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打撲克----1994年春節聯歡晚會上,黃宏和侯耀文表演的小品

目錄

1台詞

打撲克
編劇:黃宏、焦乃積
導演:趙克明
表演:黃宏、候耀文
(根據劉錦雲的微型小說改編)
黃 宏:這廣播員怎麼還不廣播
列車廣播員:各位旅客春節好,歡迎您在除夕之夜乘坐本次列車,下面播送一條特殊徵友啟事:8號車廂16號座位有一名旅客為了解除旅途寂寞,欲尋一位能說善聊的男性與他共度除夕,他已備好酒菜,有應徵者歡迎前往。
黃 宏:(笑)讓她這麼一說趕上徵婚啟事了。
(侯耀文上)
黃 宏:誒?黑桃K!
侯躍文:紅桃A!?
黃 宏:老同學!
侯躍文:老同學,老同學.
黃 宏:來來來.......
侯躍文:是你發的徵友啟事?
黃 宏:沒錯,是我!
侯躍文:哎呀還是小時候的毛病,好熱鬧。
黃 宏:我好熱鬧,你好湊熱鬧。那麼多人聽了這啟事沒動心,可就你來了。來來,坐坐!
侯躍文:幹麼去啊?
黃 宏:回家!你呢?
侯躍文:回家呀!你現在幹什麼啦?
黃 宏:哎呀,小採購!(雙方互換名片之後)哎呀當記者了老同學啊?
侯躍文:誒呀馬馬虎虎。我一看見你啊,我就想起咱們小時候了,咱們小時候咱們班是54個同學,用54張撲克牌命了名。
黃 宏:那個是個淘啊!
侯躍文:後來我.......誒,後來我聽說你跟那草花Q談戀愛了。
黃 宏:她能看上我嗎?讓方片J勾去了。黑桃8有消息沒有?
侯躍文:黑桃8做生意了,在越南那搗涼鞋,發了!紅桃3呢?
黃 宏:當兵了,剛整了3紅桃在肩膀上了,上校!
侯躍文:誒?咱們班大小王呢?
黃 宏:你說那是正副班長,
侯躍文:對對對!
黃 宏:留校當老師了,現在教我兒子啦!
黃 宏:誒,咱再甩兩把,找找過去的感覺?
侯躍文:好啊!拿撲克,拿撲克!
黃 宏:哎呀,沒帶!
侯躍文:那怎麼玩啊?
黃 宏:找個什麼東西代替.......
侯躍文:拿什麼代替啊?
黃 宏:誒,用名片玩!
侯躍文:這行嗎?
黃 宏:小的時候沒撲克咱拿糧票不都玩過嗎?半斤管二兩的,
侯躍文:一斤管半斤!
黃 宏:全國管地方!
侯躍文:就用它!
黃 宏:就用它!
侯躍文:說吧,怎麼玩?
黃 宏:我抽一張你抽一張,翻過來比,大管小,輸了喝酒,
侯躍文:跟軍棋一樣!
黃 宏:我先來:組長!
侯躍文:科長,喝!
黃 宏:(喝了一口,然後再來)科長!
侯躍文:處長,喝!
黃 宏:(再喝了一口)處長!!
侯躍文:局長,再喝!
黃 宏:我不喝了!
侯躍文:怎麼了?
黃 宏:你當記者的接觸人層次肯定比我高啊!
侯躍文:不是層次高低,是你水平太差!
黃 宏:你要怎麼說,咱兩換換牌你敢來嗎?
侯躍文:我照樣可以贏你!
黃 宏:你過來?
侯躍文:過來就過來!
(換了牌之後.......)
黃 宏:誒這把牌多好,要啥有啥!
侯躍文:誒你看這把牌,哎喲一把小科長了這是。沒關係!看這個:六個科長!!
黃 宏:六個處長!!我這管得多痛快!
侯躍文:看這個:組長、科長、處長同花一條順!
黃 宏:科長、處長、局長三色一條龍!
侯躍文:我這可是個真順!
黃 宏:我這是真龍!
侯躍文:我這是組織組、人事科、幹部處,咱這行政關係理多順啊!
黃 宏:生產科、銷售處、外貿局,產銷一條龍,直接干入國際市場!
.......
侯躍文:別忙別忙,看這個啊:炸彈,四個2!
黃 宏:你這哪有四個2啊?
侯躍文:這四位都是副職,就是二把手,所以叫四個2!
黃 宏:你等會兒,你等會兒,你要這麼說的話,管上!四個大王!!
侯躍文:四個什麼大王?
黃 宏:賣牛肉麵的!
侯躍文:啊?牛肉麵大王啊?
黃 宏:滿街都是,我們採購員吃這玩樣最實惠!
對白#3:
黃 宏:現在的名片是你送給我我送給你,十個名片九個經理,就剩下一個還是經理助理。.......我先給你來個小的:一個副經理。
侯躍文:管上,經理!
黃 宏:管上,總經理!
侯躍文:壓上,董事長!!
黃 宏:管上,秘書!
侯躍文:管...............你這秘書管我董事長啊???
黃 宏:啊,這是女秘書!在某種程度上來講,女秘書能當董事長的家!
侯躍文:好,好,誒老同學看清楚,我這董事長也是個女的,她不吃你那一套!喝酒吧!!
黃 宏:那我換個男秘書!
侯躍文:誒.......不行!死牌落地!喝酒喝酒!
黃 宏:你等會兒!我給你來張大的!這光頭銜就一綹。
侯躍文:說吧!
黃 宏:華夏有限公司名譽顧問,神州無限公司名譽經理,聯合跨國公司名譽董事,國際環球公司名譽指導.......
侯躍文:你別念了,別念了,他具體是哪個單位的?
黃 宏:電話:6785423,請衚衕的劉大媽叫一聲。
侯躍文:公用電話啊?!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啊?!你這都是虛的,騙人的,喝酒!
黃 宏:你來,我管你!
侯躍文:著名演員!
黃 宏:小報記者!
侯躍文:小.......這小報記者管著名演員啊?
黃 宏:專門跟你編桃色新聞,今天說你有外遇,明天就說你打離婚,後天說你第三者插足用不了幾天你就臭名遠揚!喝酒!
侯躍文:我喝我喝,好,看這張:電影明星!
黃 宏:電視明星!
侯躍文:誒,不行啊!
黃 宏:現在哪有時間看電影?都在家看電視!不管演得多差,先混個臉熟!
侯躍文:別著急別著急,這好說,管上你:相聲演員!不僅臉熟,而且喜聞樂見!
黃 宏:壓上,小品演員!現在相聲明顯干不過小品!
侯躍文:別著急別著急,管上你: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一級演員,每月光工資:三百多塊!
黃 宏:不就三百多塊嗎?通俗歌星,出場費三萬!
侯躍文:誒不行啊,那個京劇是國粹,一招一式都是真功夫,你這.......
黃 宏:沒用,沒用!你沒聽人說嗎,台下苦練十年功,不如歌星三分鐘,出場費三萬!
侯躍文:別著急,你要這麼說的話,管上你!港台三流歌星,出場費五十萬!!!
黃 宏:誒喲!(黃宏從椅子上跌了下來)多少?
侯躍文:五十萬!
黃 宏:趕上我們廠半年產值了這玩樣?!!
侯躍文:就這個對外還得說是義演的價錢啊!
黃 宏:你等會兒,你等會兒!我就不信管不上他!這麼多錢讓他拿走,稅務局局長!!!你掙得再多也得照章納稅一分不能少,喝酒!
侯躍文:來!出這張你看著啊:藥廠廠長!
黃 宏:假藥廠廠長!
侯躍文:這個假的能管真的嗎?
黃 宏:你這葯再好我用你商標出兩回假藥你馬上牌子就倒!
侯躍文:既然這麼講嘛,管上你:攝像師!
黃 宏:你攝像師能管上我假藥廠廠長嗎?
侯躍文:質量萬里行,給你徹底曝光,讓你當時就進去!喝酒吧!
黃 宏:那我喝酒。我給你來個絕的:一個和尚。
侯躍文:好說,日本和尚。
黃 宏:這都是和尚,你怎麼就管上我這和尚呢?
侯躍文:外來的和尚會念經啊!
黃 宏:這叫強詞奪理我看你。
侯躍文:這叫學問啊老同學,你打那時上學就不好好上,天天考試你還抄我的呢!
黃 宏:你這人真沒良心,我白抄的嗎??哪回你挨打不是我給你報仇的啊?!這人真是的!
侯躍文:你給我報完仇我還得領著別人看病去呢!
黃 宏:看病去呢。
侯躍文:兩個大夫。
黃 宏:一個獸醫!
侯躍文:一個獸..............這一個獸醫能管兩個大夫嗎???
黃 宏:現在獸比人金貴。我們鄰居家養了個小狗,前幾天穿個紅褲衩。我問那啥意思,他說今年是它本命年!
侯躍文:別別別,行了行了行了······別胡說了啊,今年是我本命年,你別胡說啊!
黃 宏:對!今年是你本命年,也是它本命年,你和它爭啥呢,你比它大好幾輪呢!
(侯耀文跳起來就要揍黃宏)
侯躍文:你再胡說了你啊!!!
黃 宏:我告訴你啊,就這狗,做了個CT花了上千塊!
侯躍文:哎喲,真捨得花錢啊!
黃 宏:當然捨得啦,寫他老丈人的名字給報銷了!
侯躍文:這能報嗎?
黃 宏:有招啊!在「狗」的後面貼了個「皮癬」,說他老丈人得了「狗皮癬」就給報了!
侯躍文:出!
黃 宏:市銀行行長!
侯躍文:哦,斃了!公安局局長!
黃 宏:不是一個系統的你能管上我嗎?
侯躍文:告訴你,這個行長啊他進去了,他貪污受賄。還有,剛才這位,他要不改的話遲早也得歸這公安局長管!喝酒!
黃 宏:這酒喝得痛快!!!.......運動員!
侯躍文:大球星!
黃 宏:教練!
侯躍文:外國教練!
黃 宏:外.......你這外國教練就管上我中國教練了啊?
侯躍文:外國教練有本事!
黃 宏:有本事?你等會兒,看來這張是不出不行了:中國土生土長的馬家軍教練,連續打破世界紀錄!!!.......來,你管上!
侯躍文:好,別著急,我險管你一下:外國記者,查查你這興奮劑的事。
黃 宏:拿開它!!!你一提這事我就來氣了老同學
侯躍文:怎麼了?
黃 宏:外國人得了冠軍啥說的沒有,中國人得了冠軍就興奮劑啊???告訴他們,不是馬家軍打了興奮劑,是馬家軍給十二億中國人乃至全世界華人打得一針興奮劑。我們中國,總有一天要像馬家軍一樣,跑在世界 最--前--方!
侯躍文:老同學,這能寫一篇文章了!
黃 宏:什麼題目?
侯躍文:文章的題目就叫:小小一把牌,社會大舞台
黃 宏:生旦凈末丑,是誰誰明白!哈哈哈哈.......
上一篇[掰手地村]    下一篇 [森川智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