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小托馬斯·魯格斯·品欽(英語:ThomasRugglesPynchon,Jr,1937年3月8日-)是一名生於紐約的美國作家,以寫晦澀複雜的小說著稱。品欽來自長島,曾於美國海軍服役兩年,並在康奈爾大學獲得了英語學位。在於1950年代末期和1960年代早期發表了幾篇短篇小說后,他開始創作他賴以成名的長篇小說:《V.》(1963年),《叫賣第49組》(1966年),《萬有引力之虹》(1973年),《葡萄園》(1990年),《梅森和迪克遜》(1997年)和《抵抗白晝》(2006年)。品欽被許多讀者和批評家視作當代最優秀的作家之一。

1生平簡介

品欽來自長島,曾於美國海軍服役兩年,並在康奈爾大學獲得了英語學位。在於1950年代末期和1960年代早期發表了幾篇短篇小說后,他開始創作他賴以成名的長篇小說:《V.》 (1963年), 《叫賣第49組》 (1966年), 《萬有引力之虹》 (1973年), 《葡萄園》 (1990年), 《梅森和迪克遜》 (1997年),《抵抗白晝》 (2006年),《性本惡》。
品欽被許多讀者和批評家視作當代最優秀的作家之一,屢次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提名,尤其在近年來且呼聲甚高。他的名作《萬有引力之虹》曾獲1974年全國圖書獎,並提名該年度的普利策小說獎,然而普利策協會否決了評審團的推薦,認為該小說「無法卒讀」、「浮誇」、「濫用筆墨」、且有些地方「傷風敗俗」,結果導致該年度普利策小說獎空缺。品欽的小說和非小說作品都包含著豐富的意旨、風格和主題,涉及到(但不僅僅限於)歷史、自然科學和數學等不同領域。品欽也因對公開個人信息的排拒而知名:沒有多少他的照片曾被公布,自1960年代開始流傳著種種關於他住所和身份的傳聞。
托馬斯·品欽於1937年生於紐約長島的格倫谷,是老托馬斯·魯格斯·品欽(1907年–1995年)和凱瑟琳·弗朗西斯·班尼特(1909年–1996年)的三個孩子之一。他最早的美國祖先威廉·品欽,於1630年隨溫斯洛普船隊移居馬賽諸賽灣殖民地,其後一連串的品欽後裔在美國的土壤上獲得了財富和名譽。品欽的家族背景與他的家系視角為他的小說(尤其是《秘密融合》(1964年) 和《萬有引力之虹》(1973年)中敘述的Slothrop家族史)提供了原始材料。
早期生涯
離開康奈爾後,品欽開始寫作他的第一部長篇小說。從1960年2月到1962年9月,他在西雅圖被波音公司
托馬斯·品欽作品

  托馬斯·品欽作品

雇為技術作家,在那兒他題《波馬克軍隊新聞》(美國空軍為波馬克地空導彈而設的技術刊物)編寫安全方面的文章。品欽在波音的經歷使他得到了在《V.》和《叫賣第49組》中描寫「Yoyodyne」社團的靈感,而他在物理方面的背景和在波音擔任科技刊物編輯的經驗給《萬有引力之虹》提供了許多原材料。當品欽的小說《V.》在1963年出版后,作為當年最優秀的小說贏得了威廉·福克納基金的獎勵。從波音公司辭職后,品欽曾在紐約和墨西哥呆過,之後他去了加利福尼亞,據傳1960年代的大部分時間和1970年代早期他都住在哪裡,特別是在曼哈頓海灘的一間公寓里,(參見Frost2003),他寫出了最為人所稱道的作品《萬有引力之虹》。這一時期的品欽沉溺於嬉皮反傳統文化的習性和生活方式之中(打個比方,參見Gordon1994);然而在後來的回顧中他對這一時期青年運動的動機、價值和成就的看法,尤其在1984年為《遲鈍的學習者》所寫的引言中,表現出極大的曖昧。
1964年,一份作為已畢業學生在伯克利加州大學學習數學的申請被否決(Royster2005)。1966年,品欽寫了一份關於洛杉磯華茲暴動後果和遺產的第一手報道,題為《深入華茲思想的旅行》,這片文章首次發表在《紐約時報雜誌》。(Pynchon1966).
1960年代中期,品欽也經常為一大批小說和非虛構作品寫廣告和介紹。其中之一是為霍爾的小說《魔術師》寫的簡短評論,它作為1965年12月出版的《假日》雜誌刊發名為《書籍的禮物》的特寫的一部分與其他七位作家為「被忽視的書」所寫的評論一起被發表。

2人物作品

《拍賣第49組》
他1964年4月給他的代理人Candida Donadio的信中,品欽寫道,他正面臨著一個創造性的轉則點,那時有四部小說正在寫作,他聲稱「如果它們像浮現在我腦海里一樣躍然於紙上,那麼它將是千年中的文學事件。」1965年12月,品欽禮貌的拒絕了斯坦利·埃德加·海曼讓他去本寧頓大學教授文學的邀請,他寫道他已在兩三年前下定決心立馬寫出三部小說。品欽描述這一決定是出於「一時的瘋狂」但同時記道他「太堅定以至不想將它們的任何一個拋下,更別說將它們全部拋下了」。
品欽的第二部小說《叫賣第49組》幾個月後於1966年出版。它到底是不是品欽正在進行的那三四部小說無法確定,但1965年品欽寫給 Donadio的信中他寫道他正著手於寫一部他稱之為「potboiler」(粗製濫造的作品)的小說。當書寫道155頁時,他稱之為「一篇短篇小說,但 有著大問題」 並希望Donadio「向一些可憐的笨蛋傾銷它」。
《拍賣第49組》在出版后不久贏得了理查德德和希爾達·羅森塔爾基金的獎勵。雖然該書的結構比品欽的其它小說要更加簡單和線性,它迷宮似的情節展現了一個以「特里斯特羅」之名為人所知的古老的郵票組織,一次對詹姆士一世時期復仇劇《送信者的悲劇》的滑稽戲仿,一個包括二戰時期美國步兵的屍骨被用於製造木炭香煙過濾嘴的 社團陰謀。在這個和那個相似的奇異現象提示著一系列表面上難以置信的相互聯繫,這正是書中主角奧狄芭·馬斯要面對的。像《V.》一樣,這篇小說大量涉及到 科學技術並隱藏著一些歷史事件,這兩篇小說都包含著對美國社會及歷史碎片的沉思。《叫賣第49組》繼續了品欽在作品中使用通俗歌曲和雙關語的習慣,並在他 散文化的敘事中加入流行文化的視點。它結合了一種對納博科夫《洛麗塔》主角的十分直接的暗示,在一個「妄想狂」(一個創辦十餘年的故意用不列顛口音唱歌的樂隊)成員所唱的愛的輓歌之中。
1968年,品欽成為「作家及編輯戰爭稅抗議」的447名簽字者之一。《紐約郵報》和《紐約書評》以整版篇幅列出了那些發誓絕不交納「計劃中10%追加所得稅或任何戰爭指派的追加稅款」的人的名單,並聲稱他們的確信「美國插足越南在道義上是錯誤的」(New York Review of Books 1968:9).
《葡萄園》
品欽的第四部長篇小說《葡萄園》出版於1990年,這部小說受到了大部分讀者和批評家的嚴厲批評。
有時作女人很難

  有時作女人很難

故事發生在1980年代和1960年代的加利福尼亞,描寫了一名FBI反間諜計劃密探和一名激進的女製片人間的關係。它以強烈的潛在社會政治傾向詳述了發生在威權主義和公社主義間的堅決鬥爭、反抗與同謀間的連繫,不過仍保持著一種品欽特有的幽默感。
1988年,他接受了麥克阿瑟獎金,並且至少從1990年代早期開始,許多觀察家提名品欽角逐諾貝爾獎(舉個例子,參見Grimes 1993; CNN Book News 1999; Ervin 2000)。著名美國文學批評家哈羅德·布魯姆將他與堂·德里羅、菲利浦·羅斯和科馬克·麥卡錫一起列為他那個時代四個最重要的美國小說家。
《抵抗白晝》
關於品欽下一部書主題的種種傳言流傳了許多年。這些傳言的許多細節是來自前德國文化部長邁克爾·瑙曼所做的評論,他聲稱他曾協助品欽完成他關於「一個在格丁根為大衛·希爾伯特作研究的俄國數學家」的研究,並說新的小說將描繪索菲亞·科瓦列夫斯卡婭的生活與愛情。
2006年7月,預告了品欽的新的還未定名的小說,並刊載了品欽自己寫的作品概要,它宣稱小說的情節發生在1983年芝加哥世博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後時期之間。「世界性的災難將在幾年內迫近,」品欽在介紹中寫道,「這個時代的上層人士中間充滿了普遍的無限制的貪慾、虛偽的虔誠、白痴般的軟弱和罪惡的意圖」。他許諾在書中加入關於尼古拉·特斯拉、貝拉·盧戈西和格勞喬·馬克斯的片段,像「愚蠢的歌曲」和「奇異的性行為」一樣。後來有消息稱該書的名字叫「《抵抗白晝》」,一位企鵝出版社的發言人證實之前的概要確為品欽所寫。
《抵抗白晝》於2006年11月21日發行,精裝的第一版有1085頁。企鵝出版社沒有為該書做任何宣傳,專業書籍批評家也沒有預先得到時間評論它,這大概也是品欽想要的。品欽所寫的概要的一個修訂版被用於封面套紙,科瓦列夫斯卡婭確實在書中出現,雖然僅僅作為一百多個人物中的一個。
該小說是它所設定的時代的一系列流行小說體裁的紛繁的大雜燴,小說發行后批評家們對它呈現出各式各樣的評價,雖然許多人認為它有時光彩照人、有時令人疲乏(Complete Review 2006)。一個《抵抗白晝》維基網站於小說出版當天創辦,以幫助讀者們明了眾多的人物、事件和主題。

3作品主題

流行音樂的愛好者
特別的,品欽在他的小說和非虛構作品中透露他是個流行音樂的狂熱愛好者。抒情歌曲和仿音樂劇的韻律出現在他的每部小說中,而且在他為短片小說集《遲鈍的學習者》所寫的自傳性導言中,他顯示出一種對爵士及搖滾的特別喜好。《V.》中的角色McClintic Sphere就是一個依據像奧耐特·科爾曼、查利·帕克和特洛尼斯·蒙克 這樣的爵士音樂人塑造的一個虛構複合體。在《叫賣第49組》中,「妄想狂」樂隊的領唱炫耀自己的「披頭士式髮型」並以濃重的英國口音唱歌。在《萬有引力之虹》的最後幾頁,有一種傳言指出Tyrone Slothrop,該小說的主角,曾作為The Fool在1960年代發行的唱片中的嘉賓音樂家演奏卡蘇和口琴(據品欽的描寫,他曾於1945年在一條德國溪流中奇迹般的重獲了後來的樂器,他的豎琴,在他在1939年于波士頓Roxbury的羅斯蘭舞廳盥洗室里將之弄丟之後,以之改編爵士標準曲目《切羅基》,在那種曲調的基礎上查利·帕克於紐約創造出比波普)。在《葡萄園》中,Zoyd Wheeler和Isaiah Two Four都是音樂人:Zoyd 為一個60年代的名為「The Corvairs」的衝浪樂隊彈奏鍵盤樂器,而Isaiah則屬於一個名為「Billy Barf and the Vomitones」的龐克搖滾樂隊。在《梅森和迪克遜》中,其中一個人物在大學生狂歡酒會上彈奏曲子,後來演變為《星條旗歌》;同時在另一端情節借一個人物之口中不相干的談及《有時作女人很難》。
在《遲鈍的學習者》的導言中,品欽答謝了一位無政府主義的樂隊指揮斯帕克·瓊斯,而且在1994年,他為《Spiked!》專輯、一個貼上短命的BMG Catalyst商標的唱片集寫了3000言的襯注(liner notes)。品欽也為《沒人酷》、獨立搖滾樂隊Lotion的第二張專輯寫了襯注,在其中他聲稱「搖滾是最後碩果僅存的幾個值得尊敬的行業之一,把運轉的樂隊當成日常生活中的一個奇迹。這基本上就是這些傢伙所做的事情。」據說他也是洛奇·埃里克森 的樂迷之一。
邊緣主題
《叫賣第49組》同樣提到了熵和通信理論,並包含一些對微積分學、芝諾悖論和以麥克斯韋妖之名為人所知的思想實驗的戲仿和借用。與此同時,小說也探討了同性戀、獨身生活以及醫學上認可但違反法律的迷幻劑使用。《萬有引力之虹》描述了許多種類的性變態,比如性虐待、嗜糞癖和觸手侵犯的極端情形,以及在許多情節中對嗑藥的特寫,比如可卡因、天然迷幻劑、毒蠅蕈中提煉的毒蠅鹼,尤以對吸食大麻的描寫為多。《萬有引力之虹》尤其得益於品欽的數學背景:在一個情節中,他將吊襪腰帶的幾何形狀與座堂尖頂作類比,均被描述為數學奇點。《梅森和迪克遜》探討了理性時期的的科學、宗教及社會文化基礎同時在錯綜複雜的敘事中將真實歷史人物和小說人物聯繫在一起,與《萬有引力之虹》一樣,該書是歷史編纂元小說的一個典型範例。

4人物影響

讀者和批評家們提供了一個品欽式先驅者的有選擇的名單。與小說中公開提及的作家完全不同:亨利·亞
路德維希·維特根斯坦

  路德維希·維特根斯坦

當斯、 喬治·德·基里科、 路德維希·維特根斯坦、 埃米莉·迪更生、 威廉·馬奇、 萊納·瑪利亞·里爾克、 豪爾赫·劉易斯·博爾赫斯、 以賽瑪利·里德、 拉爾夫·沃爾多·愛默生、 帕特里克·奧布萊恩、 和 翁貝托·埃可以及一個傳統宗教人士和哲學資料的混合,與這些人的著作作了可靠的比較:拉伯雷,塞萬提斯、 勞倫斯·斯特恩、 埃德加·愛倫·坡、 納撒尼爾·霍桑、 赫爾曼·梅爾維爾、 查爾斯·狄更斯、 約瑟夫·康拉德、 托馬斯·曼、 威廉·巴洛斯、 拉爾夫·埃里森、 帕特里克·懷特以及 托妮·莫里森。一些評論員發現了這些作家在現代主義傳統中的相似之處,他們都喜歡寫一些涉及形而上學或政治問題的長篇小說。比如詹姆斯·喬伊斯的《尤利西斯》、E·M·福斯特的《印度之行》、弗朗茨·卡夫卡的《城堡》,溫德姆·劉易斯的《上帝之猿》、羅伯特·穆齊爾的《沒有個性的人》以及約翰·多斯·帕索斯的《美國三部曲》。在他為《遲鈍的學習者》所寫的引言中,品欽明確答謝了許多垮掉的一代作家,並特別對傑克·凱魯亞克的《在路上》表示了讚賞,他也顯示出他對T·S·艾略特、歐內斯特·海明威、亨利·米勒、索爾·貝婁、赫伯特·高爾德、菲利浦·羅斯和諾曼·梅勒的文學作品以及海倫·韋德爾、諾伯特·維納和艾薩克·阿西莫夫的非小說作品的通曉。其它被歸類為與品欽風格類似的當代小說家有:約翰·霍克斯、 庫爾特·馮內古特、 約瑟夫·海勒、 唐納德·巴塞爾姆、 約翰·巴思、 威廉·加迪斯、 堂·德里羅和 約瑟夫.麥凱羅伊。
品欽小說中極端古怪的人物、狂亂的行為、頻繁的離題、以及令人印象深刻的長度使得評論家詹姆斯·伍德將品欽的作品歸類為歇斯底里的現實主義。其它被貼上「歇斯底里的現實主義」標籤的作家有薩爾曼·拉什迪、史蒂夫·埃里克森、尼爾·史蒂文森和扎迪·史密斯。被奉為品欽繼承者的更年輕的當代作家有大衛·福斯特·華萊士、威廉·伏爾曼、理查德德·鮑爾斯、史蒂夫·埃里克森、大衛·米切爾、尼爾·史蒂文森、戴夫‧艾格斯和托馬索·品奇歐(他的筆名是品欽名字的義大利語譯名)。
品欽的作品被許多作家和藝術家引為影響和靈感的來源,這些作家包括:T. 克拉格黑森·博伊爾、 阿蘭·科巴爾、 堂·德里羅、 伊恩·蘭金、 威廉·吉布森、 艾爾弗雷德·耶利內克、 里克·穆迪、 阿蘭·莫爾、 阿圖洛‧貝雷茲─雷維特、 理查德德·鮑爾斯、 薩爾曼·拉什迪、 尼爾·史蒂文森、 布魯斯·斯特林、 揚·懷德特、 勞里·安德森、 扎克·史密斯、 大衛·柯南伯格和 亞當·拉普。特別是由於他對吉布森和史蒂文森的影響,品欽成為賽博朋克小說的鼻祖之一。雖然「賽博朋克」一詞在1980年代早期還未開始流行,許多讀者追溯性的把《萬有引力之虹》與其它一些預先體現出之後賽博朋克風格和主題的作品如賽繆爾·德蘭尼的《達爾格楞》、 菲利普·狄克的許多作品當作這一流派的早期作品。品欽小說百科全書式的特質也使得一些人試圖將他的作品與1990年代短命的超文本小說運動聯繫起來(Page 2002; Krämer 2005)。

5媒體關注

與品欽私人生活相關的細節鮮為人知;在超過40年的時間裡他小心地避免與記者接觸。只有極少數他的照
片為人所知,這些照片基本上都是他中學和大學期間拍的,而且他的行蹤也經常飄忽不定。《紐約時報書評》中一篇對《V.》的評論將品欽描述為一名住在墨西哥的隱士,從而引發了媒體對品欽貫穿他整個生涯的窮追猛打(Plimpton1963:5)。雖然如此,遠離公眾聚光燈成為品欽生活的顯著特徵,而且這產生出許多謠傳和杜撰的軼事。
2000年代
9/11之後,一篇假想的品欽「訪談」出現在日本版《花花公子》的一篇文章中,以《多數新聞只是宣傳,本·拉登也許不存在》為題發表,據說是就911事件和奧薩馬·本·拉登問題採訪品欽。它的真實性十分可疑,並從未被美國媒體轉載過。品欽在《潑婦的謾罵》中
作為對這麼些年來媒體上濫造其形像的反擊,2004年品欽在電視系列劇《辛普森一家》中做了兩個特寫。第一個出現在《潑婦的謾罵》中,那一集里瑪琦·辛普森成為了一名小說家。他扮演自己,頭上套著一個紙袋,並且在瑪琦的書背面大做廣告,以濃重的長島口音說道「這兒是你們要引用的:托馬斯·品欽愛這本書,幾乎就象喜愛照相機一樣!」然後他開始向過往車輛吼叫:「嘿,在這兒,來給一位隱居作家拍照吧!只有今天一天,我們還將附送免費簽名!等等!還有更多!」第二次出現是在《All'sFairinOvenWar》、第16季的首集里。這次出場里品欽的對白完全由與他小說題目有關的雙關語構成(「這些雞翅真是美V.!我要把這個配方寫進《萬有引力之虹食譜》,放在油炸49馬鈴薯餅旁邊。」)。該卡通片中品欽的再一次出現是是在一個無對白的情節中,作為第18季的一集《Moe'N'aLisa》所刻畫的虛構的世界麵包大會的來賓。這一集在2006年11月19日、品欽的第六部長篇小說《抵抗白晝》發行前的那個星期天首次播出,也許是作為日益與眾不同的公開計劃的一部分。
2006年七月,新開了一個網頁,預告托馬斯·品欽的一部還未命名的992頁的小說即將與大家見面。Amazon出現了一份據稱是品欽本人所寫的關於這部即將出版的小說的說明。這份先是被撤下,因為其真實性可疑,但是這篇介紹詞馬上又恢復了,並連帶預告了品欽新小說的標題,《抵抗白晝》。
《抵抗白晝》出版后不久,品欽的散文出現在「每日秀:該死的十周年(音樂晚會)」、一個對喬恩·斯圖爾特喜劇性新聞播報《每日秀》的回顧節目中。
2006年12月6日,品欽參加了一眾主要作家為被控剽竊的伊恩·麥克尤恩辯護的活動,他為此向他的英國出版者寄了一封列印的信,這封信發表在《每日電訊報》上(Pynchon2006b)。

6作品

  • 《V.》(1963年3月),威廉·福克納獎獲得者
  • 《叫賣第49組》 (1966年4月27日),獲理查德及希爾達·羅森塔爾獎
  • 《萬有引力之虹》 (1973年2月28日), 1974年美國國家圖書獎小說類獲得者,被評委會推薦角逐普利策獎,但被諮詢委員會否決,1975年被授予威廉·迪嗯·豪厄爾斯獎章(拒絕領獎)
  • 《遲鈍的學習者》 (1984年4月), 早期短篇小說選集
  • 《葡萄園》(1990年2月)
  • 《梅森和迪克遜》 (1997年4月30日)
  • 《抵抗白晝》(2006年11月21日)
  • 《性本惡》(2009年8月4日)
除了虛構作品之外,品欽還寫有許多散文、導言和評論,並不僅僅局限於導彈安全的主題,比如關於華茲暴動、勒德主義,和唐納德·巴塞爾姆作品的評論。他的一些非小說文章被發表在《紐約時報書評》和《紐約書評》上,而且為書籍和報告文學寫過引言。他1984年為《遲鈍的學習者》寫的自傳性導言中表現出令人矚目的直率。他至少為3本書寫了導言,包括1992年唐納德·巴塞爾姆的小說集《Don B.的教導》以及更晚近的喬治·奧威爾的小說《一九八四》企鵝世紀紀念版(2003年出版)以及品欽密友理查德·法里納所寫《Been Down So Long It Looks Like Up to Me》之企鵝經典版(初版於1966年)。
上一篇[恆溫控制器]    下一篇 [熱泵型空調]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