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水滸傳》中人物,扈成武藝平凡,是梁山扈三娘的哥哥,扈家莊莊主之子。原與祝家莊結盟聯姻,后因扈三娘為林沖所擒,便向宋江求和以保全他妹妹。后祝家莊被梁山好漢攻破,祝彪兵敗來投,他便縛綁祝彪送去梁山,投遇李逵,不問情由,一番亂殺,他便棄家逃命,投延安府去了。

直到東方泛白,扈成才昏昏入睡,但不久便被外面的喧嘩聲驚醒。雖然只打了個盹,但在他臉上並看不出一絲疲累。扈成出了院子,深深吸了一口清涼的空氣,不由精神百倍。扈成抬頭看了下天氣,便大步而去。不多時庄內壯丁便趕著一輛輛馬車向梁山而來。新的一天開始了,又是一個清冷的好天氣。碧藍的天空,高得渺渺茫茫,藍的如同孩子的畫布一樣再無其他顏色。

1 扈成 -故事簡介

深秋的太陽沒遮攔地照在身上,煦暖得像陽春三月。扈三娘看著前面神采飛揚的哥哥,也從心底高興,想到馬上就能見到他,不由更是又喜又憂。人家已經有一對如花似玉的姐妹花陪伴,說不定早忘了自己了,若當真如此,那該怎麼辦呢。

懷春的三娘下了官道,踏著軟軟的衰草,一會兒走田埂,一會兒走溝畔,遙遙跟著隊伍。行不多遠,庄中的小孩便跑來和她玩耍,三娘便也拋開憂慮,和孩子們在田野里追逐,不知不覺就是十里八里。孩子們也都跑累了,各自爬上牛車。三娘便又獨自漫步在田野,想著心事。

將及午時,扈成找到三娘道:「我先去梁山通報一聲,你帶人護著大隊慢慢跟來。」三娘點點頭,令女兵牽來自己戰馬,騎馬到前面接替哥哥的位置。扈成帶了兩個伴當,快馬加鞭,不多時,便望見枕溪靠湖的一個酒店,旁邊傍著數十株老樹杈。疏荊籬落,黃土繞牆。門前大樹上挑出個酒帘兒來,上面正書著「仙人居」三個大字。

原來張揚在梁山立寨后,便抽空做了一些蒸餾器。把村醪白酒蒸餾后,放到山下酒店去賣。酒店便叫仙人居,酒便叫仙人釀。蒸餾過後的酒自然清澈干烈,不幾月便也名滿天下了。可惜張揚無意浪費人手,產量一直有限,因此只在店內出售。甚至有不少好酒之人專程到水泊外四個酒店解讒。

扈成到的那酒店門前下馬,揭開蘆簾,拂身進去,倒側身看時,都是座頭。此時已是座無虛席,其中一個桌子格外顯眼,坐了五條大漢,上首一人身材長大,貌相魁宏;雙拳骨臉,三叉黃須。見扈成進來,瞥了一眼,便又低頭吃酒,但扈成也清楚的捕捉到那人眼中閃過的一絲精光。

小二見客人進來,迎前道:「拜揖。客倌來得不巧,小店已經沒有空桌,客倌若要吃酒,還得稍等片刻。」扈成道:「我來此並非為了吃酒,我乃扈家莊扈成,貴寨主幾日前救了小妹,此來便是要拜見恩人。」小二聞言,忙道:「原來是寨主故人,裡邊請。」雖然店中客滿,但大多是附近嗜酒之人,只是靜靜品嘗著仙人釀,並不喧嘩。眾人聽到二人對話,也沒什麼異色。卻是每日都有些江湖人氏或破產農民來投,常來此的人自然見怪不怪了。

那大漢聽到兩人對話,不由神色一動,起身攔住小二道:「我也要投山寨,小兄弟行個方便。」小二也不管你什麼來頭,只要敢上山的,他便敢送。畢竟上山後沒有頭領手令,士卒根本無法出來。你就是官府細作,那也沒用。聞言道:「那你們也一起進裡面吧。」

那人向扈成點頭打了個招呼,便讓同桌人收拾包裹、刀仗起身。眾人隨小二通過裡屋,到的一個水亭。小二把水亭上窗子開了,取出一張鵲畫弓,搭上那一枝響箭,覷著對港敗蘆折葦裡面射將去。

扈成道:「此是何意?」小二道:「此是山寨里的號箭,少頃便有船來。」

沒多時,只見對過蘆葦泊里三五個小嘍羅,搖著兩隻快船過來,徑到水亭下。小二當時引了眾人,取了刀仗行李下船。小嘍羅把船搖開,望泊子里去奔金沙灘來。扈成見那漢相貌不凡,便也抱拳道:「在下飛天虎扈成,請教兄弟名號。」

那漢卻是旱地忽律朱貴,也是山東人氏,多曾聽的扈成名號,聞言忙還禮道:「久仰哥哥大名,小弟旱地忽律朱貴。」扈成也依稀聽人說起沂州有這麼一號人物,使得好拳棒,道:「兄弟可也是來投張揚兄長。」

朱貴聽扈成意思,彷彿他也是來投奔的,扈家莊有良田千傾,怎麼會落草呢。奇道:「正是。莫非哥哥也是來投奔山寨的。」扈成見他神色,笑道:「我雖有萬貫家私,但沒權沒勢,平日受盡那些貪官污吏的氣,何不上山尋個快活。不知兄弟又是緣何來此?」

朱貴道:「小弟今年收了些土產往河東(山西)販賣,不想正遇著田虎的人馬下山劫掠。那些狗賊卻全無半點江湖道義,小弟本想獻些份例錢。非料他們不但要把貨物全部劫走,還想傷我等性命,小弟幾人苦戰一翻,折損了兩個伴當才脫身,家財卻也全沒了。聽江湖朋友說張揚兄長招賢納士,為人豪爽仗義,又設下兩關,選拔頭目。小弟不才,卻也粗通拳棒,便也來尋個安身之所。」

說間,已經接近的金沙灘水寨,見前面數百水軍赤膊在水中操練,都不由一愣。眾人也都生在水鄉,但要在深秋季節下水,還真有些不敢。寨牆上還站著一些藍衣大漢,各個站的直如槍桿,紋絲不動。小船進了水寨,小二把眾人交給水軍,便又返回客店。眾人隨那名水軍沿路上的山腰,便見一座雄偉關隘,上面嘍羅卻又都穿著黑衣。水軍又把眾人移交給步軍。眾人見山寨衣甲分明,又都操練有序,也是心底暗贊張揚的練兵能力。又行不多久,便看到大寨,門下卻是幾名黃衣勁裝大漢站著,各個身材剽悍,身姿挺拔,氣勢顯然又勝過前面兩軍。

那名步軍道:「前面那些人便是寨主親兵,你們若要闖關,考核者就是他們。」朱貴聞言便也細心打量起那些人。眾人到的跟前,那步軍便又告退而去。眾人隨一名親兵進的大寨。便見不遠處近百黃衣大漢在練著拳,拳腳間都虎虎生風。當先一名俊俏後生拳腳間更是發出刺耳的嘯聲。扈成見那領頭之人正是救過自己小妹的張揚,向親兵說明來意。親兵自去通報。

張揚也已看到扈成,收拳向眾人走來。二人一番寒暄,張揚聽的扈家莊舉庄來投,也是大喜。見旁邊朱貴也已過了兩關,張揚令親兵去安排朱貴住所。自己陪扈成下山,令兩個水寨的船都出泊運人。出泊不多時,便見大隊人馬向東而來。當先一騎正是美艷的三娘。三娘見到心中情人,也是高興不已,含羞帶俏的和張揚聊了一陣,見眾人都已上船。這才與張揚上船。

2 扈成 -參考資料

http://www.waok.net/xhmf/58466/2241913.asp

上一篇[橫拖倒拽]    下一篇 [文化底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