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扎比,《蓋亞冥想曲》的的反派,
扎比扎比
亡靈之徽章的宿主。自己本不具有身體,是500年前木偶師納布卡邪念所創造的魔物,500年來一直寄宿在納布卡的身體裡面,某一天為了得到力量,襲擊了小天等人,被時之守望者耶爾庫嚇退後,有被女武神歐若拉打壞了身體,因此借納布卡的身體混入小天等人的學校。最後脫離納布卡的身體!現正在與夏翔天在納布卡的身體力對抗。

  亡靈之徽章:元祖徽章中的「宿代徽章」之一。持有此徽章的宿主可以使用北歐上古魯尼文字與亡靈交流,同時可以操縱亡靈和控制沒有生命的人型物體,但相對的,這枚徽章的宿主常常會因徽章的本身意志的干擾,而造成靈魂和人格的分裂。

  《蓋亞冥想曲-時之守望者》序章《七彩的歐若拉》

  


  這個故事要從一個傳說講起。

  奧丁,古老北歐的神王,他是雷電風雨的化身。奧丁用雲和霧以及光芒創造了他的瓦爾基里(女武神們)。某一天,女武神們被預感到「諸神黃昏」即將降臨的奧丁派往人間,她們此行的目的,是為了代奧丁尋找被允許在諸神黃昏時參戰的英靈們。英靈,乃是在戰場上英勇戰死的人們的亡魂。被女武神選中的英靈可

  以升往天界阿斯加爾的英靈殿,成為神明的戰士,為奧丁效力。瓦爾基里們遵從奧丁的命令,到人間界阿倫尋找擁有資格的英靈。瓦爾基里中最小的極光之神「歐若拉」,來到人間后,卻被形形色色的人們所吸引,於是常常脫離女武神的隊伍,私自到人間四處玩耍。一天,當她化身為七色極光,劃過天際的時候,卻猛地看到一個少年正在大地上追逐她的身影,即使累的氣喘吁吁也不止步。純真的少年注視極光的眼神打動了歐若拉,歐若拉好奇的化為人形,接近少年。而漸漸地,原本身為極光的歐若拉卻擁有了人類的情感,她愛上了擁有著純真眼神的少年。少年是個戰士,常常要踏上戰場,歐若拉生怕他在戰場上失去生命,因為她深知冥界尼夫爾海是怎樣的混沌荒涼,也深知諸神之黃昏將會是怎樣慘烈和悲傷,而此刻的她,無法容許少年離她而去。於是歐若拉悄悄在少年身上施下咒語,賜予了少年不死的生命。但是在一次戰鬥中,少年卻被弓箭射穿胸膛,由於歐若拉的咒語,他痛苦地終日呻吟,卻不死去。歐若拉感到事與願違,驚慌無比。慌忙中,她去求神王奧丁,希望奧丁治好少年身上無法癒合的重傷。奧丁知道此事,大為震驚,他大聲說著:「你不該給予凡人這樣的生命,違背因果循環,你的愛人不死,便是對你的懲罰!!陪伴著你的愛人吧,你若真的愛他,你的愛定能治癒他身上的傷痕!!」歐若拉這才知道自己釀成大錯,只得終日陪在重傷的少年身邊,少年痛苦地生存著,一開始,歐若拉還對少年關愛有加,漸漸的,卻失去了耐性,對看膩了的人間風景越來越厭倦。終於有一天,在夜幕降臨之時,歐若拉偷偷把少年變成了蟋蟀,想要棄他而去。忽然,蟋蟀悲傷的振翅聲響起,震耳欲聾。化為蟋蟀的少年希望歐若拉回心轉意,不要離開自己。但歐若拉去意已決,正在她披上七色斗篷化身極光之時,一道金色的閃電撕裂了她的斗篷,歐若拉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拉回到了地上。困惑的她抬起頭,卻看見神王奧丁屹立在自己面前。奧丁的容顏因為震怒而扭曲,他用如諾尹長槍撕破了歐若拉的斗篷,大聲斥責道:「你怎能如此對待你的愛人?!這就是你心中的愛嗎?!」歐若拉卻不以為然,她反駁道:「歲月逝去,年華易老,他就是永遠不死,也一無是處,我錯誤的愛上了人類,現在我將他變成蟋蟀,他已經不再是人,我的責任也從此結束!!」奧丁怒吼,大聲斥責歐若拉的自私和無情,天地色變,他手中的如諾尹槍化為閃電 ,直刺歐若拉。而在這時,少年變成的蟋蟀卻擋在了歐若拉面前,閃電洞穿了蟋蟀的身體,蟋蟀的軀殼瞬間破碎。奧丁全身顫抖,頭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為了人類流下眼淚 ,少年的靈魂出現在了歐若拉和奧丁的面前。即使經過了無數歲月,少年的眼眸卻仍然閃亮而純真。他懇求奧丁原諒歐若拉的任性妄為。「求您不要奪去她的生命,因為在我的靈魂深處,曾經是那樣愛她,與她共度的歲月,我永遠不會忘卻。」「歐若拉因自私而讓你飽受痛苦,你不恨她?」少年悲哀的笑道:「我的心中,只記得天空中極光的美麗幻影。」歐若拉聽到這裡,無地自容掩面而泣,奧丁仰天長嘆,感慨萬千。他微微點頭,准許了少年的懇求,奧丁賜予少年水之徽章,甚至將如諾尹槍傳授於他,少年變為唯一由奧丁點選的亡者,成為了最接近神的英靈,時間的守望者。歐若拉被奧丁貶為凡人,從此生生世世墮落於人間,承受與人類一樣的輪迴之苦,而她最恐懼的,則是奧丁最後留下的言語:「你將生生世世愛上時之守望者的轉世,生生世世為愛追求,生生世世因愛而痛苦,為愛而付出一切,生生世世在靈魂深處記得你的自私和任性,永遠無法擺脫輪迴,除非鮭魚在大街上跳舞、中國與非洲相連、世界屋脊變成海面、直到你真正學會去愛的那天。」風雨交加,奧丁將歐若拉的七色斗篷撒向天空,斗篷在空中化為極光,奧丁和少年消失在了天際之中,只留下痛哭的歐若拉,在地上求乞少年的原諒。歐若拉的哭聲化為風雪中的呼嘯聲,撕心裂肺,寒徹心骨。這,就是極光女神歐若拉的故事,同時,也是時之守望者的故事,這一切,都已經化為風雪中的傳說。直到今天,歐若拉仍然在風中,追求著那名叫「愛」的情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