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扎馬戰役 公元前202年10月19日,在第二次布匿戰爭期間,普布利烏斯·科爾內利烏斯·西庇阿(阿非利加的)統率的羅馬軍隊(2.5—3萬步兵,6000—8000騎兵)在扎馬( 北非古城,在迦太基西南120公里處,今卡夫地區)附近與漢尼拔統率的迦太基軍隊(3.5萬步兵,2000—3000 9奇兵,80頭戰象)進行的一次作戰。是當時的名將漢尼拔於大西庇阿的唯一一次正面衝突,並使漢尼拔一生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戰敗了。

1會戰背景

當時的漢尼拔由於深入義大利,雖然攪得羅馬人心,但也由於自身兵力得不到補充,而不敢再進行大的正面衝突,而羅馬人也忌憚漢尼拔而不敢主動攻擊他,公元前208年,漢尼拔的弟弟哈斯德魯巴爾仿效哥哥的行軍路線從西班牙前往義大利支援哥哥,羅馬讓人自然不會讓他們再次得逞,而哈斯德魯巴爾也沒有哥哥那樣的才能,前207年尼祿於梅托汝斯河戰役全殲了這支援軍,這次失利對漢尼拔來說是不可想象的,這使得他在直到扎馬會戰的前期不敢再有任何行動。羅馬沒了這個鑽心刺,也開始有所行動了,大西庇阿基本控制了西班牙半島,開始看向了迦太基非洲本土,他先聯合了迦太基後方的努米底亞,然後開始進軍非洲,兩次烏提卡戰役他以微弱的傷亡勝利,從而在非洲站穩了腳跟,並軟硬兼施的威脅著迦太基本土。這時漢尼拔也奉旨回到非洲,漢尼拔15年的義大利征伐成了無用功,還為他人生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失敗埋下了伏筆。

2會戰過程

敵對兩軍戰鬥隊形編成的原則是:輕裝步兵在前,其後兩列橫隊是重裝步兵;兩翼是騎兵。羅馬人特別加強了自己戰鬥隊形的右翼,在此配置了4000—5000,努米底亞騎兵;在左翼是2000—3000羅馬騎兵。迦太基人把自己的騎兵平均分配,而將戰象和輕裝步兵置前,並把戰鬥隊形的第二列橫隊配置在第一列之後200米。為了同迦太基的戰象鬥爭,西庇阿指定了專門投擲手。受過訓練和具有經驗的羅馬軍隊在素質上超過迦太基軍隊。戰鬥由迦太基人發起,把戰象投入衝擊。但由於羅馬軍隊投擲手機智行動,並用喇叭和號角發出強烈的喧囂聲,致使迦太基戰象調頭回走,在步兵和騎兵隊伍中造成混亂。羅馬騎兵趁此轉入衝擊,爾後有意後退並將迦太基騎兵從戰場上吸引開。漢尼拔決心以自己的步兵包圍敵人兩翼,並為此使軍隊的兩列橫隊從兩翼開進。羅馬人也重複了這種機動,於是戰鬥成為戰線正面的衝突。在激烈戰鬥過程中,西庇阿命第二列橫隊的軍人——主力兵成大隊地前出至兩翼側並拉長戰鬥橫隊而包圍敵人。迦太基人由於受到從兩翼的衝擊, 開始後退。 羅馬人將最有經驗的軍人——後備兵投入戰鬥,編成方陣(10列)並衝擊由老兵組成的迦太基人的第二列橫隊。迦太基人經受住了這次突擊。但這時他們受到展開的羅馬騎兵從後方的衝擊,於是這就決定了交戰的結局。迦太基的軍隊被粉碎。其損失達萬人之眾。漢尼拔得以逃命。羅馬人共損失1500人。 點評:在扎馬的交戰中第一次實行了戰鬥隊形的梯次配置,擴大了軍隊的機動能力。戰鬥隊形的第二列橫隊得以機動靈活打退突擊或向敵人翼側和後方實施突擊。戰鬥隊形的縱深增大了。不僅騎兵,而且成縱深梯次配置的步兵也成了機動的手段。對羅馬人勝利具有決定性意義的是,交戰開始之前東努米底亞皇帝馬西尼薩轉到了他們一方,他強有力的騎兵在羅馬人的騎兵中造成了總的優勢。

3會戰分析

戰鬥看起來似乎在兵力上勢均力敵,但其實不然,漢尼拔戰法的精髓就在於兩翼騎兵的機動性和包夾,而這時候漢尼拔精銳騎兵努米底亞騎兵在義大利已幾乎損失殆盡,到非洲后雖有些許補充,但臨時拼湊的隊伍顯得不堪一擊,「萊利烏斯與馬西尼薩已將漢尼拔的騎兵逐出戰場並回頭衝擊迦太基軍的後方」——(摘自《戰略之父漢尼拔的軍事生涯》),可見這支騎兵已不具備當年的雄風了,大量新加入的非洲步兵(主要是馬戈的部隊以及來自茅利塔尼亞、利古里亞、高盧、巴利阿里群島與利比亞的步兵)更是未戰先怯,直接導致了失敗。

4歷史評價

許多史學家都曾對扎馬戰役的兩位將領作過比較,關於孰高孰低也一直存在著不少的爭論。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古代的著作家們都偏袒羅馬,這是沒有疑問的。可是除一人之外(指盧基安,他既非專業史學家又非軍人),他們全都將漢尼拔置於西庇阿之上。毋庸置疑,古代的那些權威史家是對的。的確,西庇阿贏得了最後勝利,但是在這最後一場戰役中——這是西庇阿與漢尼拔唯一的一次交鋒——漢尼拔並沒有失敗;失敗的是他的作戰機構。
如果西庇阿與漢尼拔的較量發生在漢尼拔的鼎盛時期,當時迦太基騎兵正在使許多羅馬指揮官膽戰心驚而他的步兵也能與騎兵密切配合協同作戰,那麼戰爭的結果肯定會大不相同。在扎馬,漢尼拔的老兵們面對西庇阿在數量實力上遠具優勢的最精銳軍團尚能力戰勁敵,保持其戰線經久不垮;只是因為迦太基騎兵被趕出戰場未能阻止馬西利薩與萊利烏斯從背後進行襲擊,他們才被打敗。
西庇阿無疑是羅馬最偉大的將領之一,但是他很可能並不比尼祿或馬爾克盧斯高明多少。這后兩位將軍中不論是哪一位都同樣有可能打贏扎馬戰役。他們全都向漢尼拔學到了許多戰爭藝術並且已經用漢尼拔的戰術有效地對付了那些迦太基二流將領。不同的是唯獨西庇阿有機會在與老師本人的較量中顯露自己學來的本領。但是我們永遠不應該忘記,教會西庇阿與其他羅馬將領如何打勝仗的恰恰正是漢尼拔。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