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短文托物言志片段

托物言志就是通對物品的描寫和敘述,表現自己的志向和意願。 採用托物言志法寫的文章的特點是用某一物品來比擬或象徵某種精神、品格、思想、感情等。要寫好這樣的文章,就要掌握好「物品」與「志向」,「物品」與「感情」的內在聯繫。首先是物品的主要特點要與自己的志向和意願有某種相同點和相似點。其次,描述時,自己的志向要以物品的特點為核心。物品要能表達自己的意願。托物言志的寫作方法,最常用的有比喻、擬人、象徵等。

1簡介

托物言志是古典詩詞中常見的一種表現手法。所謂托物言志,也稱寄意於物,是指詩人運用象徵或起興等手法,通過描摹客觀上事物的某一個方面的特徵來表達作者情感或揭示作品的主旨。
優秀的古典詩詞作者在創作托物言志這一類作品時,總是能夠通過細緻的觀察和悉心的體驗,進而準確地尋覓出能表達自己思想情感以及作品主旨的客觀對象,即找准言「志」之「物」。
托物言志這一類詩詞的創作,常常源於詩人對某一特定事物內在意義的直覺頓悟,之後再將這種直覺的頓悟進行提煉並完善,最終形成單一而明顯的主旨。因此詩人必須置身於現實生活之中,在對某一特定事物的特徵或特性進行觀察、體驗、比較、玩味的基礎上,進而準確地揭示出所詠之物的品性或品行。

2古詩詞

愛蓮說
(北宋)周敦頤
水陸草木之花,可愛者甚蕃。晉陶淵明獨愛菊;自李唐來,世人盛愛牡丹;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凈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予謂菊,花之隱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貴者也;蓮,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愛,陶后鮮有聞;蓮之愛,同予者何人;牡丹之愛,宜乎眾矣!
北陂杏花
(北宋)王安石
一陂春水繞花身,
花影妖嬈各占春。
縱被東風吹作雪,
絕勝南陌碾成塵。
卜運算元 詠梅
(南宋)陸遊
驛外斷橋邊,
寂寞開無主。
已是黃昏獨自愁
,更著風和雨。
 無意苦爭春,
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塵,
只有香如故。
石灰吟
(七律·景物)
(明)于謙
千錘萬擊出深山,
烈火焚燒若等閑。
粉骨碎身全不怕,
要留清白在人間。
早梅(柳宗元)
(五律·景物)
(唐) 柳宗元
早梅發高樹,
回映楚天碧。
朔吹飄夜香,
繁霜滋曉白。
欲為萬里贈,
杳杳山水隔。
寒英坐銷落,
何用慰遠客?
早梅(張謂)
(七律·景物)
(唐) 張謂
一樹寒梅白玉條,
迥臨林村傍溪橋。
不知近水花先發,
疑是經冬雪未銷。
早梅(齊已)
(唐) 齊已
萬木凍欲折,
孤根暖獨回。
前樹深雪裡,
昨夜一枝開。
風遞幽香去,
禽窺素艷來。
明年獨自律,
先發映春台。
望梅花
(唐 )和凝
春草全無消息,
臘雪猶餘蹤跡。
越嶺寒枝香自拆,
冷艷奇芳堪惜。
何事壽陽無處覓,
吹入誰家橫笛?
憶梅
(五絕)
(唐)李商隱
定定住天涯,
依依向物華。
寒梅最堪恨,
常作去年花。
早梅
(五古)
(唐)孟浩然
園中有早梅,年例犯寒開。
少婦爭攀折,將歸插鏡台。
猶言看不足,更欲剪刀裁。
菊花
(七絕·景物)
(唐)黃巢
待到秋來九月八,
我花開后百花殺。
衝天香陣透長安,
滿城盡帶黃金甲。
嘆庭前甘菊花
(七古)
(唐)杜甫
檐前甘菊移時晚,
青蕊重陽不堪摘。
明日蕭條醉盡醒,
殘花爛熳開何益。
籬邊野外多眾芳,
採擷細瑣升中堂。
念茲空長大枝葉,
結根失所纏風霜。
註釋
檐前:又作庭前
題菊花
(七絕 )
(唐)黃巢
颯颯西風滿院載,
蕊寒香冷蝶難來。
他年我若為青帝,
報與桃花一處開。
菊花
(七絕)
(唐)元鎮
秋叢繞舍似陶家,
遍繞籬邊日漸斜。
不是花中偏愛菊,
此花開盡更無花。
無題
(七絕)(唐)李商隱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曉鏡但愁雲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
年代:【唐】 作者:【白居易】 體裁:【五古】
禁署寒氣遲,孟冬菊初坼。
新黃間繁綠,爛若金照碧。
仙郎小隱日,心似陶彭澤。
秋憐潭上看,日慣籬邊摘。
今來此地賞,野意潛自適。
金馬門內花,玉山峰下客。
寒芳引清句,吟玩煙景夕。
賜酒色偏宜,握蘭香不敵。
凄凄百卉死,歲晚冰霜積。
唯有此花開,殷勤助君惜。
[錢嘗居藍田山下,故云。]
年代:【唐】 作者:【鄭谷】 體裁:【七絕】
王孫莫把比荊蒿,九日枝枝近鬢毛。
露濕秋香滿池岸,由來不羨瓦松高。
琴曲歌辭·幽蘭
年代:【唐】 作者:【崔塗】 體裁:【樂府】
幽植眾能知,貞芳只暗持。自無君子佩,未是國香衰。
白露沾長早,青春每到遲。不知當路草,芳馥欲何為。
年代:【唐】 作者:【陸龜蒙】
素花多蒙別艷欺,此花真合在瑤池。
還應有恨無人覺,月曉風清欲墮時。
年代:【唐】 作者:【李賀】 體裁:【五律】
入水文光動,插空綠影春。
露華生筍徑,苔色拂霜根。
織可承香汗,裁堪釣錦鱗。
三梁曾入用,一節奉王孫。
註釋
生:一作垂。
隔浦蓮
年代:【唐】 作者:【白居易】 體裁:【樂府】
隔浦愛紅蓮,
昨日看猶在。
夜來風吹落,
只得一回採。
花開雖有明年期,
復愁明年還暫時。
曲池荷
年代:【唐】 作者:【盧照鄰】 體裁:【五絕】 類別:【詠物】
浮香繞曲岸,圓影覆華池。
常恐秋風早,飄零君不知。
墨梅
年代:【元 】 作者:【王冕】
吾家洗硯池頭樹,
個個花開淡墨痕。
不要人誇好顏色,
只流清氣滿乾坤。

3現代文

白楊
(作者:袁鷹)
車窗外是茫茫的大戈壁,沒有山,沒有水,也沒有人煙。天和地的界限並不那麼清晰,都是渾黃一體。
從哪兒看得出列車在前進呢?
那就是沿著鐵路線的一行白楊樹。每隔幾秒鐘,窗外就飛快地閃過一個高大挺秀的身影。
一位旅客正望著這些戈壁灘上的衛士出神。
「爸爸,」大孩子搖著他的腿,「你看那樹多高!」爸爸並沒有從沉思中回過頭來,倒是旁邊的妹妹插嘴了:
「不,那不是樹,那是大傘。」
「哪有這麼大的傘!」
「你看它多直!」妹妹分辯著。
「它是樹,不是傘!」哥哥肯定地說。
小小的爭論打斷了爸爸的思路,他微笑著,慢慢地撫摸孩子們的頭,說:
「這不是傘,是白楊樹。」
哥哥還不滿足:「為什麼它這麼直,長得這麼大?」
爸爸的微笑消失了,臉色變得嚴肅起來。他想了一會兒,對兒子和小女兒說:「白楊樹從來就這麼直。哪兒需要它,它就在哪兒很快地生根發芽,長出粗壯的枝幹。不管遇到風沙還是雨雪,不管遇到乾旱還是洪水,它總是那麼直,那麼堅強,不軟弱,也不動搖。」
爸爸只是向孩子們介紹白楊樹嗎?不是的,他也在表白著自己的心。而這,孩子們現 在還不能理解。
他們只知道爸爸在新疆工作,媽媽也在新疆工作。他們只知道爸爸這回到奶奶家來,接他們到新疆去念小學,將來再念中學。他們只知道新疆是個很遠很遠的地方,要坐幾天火車,還要坐幾天汽車。
現 在呢,孩子們多了一點知識。在通向新疆的路上,有許許多多白楊樹。這兒需要它們,它們就在這兒生根了。
爸爸摟著孩子,望著窗外閃過去的白楊樹,又陷入沉思。突然,他的嘴角又浮起了一絲微笑,那是因為他看見火車前進方向的右面,在一棵高大的白楊樹身邊。幾棵小樹正迎著風沙成長起來。
荔 枝 蜜
(作者:楊朔)
花鳥草蟲,凡是上得畫的,那原物往往也叫人喜愛。蜜蜂是畫家的愛物,我卻總不大喜歡。說起來可笑。孩子時候,有一回上樹掐海棠花,不想叫蜜蜂螫了一下,痛得我差點兒跌下來。大人告訴我說:蜜蜂輕易不螫人,準是誤以為你要傷害它,才螫;一螫,它自己耗盡生命,也活不久了。我聽了,覺得那蜜蜂可憐,原諒它了。可是從此以後,每逢看見蜜蜂,感情上疙疙瘩瘩的,總不怎麼舒服。
今 年四月,我到廣東從化溫泉小住了幾天。四圍是山,懷裡抱著一潭春水,那又濃又翠的景色,簡直是一幅青綠山水畫。剛去的當晚,是個陰天,偶爾倚著樓窗一望,奇怪啊,怎麼樓前憑空湧起那麼多黑黝黝的小山,一重一重的,起伏不斷?記得樓前是一片比較平坦的園林,不是山。這到底是什麼幻景呢?趕到天明一看,忍不住笑了。原來是滿野的荔枝樹,一棵連一棵,每棵的葉子都密得不透縫,黑夜看去,可不就像小山似的!
荔枝也許是世上最鮮最美的水果。蘇東坡寫過這樣的詩句:「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可見荔枝的妙處。偏偏我來的不是時候,滿樹剛開著淺黃色的小花,並不出眾。新發的嫩葉,顏色淡紅,比花倒還中看些。從開花到果子成熟,大約得三個月,看來我是等不及在從化溫泉吃鮮荔枝了。
吃鮮荔枝蜜,倒是時候。有人也許沒聽說這稀罕物兒吧?從化的荔枝樹多得像汪洋大海,開花時節,那蜜蜂滿野嚶嚶嗡嗡,忙得忘記早晚,有時還趁著月色採花釀蜜。荔枝蜜的特點是成色純,養分多。住在溫泉的人多半喜歡吃這種蜜,滋養精神。熱心腸的同志為我也弄到兩瓶。一開瓶子塞兒,就是那麼一股甜香;調上半杯一喝,甜香裡帶著股清氣,很有點鮮荔枝味兒。喝著這樣的好蜜,你會覺得生活都是甜的呢。
我不覺動了情,想去看看自己一向不大喜歡的蜜蜂。
荔枝林深處,隱隱露出一角白屋,那是溫泉公社的養蜂場,卻起了個有趣的名兒,叫「養蜂大廈」。正當十分春色,花開得正鬧。一走近「大廈」,只見成群結隊的蜜蜂出出進進,飛去飛來,那沸沸揚揚的情景,會使你想:說不定蜜蜂也在趕著建設什麼新生活呢。
養蜂員老梁領我走進「大廈」。叫他老梁,其實是個青年人,舉動很精細。大概是老梁想叫我深入一下蜜蜂的生活,小小心心揭開一個木頭蜂箱,箱里隔著一排板,每塊板上滿是蜜蜂,蠕蠕地爬著。蜂王是黑褐色的,身量特別細長,每隻蜜蜂都願意用采來的花精供養它。
老梁嘆息似的輕輕說:「你瞧這群小東西,多聽話。」
我就問道:「像這樣一窩蜂,一年能割多少蜜?」
老梁說:「能割幾十斤。蜜蜂這物件,最愛勞動。廣東天氣好,花又多,蜜蜂一年四季都不閑著。釀的蜜多,自己吃的可有限。每回割蜜,給它們留一點點糖,夠它們吃的就行了。它們從來不爭,也不計較什麼,還是繼續勞動、繼續釀蜜,整日整月不辭辛苦……」
我又問道:「這樣好蜜,不怕什麼東西來糟害么?」
老梁說:「怎麼不怕?你得提防蟲子爬進來,還得提防大黃蜂。大黃蜂這賊最惡,常常落在蜜蜂窩洞口。專幹壞事。」
我不覺笑道:「噢!自然界也有侵略者。該怎麼對付大黃蜂呢?」
老梁說:「趕!趕不走就打死它。要讓它待在那兒,會咬死蜜蜂的。」
我想起一個問題,就問:「可是呢,一隻蜜蜂能活多久?」
老梁回答說:「蜂王可以活三年,一隻工蜂最多能活六個月。」
我說:「原來壽命這樣短。你不是總得往蜂房外邊打掃死蜜蜂么?」
老梁搖一搖頭說:「從來不用。蜜蜂是很懂事的,活到限數,自己就悄悄死在外邊,再也不回來了。」
我的心不禁一顫:多可愛的小生靈啊!對人無所求,給人的卻是極好的東西。蜜蜂是在釀蜜,又是在釀造生活;不是為自己,而是在為人類釀造最甜的生活。蜜蜂是渺小的;蜜蜂卻又多麼高尚啊!
透過荔枝樹林,我沉吟地望著遠遠的田野,那兒正有農民立在水田裡,辛辛勤勤地分秧插秧。他們正用勞力建設自己的生活,實際也是在釀蜜——為自己,為別人,也為後世子孫釀造著生活的蜜。
這黑夜,我做了個奇怪的夢,夢見自己變成一隻小蜜蜂。
落花生
(作者:許地山)
我們家的後園有半畝空地。母親說:「讓它荒著怪可惜的,你們那麼愛吃花生,就開闢出來種花生吧。」我們姐弟幾個都很高興,買種、翻地、播種、澆水,沒過幾個月,居然收穫了。
母親說:「今晚我們過一個收穫節,請你們的父親也來嘗嘗我們的新花生,好不好?」母親把花生做成了好幾樣食品,還咐附就在後園的茅亭里過這個節。
那晚上天色不大好。可父親也來了,實在很難得。
父親說:「你們愛吃花生嗎?」
我們爭著答應:「愛!」
「誰能把花生的好處說出來?」
姐姐說:「花生的味兒美。」
哥哥說:「花生可以榨油。」
我說:「花生的價錢便宜,誰都可以買來吃,都喜歡吃。這就是它的好處。」
父親說:「花生的好處很多,有一樣最可貴:它的果實埋在地里,不像桃子、石榴、蘋果那樣,把鮮紅嫩綠的果實高高地掛在枝頭上,使人一見就生愛慕之心。你們看它矮矮地長在地上,等到成熟了,也不能立刻分辨出來它有沒有果實,也必須挖起來才知道。」
我們都說是,母親也點點頭。
父親接下去說:「所以你們要像花生,它雖然不好看,可是很有用。」
我說:「那麼,人要做有用的人,不要做只講體面,而對人沒有好處的人。」
父親說:「對。這是我對你們的希望。」
我們談到深夜才散。花生做的食品都吃完了,父親的話深深地印在我的心上。
上一篇[卒章顯志]    下一篇 [周玉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