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托馬斯·閔採爾

標籤:農民領袖

托馬斯·閔採爾(Thomas Münzer 1489~1525) 德意志平民宗教改革家,農民戰爭領袖。空想社會主義的先驅者之一。

1下層教士

1489年12月21日,閔採爾生於德國採礦工業中心哈茨山區的施托爾堡城。他出身於一個鑄造錢幣的小手工業者的家庭。在他很小的時候,父親就死在施土爾堡伯爵的絞刑架上,這使他對貴族統治階級有著深仇大恨。當時,德
托馬斯·閔採爾

  托馬斯·閔採爾

國「鞋會」鬥爭的許多傳說,對閔採爾思想的影響很大。
閔採爾少年時,家庭曾先後遷居埃斯勒本、豪爾勃塔特。1503年,閔採爾14歲時,全家移住到克維德林堡。在克維德林堡,閔採爾進過拉丁文學校。
1506年,閔採爾17歲,他的名字出現在萊比錫大學新生的名冊上。以後,他在法蘭克福大學和美因茨等大學專修過哲學和神學。閔採爾通曉拉丁語、希臘語和希伯萊語,他勤學肯鑽,博覽群書,精通聖經。因成績優異,畢業后獲得了神學學士和文科碩士學位。閔採爾在大學期間酷愛文學。他一方面接受了當時正在流行的人文主義思想,並仿效其風格寫出一些文學作品;但另一方面,他卻認為伊拉斯莫等人的思想過於溫和。他不滿於人文主義者對勞動人民的冷漠,堅決反對胡登的僅只依靠騎士去改革教會的觀念。閔採爾尊敬捷克的胡斯,讚許並宣傳了塔波爾派的思想。閔採爾通常總好把貴族稱為「吸血鬼」。
閔採爾離開大學以後,1513年在哈勒的教區學校任教。1514—1515年,他在埃斯勒本城任教師兼教士。這段時間裡,閔採爾為了改革教會,曾組織了一個秘密團體,去反對馬格德堡大主教恩斯特二世。1516年,閔採爾在埃斯列本附近的弗羅澤任女修道院院長。閔採爾決定,在他主持的修道院中作彌撒,不再沿用天主教教義的某些規定。以後,閔採爾在不倫瑞克城的馬蒂尼文科中學當過教師,還在一些地區當過傳教士。
閔採爾中等身材,臉龐粗獷、嚴竣,顴骨凸出。他像貌雖不出眾,衣著也十分樸素,但卻是個知識淵博、平易近人、毅力頑強、很有個性的人。他從當大學生時候起,就有兩個「癖好」。一個是:酷愛買書、讀書。閔採爾常因買書而囊空如洗,或屢欠書商的債務。他不僅搜買古代作家、人文主義者的作品,也收購天主教會和神甫的出版物和各式各樣的小冊子。他是一個狂熱的藏書者。再一個是他喜歡到處遊歷,接觸下層人民。年輕的閔採爾,常替窮苦人家出力辦事,代不識字的人寫書信,照料病人。閔採爾結交了很多貧苦農民、平民、礦工、紡織工以及印刷工人為摯友。為了貼補個人的收入,他有時也親自到印刷所去擔任校對工作。閔採爾走遍了幾十座城鎮和數百個農村。許多不相識的人願留他住宿、同他攀談。閔採爾目睹了人民的饑饉生活,耳聽了群眾的激憤傾訴。他以下層傳教士的身份在群眾中廣泛進行了宗教改革的鼓動和宣傳工作。

2路德分子

馬丁·路德

  馬丁·路德

1517年10月,德國宗教改革的著名領導人馬丁·路德在維登堡萬聖 教堂的大門上貼出了 《關於贖罪券效能的辯論》,即著名的九十五條論綱,公開要求辯論贖罪券問題。據羅馬教會聲稱,只要購買贖罪券,就能赦免煉獄里靈魂的一切罪行,甚至能分享大公教會裡的全部幸福。但是,路德卻針鋒相對地指出:當金幣落入錢櫃叮噹作響時,增加 的只是貪婪愛財的慾望。路德的「論綱」一經貼出,立刻在全德引起強烈反響,農民、平民、 市民、騎士,以至整個德意志民族都捲入到這一運動中來。當時正在不倫瑞克的馬蒂尼中學任教的托馬斯·閔採爾也深深地被路德的精闢見解所折服。雖然路德只比他大6歲,不久,但閔採爾卻稱路德為師。閔採爾在維登堡、尤特博格等地,積極支持路德的宗教改革主張。1519年,閔採爾公開地反對聖芳濟教派,並譴責羅馬天主教的教階制度和聖徒崇拜,人們曾把他稱為路德分子。 
1519年6月底,閔採爾專門到萊比錫大學旁聽了路德同德國著名神學家約翰·艾克的公開辯論。1519—1520年初,閔採爾在威森發斯的北第茨修道院曾專心致志地研究文學。閔採爾由於接受了神秘主義的影響,他的宗教改革的理論又進一步得到發展。1520年4月以前,閔採爾在對教會和對胡斯學說等問題的認識上,雖然同路德有分歧,但他的觀點和活動基本上是圍繞著宗教改革的範圍,他主要是一個熱衷於改變教會現狀的宗教改革家。以上可以說是閔採爾活動的初期階段。

3另立門戶

從1520年4月至1524年8月這段時期里,閔採爾的觀點發生了顯著變化。他從宗教改革活動逐漸走上了廣泛組織和發動社會革命的道路。這時是他實踐活動的中期階段。他曾受路德之命前去維登堡附近的尤特博格進行反對教 皇黨徒的鬥爭。1520年4月,他又經路德介紹前去茨維考擔任那裡的第一任新教牧師,繼續與路德合作反對方濟各會。這個城鎮附近,有著名的銀礦,城內紡織業很發達。城中礦工、紡織工人數眾多,工商業活躍。薩克森選侯把此城稱之為「自己領地上的一顆珍珠」。實際上,茨威考城內富裕的社會上層、礦主等人同礦工行會之間的矛盾是很尖銳的。閔採爾剛到茨威考城進行宗教改革活動時,仍按路德的學說辦事。他還向路德徵詢意見和尋求幫助。1520年7月13日,閔採爾在致路德的信中,還把路德稱為「尊敬的朋友中的榜樣和燈塔」。
閔採爾在同茨威考城的礦工、貧苦農民的密切接觸中,他的思想觀點急劇地向前發展和變化了。閔採爾同下層人民站在一起,並把他們看成是上帝的法律和意志的現實執行者。茨威考城中,在尼古拉斯·施托黑領導下的再洗禮派,活動很頻繁。他們主張人在小孩時雖受洗禮,但成年時應再度進行洗禮,並且預言沒有貧富差別的「千年王國」即將到來。閔採爾同再洗禮派建立了密切聯繫。他積極幫助再洗禮派提出革命主張。閔採爾常去茨威考城的狗街,因為那裡有貧民窟,再洗禮派信徒亦多。他告誡人們:千年天國不能等待,而必須用暴力鬥爭才能取得。而再洗禮派則到處給閔採爾提供講壇並安排好活動的地方。閔採爾本人過著清苦生活,幾乎把自己所有的錢都分給窮人使用。窮苦人都願聽閔採爾的傳教和演說。閔採爾講道: 「耶穌就在這個世界上,他永遠同我們在一起,我們身受的痛苦就是他的痛苦。」還主張: 「真正的權威是上帝給人們內心的靈光,而非聖經。」  托馬斯·閔採爾認為聖靈的根本就是理性,反對將信仰和理性對立,反對路德的因信稱義,否認聖經是唯一無誤的啟示;並認為啟示就是人的理性覺醒,就是內心之光,通過這種活的啟示,人人都能進入天國;並且,天國不僅屬於來世。他號召信徒用實際行動包括武裝鬥爭的形式進行社會改革,來實現上帝的公義。他宣稱,在上帝親自治理的千禧年國度里,沒有階級差別,沒有私有財產,沒有欺詐與壓迫。他引用《馬太福音》中「我來,並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動刀兵」之語,鼓動推翻當時的政權和教會權貴。他宣告:「整個世界必須忍受一次大震蕩;這是關乎不敬上帝的人垮台而卑賤人翻身的事。」
宗教改革後期的路德,由 「在開始自己一生活動時候是人民的一分 子」到 「完全投靠人民的壓迫者,為他們服務了。」 與之相反,閔採爾的思想卻愈來愈激進,他攻擊教會 「以他們冗長 的祈禱吞沒寡婦的家產,守候在臨終的人那裡不是為了虔誠,而是為了 貪得無厭的私慾。」 路德對閔採爾的這些火藥味十足的攻擊非常不安,指責他 「宣傳福 音和權利卻不顧財產和金錢」, 「到處煽風點火」要 「在一個早上殺人」。閔採爾則攻擊路德因為 「他們給你一杯葡萄酒」,就淪為「十足的金錢奴隸」 (因為當時路德曾托蔽於薩克森大選侯的瓦特堡中)。雙方爭執的結果,是分成以聖瑪麗亞教堂為中心的路德派和以聖卡托琳教堂為中心的閔採爾派。1521 年2月16日,茨維考市長曾親自出面為雙方調停,沒能成功。在與路德派的鬥爭中,閔採爾的革命思想漸漸形成了。他認識到:「路德是一個蹩腳的改革家,他給軟弱的肉體以安慰,過褒信仰,過貶 實際」、 「反對教皇權,否認赦罪、煉獄、超度和其它弊端,僅僅意味 著改革了一半」。
1521年春,閔採爾在茨威考城建立了「基督徒同盟」,廣泛吸收城市市民和農民們,在他的大力宣傳和鼓動下,農民們開始組成各種秘密團體,積極策劃反抗封建貴族和教會的鬥爭。4月份,茨威考城中反動的富豪們曾編造了一首惡毒攻擊閔採爾的歌謠,咒罵閔採爾是:「黃頭髮,殘忍的漢,嗜血成性的殺人犯;瘋狂的人,大禍害,小心別叫他瞎搗蛋。」茨威考市政會的雇傭騎兵到處捉人。聞訊即將被逮捕的閔採爾,在4月16日夜離開了茨威考城,先後來到捷克的雅希莫夫和布拉格。雖然在這以前,德國愛爾福特附近一個寺院,曾許以30佛羅林的薪金敦聘過閔採爾去那裡當拉丁文教師,但閔採爾還是下決心去親眼看看塔波爾派的故鄉——捷克。
1521年6月23日,閔採爾在布拉格作了一次盛大的佈道。隨後在伯利恆小教堂還用拉丁語傳過教,閔採爾把揚·胡斯尊崇為導師和偉大的鬥士。閔採爾在布拉格期間,同胡斯派建立了直接聯繫。1521年11月,閔採爾在布拉格發表的《告捷克人民書》(又稱《布拉格的呼籲書》)中,第一次系統地表述了自己的政治觀點。宣稱他 「要 繼基督的卓越戰士約翰·胡司之後,使響亮的號角發出新的歌聲」。閔採爾指出:「那些裝聾作啞的牧師們是在卑鄙地欺騙所有世人。」對捷克人民發出呼喚:「我考慮的是至高無上的真理,我所咒 罵的是不敬上帝的傢伙,我來到你們美好的土地上,就是要認請並消滅 這些傢伙,親愛的波希米西弟兄們喲,容許我樣這做,並且幫助我吧。我保證你們得到莫大的榮譽:革新使基督的教會將在這裡創建,並將擴 展 到全世界」。閔採爾的革命思想火花已經閃現。」閔採爾提出,基督不是神,只是 和我們一樣的人,是先知和師表, 「根據基督愛的要求,誰也不能高於 別人,每人都是自由的,一切財產應當公有」, 「每人應按需分配」, 「上天以日工資一戈羅什把我雇了來,我正在磨快鐮刀,準備收割」。號召人民起來進行暴力革命。他公開提出了「人世間不應當有壓迫和剝削」,號召人們同「反對真理的強大敵人作鬥爭」,「在不久的將來,政權將永遠轉歸人民。」閔採爾表示自己是塔波爾派的繼承人。他號召農民起義,並說捷克的行動是各國鬥爭的信號。

4主要思想

閔採爾因為他的《呼籲書》問題,被捷克當局稱為「德國邪說者」,不准他在布拉格居留。1521年聖誕節時,閔採爾返抵德國的哈勒城繼續自己的工作。1522年初,閔採爾到阿爾斯特德小城鎮再當神甫。在這裡,閔採爾得到銅礦礦工和貧苦農民的熱情支持。這年冬末,閔採爾同修女奧蒂麗雅結婚。他倆志同道合,都渴望變革社會,又都能過艱苦生活。奧蒂麗雅把家務管理得井井有條,後來有了兩個孩子。
在阿爾斯特德城,閔採爾於1523年復活節前夕,到薩克特人居住區的教堂當神甫。該地靠近曼斯菲爾德礦區,閔採爾的有關信仰、聖禮、教會改革的文章以及政治論著,多半是在這裡完成的。計有:《論德國教會禮拜儀式》、《德國福音會彌撒》、《抗議或保護……關於真正基督徒的信仰和洗禮的開端》、《關於書本上的信仰》和《虛假信仰的真正出路》。其中 《根據路加對福音的證明來公開駁斥不忠實世界的錯誤信仰,使可憐而不幸的基督教界知道它的迷途》尤其著名,這部封面上印著 「帶著鐵鎚的托馬斯·閔採爾」的戰鬥 檄文宣告 「整個世界必須經受一次大震蕩,這是關乎不敬上帝的人垮台 而卑賤的人翻身的一場戲」。
托馬斯·閔採爾在阿爾斯特德對教會禮儀進行改革。他廢除了禮儀中的拉丁語,改用德國民族語言;在各特定日期除規定宣讀的福音書和使徒書信以外,他還隨意選讀聖經中的其他經文。他主持布 道, 「窮苦的人們如此嚮往真理,以致條條大街滿是來聽講道的人。」 閔採爾對前來聽他佈道的人說:「基督曾說,我並未帶著和平,而 是帶著刀劍來的。但是你們要刀劍幹什麼呢?你們如果要做上帝的仆 役,那麼沒有別的選擇,只有驅走妨礙福音的惡魔。……凡是違背主的 啟示的人們,都應被消滅掉,而不予任何恩赦……」。要 「殺掉那些 不敬上帝的統治者」, 「如果諸侯們不消滅這些不敬上帝的人,那麼上 帝將從他們手裡奪去寶劍,因為用劍之權屬於全體教徒」。閔採爾還說, 「我們德國是泥足大國,基礎不牢,不僅 分裂而且偽 善。」 「大家都看得很清楚,蛇和鰻在一塊作惡。教皇和所有的僧侶壞 蛋是蛇,而世俗的領主和統治者是鰻」, 「如果要做上帝的僕役,那麼 沒有別的任務,就得去驅逐妨礙福音的惡魔。……凡是違背主的啟示的 人,都必須毫無慈悲地消滅掉」。他的宣傳吸引了大批下層群眾,一些要求改革的教徒起而搗毀教堂。薩克森選侯親自到阿爾斯特德平息騷動,並在路德的建議下傳喚閔採爾到魏瑪城堡陳述自己的主張。他在陳述中引證《聖經·但以理書》第2章,宣稱敬奉上帝的諸侯應該用劍斬殺那些背離上帝的統治者和教士,不然,上帝將把他們的劍奪來交給全體忠信的教徒。
閔採爾還草擬過一份題為《捍衛的動機》的演說稿。閔採爾把一些拉丁文聖詩譯成德語,還編寫聖詩,加配樂譜。他認真地進行了激進的宗教改革活動,在傳教和舉行禮拜儀式時不用拉丁文,舉行聖餐禮時不分僧俗,所有的人都領到麵包和酒。閔採爾公開抨擊了天主教會的一些傳統觀點。他認為天主教宣揚的「贖罪」說,是給「破房子刷白粉」,主張「破房子應當拆掉重建新的,不能刷白粉」。閔採爾曾試圖勸說一部分諸侯和薩克森選侯的官員們在接受宗教改革的原則的基礎上,同人民結成同盟以反對他稱之為「反基督」的貴族並維護他的傳教。他動員過薩克森諸侯同人民用刀劍「去驅除妨害福音的惡魔」、「拆毀他們的祭壇,打碎他們的柱象,用火焚燒他們的偶像」。閔採爾鑒於對諸侯的要求並無結果和人民鬥爭情緒的日益高漲,為了發揚「基督徒統一」的思想,乃在各地被壓迫的群眾中廣泛組成了秘密團體——「基督教同盟」(又稱「上帝的選民同盟」)。閔採爾寫的革命小冊子在各處印發,「千年天國」的革命學說廣為流傳。他還派人到各處發動鬥爭。
閔採爾同路德的觀點的分歧更加明朗化。自從1520年8月至10月間,路德發表了他的三篇著名文章,強調「信仰得救」等原則,特別是1521年路德投靠諸侯以後,閔採爾便同路德分道揚鑣了。閔採爾指出:信仰就是理性,它存在於人們的「心臟、皮膚、毛髮、骨骼、腦髓、精力之中」,「真正的聖經」即是理性。閔採爾否認聖經是唯一無誤的啟示。路德同反動勢力一道對閔採爾進行圍剿。路德撰《為反對判逆的妖精緻薩克森諸侯書》一文咒罵閔採爾是「魔鬼」和「阿爾斯特德的妖怪」,是「撒旦魔王的工具」,「他的活動除導致殺人、暴動和流血外,不能有別的結果」。公開煽動薩克森選侯鎮壓閔採爾。面對路德的誣衊攻擊,閔採爾也揭露路德是「說謊博士」,是「維登堡的行屍走肉」,指出路德充當了諸侯的奴僕。這樣,閔採爾和路德在宗教改革和對待農民戰爭問題上徹底決裂,分道揚鑣。

5武裝暴動

閔採爾於1524年8月初離開阿爾斯特德城到達帝國直轄市繆爾豪森。從這時直到1525年5月閔採爾英勇犧牲以前,是他一生中活動的後期階段。這時他的思想觀點更加系統化,他親身直接組織和發動了偉大的德國農民戰爭。
閔採爾的哲學思想的核心是泛神論。他反對蒙昧主義和盲目信仰。他主張不能盲從僧侶的說教並否認生命之外有所謂天堂、地獄和魔鬼。他甚至說人人皆有理性,從自己的理性中領悟啟示,便能聽到上帝的聲音,升入天堂。閔採爾還提出了「基督同我們一樣也是人,他只是先知和師表而已。」他猛烈抨擊了天主教會的陳腐教條。
閔採爾的政治綱領是要求立即在地上建立「千年天國」,這是閔採爾革命學說的目標和中心。恩格斯指出:「閔採爾所了解的天國不是別的,只不過是沒有階級差別,沒有私有財產,沒有高高在上和社會成員作對的國家政權的一種社會而已。」閔採爾尖銳地揭露了剝削和財產不平等的罪惡。他指出諸侯、貴族不但強佔土地、房屋和工具,而且「隨意霸佔:水中的魚、空中的鳥、田野中的植物……破壞、搶劫窮苦的農民、工匠和整個世界。」閔採爾反對私有制的言論亦很突出。他主張: 財產應共同分配,「政權應當交給普通人民」。閔採爾的觀點中最激進之處是,他主張把宗教改革同社會變革結合起來,用「大震蕩」(「大打擊」)的暴力方法,敲碎現實社會「這個破盆爛罐」!
閔採爾在繆爾豪森住了不到兩個月。他在印發的小冊子中號召說:「不敬上帝的強悍暴君一定滅亡」「卑賤的人將要翻身」。閔採爾在該城勞動群眾中建立過一個「上帝的永久契約」的臨時性組織。由於他參加了城市平民的起義活動,在9月27日被城市當局驅逐。這時,偉大的德國農民戰爭業已爆發。閔採爾最先到達紐倫堡,又往薩克森、圖林根、法蘭克尼亞、士瓦本直到阿爾薩斯以及瑞士邊境。閔採爾在德國各地奔波,傳播他的教義,到處駁斥和清除路德與梅蘭希通等人的錯誤影響,廣泛發動武裝起義。他把德國西南部最先變成革命鬥爭的中心地區。各地革命的牧師或起義的組織者、領導人大多數是閔採爾的學生或信徒。這些最堅決的閔採爾派,通過「基督教同盟」聯繫和發動群眾。起義的一些領袖,如:瓦爾茨胡特的胡布馬伊埃、蘇黎世的康拉德·格雷貝爾、格利森的弗蘭茨·拉布曼,梅明根的沙佩勒爾、萊普海姆的雅科布·韋茨等人都是在閔採爾的直接、間接影響下投入暴力鬥爭的。
在閔採爾的影響下,士瓦該地區的農民起義軍於1524年冬提出了《書簡》,作為各地起義鬥爭的基本綱領。這是受苦人要求擺脫壓榨,推翻反動統治,由普通人掌握政權的革命主張。閔採爾五個月的西南德之行,對於德國農民戰爭的全面爆發起了重要的推動作用。閔採爾在格利森渡過冬天以後,鑒於德國中部起義浪潮的高漲,他在1525年2月中旬回到了繆爾豪森城。這年春天,他親自指揮了圖林根和薩克森地區的農民戰爭。
1525年3月17日,繆爾豪森的城市平民、礦工和農民推翻了城市貴族的統治,建立了起義群眾自己的革命政權——「永久市政會」。這個政權的實際領導人是閔採爾及其助手普法伊費爾。起義隊伍奪取了修道院、領主的莊園,宣布人們普遍的平等,所有領主的土地和財產交由農民平均分配,財產公有,舊官廳應統統廢除,人們被迫同領主訂的任何契約均作廢。不久,整個圖林根和薩克森地區到處都爆發起義。繆爾豪森成為1525年春德國起義鬥爭的中心。4月底,貴族拚湊的鎮壓軍開來。反動首領黑森邦伯菲力浦誣衊說:「繆爾豪森是一切衝突、不滿的基礎和發源地,所有叛亂象泉水一樣從那裡湧出。」從這段反面的話里,也證明了繆爾豪森城革命影響的重要。為了撲滅農民起義,貴族和教會進一步勾結在一起,宗教改革家路德也站出來指責農民。由於他在農民軍中有一定的影響,因此,他的指責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貧民和手工業者的鬥志。
閔採爾面對強大的反動勢力,他特別注意加強起義農民、平民同工人之間的聯繫。他廣派密使分赴各地,敦促分散的起義隊伍聯合起來共同對敵。1525年5月,他專門向礦工寫信,呼籲他們同農民一道起義,主張「鄉間城市要一齊動手,特別是礦場上的工人們!」閔採爾在繆爾豪森城內還加強了對居民的軍事訓練,把許多教堂改成火藥庫,將聖芳濟派修道院變為槍械修造所。閔採爾組成了一支8,000人的起義隊伍,同鎮壓軍英勇搏鬥。
閔採爾總是在前線親自指揮起義軍,但他沒有軍事經驗,起義軍又缺乏武器裝備,很難抵禦諸侯軍隊的進犯。1525年5月16日,閔採爾率領的部隊與前來圍攻的諸侯部隊,在弗蘭肯豪森進行決戰。當時閔採爾手下只有八千人,而菲力浦率領的諸侯軍則有好幾萬。有人勸閔採爾先撤出弗蘭肯森豪,與其他軍隊彙集在一起,再尋機與敵決戰,閔採爾則認為:「豺狼已經從四面撲來,我們只好作殊死戰鬥。與其與惡魔們同活於世,不如與惡魔們同歸於盡!」但終因裝備不足,訓練不夠,起義軍慘遭失敗,,5,000名起義戰士英勇犧牲,此役中閔採爾的頭部負重傷,不幸被俘,受盡酷刑拷問,他堅貞不屈。對於閔採爾的寧折不彎、視死如歸的精神,諸侯驚呆地狂叫說閔採爾是「魔鬼附了體」和「執迷不悟」。1525年5月27日清晨,閔採爾面對行刑的劊子手,他仍發出鏗鏘有力的聲音說:「懺悔?決不!」「世界上的一切都應當歸公!」「千年天國一定會實現!」傑出的德國農民戰爭領袖閔採爾就這樣壯烈犧牲了,這年他僅36歲。

6歷史評價

托馬斯·閔採爾的思想具有很強的革命性,加速了宗教改革的步伐。但是閔採爾要求立刻建立接近共產主義的社會的理想超出了時代的要求,超出了當時的物質條件和大多數農民、平民的直接要求,缺乏實現的物質基礎,必然失敗。
羅馬教廷司鐸

  羅馬教廷司鐸

閔採爾的著作,長期被羅馬教皇列進禁書目錄。
托馬斯·閔採爾是德國偉大的革命家和思想家。他一生致力於宣傳平均共產主義學說,他通過宗教改革的形式傳播以暴力推翻封建制度,建立一個沒有階級差別、沒有剝削和沒有私有財產的社會思想。他領導的農民軍後來雖然被公侯聯軍所擊敗,他本人亦被送上了斷頭台,但是他的活動和思想在德國革命史和思想史上留下了光輝的一頁。恩格斯對托馬斯·閔採爾曾作過很高的評價,把他和他的同時代人、人文主義者托馬斯·莫爾一起稱為近代社會主義的先驅者。恩格斯對閔採爾的有關論述是也是很精闢的,這就是「閔採爾的宗教哲學接近無神論」,「他的政治綱領也接近於共產主義。」閔採爾的學說是革命的,但卻超越了社會條件和歷史階段。「要實現他的理想,不僅當時的運動,連他所處的整個世紀也都不夠成熟。」「他所幻想的社會變革,在當時的物質條件中過於缺乏基礎,甚至這些物質條件正在準備著的一種社會制度和他所夢想的社會制度是剛剛相反的。」
上一篇[性格測評師]    下一篇 [乳酪烤白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