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阿爾封斯·德·拉馬丁(1790-1869)法國十九世紀第—位浪漫派抒情詩人。也是浪漫主義文學的前驅和巨擘。

1簡介

拉馬丁(1790 - 1869)
阿爾封斯·德·拉馬丁(1790-1869)法國十九世紀第—位浪漫派抒情詩
拉馬丁

  拉馬丁

人。1811年秋漂泊義大利,在那不勒斯認識了一個叫格拉齊拉的姑娘,後來為她寫了一部小說《格拉齊拉》。1816年秋,他在法國東南都溫泉區療養,認識了一位老科學家的年輕妻子,兩人相戀。她次年的病故給他帶來懊喪的回憶,寫下了許多悲嘆愛情、時光、生命消逝的詩篇,后結集為《沉思集》,1820年發表后獲得上流社會的熱烈歡迎而一舉成名。他還著有詩集《新沉思集》、《詩與宗教和諧集》,小說《一個女僕的故事》、《聖普安的石匠》等。拉馬丁長於抒情,詩歌語言樸素,節奏鮮明,但情調低沉、悲觀。他認為詩是心靈的語官,是感情充溢時的自然流露。代表作《沉思集》給人以輕靈。飄逸、朦朧和凄涼的感,覺著重抒發內心深切的感受。

2生平

他1790年10月21日生於一個貴族家庭,在寧靜的鄉村(勃艮地的Mâcon)度過幼年。他喜愛《聖經》和夏多布里昂(Chateaubriand)等人的浪漫主義作品。他的詩歌多是感情的自然流露,給人以輕靈、飄逸的感覺,著重抒發內心的感受,語言樸素,一掃三百多年來籠罩在法國文壇的理性至上、壓抑自我的沉悶空氣,對十九世紀初的法國文壇起了振聾發聵的作用,催生了雨果(Hugo)、喬治桑(George Sand)、維尼(Vigny)等一代浪漫派大師。他的一些名篇如《湖》(Le lac)在法國至今仍然婦孺能誦。
1816年秋,拉馬丁在法國東南都溫泉區Aix-les-Bains療養,認識了一位老科學家的年輕妻子查理夫人(Julie Charles)。兩人相戀。1817年Julie原約去法國薩伏依省(Savoie)的布爾熱湖(Bourget)與詩人相會,但到時她病例了,不得不留在巴黎,幾個月後就死了,詩人沒有能再見到她。她的病故給他帶來懊喪的回憶,寫下了許多悲嘆愛情、時光、生命消逝的詩篇,后結集為《沉思集》(Les Méditations),這部詩集(詩人的第一部詩集,也是最出色的詩作)1820年發表后獲得上流社會的熱烈歡迎而一舉成名。在詩中,詩人歌頌愛情、死亡、自然和上帝,認為人生是失落和痛苦的根源,把希望寄托在已經消逝的事物和天堂的幻想上,或者向大自然尋求慰藉。《沉思集》重新打開了法國抒情詩的源泉,為浪漫主義詩歌開闢了新天地,被認為是劃時代作品。
同時,拉馬丁又是一個傑出的社會活動家和職業政治家。法國大革命時,他因保衛路易十六而被捕。波旁王朝復辟后入王家禁衛軍。拿破崙百日統治時流亡瑞士。路易十八第二次復辟后回巴黎,進入上流社會。1825年至1828年間在法國駐義大利使館工作。1829年被選為法蘭西學院(Académie française)院士。1830年七月革命後轉向資產階級自由派。1833年成為議員(député),1848年二月革命後為臨時政府實際上的首腦。他從1848年2月24日至5月11日出任外交部長。1848年12月10日的總統選舉中敗於拿破崙三世。此後,他退出政壇,潛心文學創作,並於1869年2月28日在巴黎去世。

3作品

詩人之後發表的《新沉思集》(Nouvelles Méditations, 1823)、《詩與宗教的和諧集》(Harmonies poétiques et religieuses, 1830)等作品,繼續著這些主題,但日趨明朗的宗教信念沖淡了憂鬱的氛圍。他另寫有長詩《約瑟蘭》(Jocelyn, 1836)、《天使謫凡記》(La chute d'un ange, 1838)等。

4作品賞析

我的心倦於一切,甚至也倦於希望,不再拿它的祝願去和那命運啰嗦;我童年的山谷呵,為使我等候死亡,請你僅僅借給我一日的棲身之所。這裡就是幽谷的那條狹隘的小徑,從這些陂陀腰部垂下來林莽萋萋,它們在我的額上低下交織的濃蔭,把我用靜穆和平復蓋得十分周密,這裡是兩道清溪潛流在綠蔭交處,它們蜿蜒著劃出這條山谷的邊緣;它們的微波汩汩匯合后漸就乾枯,成一條無名之水,流不長源又不遠。我的生命之源呵,也同樣已經流盡,象它們無聲無臭消逝后水不回還;可是它們的水清而我的心境不寧,永遠不會反映到一日的晴光燦爛。溪中沙底的清涼、溪上枝條的陰影把我羈留在兩岸,整天地不忍離開;我的靈魂入睡了,聽著流水的清音象個單調的歌聲把嬰兒輕輕搖擺,啊!我喜歡逗留的正是在這般境界,環繞在綠蔭城郭,滿足於有限地平,我喜歡獨自一人在大自然里徘徊,聽到的只是波聲,看到的只是雲影。我平生所見、所感和所愛太多太過,所以生前就來尋迷魂津①畔的清幽.你,美妙的境界呵,請做我遺忘之河,從今後只有遺忘才真是我的幸福。我的心兒寧息了,我的靈魂在沉默,遼遠的塵囂人籟一到來便即消殘,彷彿那遙天聲響經距離逐漸銷磨,雖被風送到耳邊,也隱約模糊莫辯。我從這裡看到了,彷彿隔一層煙靄,生命在棄我而逝,湮滅於過去之淵,只有愛情留下了,象一場大夢醒來只剩個巨型影象還久久不能消遣。歇歇罷,我的靈魂,在這最後的棲止,正如一個旅行者在進入城市之前,懷著滿心的希望靠城門小坐片時,呼吸一下晚來空氣里的清香掩掩。我們也和他一樣來撣撣腳上塵土,這條人生之路阿,永遠也不會重經;我們也和他一樣在這人生的盡頭,呼吸一下歸宿前預兆永安的寧靜。你的日子象秋日一樣地凄涼短暫,象山坡上的陰影迅速地漸就沉淪;友誼把你背叛了,憐憫也與你無關,只讓稱獨自一人走入基因的途徑。可是自然在這裡,它愛你,把你邀請投入它的懷抱罷,它經常向你開懷:一切對你都在變,自然則不改其垣,天天是同一太陽照臨著你的存在。自然仍舊環抱你,用那晴光和清蔭;對你失去的虛寶你應該解脫痴愚。熱愛畢達哥拉斯②當年熱愛的迴音,來這裡和他一同傾耳聽鈞天樂曲。在天要隨著陽光,在地要隨著陰翳;在茫茫的太空里要隨著朔風飛行;隨著神秘之星的那種柔軟的清輝,要輕輕穿過樹林溜進谷中的幽隱。為使人意識到他;上帝創造了智慧:你要在自然背後發現到萬物之由!有個聲音在說話,當精神靜默之時:誰沒聽到達聲音在他的內心深處? 范希衡譯 ①迷魂津,據希臘神話,迷魂津環繞地獄,亡魂渡過,即忘掉生前一切,故又稱忘川,與中國古代傳說亡魂渡迷魂津、喝迷魂湯相似。 ②畢達哥拉斯,古希臘哲學家兼數學家,勸人清心寡欲,生活在大自然懷抱中,自己也這樣身體力行。 
選自《法國近代名家詩選》, 外國文學出版社出版(1981)

紀念冊上的題詩

生命之書至高無上,不能隨意翻閱,也不能合上,精採的段落只能讀一次,患難之頁自動翻過,當你想重溫過去的綿締情腸,讀到的卻是生命臨終那一章。 
程依榮譯
上一篇[二氫茉莉酮]    下一篇 [萊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