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港督

戴麟趾爵士,GCMG,MC,DL(Sir David Clive Crosble Trench,1915年6月2日-1988年12月4日),英國資深殖民地官員,曾任西太平洋高級專員,1964年至1971年任第24任香港總督,任內香港工業長足發展,但期內文化大革命席捲中國大陸,香港亦受影響而爆發了六七暴動。暴動后,戴麟趾推出一系列措施改善民生,如發展基建、小學六年義務教育等

1生平

殖民地生涯
大學畢業不久以後,戴麟趾在1938年加入英屬索羅門群島保護地的殖民地政府,出任見習官。未幾在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戴麟趾遂應募入伍。在1941年的時候,他曾被指派擔任西太平洋高級專員的副手,到翌年,日軍正式入侵群島,戴麟趾亦轉而加入英屬索羅門群島防衛軍(British Solomon Islands Defense Force),期間曾經參與不少防衛戰事,更曾大膽的前往敵方防線的後防,結果在1944年分別獲英國和美國頒授戰功十字勳章和軍功勳章(Legion of Merit)加以表揚。第二次世界大戰在1945年結束,同年戴麟趾仍取得了陸軍中校軍階。戰後戴麟趾一直留在英屬索羅門群島防衛軍,至1946年才退役。
在1947年,戴麟趾重新回到英屬索羅門群島保護地政府任職秘書,到1949年獲送到位於白金漢郡的英國聯合參謀學院(Joint Services Staff College)深造一年,此後在1950年派往香港政府,在布政司署內擔任副防衛司助理秘書,至1956年獲擢升為副財政司。在1957年,戴麟趾改任勞工及礦務專員(Commissioner of Labour and Mines),到翌年再次被派回英國深造,而這次則是帝國國防學院。
自1959年至1960年,戴麟趾獲委任為香港的副輔政司,後來自1961年至1964年更獲擢升為西太平洋高級專員。到1964年4月15日,戴麟趾正式宣誓,接替柏立基爵士,就任第24任香港總督兼駐港三軍總司令。由於戴麟趾曾長期在香港政府供職,因此對香港事務並不陌生
香港總督

2供水工程

香港在整個1960年代都受到供水不足所困擾,當中在1963年的時候更遇上一次嚴重的大旱。至於在戴麟趾任內,香港亦曾經在1967年夏天發生嚴重的旱災,當時戴麟趾曾一度宣布實施制水,實行「四天供水四小時」的政策。
為了解決供水不足的問題,前任總督柏立基爵士早已在1960年動工興建船灣淡水湖,以增加香港的儲水。而戴麟趾上任后不久,政府便正式與中國大陸當局於1964年4月22日達成協議,確認自1965年3月起,內地的供港水量將由1960年的每年50億加侖,增加至每年不少於150億加侖,摺合即每天供水約6,200萬加侖,而售價則為每1,000加侖1.06港元。後來在1967年,港府又在獅子山鑿洞,引水自船灣淡水湖至市區以防範旱災,而到1968年,船灣淡水湖落成,香港的水荒才得以暫時舒緩。
後來在1970年,戴麟趾又斥資2,800萬,加高船灣淡水湖的堤壩高度,以及擴建沙田濾水廠,使沙田濾水廠的濾水量由每日的8,000萬加侖增至1.75億加侖。這兩項工程在戴麟趾離任后,到1973年方才完成,使香港的儲水量進一步得到保證。
貪污成風
隨著人口的急速上升,以及工業的快速發展,貪污成為了戴麟趾任內的一大問題。而當中又以公職人員貪污的情況最為嚴重,而公職人員大肆收受賄賂,令市民深受其害。
在1960年代,公務員貪污可謂司空見慣,救護員送病人入院前多要徵收「茶錢」,消防員救火前又要收取「開喉費」,甚至公營醫院內的服務員也要向病人要求「打賞錢」。至於市民要辦理輪候公屋和申請入學等等的公共服務,都先要賄賂有關的公職人員。此外,當時警隊內的貪污問題更是各政府部門之中最嚴重的,警隊充斥極大量的受賄警員,他們透過包庇各種犯罪活動而收受大筆賄款,使社會治安和風紀大壞。
六七暴動
最先始於一場新蒲崗塑膠花廠勞資糾紛,當時員工由於不滿資方剝削員工,又無理解僱近100名員工,結果引發工潮。在1967年5月6日,發動工潮的員工與介入的警察發生衝突,至5月11日更演變成暴動。戴麟趾最初不願看到政府介入事件,但暴動發生后,防暴警察曾槍擊滋事份子,再加上內地時值文化大革命,「革命」風潮席捲港、澳,本地的左派份子於是借暴動打響「反英抗暴」的旗號,將暴動的矛頭直指以戴麟趾為首的殖民地政府。
在5月16日,左派份子與罷工工人到中環一帶示威,期間除了高呼口號外,更在督憲府門外大舉張貼大字報,當中除表示不滿警方鎮壓暴動和拘捕滋事份子外,又不乏題為「警告戴麟趾」和「抗議戴麟趾的血腥暴行」等等的海報。到5月21日和5月22日,左派份子在中環的示威演變成嚴重的暴動,在事件中,警察拘捕了167人,而戴麟趾亦在當晚開始實施宵禁。但是在入夜後,大批市民仍然與警察對峙,防暴警察更出動催淚彈進攻左派的據點,情勢極為嚴峻。
在10月以後
亂事開始有緩和的跡象,同時,戴麟趾亦宣布關閉連接中、港兩地的文錦渡關卡,並大肆搜捕左派份子在港的領導人物。後來由於內地的「革命」風潮愈演愈烈,幾至失控,周恩來於是在12月下令香港左派停止對抗殖民地政府的活動,亂事方告正式平息。
另一方面
戴麟趾亦繼續專註於社會基本建設。他除了繼續興建廉租屋外,又大力發展交通網路,計有在1966年開通的龍翔道和呈祥道以及1967年開通的獅子山隧道外,又在1969年動工興建香港首條海底隧道。至於在教育方面,戴麟趾一直對大學教育特別關心,曾先後在1964年和1966年設立專上教育特別委員會和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後來他更開本港強迫義務教育之先。在1970年10月的《施政報告》中,戴麟趾宣布在1971年起推行六年強迫小學義務教育,此外更立法對不送子女上學的家長予以懲罰。建基於戴麟趾的小學義務教育,麥理浩後來於1978年推行「九年強迫免費教育」,使香港教育進一步普及化。
在1971年10月19日,戴麟趾任滿返英,結束其7年半的港督生涯,總督一職由麥理浩爵士接任

晚年

戴麟趾卸任后返回英國,而且仍熱心於地方事務。自1973年至1981年,戴麟趾是多塞特郡市議會的議員;自1973年至1982年出任多塞特地區醫院管理局主席;自1972年至1979年則在衛生及社會福利部的卓越獎項顧問委員會擔任副主席。另外在1972年起,至臨終之前他一直出任多塞特郡聖約翰救傷隊會長,后在1977年,戴麟趾更獲委任為多塞特郡副郡尉(Deputy Lieutenant)。
戴麟趾與妻子晚年退居於多塞特郡先令史東(Shillingstone),曾在1984年重臨香港訪問,最後於1988年12月4日卒於家中,享年73歲。戴麟趾逝世后,全體立法局議員曾在1988年12月7日的會議上默哀一分鐘,以示悼念,而時任港督衛奕信爵士對戴麟趾有以下的評價:
……戴麟趾爵士一生成就卓著。在他任職殖民地事務部期間,大部分時間都是在香港服務,而該段時間亦是他一生事業的全盛時期。戴麟趾爵士出任總督期間,香港在社會和經濟方面,均須面對很多困難,但在他沉著冷靜和臨危不亂的英明領導下,把困難一一克服。因此香港在步入七十年代時,便更有信心能夠應付各種問題,同時作好準備,使香港發展為今天這個現代化的國際城市……

3家庭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戴麟趾認識了被美軍派到索羅門群島,任職護士的美籍女子瑪嘉烈·古爾德(Margaret Gould),兩人後來更於1944年8月18日在斐濟的蘇瓦結婚。戴麟趾夫婦倆育有一名女兒,名叫嘉芙蓮·伊莉莎伯·戴麟趾(1956年12月28日——)。戴麟趾夫人現今仍居於先令史東,女兒則定居倫敦。

4此外

戴麟趾是愛爾蘭的阿什敦男爵(Baron Ashtown)家族的一支遠系分支,他的一位遠親,尼格爾·克羅斯比·戴麟趾爵士(Sir Nigel Clive Cosby Trench,1916年10月27日——)也曾在英國外交部工作,曾任英國駐韓國大使以及英國駐葡萄牙大使,後來於1990年襲取阿什敦男爵爵位。

5榮譽

M.C.(1944年)
軍功勳章 (1944年,美國)
C.M.G. (1960年)
K.C.M.G. (1962年)
(1964年)
G.C.M.G. (1969年)
榮譽法學博士
香港大學 (1968年)
香港中文大學 (1968年)
以他命名事物
呈祥道 (取自《詩經·周南·關雎序》之「然則關雎麟趾之化,王者之風,故系之周公」,以及《幼學瓊林·卷二·祖孫父子類》之「稱人有令子曰麟趾呈祥」)
戴麟趾爵士康樂基金 (1970年)
瑪嘉烈戴麟趾紅十字會學校 (1973年9月)
戴麟趾夫人復康院 (位於觀塘)
戴麟趾夫人分科診療所 (位於荃灣)
戴麟趾夫人訓練中心 (位於灣仔)
戴麟趾康復中心 (位於中西區)
*戴麟趾名字的第三個字「趾」的讀音應為「恥」,這不但與他原來英文名(Trench)的讀音相似,更與當時香港有關,因為在戴麟趾執政期間香港社會貪污成風。後來還發生了兩次暴動。可謂是當時香港的恥辱。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