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萬曆二十一年(1593年)2月19日(農曆正月初八),明朝將領李如松帶領戰士們在朝鮮平壤打了一個漂亮的勝仗,打得日本軍隊抱頭鼠竄,幫助朝鮮李氏王朝收復了平壤。
豐臣秀吉野心大出兵朝鮮假道入明
萬曆年間的這場平壤戰役源於日本權臣豐臣秀吉的野心。16世紀後半期,日本還是大名割據的戰國時代,豐臣秀吉是尾張(今愛知縣)大名織田信長的手下,原來叫羽柴秀吉。織田信長死後,豐臣成了這一股勢力的頂樑柱,逐步征服盤踞關東的德川家康等部。1585年迫使朝廷授予他「關白」(參與一切政務的重要官員,皇帝的輔佐大臣)之職,1586年天皇賜姓其「豐臣」。至1590年前後日本完成統一,豐臣成了日本的實際統治者。
但小小島國不能讓豐臣滿足。在出任「關白」后,他經常在書簡中署名「てんか」,這個詞的一個含意就是「天下」,可見他的野心了。1590年冬天,他公開致信朝鮮國王,宣稱要「長驅直入大明國」,威逼朝鮮臣服,企圖「假道入明」,進攻中國。萬曆二十年(1592年)4月13日,豐臣秀吉派小西行長、加藤清正、黑田長政等率領二十萬大軍出征朝鮮,在釜山登陸后迅速向北進攻。朝鮮李氏王朝已經二百多年沒有戰爭了,陸上戰備早已鬆弛,日軍如入無人之境,兩個月就佔領了京城(漢城)、開城、平壤三大城市。朝鮮國王嚇得從京城逃到義州,沒辦法,只好向明朝求援。
連折兩將神宗啟用李如松
  萬曆是明神宗朱翊鈞的年號,雖然他比不上開國祖宗朱元璋英明神武,但是唇亡齒寒的道理還是明白的。他知道:「關白之圖朝鮮,意實在中國」,「而我兵之救朝鮮實所以保中國」。接到朝鮮國王的告急請援書以後,他決定出兵援助朝鮮。剛開始的時候,明朝對敵情的估計過低,只派了游擊史儒率領少量兵馬前往平壤。由於既不熟悉地理,又遭連日陰雨,史儒兵敗送命。緊接著統兵渡鴨綠江增援的副總兵祖承訓也沒能逃脫失敗的厄運。初戰失利,朝野震動。神宗命正在寧夏平叛戰場的陝西討逆軍務總兵李如松為提督,剋期東征。李如松是名將李成梁的兒子,從小就隨父生活在金戈鐵馬的戰場上,對兵機韜略極為精通,又熟悉朝鮮情況。讓他做東征提督,算是神宗的一個英明決斷。
將計就計智取改成強攻
李如松來到平壤之前,日方小西行長曾佯裝與中方和談,說願意接受封貢,並且以大同江為界,將平壤以西歸還朝鮮。深明戰事的李如松認為小西這樣的行為必定有詐,況且如此劃界,讓他們吞併平壤以南的大片領土也是不能容忍的。不過參謀李應試提醒他,或許可以將計就計,出奇兵偷襲。
萬曆二十一年(1593年)正月初四,李如松率兵來到肅寧館舉行所謂「封貢大典」,對小西封貢。小西派遣二十幾人迎接,不料李如松突然下令拿人,日人一時慌亂,被明軍拿下三人,其餘的逃回小西處彙報。小西覺得奇怪,問和談人員:「是不是翻譯沒有把事情說清楚,導致李提督誤解?」於是又派親信前往解釋。李如松使用迷魂計,對他們撫慰備至。
正月初六,李如松率兵來到平壤城下,小西以為明軍接受劃界條件了,興奮地派部下夾道迎接,而李如松卻要布置將士整營入城。小西部將看出破綻,登城據守,決戰在所難免。
正月初八黎明,戰鬥開始。李如松以中軍楊元、右軍張世爵攻七星門;左軍李如柏、參將李芳春攻普通門;副總兵祖承訓、游擊駱尚志與朝鮮兵使李鎰、防禦使金應瑞攻含毬門;游擊將軍吳惟忠和副總兵查大受攻牡丹亭。李如松率領親兵百餘騎進逼城下,指揮戰鬥。戰鬥非常激烈,根據《萬曆三大征考》記載,當時「倭炮矢如雨」,軍中稍微有人退卻,李將軍就親斬退卻者,並挺身向前高呼「先登城者賞銀五千兩」。霎時火藥併發,硝煙瀰漫空中。戰鬥中游擊將軍吳惟忠犧牲,李如松的坐騎被炮擊斃,但將士們愈戰愈勇,「斬獲倭級一千五百有餘,燒死六千有餘,出城外落水淹死五千有餘」,平壤收復。
朝鮮海軍龜船大破日寇
這場戰爭中,日軍在陸路上佔優勢,但是朝鮮水軍卻不容他們小看。尤其是李舜臣指揮的幾次水上戰鬥,更是讓日軍吃盡苦頭。
李舜臣被任命為全羅左道水軍節度使。他上任以後,加緊補充水師,製造大量火藥、武器和戰艦,為戰爭做了一些準備工作,尤其是建造了新的水上戰艦———龜船。
龜船船身長19米多,寬4米多,用堅硬的木料做成船身,上面覆蓋著一個用硬木製成的外殼,再鋪上鐵板,就成了鐵板船。鐵板上面留有十字形的窄路,其餘部分插滿了刀子和錐子。遇到敵人的時候,用乾草把船蓋住,敵人攀登龜船時就會被刀子和錐子刺死。龍頭和船身上鑿有槍眼和炮穴,槍炮能同時從龍嘴和四周發射,龍嘴還能噴煙霧迷惑敵人。龜船的船身大,船中心低,能裝載很多的水和糧食,所以不必擔心長時間的運行和戰鬥。有了這麼多的優點,龜船成了當時世界上先進的戰艦。
1592年5月1日,李舜臣得知玉浦港停靠著50餘艘日本兵船,船上的士兵大都上岸搶劫百姓財物去了,他立即指揮90多艘龜船去偷襲日軍。日軍過了好大一會兒才看清那群「烏龜」原來是戰艦,頓時慌了神。李舜臣一聲令下,千百道炮火撲向日船,轉眼間40餘艘日船被炸毀、擊沉,士兵傷亡不計其數。李舜臣就是靠著這些龜船,率領朝鮮水軍取得玉浦、泗川、唐浦、唐項浦、安骨浦等海戰的勝利的。朝鮮水軍越來越強大,嚴重困擾日本進攻。
豐臣秀吉暴亡朝鮮之戰結束
平壤之戰後,日本人很快又緩過了氣。對豐臣來說,這是一場經過周密準備的侵略戰,明軍繼續前進受阻,李舜臣也因為朝鮮內部黨爭受到打擊,雙方進入對峙的局面,開始議和。不過事情並不像神宗想像的那麼簡單:神宗認為只要給豐臣秀吉日本國王的頭銜,這個「關白」就會對明朝感恩戴德,但豐臣要的是朝鮮和中國的國土。於是萬曆二十五年(1597年),豐臣再次發兵侵略朝鮮,明朝又被拖入戰爭。
豐臣秀吉認為日軍已經有能力再戰了,但首先他要設法除掉李舜臣。1597年1月,小西行長用秀吉的計策,利用朝鮮的黨派之爭,派人在漢城散布謠言,陷害李舜臣,結果李舜臣被捕入獄,被押送到京城。得知反間計成功后,秀吉立刻於2月21日再度調動14萬陸軍和數萬水軍侵朝.從動員到集結就緒共花費5個月時間,在7月準備完畢。
萬曆二十五年(1597年)夏,豐臣秀吉又派軍從水陸兩路進犯,7月7日,九鬼嘉隆要一雪前恥,一舉重創元均為首的朝鮮水軍,又配合陸軍水陸夾擊漆川島的朝鮮水軍,朝軍幾乎全軍覆沒,日軍控制了制海權。8月1日,1萬4千日軍三路進攻全羅道,正好趕上明軍進駐全羅、忠清。大將楊元率3000人守衛南原,但寡不敵眾,兩千七百餘人戰死,楊元負傷。
8月19日,明軍除守衛稷山外全線退至漢城,日軍佔領了全羅道全部地區。李舜臣重新被任命為三道水軍節度使,但此時他手中只有12艘船和120名士兵而已。於是李舜臣整頓了殘餘部隊,在碧波亭水域悄悄準備恢復實力。9月7日黑田長政10,000人分攻稷城和舒川,被明將解生打敗。這時明將邢玠和麻貴統兵四萬和朝鮮權粟元帥會師,組成中朝聯軍,大舉南進。秀吉情知不妙,加上李舜臣又在鳴梁海峽以少勝多,大敗日水軍,所以日軍連忙後撤,令加藤清正守蔚山、小西行長守順天、島津義弘守泅川,形成沿海要點的守備態勢。自此,李舜臣保住了全羅、忠靖兩道,爭得時間重整水軍。
這時,明朝因日本毀約大為震怒,也認識到日本的危險性,調動了川、陝、浙、薊、遼的陸軍和福建、吳凇的水軍共14萬,再度增援朝鮮。聯軍經過偵察,決定先進攻只有兩萬人的蔚山。12月23日午夜,明軍三路直搗蔚山,李如松交戰後佯退。正在監督西生浦的加藤清正連忙返回蔚山,親自守城。明軍連續四天猛烈強攻,仍舊沒有攻下城池,期間加藤清正也難以支撐,就送信給明軍乞求講和,被拒絕。雙方僵持之時,西生浦1萬3千多日軍趕來增援。1598年2月9日,明軍屢攻不下,被迫撤退。
蔚山戰役后,雙方都調整了戰略。秀吉眼見反攻無望,只得繼續確保防線,在朝鮮南部站穩之後再蠶食朝鮮。而明軍雖經蔚山慘敗,但主力未損,而且國內又派陳遴和鄧子龍的水軍前來助陣。朝鮮水軍也得到了加強(已有5000餘人)。統帥邢玠當機立斷,逮捕內奸沈惟敬,大會諸將,分兵三路,同時進攻三座要塞:蔚山、泅川、粟林。而明水軍和李舜臣的聯合艦隊合力應戰,控制了南朝鮮海的控制權,切斷了日軍的退路。迫使日軍退守朝鮮半島的南端島山。
這時日軍盤踞朝鮮半島已有7年之久,在沿海分佈三處,戰線長達千餘里,士兵疲於奔命,供應不足,屢敗厭戰,士氣低落。日軍與明軍交戰往往「舉陣驚駭奔散」,投降者愈來愈眾。是時,日本國內普遍怨恨豐臣秀吉,8月18日,征戰一生的豐臣秀吉因為朝鮮戰爭的失利,羞憤積鬱,終於在伏見城死去。臨死前遺命退兵。這對朝鮮的日軍無疑是雪上加霜。小西行長進退不能,再次提出和談,並再度遭拒,只能堅守城堡,等待援軍。
到了十一月,日軍的承受能力已經達到極限,小西行長再次準備厚禮送至李舜臣營中,希望和談,還是遭到拒絕。絕望的小西行長向島津義弘求救,島津於是集結近5百艘船,企圖衝破聯軍防線,打通回國的通路。此時,加藤清正率軍先逃,日軍紛紛撤退。中、朝軍隊英勇追擊,斷其歸路。在東南海岸露梁海戰中,李舜臣統率的水軍在露梁津灣截住了五百多艘企圖從朝鮮運走殘餘部隊的日本軍艦,朝中水軍與侵略者展開激戰,擊沉日艦450艘,殲滅日軍1萬多人,日軍徹底戰敗。在這次戰鬥中,李舜臣親自駕船擂鼓,率龜船沖入敵陣,被日軍包圍。明將陳璘捨身救援,年高70的明朝老將鄧子龍,率領壯士200人,躍上朝鮮戰船奮戰,所駕戰船不幸起火,壯烈犧牲。李舜臣、陳璘殺出重圍,趕來救援,李舜臣不幸身中流彈,傷重垂危,他叮囑不許聲張,把軍旗交部下代為發號施令,繼續戰鬥,直到勝利。此次海戰,中朝軍隊大獲全勝,擊沉敵艦數百艘,全殲日本水軍。日本陸軍完全孤立,倉皇逃竄,勉強地撤回了日本。援朝抗日戰爭取得了徹底勝利。
明萬曆二十年(1592年)六月至二十六年(1598年)十二月,明軍應邀兩次大規模入朝,援助朝鮮人民抗擊日本侵略軍的戰爭。又稱「東征」。與明朝官軍征播州楊應龍(參見明平楊應龍叛亂)、征寧夏哱拜(參見明平哱拜叛亂),並稱為「萬曆三大征」。
此次戰爭中明朝所使用火器:
平壤:五雷神機 佛郎機 小佛郎機 馬上佛郎機 大將軍炮
露梁海:水雷 火龍出水
歷史影響
萬曆朝鮮之役對當時東亞的政治軍事格局有著深遠的影響。由於此役,明朝一方在二十年內無力進剿后金力量,使得女真部落日益強大,最後對明朝形成了致命的威脅。由於此役,朝鮮從亡國到復國,付出了數十萬軍民傷亡的沉重代價。由於此役,日本元氣大傷,豐臣秀吉集團的勢力徹底垮台,日本從此進入德川幕府時代。因此,從長遠來看,萬曆朝鮮之役實際上起到了重新整合東亞各國政治軍事力量的作用。萬曆朝鮮之役是明朝戰史上較為精彩、較為曲折的戰例之一,史稱「其軍威之盛,戰勝之速,委前史所未有」。這是一場公平的較量,在戰場上,明軍和日軍均有過良好表現,當然,雙方也都在不同時期犯過錯誤,遭受過敗績。而在停戰議和期間,中日雙方政治和外交手段的角逐,一波三折。同時,戰爭期間也有極富戲劇化的人物和荒謬的事件參差其中,頗具野史和演義色彩。戰與和期間無休止的紛爭,使整個戰爭的進程詭譎多變。當後人透視這場戰爭的全過程時,必會被其跌宕起伏、風雲變幻的場面和情節所吸引。
抗倭援朝幾次主要陸戰的兵力對比和結果
(一)第一次平壤攻防戰
明軍:7000餘人
主將:祖承訓
副將:史儒、戴朝棄、王守官
日軍:主力為第1軍 2萬5千餘人(號稱3萬,日軍中最精銳的部隊)
主帥:小西行長(軍團長)
副將:大村純忠、遠藤有次郎、如藤安等
戰役結果:明軍失利,傷亡近5000餘人,日軍傷亡不到1000人。
明軍陣亡將領:史儒、戴朝棄
戰役分析: 明軍進到平壤附近,道路不熟又遇見夏季暴雨,史儒部和戴朝棄部先後進入了日軍埋伏,史儒和戴朝棄力戰犧牲,所率本部全軍覆滅,祖承訓率領3000騎兵一路急進乘日軍不備,快速急進攻入了平壤城,隨即陷入巷戰,遼東鐵騎很難施展身手,騎兵和火統的威力無法發揮出來,被日軍火繩槍手連番伏擊,結果3000騎兵大多數陣亡,只有祖承訓等寥寥幾人逃回,余部在祖承訓率領下一天之內退過大定江,然後全部撤回國內。
(二)臨津江之戰
日軍:15萬
總督:宇喜多秀家 其他將領:小西行長,加騰清正等  
朝鮮軍:20萬 主將:李溢  
結果:朝鮮軍失利,20萬大軍幾乎被全殲  
朝鮮軍失利的原因:朝鮮已經有幾百年沒有戰爭了,「人皆不知兵「,在這次戰役中朝軍雖然也很英勇但無奈的是無論在裝備,陣法和單個格鬥各個方面都遠遠不如日軍.失敗再所難免.  
(三)第次平壤攻防戰
明軍:4萬餘人  
主將:李如松  
副將:楊元  
偏將:吳惟忠,查大受,祖承訓等  
日軍:第一軍團2萬餘人(號稱3萬)  
軍團長:小西行長  
偏副將:大村純忠,遠藤又次郎,如藤安等  
結果:明軍大勝,斃傷俘日軍1萬餘人,而明軍傷亡僅僅是不到800人  
日軍陣亡將領:后藤加義  
明軍勝利的原因:明軍充分發揮了大炮的巨大優勢,日軍在日本戰國時期基本上沒有見過大炮,他們的火器是以火槍為主,而明軍的火器則以大炮為主,射程遠,威力大,還有就是日軍將領和士兵缺乏躲避炮彈的經驗,他們往往是死了一批又上去一批,成為了明軍大炮的活靶子.  
  
(四)碧蹄館大戰
明軍:騎兵3千人(后又增加了2千人,一共是5千人)  
主將:李如松  
副將:李如柏,李如梅,查大受,祖承訓,李有升等  
日軍:第3軍團和第6軍團和第9軍團共3萬6千餘人  
日軍團長:黑田長政,小早川隆景,羽柴秀勝  
副將:加藤光泰,久野重勝,小河信章,后藤基次,小野和泉,小野成幸,池邊永晟,小川成重,安東幸貞等  
結果:日軍失利,傷亡超過8000人,明軍傷亡2500餘人  
日軍陣亡將領:久野重勝(在亂軍中被祖承訓擊斃),池邊永晟(被祖承訓一刀擊斃),小川成重(死於李有升的刀下),小野成幸(被李如柏擊斃),十時連久(被李如梅擊斃),安東常久(被查大受斬落馬下),安東幸貞(被查大受擊斃)
明軍陣亡將領:李有異(在殺死了小川成重后被日軍士兵用鉤子鉤落馬下,慘死於幾十名日軍士兵的亂矛下)  
明軍勝利的原因:其實這是一場遭遇戰,雙方都沒有做好準備,明軍在派出3千騎兵只是要搜索日軍的位置,3千騎兵在消滅了日軍的2千人的先頭部隊后與日軍大部隊遭遇.明軍是勝利最大的原因主要是發揮了騎兵的巨大的衝擊威力,日軍缺乏騎兵,自然也缺乏對付大批騎兵集團作戰的經驗,還有就是日本缺鐵,他們的士兵的盔甲基本是以竹制盔甲為主,只有少量的武士才可以穿鐵制盔甲,大部分的武士和足輕(輕裝步兵)是竹制盔甲甚至沒有盔甲,因此明軍一般一刀就可以擊斃一名日軍,而日軍則要花很大的力氣才能打死打傷一名明軍士兵.所以在明軍的鐵騎兵面前日軍無論是在裝備上和單兵格鬥上都遠遠不是明軍士兵的對手,更何況這幾千明軍士兵很多都是常年和北方游牧民族作戰的精銳士兵.  
(五)王京(漢城)圍困戰
明軍:3萬餘人(加上朝鮮軍一共接近4萬)  
主將:李如松  
日軍:12萬餘人  
總督:宇喜多秀家  
結果:日軍主要糧倉龍山倉庫被明軍敢死隊燒毀,日軍請求議和 日軍傷亡300餘人(大部分為日本忍者兵),明軍和朝鮮軍傷亡50餘人.  
日軍陣亡將領:本多重葵(龍山倉庫指揮官,自殺)  
朝鮮軍陣亡將領:高彥伯(亂戰中為救明軍將領查大受而被日軍擊斃)  
原因:經過碧蹄館大戰,日軍對明軍的戰鬥力的強大感到了極大的驚恐,12萬人面對僅僅3萬多明軍竟然不敢出戰,以至於明軍僅僅百人的敢死隊就可以深入日軍腹地燒毀龍山倉庫.  
(六)南原保衛戰
明軍3千人,朝鮮軍3千人  
主將:楊元  
副將:方時輝,鄭文圖等  
日軍:日軍第一軍團和第八軍團一共將近5萬5千人  
軍團長:小西行長,宇喜多秀家  
結果:南原失守,中朝聯軍除了2千人最後突圍出去以外,其餘4千餘人全部陣亡.  
日軍損失7000餘人  
原因:這是個戰略上的失誤,明軍的兵力過於分散(本來總兵力就不到日軍的一半),其他地方的明軍無法也沒有能力增援南原.當然明軍和朝鮮軍在這次戰役中的表現可以用可歌可泣來形容,明軍和朝鮮軍在大炮沒有彈藥,箭石全部用完,糧食也消耗完的情況下沒有一個投降,全部戰死,其勇猛精神使日軍深為震撼.  
(七)稷山戰役
明軍:5千人  
朝鮮政府軍:2千人  
朝鮮僧兵:1千人  
中朝聯軍總指揮官:解生(明軍將領)  
副將:楊登山.塞擺等  
日軍:第3軍團1萬4千人  
軍團長:黑田長政  
副將:伊達政宗,后藤基次,林道利等  
結果:中朝聯軍勝利,擊斃日軍6千餘人,聯軍傷亡2千5百餘人  
原因:5千明軍大部分都的當年戚繼光在北方練兵留下了骨血,使用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3次連發火槍,這也是當時世界上最先出現的連發火槍,這是日軍的裝備所不能比的.  
還有就是明軍將領解生採取了避開日軍正面而從後面打擊日軍的戰法也令日軍措手不及   
(八)蔚山大會戰
明軍:3萬6千人  
朝鮮軍:近1萬人  
中朝聯軍指揮官:楊鎬(明軍將領)  
中朝聯軍副指揮官:麻貴(明軍將領)  
明軍副將:高策,李芳春,李如梅,盧繼忠,董正誼,王問,許國威等.  
朝鮮軍指揮官:柳如龍  
日軍:第2軍團,第3軍團,第6軍團,第9軍團,總共6萬4千餘人  
軍團長:加藤清正,黑田長政,小早川秀秋(小早川隆景之子),羽柴秀勝  
副將:淺野長政,淺野幸長,竹森義盛,飯田角,森本儀太夫,九鬼四郎等.  
結果:中朝聯軍苦戰失利,明軍傷亡1萬1千餘人,其中陣亡7千餘人,傷4千餘人,朝鮮軍傷亡近4千人,日軍傷亡1萬2千餘人.  
明軍陣亡將領:盧繼忠  
日軍陣亡將領:竹森義盛,森本儀太夫  
戰役過程:開始的時候明軍在戰場上佔據優勢,日軍在野戰能力上比明軍騎兵差,在遭到了重大傷亡後日將加藤清正放棄了與明軍打野戰的打法,而採取了堅守城池的做法,日軍邊打邊撤,撤退到最後一個也是最堅固的陣地:島山,明軍缺少大炮,所以久攻不下,傷亡慘重,最後連續10幾天下雨,明軍彈盡糧絕,被迫撤退,日軍追擊過程中被明軍後衛部隊阻擊,也無法擴大戰果,雙方又恢復了戰前的態勢.  
聯軍失利的原因:首先一開始這次決戰的時機就不成熟,當時明朝水軍沒有到達朝鮮,無法從海面上切斷日軍的補給線,而日軍的援兵,糧食則源源不斷的支援蔚山戰場,而且當時朝鮮已經進入雨季,道路淤泥,明軍的大炮沒有辦法運到蔚山前線戰場,使得本來在兵力上已經不佔優勢的明軍在火力上也不佔絕對優勢.還有就是在島山進攻戰中,明軍久攻不下,將領們要求撤退到外圍採取「圍點打援「的戰術,而指揮官楊鎬卻一意孤行集中兵力強攻島山,致使傷亡慘重,打援部隊兵力不足,被日軍援兵襲擊了後方,致使全軍敗退,幸虧後衛部隊十分英勇,要不後果不堪設想.  
(九)順天郡戰役
明軍:2萬餘人  
將領:劉鋌  
副將:李應軾,吳宗道,吳廣,王士琦等  
日軍:第1軍團 1萬4千人左右
軍團長:小西行長  
副將:馬晴信,松浦鎮信,遠藤又次郎,內藤如安,大村喜前,后藤信康  
結果:明軍勝利,斃傷日軍7千餘人,明軍傷亡3千5百餘人.  
日軍陣亡將領:大村喜前  
戰役過程:開始明將劉鋌採取了假和談的方法誘使小西行長出城,後事情敗露.日軍開始想以騎兵衝擊明軍左翼,結果出擊的日軍反被明軍包圍,全軍覆沒.日軍在防守了5天後從海上撤退回國.  
明軍勝利的原因:這次戰役其實沒有什麼過多的精彩之處,只是一次普通的攻防作戰而已.倒是日軍在撤退的時候巧妙地躲過了明軍的水軍的攔截倒是值得研究.  
上一篇[蕞爾小邦]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