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琴家

戴顒(公元377-441),字仲若,譙郡銍縣(今安徽濉溪)人。戴逵之子,曾拒為王門伶人,為世人所稱道。戴顒還以孝行著稱,據《宋書。隱逸傳》記載:「顒年十六,遭父憂,幾於毀滅,因此長抱嬴患,以父不仕,復修其業,父善琴書,顒並傳之。」戴顒繼成父業,且很有創建,在傳統的基礎上加以發展,推陳出新,創作新聲之多,在早期琴家中是罕見的。

1戴顒傳記

戴顒,字仲若,譙郡銍人也。父逵,兄勃,並隱遁有高名。顒年十六,遭父憂,幾於毀滅,因此長抱羸患。以父不仕,復修其業。父善琴書,顒並傳之,凡諸音律,皆能揮手。會稽剡縣多名山,故世居剡下。顒及兄勃,並受琴於父。父沒,所傳之聲,不忍復奏,各造新弄,勃五部,顒十五部。顒又制長弄一部,並傳於世。中書令王綏常攜賓客造之,勃等方進豆粥,綏曰:「聞卿善琴,試欲一聽。」不答,綏恨而去。
宋書桐廬縣又多名山,兄弟復共游之,因留居止。勃疾患,醫藥不給。顒謂勃曰:「顒隨兄得閑,非有心於默語。兄今疾篤,無可營療,顒當干祿以自濟耳。」乃告時求海虞令,事垂行而勃卒,乃止。桐廬僻遠,難以養疾,乃出居吳下。吳下士人共為築室,聚石引水,植林開澗,少時繁密,有若自然。乃述莊周大旨,著《逍遙論》,注《禮記·中庸》篇。三吳將守及郡內衣冠要其同游野澤,堪行便往,不為矯介,眾論以此多之。   宋書高祖命為太尉行參軍,琅邪王司馬屬,並不就。宋國初建,令曰:「前太尉參軍戴顒、辟士韋玄,秉操幽遁,守志不渝,宜加旌引,以弘止退。並可散騎侍郎,在通直。」不起。太祖元嘉二年,詔曰:「新除通直散騎侍郎戴顒、太子舍人宗炳,並志托丘園,自求衡蓽,恬靜之操,久而不渝。顒可國子博士,炳可通直散騎侍郎。」東宮初建,又征太子中庶子。十五年,征散騎常侍,並不就。
宋書衡陽王義季鎮京口,長史張邵與顒姻通,迎來止黃鵠山。山北有竹林精舍,林澗甚美。顒憩於此澗,義季亟從之游,顒服其野服,不改常度。為義季鼓琴,並新聲變曲,其三調《游弦》、《廣陵》、《止息》之流,皆與世異。太祖每欲見之,嘗謂黃門侍郎張敷曰:「吾東巡之日,當晏戴公山也。」以其好音,長給正聲伎一部。顒合《何嘗》、《白鵠》二聲,以為一調,號為清曠。自漢世始有佛像,形制未工,逵特善其事,顒亦參焉。宋世子鑄丈六銅像於瓦官寺,既成,面恨瘦,工人不能治,乃迎顒看之。顒曰:「非面瘦,乃臂胛肥耳。」既錯減臂胛,瘦患即除,無不嘆服焉。
宋書十八年,卒,時年六十四。無子。景陽山成,顒已亡矣。上嘆曰:「恨不得使戴顒觀之。」

2戴顒親屬

戴顒的哥哥戴勃也善琴,他倆繼成父業,且很有創建,《宋書.隱逸傳》說他們:「各造新聲,勃五部,顒十五部,顒又制長弄一部,並傳於世。」戴氏兄弟的創作是在傳統的基礎上加以發展,推陳出新,創作新聲之多,在早期琴家中是罕見的。
戴顒所奏之曲「並新聲變曲,其《三調游弦》,《廣陵止息》之流皆與世異。戴顒也對民歌進行了加工改編,「嘗合《何嘗》,《白鵠》二聲以為一調,號為《清曠》」。
戴顒還具有雕塑藝術才華,當時有人鑄了一尊佛像,顯得面孔太瘦,后經戴顒指點,削減肩胛,方令人滿意。
戴顒之父是當時之隱士,戴氏兄弟秉承父志,同隱於會稽剡縣。後來戴勃病重,無錢醫治,戴顒便去當了縣令拿俸祿為其兄治病,戴勃死了,他也就辭官歸隱了。
上一篇[燠熱]    下一篇 [枝拇]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