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捕快原來分為捕役和快手,到了明清時,則稱之為捕快。捕快是捕役和快手的合稱,他們負責緝捕罪犯、傳喚被告和證人、調查罪證。「捕役,捕拿盜匪之官役也」;而「快手,動手擒賊之官役也」,因二者性質相近,故合稱為捕快。

 

1 捕快 -名稱

捕快捕快
 捕快

2 捕快 -介紹


    聶鑫森

    唐人杜甫在《石壕吏》中寫道:「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逾牆走,老婦出門看。吏呼一何惡,婦啼一何苦……」這個「捉人」的「吏」,指的是古代衙門裡的捕役。

    香港電視連續劇《四大名捕重出江湖》,寫的也就是捕役的生活情景。到了明清時,則稱之為捕快。捕快是捕役和快手的合稱,他們負責緝捕罪犯、傳喚被告和證人、調查罪證。「捕役,捕拿盜匪之官役也」;而「快手,動手擒賊之官役也」,因二者性質相近,故合稱為捕快。

    捕快平日身著便裝,腰掛表明身份的腰牌,懷揣鐵尺、繩索。領班稱「捕頭」、「班頭」。老百姓稱捕快為「捕爺」、「牌頭」、「頭翁」、「牌翁」等等。在明清法律條文中,稱捕快為「應捕」或「應捕人」,即「本有逮捕罪人之責的人」。有的大州縣,捕快往往配備馬匹執行公務,故又稱之為「馬快」。而徒步者,則稱之為「步快」、「健步」或「楚足」。各州縣在編的「經制正役」的捕快,因州縣大小而決定其人數。

    捕快所承擔的偵破任務都是有時間限制的,叫「比限」,一般5天為一「比」,重大的命案3天為一「比」。過一個「比限」,無法破案的,捕快便要受到責打。

    捕快在古代屬於「賤業」,並嚴格規定他們的後代不能參加科舉考試,以免有辱斯文。即便他們脫離捕快行業,其子孫也必須在三代以後方有參加科舉考試的資格。

    捕快是沒有工資的,每年的伙食補貼即「工食銀」不過十兩銀左右,養家糊口自是艱難,於是敲詐勒索便成為一種風氣,他們時常設置種種名目收取好處費,甚至與州縣官吏同流合污,或製造冤假錯案,或對老百姓橫徵暴斂,任意拘捕。

    在歷代詩文中,捕快作為統治階級的鷹犬,常常成為鞭撻的對象。清人郭庭翕在《警捕人之虐》中寫道:「流民便作賊,迫於不得已;捕人亦作賊,何說以處此?世上流民尚可數,捕人林林遍官府,捕人安樂流民苦。」流民迫於生活不得已為賊,而真正的賊卻是遍布官府的捕快。另一個清人蔣坦,也描寫了貧苦農民的生存慘景:「前差去,后差來,舊糧納,新糧催。鄉絲未熟布衫破,質庫擲出啼聲哀。」但衙門的催租卻急於星火,交不出,便要捕快抓人,「明朝計費無一錢,過卯任捉老翁到」。由此可見,捕快常會應官長之令,參與諸如催租、抓丁、捕人之類勾當。

    在民國時期,老北京警察局的偵緝隊,亦屬於捕快性質。他們一律穿著灰大褂,所不同的是「只有偵緝隊的成員有時不扣扣子,有時只扣幾個扣子,走起路來身子向前傾……偵緝隊的下層隊員,一年四季都把頭剃得又光又亮,即便是冬季,也不興戴帽子。腰上總掛著一塊『汗巾』,從大褂外面看起來,鼓鼓囊囊的好像是揣著『二把盒子』」。他們的職責理應是對付賊匪,實際上卻以欺壓老百姓為能事,令人切齒。

   


捕快

上一篇[協同]    下一篇 [悶頭不語]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