武當政,不信用朝廷大臣,只依重心腹耳目。法興頗具古今知識,又向為孝武親信,凡選官、授職、升降、褒賞、誅殺等大事,都參與計議,權重一時,門前車馬成市。乘機交通內外,受賄納賂,家產累計千金。孝武去世,前廢帝即位,為越騎校尉。當時太宰江夏王劉義恭錄尚書事,職為宰相,而法興攬權日久,素為義恭所畏懼,朝廷大事仍由法興決斷,義恭徒具空名而已,當時民間傳說,宮內有兩天子,法興為真天子,皇帝為贗天子。宦官華願兒以此言告知廢帝,因將法興免官充軍,接著賜死於家。次日,又殺其二子,並截去法興棺材兩頭,抄沒家產。
戴法興文章在當時頗有盛名。鍾嶸在《詩品》一書中評價戴法興等人的作品時,認為「蘇、陵、任、戴,並著篇章,亦為紳之所嗟詠。人非文才是愈,甚可嘉焉」,可惜的是,戴法興的文章已經失傳,

2南史文載

戴法興,會稽山陰人也。家貧,父碩子以販紵為業。法興二兄延壽、延興並修立,延壽善書,法興好學。山陰有陳戴者,家富有錢三千萬,鄉人咸云:「戴碩子三兒敵陳戴三千萬錢。」
法興少賣葛山陰市,後為尚書倉部令史。大將軍彭城王義康於尚書中覓了了令史,得法興等五人,以法興為記室令史。義康敗,仍為孝武征虜撫軍記室掾。及徙江州,仍補南中郎典簽。帝於巴口建義,法興與典簽戴明寶、蔡閑俱轉參軍督護。上即位,並為南台侍御史,同兼中書通事舍人。法興等專管內務,權重當時。孝建元年,為南魯郡太守,解舍人,侍太子於東宮。大明二年,以南下預密謀,封法興吳昌縣男,明寶湘鄉縣男。閑時已卒,追加爵封。法興轉太子旅賁中郎將。
孝武親覽朝政,不任大臣,而腹心耳目不得無所委寄。法興頗知古今,素見親待,雖出侍東宮,而意任隆密。魯郡巢尚之,人士之末,元嘉中,侍始興王浚讀書,亦涉獵文史,為上所知。孝建初,補東海國侍郎,仍兼中書通事舍人。凡選授遷轉誅賞大處分,上皆與法興、尚之參懷。內外諸雜事多委明寶。上性嚴暴,睚眥之間,動至罪戮。尚之每臨事解釋,多得全免,殿省甚賴之。而法興、明寶大通人事,多納貨賄,凡所薦達,言無不行,天下輻湊,門外成市,家產並累千金。明寶驕縱尤甚,長子敬為揚州從事,與上爭買御物。六宮嘗出,敬盛服騎馬,於車左右馳驟去來。上大怒,賜敬死,系明寶尚方。尋被原釋,委任如初。
孝武崩,前廢帝即位,法興遷越騎校尉。時太宰江夏王義 恭錄尚書事,任同總己,而法興、尚之執權日久,威行內外,義恭積相畏服,至是懾憚尤甚。廢帝未親萬機,凡詔敕施為,悉決法興之手,尚書中事無大小專斷之,顏師伯、義恭守空名而已。尚之甚聰敏,時百姓欲為孝武立寺,疑其名。尚之應聲曰:「宜名天保。詩云:『天保,下報上也。』」時服其機速。
廢帝年已漸長,凶志轉成,欲有所為,法興每相禁制。謂帝曰:「官所為如此,欲作營陽邪?」帝意稍不能平。所愛幸閹人華願兒有盛寵,賜與金帛無算。法興常加裁減,願兒甚恨之。帝嘗使願兒出入市裡,察聽風謠,而道路之言,謂法興為真天子,帝為贗天子。願兒因此告帝曰:「外間雲宮中有兩天子,官是一人,戴法興是一人。官在深宮中,人物不相接,法興與太宰、顏、柳一體,往來門客恆有數百,內外士庶無不畏服之。法興是孝武左右,復久在宮闈,今將他人作一家,深恐此坐席非復官許。」帝遂免法興官,徙付遠郡,尋於家賜死。法興臨死,封閉庫藏,使家人謹錄鑰牡。死一宿,又殺其二子,截法興棺兩和,籍沒財物。法興能為文章,頗行於世。
死後,帝敕巢尚之曰:「不謂法興積釁累愆,遂至於此。吾今自覽萬機,卿等宜竭誠儘力。」尚之時為新安王子鸞撫軍中兵參軍、淮陵太守,乃解舍人,轉為撫軍諮議參軍,太守如故。明帝初,復以尚之兼中書通事舍人、南清河太守。累遷黃門侍郎,出為新安太守,病卒。
上一篇[巢尚之]    下一篇 [2000悉尼奧運會]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